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二十八章 悲催的心魔
    心魔很无奈,三个手下没一个听话的,现在倒让石飞钻了空子。石飞惬意的享受着痛与快乐,虽然滋味并不好受,但突破在即,一切都好说了。

    石飞算是看明白了,凡是与术修有关的,但凡是活物,就都有思想。好坏不敢说,但每一个都是拥有独立思想的。就像现在的心魔和三灾,每一个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在石飞眼中心魔是最失败的领导者,手下看热闹的看热闹,窝里斗的窝里斗。

    不过这些都和石飞没有任何关系,石飞在别人享受内斗的过程中提升着自己的实力,从没有如此美好的事情了。如果不是外面还在战斗,石飞就想一直这么下去。

    风与火还在挣着抢着,石飞却已经将身体淬炼完成了,上下身的气机从战斗的缝隙里来回穿插,迅速的完成了交接班。时间在烈火中燃烧,而此时石飞已经完成了全身的升华。两股气机甚至合二为一,组成一把利剑,在腰际来回穿插。

    当风火二灾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时,石飞已经彻底的跨入了新的境界,这也意味着风火二灾的任务失败了,心魔的任务也失败了。就好像上班一样,每一个行业都有一个指标,阻拦了石飞进入新境界,他们可以拿到大笔的赏金,失败了,达不到失败指标,等待他们的只有训斥和指责。

    石飞看了看天际还在看热闹的雷云,嘴角浮现出了笑容。

    石飞这一笑不打紧,雷劫却慌了神。被渡劫者炼化的雷劫不在少说,这小子这么笑是什么意思?不会是想炼化我吧,不行,现在就走的话万一心魔那个老家伙告我黑状那不就麻烦了。

    就在雷劫犹豫不前,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石飞爆喝一声,无形的本命气机将心魔和风火二灾震了出来。心魔和风火灾劫本就是身体内的,外人根本看不到,而现在石飞却轻而易举的将术修界令人闻风丧胆的心魔和风火灾劫暴露在了众妖族的面前。

    “羞不羞愧?臊不臊?你,你说你们来都干了些什么?等着回去挨收拾吧。”心魔恨声说道,原本是想来让石飞知道修行不易的,可现在竟让心魔在属下丢了面子。

    心魔恨恨的看向了躲在云层里的雷劫,对着天空竖起了中指,手一挥消失在了妖族的视线里。

    “好走不送。”石飞笑吟吟的说道。云层里的雷劫见彻底的惹恼了心魔,尤其是看到石飞小人得志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当即对着石飞放出了水缸般粗细的怒雷。

    就在众妖族为石飞担惊受怕的时候,石飞满头黑发倒竖的从滚雷中安然无恙的走了出来。

    “丢不丢人?丢不丢人?还好意思丢雷。老子一世英名让你们三个不争气的家伙全毁了。”消失的心魔又一次出现了,直接出现在了雷劫的身边,大耳刮子啪啪的拍在雷劫实质化的面颊上。

    “那小子实在太得瑟了,我……”雷劫越说声音越低,时不时的用眼睛偷瞄石飞两眼。

    刚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准备凑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却不想刚迈出步子,一道足有十米直径的天雷带着心魔的咆哮落了下来。

    “大爷的,老子的新衣服。”石飞虽然嘴里骂着,却也知道这就是渡劫的最后一关。原本严肃圣洁的渡劫仪式,竟因为石飞渡的是圣人劫而变得荒诞不羁。

    “再轰他一下,奶奶的。别急啊,等他换上衣服。”心魔看着光溜溜的石飞,心魔心中的恶趣味大增,不再急于离开,而是命令风火两劫守住天位,地位,他和雷劫站在人字位上。

    石飞感觉凉风一起,刚换上的衣服又被火劫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戏弄老子,那就别怪我了。”石飞瞬间看穿了心魔的打算,一件衣服接着一件衣服穿在身上。而三灾劫好像找到了报复的快感,石飞每穿上一件新衣服,要么一把火烧成灰烬,要么一阵狂风吹成碎片,要么来上一发怒雷,将石飞身上的衣服轰成碎片。

    三灾劫乐此不彼的轮番释放着技能,而心魔越想越不对,可就在心魔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的时候,石飞却左手一个雷团,右手一个火苗,风在火苗的外围呼啸着。

    就在心魔准备闪人的时候,石飞手中的雷团和风火球已经到了眼前,两个眼球被石飞抛出来的技能轰了一对熊猫眼。

    “别他妈丢了,这小子在吞噬你们的能力。”心魔恨声说道。

    “那,那咋整?”雷劫看着自己手中已经凝聚的足有五六十米直径的雷柱,不解的问道。

    “随便,奶奶的,真是一群猪队友。老子走了,你们自己玩吧。”心魔一甩手,顶着一对熊猫眼消失了,三灾劫玩腻了,石飞却正在兴头上,刚突破到全新的境界,石飞体内的气机相当匮乏,迫切的需要能量补充到体内。石飞不时的更换着衣服,而且每换完一件就对着隐藏在云端的三灾劫比划着中指。

    “不玩了,没力气了。”如果心魔在这里一定会被雷劫气吐血。

    “我也没力气了,走了走了。”风劫不等火劫说话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了云端。

    而底下的妖族和紫皮早已经忘记了战斗,不约而同的看向漂浮在半空中的石飞,尤其是石飞每一次伸出中指,都可以召唤出来狂风或者天雷再或者烈火,妖族对石飞的敬意越来越厉害了,而紫皮却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被石飞一个火球或者闪电给抹杀掉。

    他们想离开,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可是紫皮贵族们却不甘心。

    “走吧,隐灵族都死了,咱们还怎么打?”有的贵族已经开始发出了不同的声音。

    “就是,要我看谁她妈爱做大将军就做大将军,咱们和那个傻子较什么劲。”黄衣紫皮安慰着自己,只认为自己和一个傻子争夺这名额实在有失身份。

    周正明却心里充满了不一样的情绪。石飞的能力比之前强了不知道多少倍。而且还这么戏剧般的度过了雷劫。

    周正明从来没有这么羡慕过一个人,但是心里却没有半点嫉妒的心情。他本就是淡泊名利之人,而且石飞强大,也就意味着这是天下苍生之富。可反过来说,石飞越强大,他师傅天机子预测的危机也就越厉害。

    周正明攥紧了拳头,这一次石飞下来,自己就是豁出这张老脸,也要向石飞请教修炼的问题。不是为了自保,而是为了应对未来即将发生的劫难。

    石飞从半空中缓缓的落在了地上,眼神充满了杀气。之前或许还顾忌心魔,但现在石飞却没有了任何的忌惮。身上重新穿上了玄天梭中的最后一件衣服。

    这是石飞退伍的时候从部队带出来的,也是石飞最喜爱的一件衣服。不过军装就是要染血的,而不是放着收藏的。

    一抹军旅色,从紫皮中穿梭而过,手中白虎刀点到即止。凡是自觉放下武器的石飞一概不再追究,至于那些还在负隅顽抗的紫皮士兵,石飞也没有耐心去给他们悔悟的时间。

    石飞的速度不可谓不快,快到斩乱麻的速度在紫皮士兵中来回奔走,每过一处,紫皮士兵自觉地丢掉了手中的武器,而妖族的妖兽们更是放声喊道:“投降者获得自由身!”

    在这几个国家,投降者无一不是被沦为奴隶,而现在妖兽这么一喊,很多已经厌倦了战争的紫皮士兵自动放下了手中的武器,等待着未知降临到自己的头上。当染满鲜血的石飞提着手中的白虎刀再次出现在风金狐的身前的时候,风金狐竟然幻化出一身薄纱。

    “圣主,只要您放过我的族人,我做什么都愿意。”风金狐首领娇滴滴的说道。

    可惜她选择错了色诱的对象,而且彻底的触动了石飞的逆鳞。一想到东方涟漪就是因为赵洪超和机器人联手才惨死的,石飞心中无名火起,白虎刀不带丝毫怜悯的砍向了风金狐的首领。

    风金狐首领娇滴滴的身子倒在了鲜红色的血泊中,一双狐媚眼不甘的看着石飞。她到死都想不到自己这个无冬大陆人人恨不得成为裙下君子的种族,竟然会被石飞像砍掉一颗树木一样,就这么砍了。

    “你们,自裁吧。做叛徒就要有做叛徒的觉悟。下辈子,我还你们一个全新的妖族秘境。”石飞不带丝毫怜悯的离开了风金狐,走向了周正明。

    此时的周正明才感觉到刚刚看到的石飞不过是冰山一角,彻底爆发的石飞到底有多强大,那么劫难到底有多大,周正明再一次推翻了自己的猜测,而现在看来,这还不是全部。既然是浩劫,那么肯定不止妖族会有,三界,甚至他不知道的世界里肯定也会有,这到底会怎么样。

    “噗通……”声音很重,重到石飞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

    “你,你这是做什么?”石飞伸手想要扶起周正明,却被一脸决绝之色的周正明拒绝了。

    “我要拜你为师。”周正明语气不容置疑的说道,听在石飞的耳朵里却哭笑不得,一个术修界的前辈要拜自己为师,难道自己真的这么强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