<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特工决战密营 > 第9章 毒影无形 2
    这些蛇,有大有小,青色的,灰色的,花斑的,蜿蜒爬行着,让人看了头皮发麻。陈榆吃惊地说:“怪了,蛇要开大会了么?要去朝拜蛇王?”他一边说着,一边迅速从路边一株矮树上撅下一根鸡蛋粗的树枝来,用手掰去杂杈,只剩下头上两股枝丫,三把两把,修成了一个小木叉。

    转眼间,路面上,也爬了好几条蛇,把前进的路都给阻了,阿混不会捉蛇,惊叫着跑到陈榆身后,“刚才你弄死的一定是蛇头,它的手下找你报仇来了。”

    “不用怕,这俩是菜青蛇,这是火赤练蛇,都没毒。”陈榆一边说着,一边用手里的木叉向前一探,准确地按住一条蛇的七寸,手腕一翻,蛇身被他挑起来,扔在两丈开外。

    在阿混的喝彩声中,陈榆如法炮制,接连扔走了四五条蛇。手法熟悉,动作精确,就象是耍魔术一般。阿混看得出神,自己拣了段树枝,模仿着陈榆的动作,去按蛇身,却不想蛇头一摆,躲开了,长信一吐,身子一窜,直冲着阿混扑过来,吓得阿混往后一跃,差点被蛇咬着。

    陈榆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那边有人。”阿混忽然指着几十米外一片石壁。

    那片石壁就象一个门扇,把后面的山林给挡住了,再往后走,便是独眼看山人的小屋。石壁脚下一株老榆树,有一两搂粗,枝繁叶茂,浓荫如盖。树下,四仰八叉躺着一个人。

    陈榆放眼望去,那人躺在树下,一动不动,穿了一身蓝色粗布衫,“呀,那是不是方组长?”

    “象,快过去。”

    正在这时候,从石壁后面,转出两个人来。

    这两人径直走到榆树下,低头看看躺着的蓝衣人,然后一个抬肩,一个抻脚,把那个穿蓝衣服的人抬起来,向石壁后面走去。被抬的蓝衣人看来没有知觉,两条胳膊晃荡着垂落下来。

    陈榆和阿混看得真切,这两人,其中一个正是那个独眼看山老头,另一个人,约莫三十来岁,青布包头,背对着这边,看不清模样。阿混轻声喝道:“追。”

    两个人撒开脚步,象野马一样跑开来,猛追过去。

    转过山壁,便看见了看山人的小茅屋,那俩人正抬着昏迷不醒的蓝衣人,走进屋去。阿混掏出手枪,陈榆摸出一把匕首,跨过乱石,越过草丛,三步并作两步,奔到草屋跟前。

    天气炎热,小屋窗户大开,透过窗户,陈榆看见那俩人把昏倒的人放在床上。他噌噌几下跑在前面,一个箭步跨进屋里,这时他已经看清,躺在床上的蓝衣人,正是组长方江。

    陈榆手持匕首喝了一声:“别动。”

    屋里的两个人,都吓了一跳,那个三十来岁,青布包头的人转过身来,惊诧地看着气势汹汹的陈榆,忽然眨了眨眼,瞪大了眼睛,满脸都是吃惊。

    “阿榆。”他惊叫起来。

    “哥。”陈榆也惊叫起来。

    青布包头的人,正是陈榆的哥哥陈槿。

    阿混这时也跳进屋里,看着陈榆和陈槿的模样,挠了挠头,“这这……这是怎么回事?方组长,方组长怎么了?呀,他的脸怎么跟紫茄子似的。”

    方江牙关紧咬,昏迷不醒,脸色青紫,就象个霜打的茄子。

    “不要紧,”佝偻着腰的看山老人说:“他中了毒,好办。”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草屋的泥墙上摘下一个尺把长的葫芦,摇了摇,里边哗哗响,看来是装的药水。老头对阿混说:“来,你扶着他,我给喂解药。注意,扶着头。”

    陈榆放下匕首,“哥,怎么回事,你怎么在这里?”

    “先救人,救完再细说。”陈槿一面说,一面帮着看山老头掰开方江的嘴巴,拿葫芦嘴儿对准了,慢慢把药汁灌进去。药水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辛辣气,呛得旁边的人直咳嗽。方江也咳嗽了两声,把药水都给喷了出来。

    “好了好了,”独眼老人说:“这毒不算太烈,他一会就能醒过来。阿榆,你还认识我么?”老人抬起一只独眼,望着陈榆,目光里满是热切。

    陈榆一愣,盯着老头的面容,脑子里迅速回忆。

    “我是你匡老伯呀。”

    匡老伯?陈榆拍了拍脑袋,他想了起来,自己很小的时候,确实有一个街坊,叫匡老伯,但时隔多年,完全不记得面貌了。匡老伯说:“上次,你到这里,我就觉得面熟,但始终没敢确认。唉,这个兵荒马乱的年月,能看见你,别提多高兴了。”

    “匡老伯,我想起来了,你那时候腰还是直的。”陈榆上前抓住匡老伯的手,亲热地摇晃着。儿时的记忆,一下子都涌上心头,在这样的战乱年月,遇到童年故知,多么让人激动啊。

    “阿榆,你们这是……”陈槿看着阿混手里的短枪和陈榆腰里的匕首,脸色有些阴晴不定,眼下,拿刀持枪的人,不是日伪,便是土匪,难道弟弟……

    陈榆愣了一些,军统有规矩,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哪怕是对自己的亲哥哥。他支唔了一下,说:“哥,你不是在城里做医生么?怎么跑出来了,又怎么跟匡老伯遇到的?”

    陈槿叹了口气,“世道混乱,还做什么医生?我跑到山里,采点草药,种点菜为生,也是天意,恰好遇到了匡老伯,我和你嫂子,还有孩子,眼下就住在后面山拗里。平时跟匡老伯一起采药制药,也是整天提心吊胆,躲避兵祸,老伯的眼睛,便是日本鬼……日本人给……唉,那些事,不提也罢。”

    哥哥一定是误会了。陈榆说道:“哥,老伯,你们放心,我不是汉奸。”

    “噢,”陈槿和匡老伯都松了口气,这句“不是汉奸”,铿锵有力,解除了多少心里的疑惑,又让人多么温暖啊。陈槿抓住弟弟的肩膀,陈榆象以前一样结实,肩头肌肉鼓起,浑身散发着青春活力。

    “对了,阿榆,韦太保就在九曲涧。他当了土匪。我碰见过他了。”

    “是吗?韦太保在九曲涧?那太好了。”

    这时,方江慢慢苏醒过来,他靠在阿混身上,摇摇头,茫茫然看着眼前的几个人。陈榆对他说:“组长,你醒了,这是我哥,这是匡老伯,是我小时候的街坊,今天巧了,遇到的都是家人。”

    方江眨眨眼,慢慢扫视着眼前诸人,似乎在回忆,用手掐着太阳穴。匡老伯笑呵呵地说:“老弟,没事,一会就好了,我的解药,百试百灵。”

    “我中毒了?”

    “是的,迷魂散。”百度一下“特工决战密营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