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特工决战密营 > 第6章 土匪巢穴 1
    迷迷糊糊,陈槿慢慢苏醒过来的时候,脑袋有些痛,他不知道自己晕了多长时间,摸了摸脑袋,发现包着布带,他吃了一惊,自己受伤了吗?这是哪里?

    向四周打量,这是一间简陋的茅屋,四壁是木板隔壁,几缕阳光从板壁的缝隙中透进来。他坐起身来,从掩着的木门缝隙里望出去,屋外,一个衣衫破旧的人,在石头上磨着一把长把大砍刀,发出“刷刷”的声音。陈槿心里一紧,心想,这是哪里?农户?还是匪窟?

    纵观历史,每逢乱世必生土匪,以及各种奇怪的行业,很多平时见不得光的屑小鼠辈,盗匪、毒贩、骗子之类,横行泛滥,活跃得热热闹闹。

    土匪草寇,是一种让人痛恨的行当,这些人一般杀人越货,绑架勒索,为祸一方。土匪也有好多种,有人马众多的,建制如同部队。有小股的,几个人到几十人。有家族式的,开黑店劫旅途。有独自单干的江洋大盗,或叫独行侠、独脚大盗。还有的以别的职业为掩护,实际干的是匪的勾当,是暗匪。

    抗战时期,土匪多如牛毛,穷苦人活不下去了,便揭竿而起,上山为匪,有的人借时局混乱趁火打劫,亦兵亦匪,还有的兵被打散了,变成了匪,有时匪被招安受降了,就又变成兵。

    陈槿悄悄站在门后,向外张望,发现此处是一个山坡,远处群山逶迤,林木茂密,他回忆了一下,自己似乎是被罗胖子用枪打中了,然后便失去了知觉,那么,是被人救起了吗?

    传来一阵脚步声,从板壁缝里望去,远处崎岖的山路上走来两个人,前面一个人提着个竹篮,象个伙计。后面一个人长得身材魁梧,脸色黝黑,身上背一把盒子枪,觉得分外面熟,脑子一转,轰的一声,想了起来:韦太保。

    韦太保是个土匪。

    小的时候,韦太保和陈槿同在一个私塾里读书,又黑又瘦,家里长年吃不饱饭,陈槿的父亲资助他上学,后来闹兵乱,只听说他当了土匪,难道就在这座山上么?陈槿心里紧张又诧异。

    竹门吱地一声开了,韦太保低头走了进来。

    前面提篮子的小伙计把篮子里的米饭菜蔬拿出来,放到木桌上,就转身离去。韦太保走近陈槿,笑了笑,说道:“阿槿。”

    一声“阿槿”,勾起陈槿好多旧时的记忆,乡下的私塾,天真活泼的玩伴,那些温暖或是伤感的旧事,都在脑子里一闪而逝。他站起身来点头笑了笑,“阿保,是你啊,你……比以前更壮实了。”

    韦太保在一张木凳上坐下来,点起一支烟,陈槿也坐下来,他心里忐忑不安,有很多话想问韦太保,但瞄了一眼他身上的匣枪,又犹豫了,默默地拿起筷子吃饭。韦太保目光如炬,盯着陈槿说:“阿槿,你在给日本人做事?”

    “没有啊,”陈槿吓了一跳,赶紧放下筷子,“我是被袁猴子他们抓来带路的,我本来在城里做医生,事变以后,逃了出来,自己采药卖菜,昨天晚上罗胖子、袁猴子他们三个人逼着我……”

    “哦,”韦太保点了点头,松了口气,眼神也温和下来,“这样啊,我说呢,你怎么跟汉奸勾搭到一块儿了。那我就放心了,阿槿,还记得小时候吗?你总是满腔爱国之志,哈哈。对了,阿榆还好吗?”

    陈槿也放松下来,多年以前两小无猜的情感,又回到了心里。他感慨地说:“国家沦陷,物是人非,让我们都互相猜忌隔膜了……哦,你问阿榆啊,他还是老样子,就喜欢舞枪弄棒,去年的时候,跟一个武馆的教练,撤到重庆去了,后来时局混乱,音讯隔绝,很久没有消息了。”说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两个人消除了误会,聊得越来越亲热,陈槿这才知道韦太保做过苦力,后来“卖兵”把自己卖进地方军阀的部队里,抗战后,部队溃败了,他拉了几十号人占山为王。

    这么说,我是进了匪巢了。门外磨刀的那个土匪,以及韦太保身上背着的匣枪,都让陈槿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不禁想起古代传说里的“水泊梁山”。

    吃过了饭,韦太保邀请陈槿跟自己出去“巡山”,他笑道:“你也跟着我尝尝做山贼的滋味。”

    “我每天采药,也就跟巡山差不多,”陈槿也笑道:“只是没碰见过你,更不知道你原来就在这山上。”

    “可是我看见过你。”

    “啊?”

    “本来,我想上前叫你的,可又忍住了,你是个文人,讲究清高,我现在这样的身份,怕会连累了你。”

    两个人出了小屋,外面阳光很是刺眼,小屋是建在一个高岗上,四面望去,群山逶迤,山林茂密,景色美不胜收。

    磨刀的小土匪见韦太保出屋,站起来垂手侍立。韦太保和陈槿沿着山路,曲里拐弯向前走,两个小喽罗背着匣枪,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

    “阿保,这回你是怎么救了我?”

    “哈哈,你们一上山,我的人就发现了,还稍微逗弄了他们几下,本来想设个陷阱抓活的,那个袁猴子挺机警,后来他们袭击重庆方面的人……”

    “鹰嘴崖那个山洞里,是重庆的人?”陈槿愣了一下。这座山里,到底还藏着多少秘密?自己平时进山采药,总是处在危机之中而不自觉吗?

    “对,是军统的前哨特工。他们一朝面儿,就稀里哗啦地打起来,本来呢,我想坐山观虎斗,看个热闹,不过后来你被打倒了,我可不能不管了,带着人冲过去,将袁猴子那几个人擒住。”

    “阿保,你挺厉害,那个袁猴子,还有罗胖子,都大有本事,你怎么擒住他们的?”

    “咳,不值一提,”韦太保摆了摆手,“放几支毒箭,便手到擒来,干我们这一行,这都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

    陈槿想象不出来收拾袁猴子和罗胖子这样的厉害角色,怎么会“张飞吃豆芽”,看来韦太保这些人的本事,更加神秘莫测。

    “阿保,你准备怎么处理袁猴子他们?”

    “宰了算了。”韦太保轻描淡写地说。百度一下“特工决战密营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