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特工决战密营 > 第7章 夜半鬼影 2
    晚上。

    镇里大街上一个行人也没有,静悄悄的一片死寂。

    镇角有一个破旧的城隍庙,傩戏班的演员们就睡在城隍庙里,陈榆和阿混摸到庙前,四下打量,没看见有值班守夜的,因为戏班是穷行当,也没什么小偷会来光顾。他们两个蹑手蹑脚,慢腾腾地扒着破窗台向男演员休息的偏殿看过去,趁着月光,可以看见横七竖八的人们睡在一片席上,只有胖老板把道具箱搭成了简易床铺,睡在上面发着鼾声。

    昏暗的屋内,鼾声此起彼伏。根本看不见哪个人是“配角”,而且,白天表演,都戴着面具,也不知道这个配角到底长什么模样。陈榆看了看阿混,意思是:怎么办?

    阿混拿手向下虚劈,意思是:直接上。

    两个人正要跳进窗里抓人,忽然屋里有了动静,有三个人,慢慢爬起身来,穿起了衣服,陈榆和阿混停下来凝神观看,那三个人把衣服穿好,更让陈榆两人吓了一跳,原来他们所穿,都是宽大白袍,此时正值夏天,气候暑热,普通人日常都是短衣短裤,若是夜里出去小解,为什么要穿个大白袍子?

    陈榆和阿混瞪大了眼睛,眼见着那三人又各戴上一顶白布头套,整个脑袋套在套子里,显得异常恐怖,看得窗外的陈榆和阿混目瞪口呆,这个白布头套加上白袍,黑夜若走出去,可不正是“鬼”么?这几个奇怪的演员要干吗?

    正在胡乱猜测,三个“鬼”已经悄无声息地走出了屋子,而这三人穿衣起身,满屋其它演员似是司空见惯,鼾睡如故。

    陈榆和阿混心下好奇,也不急于抓人了,这三个人装神弄鬼,必有古怪,他俩伏在窗下,等这三个“鬼”走出几十步远,便远远地跟在后面。

    跟了没有多远,陈榆便捅了捅阿混,前面那三个穿白袍的人里,有一个走起路来身形摇摆,明显是个跛子。两人都兴奋起来,此时夜深人静,抓人正是时机,阿混伸手作了个“抓”的动作,陈榆点了点头。

    镇内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家家户户都灭了灯火。那三个人这时走到了一座宅子的墙外,悄悄搭了个人梯,扒住墙头往里探头观看,这时候,陈榆和阿混猛地扑了上去。

    脚步声惊动了三个“鬼”,趴在墙头上那个正是跛子,他惊叫一声,一翻身进了墙里,另外两个在墙外,撒腿便跑,其中一个脚下一绊,跌了个跟头。陈榆没理这两个跌倒的“鬼”,紧跑几步,猛地窜上墙去。

    站上墙头,陈榆发现院里树着一个硕大的灶台,旁边摆着好多个大缸,都用竹箩扣着,一股米酒的清香味,弥漫在院子里。原来这是一个烧锅作坊。

    此时,作坊里的伙计被惊醒了,屋内响起一片吵嚷声,“来贼啦,抓贼呀。”灯火也点亮了,好几支烛光乱晃,门开了,好几个人吆吆喝喝地冲进院里,站在墙头上的陈榆,心下着急,明明看见那个跛子跌进院里了,却只是不见人影。

    月色昏暗,但陈榆眼力甚好,他不顾烧锅伙计的乱嚷乱叫,仔细搜寻跛脚人,但院里的旮旮旯旯,都不见人影,他心知那人必是躲进了某个大缸,但同样的大缸摆了一二十个,到底跛脚人藏在了哪只缸里?

    “嗖,嗖嗖,”几只羽箭,向陈榆飞来,伙计们把墙头的陈榆当成了贼,有人在张弓射箭,陈榆站在墙上身体微晃,右手一捞一抄,接住两箭回甩过去,“当当”两声,羽箭插在门板上。

    陈榆不愿伤人,箭甩回去并未对人,只想把这些人吓退,自己赶紧搜寻跛脚人,在众伙计的惊呼声中,他纵身跳下墙来,伸手揭开面前大缸的盖子,向里观看,缸里半缸酒水,月光下闪着反光,他跨上一步,又揭开第二只大缸。

    忽然一声闷响,一只大棒,劈头砸了下来,一个光着上身的伙计,已经冲到了陈榆跟前,陈榆略一侧身,大棒“咣”地砸在地上,陈榆飞起一脚,将这个伙计踢翻在地。可第二只大缸里,依旧空空如也。

    又有两个伙计飞身扑上,陈榆心下着急,两手一错,使个“顺手牵羊”。将一个扑上来的伙计揪住抡了半圈,扔在另一个伙计身上,两人身子相撞,同时发出一声惊叫,双双跌倒,但但其中一个小伙子甚是勇猛,身体跌倒之际,仍试图伸手去抱陈榆两腿,陈榆将身一纵,站在刚揭开的大缸的缸沿上。

    “贼娃子厉害,好厉害。”一片乱吵声在院里响起,陈榆不加理会,飞起一脚,将紧邻的另一口大缸的尖盖子踢掉,这一口仍是空缸。

    陈榆心头象着了火,找不着跛脚人,光和伙计们乱缠有什么用?他大喝一声,“让开,我在找人,再捣乱我要伤人了。”一边说着,从腰里解下九节鞭来。

    众伙计认定他是“贼”,岂肯让开?好几个人手持棍棒,一拥而上,陈榆正要去揭第四口大缸的盖子,忽然听到院外一声呼哨。

    呼哨是阿混发出来的,陈榆钢鞭一甩,卷着了一根砸向自己的木棒,甩在一旁,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脚下斜移,蹭蹭两步,窜上墙头。

    墙外,阿混正在朝街口飞跑,边跑边冲他摆手大喊,“快,跑了跑了,从侧门跑了。”

    陈榆一惊,跛脚人跑了?肯定是刚才自己和伙计们搅成一团,他却趁机悄悄溜掉了,陈榆一言不发,纵身跳下墙来,跟在阿混的身后,飞步顺着街口跑去。

    天上,月亮从云层里钻出来,地上白亮亮一片,陈榆几个大步,跟在阿混的身后,两人顺着街筒一阵猛跑,眼看出了镇子,陈榆问:“喂,他跑哪里去了?”

    “前面,就在前面,有影子,你看不见么?”阿混身材瘦小,但跑起路来是好手,嗖嗖地往前蹿,很快,黄岗镇被甩在了身后。

    一股劲跑出镇外,两个人都有些气喘心跳,镇子外面是一片起伏的土岗,放眼望去,月光下安安静静,阿混用手向前指,“前面,前面,那大白袍子,看见了吗?”

    隐约里,果然远处一处白乎乎的影子,在迅速地移动。两个人加快脚步,顺着小路追上去,跑了一阵,白影忽隐忽现,渐渐走上了渐渐上了荒草没髁的山路,马上就要进山了。

    “他奶奶的斜了门儿了,”阿混边追边骂,“这个跛子跑得倒快。”

    地形起伏,道路崎岖,白袍人影忽然不见了。前面山脚下,出现了一片建筑,阿混说:“那是什么?村庄?不对,一个大院,是和尚庙还是道观?”

    “人呢?一定是进院了。”陈榆说。

    大院的外墙上,写着一个“佛”字,山门外有一个小空场,几株高大的巨柏,伸着长长的树枝,在月光下静默着,长长的树影洒在山门前。两个人喘着气跑过去,就着月光,看清了山门上面的门楣上写着“白枫寺”。

    “闯进去?”陈榆问道。

    陈榆功夫虽好,但性子耿直,不善于拿主意,阿混满脑子鬼精灵,两个人出来,总是阿混当“军师”。

    “不……急。”阿混喘匀了气,围着寺庙的外墙转了几步,隔墙望去,寺里鸦雀无声,灯火全无,一片黑森森的寂静。他又退回来,和陈榆站在老柏树下商议,“你看,这寺总得有二三十间房,闯进去乱搜,也不一定能把人给搜出来。”

    “我敢肯定,他就跑到寺里了。”

    话音未落,忽然头顶上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陈榆耳音好,猛抬头,黑乎乎的柏树枝丫间,有东西从头顶直压下来,他叫了一声:“不好。”猛地推了阿混一把。

    阿混也够机灵,顺着陈榆一推之势,向旁边斜着一跳,两个人同时窜出五尺来远,与此同时,一张黑色的大网,“忽”地落到地上。

    陈榆跳开的同时,手臂连扬,一把石子朝树上甩过去。

    “哗啦啦,”树枝树叶被石子打得乱颤,一片细细的柏叶,飘飘落下来,只是不见人影。

    “这网是事先布好的。”陈榆把钢鞭拿在手里,仔细搜寻着老柏树的枝叶,摇摇头说:“咱们俩触发了机关,它就自动下落,树上没人。”

    四周的夜色,又恢复了安静,可是这安静里还隐藏着多少隐秘,却是没人能够说得清楚。百度一下“特工决战密营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