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特工决战密营 > 第9章 毒影无形 1
    鬼子大搞“治安强化”,“肃正后方”,带着和平军三天两头出来扫荡,清乡,弄得城乡山野,处处风声鹤呖,枪声阵阵。日寇的铁蹄,疯狂蹂躏中华大地。

    项先生率领的特工们,深入敌后快一个月了。

    任务完成得很不顺利,特工们一边与清乡扫荡的日军周旋,一边进行秘密侦察活动。露宿山野,紧急转移是家常便饭,特工们跑细了腿,却成果甚微。

    这天,陈榆和阿混奉命去独眼看山人的小屋前,与组长方江汇合。时值盛夏,骄阳似火,路上行人稀少,偶有过路的民众,也多是逃难的百姓,一个个面有菜色,风尘仆仆。

    两个人走了十几里路,又热又渴,远远地看见前面路边有一处草棚,几棵大树下,支起一个白布招牌,写着大字“凉茶”,几张粗木桌凳,摆在树荫下,值此炎热之际,很是吸引人。

    两人心下高兴,奔过去喝茶。见旁边的岔路上,也走过来三五个壮汉,叫道:“快拿茶来,渴死了。”抬眼看去,这几个人都是普通百姓装束,衣服上还打着补丁,但个个红光满面,神气活现。阿混悄悄拉了陈榆一把,暗示小心。

    这几个人大马金刀地坐在木凳上,吆吆喝喝地招呼老板上茶。陈榆扫了两眼,看出他们中有人后衣襟微鼓起,有人衣袋里沉甸甸地发坠,知道那多半是枪。

    陈榆和阿混坐在最边角的一张茶桌上,默默喝茶。这张桌上还有一个茶客,是个阔脸圆目的络腮胡子,背着张斗笠。绾起被脚的腿上满是泥点子。看模样是个庄稼把式。三人低头喝茶,谁也没有说话。

    另两张桌上那几个壮汉,高谈阔论,骂骂咧咧,抱怨着“累死了”、“连点荤腥也沾不着”,一个公鸭嗓的瘦子说道:“得了得了,少他奶奶的嚎丧,没有当皇帝的命,就别嫌太监辈份低。拿出精神头来,好好干,行动搞完了,还怕没时光吃香的喝辣的?”

    陈榆和阿混背对着这边埋头喝茶,却都是心头一动,这几个人无疑是日伪特务,他们在搞什么行动?想再听下去,那瘦子却不再往下说了。几个人喝了一通茶,乱哄哄地叫道:“老板,茶钱明天再算。”然后趾高气扬地起身离去了。

    茶摊老板摇头叹息,嘴里嘟囔道:“唉,谁指望跟你们要茶钱,明天别来糟扰,可就谢天谢地了。”

    看着那几个人的背影,走去的方向,是一处绿林深处的村落。阿混问老板,“大哥,这些人凶得很吗?连茶钱也不给。”

    “可不是嘛,这年月,没办法。”老板摇着头。

    “大哥,那是什么村?”阿混指着那片绿林里的村落。

    “那不是村,是八里营王财主的别院。前些年,王财主贩盐发了财,就在自家果林里建了那些院子,据说,是给外室的别墅。因为这个,正房太太还闹得鸡飞狗跳呢,嘻嘻。”

    那个同桌的络腮胡子,也盯着远处那片别院。

    几处房子,掩映在茂密的果林里,有一条小河,从果林边流过,绿树绿水,相映成画。炎炎苦夏里,看着便清凉宜人。

    “真好看,仙境一样。”陈榆说。

    旁边的络腮胡子默不作声地付了茶钱,戴上斗笠走了。

    阿混和陈榆喝过茶水,也起身离座。阿混小声说:“去那个果林边上看看。”陈榆也正有此意,两人离了大路,拐向那片果林,此地空旷平坦,远近农田里,都是低矮庄稼,一望可看出数里远。阿混说:“小心,如果那林子里有哨兵,老远就能发现咱们。”

    两个人走下田梗,装作是打草的农民,一边弯腰拔草,一边慢慢接近果林。烈日暴晒,两个人埋头在农田草丛里,一会便浑身汗湿。

    这片果林,并不象普通农家果园那样,选一品种成片栽植,而是种类繁杂,有桃子、脆梨、无花果等各个品种,还有葡萄、桔子等此地少见果木,布局随意,交错杂陈,就象一个百果园。陈榆说:“真奇怪,从没见过这么乱的果林子。”

    “不奇怪,这是有意乱栽的,”阿混说:“你看着乱,但景色可美,主人不为的卖果子,只图个好看。”

    果林里,隐隐露出院落青色的围墙,高高的瓦脊,依稀辨出精致的飞檐斗拱形状,衬着一层层的绿树枝叶,绿树青瓦,构成美丽的风景。

    “注意,注意,我怎么觉得里边有闪光。”陈榆把身子弯下来,他目光锐利,刚才一道微光,一闪而逝,很可能是望远镜的反光。

    “别往前走了。”阿混也把头低下来,拔了几把青草,坐在田梗上,“我敢肯定,林里果真有哨兵,刚才那几个喝茶不给钱的家伙,进了林子便没了踪影,这一定是个敌人的据点儿。这帮汉奸卖国贼,把巢穴建在这么风光秀丽的地方,倒是会享受,他奶奶的。”他骂了起来。

    “是啊,”陈榆也说:“哪象咱们,整天东奔西跑,在草棵子里打滚儿,连个窝棚都没有。”

    两个人小声嘀咕咒骂着,象农民那样把草捆背在身后,返身往回走。直到走出果林的视线之外,才扔掉草捆,甩开大步,拐上进山的小路。

    紧走慢走,两人避开大路,专拣偏僻的小径,穿过平原丘陵,在天色将晚的时候,赶到了目的地。

    独眼看山人的草屋,前面是一个偏僻的山坡,长满荆棘乱草,小路曲曲折折,从山坡前绕过,阿混走在前面,忽然惊叫一声,“小心。”

    一条大蛇,猛地从草丛里探出头来,冲着两个人吐着血红的舌头,发出“丝丝”的声响。

    山里多蛇,但这条蛇似是受了惊吓,昂着三角头,作势往前进攻,阿混象个猴子似地往旁边一跳,陈榆斜跨上一步,右手闪电般地在草丛里一抄,拎起了大蛇的尾巴。

    蛇头转向陈榆,猛地扑过来,陈榆右臂猛甩,蛇身象条绳子似的被他抡圆了,“叭”地打在草丛里。陈榆动作不停,右腕急抖,蛇身一阵剧烈晃动,昂起欲攻的蛇头终于耷拉下来。

    “好,”阿混在旁边喝起彩来。

    “小事一桩,”陈榆得意地说:“我小时候,净逮蛇玩儿了。”

    “坏了坏了,”阿混忽然跳着脚惊叫道:“还有,那里还有,这里还有,坏了,陈榆你看,这么多蛇。”

    果然,仔细看去,草丛里,树杈上,又出现了好几条蛇。百度一下“特工决战密营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