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特工决战密营 > 第1章 崖上惊魂
    一根绳索,吊在几丈高的绝壁上。

    这里山势陡峭,怪石嶙峋,直上直下的崖壁就象刀切的一样,石缝里长着几棵细细的柏树,采药人陈瑾瑜象一只壁虎,一手拿着药锄,一手拽着绳子,悬空吊挂在绝壁上。

    陈槿是个二十出头的年青人,曾经在南京城里做过医生,日本鬼子侵略中国以后,南京军民被疯狂屠杀30万人,他侥幸逃脱了性命,却也混不下去,携妻儿逃出来,隐匿在这片人迹罕至的荒山里,以种菜采药为生。

    崖壁上的缝隙里,生着几株细小的药草,陈槿身体紧贴着山石,脚踩着峭壁上窄窄的凸起,敏捷地向下降着身子,忽然,他停住了,伸向药草的小锄,也缩了回来。

    一个暗红色的小脑袋,从药草旁几株刺槐间伸出来,摇晃着向前探去,这是火赤蛇,红色斑纹的蛇身有鸭蛋粗,分叉的舌头吐出来,朝着陈槿示威似地“咝咝”直叫。陈槿身处悬崖上,无处可闪躲,他挥起手里的药锄,向蛇头抡过去。

    蛇身灵巧地一摆,躲过了药锄,陈槿一锄抡空,并不慌乱,一手紧握着绳索,药锄回撤,猛地勾住蛇的身子,右臂甩了个圈,弯曲滑溜的蛇身被他从草丛里拽出来,陈槿腕子一抖,使个寸劲,蛇头被甩在崖壁的石头上。

    陈槿正拟将药锄拍向蛇头,忽然听到崖下传来一阵说话声。

    向下望去,这片绝壁下面,是一个长满蒿草的山坡平台,被一面巨大的扇形石砬遮挡着,位置很隐蔽,拐过去不远,便是上山的小路,说话声正从崖下那几尺见方的隐蔽平台上传出来。只听一个公鸭嗓尖声尖气地说:“不杀他个鸡犬不留,我算小舅子。”

    陈槿吓了一跳,听声音,既凶恶又阴毒,不象是寻常百姓。他收住药锄,那条火赤蛇被他摔晕了,翻了个背,慢慢出溜到草丛里。

    陈槿屏住呼吸,身子往旁边慢慢挪动,想用山崖缝里生着的一丛矮树老藤掩住自己,这个兵荒马乱的年月,兵匪横行,杀个人就象踩只虫蚁一般。崖下这些人,是什么货色呢?

    只听另一个声音慢吞吞地说道:“杀个把人,自然容易。但是要掏得干净,做得彻底,就得花些功夫。袁猴子,你若是把吹牛皮的本事动动脑,用在细活儿上,当年也不会让人家拿牛缰绳吊在房梁上,把屁股打开花了。”

    “你放……”公鸭嗓的声音恼怒起来,却似乎是不敢骂出来,后半截话给憋了回去。

    陈槿慢慢把身子挪到茂密的树丛后面,向下看去,只见崖下的荒草丛里,坐了三个人,其中一个瘦子,背后背着顶竹斗笠,看样子就是“袁猴子”,他阴沉着脸,用眼睛瞪着旁边一个戴黑色礼帽的中年人。那中年人穿着身考究的黑色纺绸裤褂,帽沿低低地压在眉毛上,从上面看不见面目,懒洋洋地靠着块山石坐着,对怒目而视的袁猴子睬也不睬,旁边还有一个光头圆脸的矮胖子,倚着山壁抽烟。这三个人都穿着便装,礼帽和光头胖子身上斜背着盒子枪。袁猴子手里拎着一把细窄的柳叶刀。

    坏了,这些人不是土匪,便是特务。陈槿拽着绳子,一点点把身子往树丛草棵里藏,好在这片野草树丛很茂密,可以掩住好大一片面积,但他身处的地方正是绝壁,若一失足,便会摔下崖去,陈槿仗着腿脚灵便,蹬着石缝,慢慢缩进半人高的乱草树棵后面。

    也许是因为心头恼怒,袁猴子随手用刀劈削身边一株野酸枣树,动作敏捷无伦,几乎看不清挥臂的动作,细小的酸枣叶如下雨一样纷纷飘落。

    陈槿幼年时学过几下家传武功,眼里识货,见酸枣树叶被袁猴子削得片片飞散,而细小的树枝却不见断裂,显然是下手极准,心里不由又惊又惧,这人虽然又黄又瘦,象个病猫,却显然有一身惊人的武艺。他们是谁?

    “刺杀,讲得是功夫与火候,”那戴礼帽的中年人对袁猴子冲着酸枣树发泄怒火,看也不看,瞅着远处慢吞吞地说:“有勇无谋,乃是大忌。冒冒失失闯进去,只怕又要有人被牛缰绳捆住,屁股给打开花了。我给你讲个典故,古时候的专诸刺杀吴王,那时候吴王身前甲士无数,他自己更是惯穿三重铁甲,那专诸将鱼肠剑藏在鱼肚里,借上菜的时机,突然抽剑发难,一剑杀死吴王,其机智英勇,名传千古,凭的什么?功夫与火侯。细究起来,只怕是智在勇先,老袁,你不用瞪眼,切记莽撞是咱们这行的大忌。”

    “有道理呀,”那个光头矮胖子扔掉烟头,哼了一声,“老宋说得对,咱们这桩买卖,其实凶多吉少,军统的特工,都是贼里不要的人尖子,岂是好对付的?我看,咱们还是申请支援吧。”

    礼帽男人扭头瞅了矮胖子一眼,“罗胖子,我再给你讲个典故,古时候的刺客聂政,刺杀丞相侠累,持一把剑独闯相府,单枪匹马杀退几十个侍卫,纵身飞步,一剑刺穿丞相的胸口,血溅相府,那是何等的武功,何等的英勇,这就是咱们刺客应有的本色,勇字当头,义无反顾。我有言在先,谁若临阵退缩,按照咱们特工总部的规矩,杀无赦。”

    这些话说得平和而缓慢,却是冷冰冰的冒着一股寒气。

    崖壁上的陈槿,听得心惊肉跳,他已经猜到这三人绝非善类,但听到“特工总部”几个字,还是心下一紧。

    陈槿所在的位置,距离下面的三个人不到十米的距离,这三个家伙显然比刚才遇到的蛇危险得多,他们若是发现自己在偷听,必将杀人灭口。此刻藏身在这片悬崖绝壁上,逃无可逃。怎么办?

    身后是个山窝,陈槿下意识地伏着身子往后缩,他自小练过些功夫,动作轻盈,忽然觉得脚后一空,同时发出“咚”的一声山石滚落声,把陈槿吓得出了一身汗。

    透过草丛望去,下面那三人倒是没有察觉,依旧在小声说着话,陈槿扭头看,只见身后现出一个黑乎乎的洞口来。

    原来这是一个崖壁上的山洞,被乱草树棵给遮挡了,一块石头被自己撞得向洞里滚落,使原本隐藏的洞口显露出来。

    从洞口里,冒出一股浓重的霉味,这倒使陈槿放了心,洞里不会有野兽,他慢慢把身子倒缩着,钻进这个意外发现的绝壁山洞里。

    身子完全进了洞,才发现里面空间很大,几乎有三间瓦房大小的一个洞厅,看不见底,阳光从狭小的洞口射进来,照不了多远,他直起身来,眼睛适应了一会黑暗,往四周看看,黑乎乎的山石洞壁,犬牙参差,错落突兀,阴森森地静默着。脚下,踩着一片软软的细沙,似乎在不知道的什么年代里,曾经有过流水,他不敢往山洞的深处走,伏身在洞口附近,侧耳倾听着外面那三个人的说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