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特工决战密营 > 第40章 毒笔毒墨 1
    陈榆绕过绿意盎然、扑朔迷离的“迷宫”,来到匡老伯的草屋前,发现腊梅正在挽着袖子用陶瓮淘米,他高兴地叫道:“腊梅,你什么时候来的,我还给你留着一把酸枣呢。”

    酸枣被陈榆小心地保存在小布袋里,拿出来个个鲜亮,象眼珠仁一般大小,滚圆通红,看上去就如一堆圆润晶莹的红玛瑙。腊梅甩着手上的水珠跑过来,“呀,真好看。”

    “又酸又甜,赛过王母娘娘的蟠桃。”

    “阿榆,这几天你去哪里了哦?我昨天就跟惠姐来了,却没见到你。项先生他们,都在后面开会伐。”腊梅俏脸含笑,捏起一枚酸枣在嘴里咀嚼,“呀,真酸,好鲜哦,好吃。”

    “我在黄岗镇,跟着阿混一块吹牛皮、卖蛇药呢。”

    腊梅吃着酸枣,满面都是欢笑,“阿榆,我一到密营这里,就不愿意回城去,咱们这里山清水秀,自由自在,吸口气都是甜的,想唱就唱,想笑就笑,可有多美哦。在城里简直憋闷死了,出去得化装,得躲着鬼子汉奸,晦气得紧。”

    两人聊了一会,听到一阵脚步声,鲁满仓扛着一把大铁锤,从树林“迷宫”里转了出来,陈榆问:“老鲁,你做什么去?”

    “打铁去。”

    “我也去,”陈榆把酸枣袋子塞在腊梅手里,跟在鲁满仓的后面,转过草屋,来到后面崖壁下的林间空地里,空地后侧有处洞窝,用巨大的青条石围出一个简陋的打铁作坊来,旁边生着几棵高大的榆树槐树,把石屋遮挡在一片阴影里。

    石屋里有一盘石灶,炉火熊熊,烧得正旺,满头热汗的阿四“忽嗒忽嗒”地拉着风箱,匡老伯拿着根火钳,把一块烧红了的铁块,从炉里夹出来,放到帖板上,项先生拿着一柄铁锤,用力敲打,发出一阵悦耳的“丁当”声。

    “我来我来,”鲁满仓赶过去,把肩上的大铁锤拿下来,换下项先生,抡起锤来砸向那块铁料,丁丁当当声里,通红的铁料慢慢变形变色,迸出点点火星,鲁满仓动作熟练地抡着大锤,硕大沉重的锤子在他手里就象一根轻巧的柴棍。

    旁边放着一堆铁制半成品,还未打磨,陈榆拿起来仔细看,这是一些四棱尖刺,比核桃略小,设计非常精巧,无论怎么放置,永远有一面尖刺向上。陈榆忍不住赞叹道:“嘿,咱们的兵工厂越来越棒,赶上汉阳兵工厂了,我看过不了多久,咱们就能造大炮了。”

    项先生擦了把汗,笑咪咪地从石屋里走出来,坐到槐树下的石凳上休息,掏出老烟斗装烟。陈榆四下扭头看了看,腊梅不说这里正开会吗?他问项先生:“惠姐她们没在?”

    “呵呵,惠姐,你哥,还有老彭,他们都上山采药去了。唔,那不是,他们回来了。”

    曲折的山路上,走下几个人来,陈槿青布包头,背着药篓,拿着药锄,惠姐扎着头巾,一副乡下农妇打扮,手里拿着一束野花,身材粗壮的彭壮戴着顶斗笠,背着个鼓鼓囊囊的布袋子,那袋子里偶尔还晃动两下,陈榆眼尖,“喂,老彭,你背的是蛇吗?”

    “对呀,你哥抓的蛇,青的白的,一大堆。”

    抓蛇养蛇,正是“毒蛇计”的重要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