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二十七章 悲催的心魔
    噬魂鼠,极北之地非常小的一个族群,但是却因为他们以灵魂为食,故而臭名卓著,被极北之地的众妖族所不能容忍。甚至惹来了众怒,人人得而诛之。

    在面临着灭顶之灾的时候,噬魂鼠的首领带着子民陆续的迁徙,离开了极北之地。来到了四国边境。每天大量的生灵死于战火,这让噬魂鼠族群得以发展壮大。

    就在石飞被妖族尊奉为圣主的时候,噬魂鼠的首领在一个寂静的夜晚找到了石飞,希望石飞可以拯救噬魂鼠一族。

    当初石飞看着这种变态的老鼠心中虽然震惊,当更多的是好奇。一个在极北之地消失了近千年的种族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而且还说着什么要自己拯救他们之类的话语。

    石飞耐心的听着噬魂鼠首领近乎诉苦的描述,终于明白了其中的原委。噬魂鼠虽然在极北之地不得妖心,却也可以苟延残喘的活着。千年之前之所以离开就是因为隐灵族发展的极其庞大,几乎成为极北之地的第一种族。

    而噬魂鼠本就是隐灵族的天敌,为了让种族繁衍壮大,隐灵族就开始围杀噬魂鼠,噬魂鼠族群本就不大,要不是当初噬魂鼠的族长带着子民离开极北之地,噬魂鼠恐怕已经彻底的泯灭在历史的长河里了。赶走了噬魂鼠,隐灵族没有了威胁如鱼得水。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一些隐灵族的族人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想要统治众妖族,成为极北之地的主人,也就因为这个原因,众妖族联手将隐灵族打的元气大伤,几近灭族。从此隐灵族安分了下来,几乎消失在了极北之地。

    忽然的一天,四国边界出现了一群怪异的物种,这些物种的外形像极了白额虎,而且这些物种只要看到噬魂鼠就斩尽杀绝,迫于灭族的危险噬魂鼠的首领决定找寻圣主寻找生存下去的希望。

    当石飞听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完全明白了。这些物种应该就是机器猫,根本没有灵魂,要不然噬魂鼠绝不会冒险寻找一次都不曾见过的妖族圣主。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于是双方达成协议,石飞帮助噬魂鼠获得生机,而噬魂鼠则终生效忠圣主。这才有了石飞手中的噬魂鼠。

    千年过去了,隐灵族染指极北之地王者宝座之心不死。从石飞手中噬魂鼠上反馈回来的消息,石飞看到了隐灵族的野望。

    “无冬大陆的主宰吗?有点意思,可惜你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联合这些机器。人类给与了他们思想和智慧,而他们却用来学习阴谋诡计和野心。”石飞看着被手中噬魂鼠折磨的发出惨绝人寰叫声的隐灵族没有半点的怜悯。

    如果隐灵族不参与机器世界的纷争也就罢了,可惜他们现在却是赵祖贤或者说背后隐藏势力在无冬大陆的急先锋,石飞是绝不会坐视不管的,即使噬魂鼠没有找打石飞,灭掉隐灵族也是石飞的唯一选择。有些事做错了,是不可以原谅的。就像当初石飞曾经对赵幼晴说过的话:“赵家谁与机器人有牵连,我都不会手下留情。”

    当时赵幼晴还颇为愤怒,可是楼兰古城被赵祖贤占领之后,赵幼晴自己主动竖起了对付机器人的大旗。

    “能不能找到他们怎么传送物质过来的?”石飞看着手中的噬魂鼠问道。

    “吱吱……”噬魂鼠叫了两声,三米长的尾巴一甩,直接打在了隐灵族的太阳穴上。一个画面虚空出现了。

    一个现代化的机械加工厂的图形出现在了石飞的面前。里面繁杂的工序之后,从流水线上走出了一只只和家猫大小差不多的机器猫,而在另外一条生产线上一架八脚蜘蛛样式的怪异机械正在组装着。

    而看到这些动态画面,石飞知道身前这个隐灵族的族人肯定是有着和这个秘密加工厂有某种联系的人,只能说在这个秘密的加工厂中还有这为数不少的隐灵族。要不然单纯的机器绝不会做到这么细致的工作,尤其是从哪些走下流水线的机器猫眼中石飞看不到一点生机,那就说明这些机器猫只知道屠杀噬魂鼠的命令,芯片这种东西肯定也没雨了。

    “也对,这群妖怪能流水制作机器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会写芯片呢。”石飞收回手中的噬魂鼠,至于这个秘密加工厂的地址,石飞已经从噬魂鼠反馈的信息中看到了。

    没有找到与人间界联系的方法,只能说明这些隐灵族并不知道这些信息,也就是说石飞面前这些被冰霜鹫困在原地的隐灵族只是隐灵族的打手。

    “都吃了吧。”石飞看着自己身边围过来的噬魂鼠,身形暴起,直接冲到了风金狐的族群之中。对于这种自视甚高的人或者族群,石飞没有半点的怜悯之心。

    而石飞身体中脉络上的暗红色魔纹光芒越来越盛,隐隐之间遮住了九种色彩的筋脉。自从周正明提醒自己之后,石飞就一直在关注着自己身体里的变化,量变到质变是一个非常艰巨的过程,而心魔的出现让石飞看到了突破的契机。

    “杀!”身体里的魔纹果然随着石飞喊出的杀声变得沸腾起来,石飞的身体彻底的被引爆了。既然没有师傅,没有人能指导自己,那么就自己寻找方法。没有境界划分,就自己定名字。

    当石飞的白虎刀落下的那一刻,身体里的魔纹如同爆发的核弹一般,在石飞的各个穴位上彻底的爆发了。

    一瞬间,石飞的身体如同爆炸一般,剧烈的疼痛和来自体内爆发的心魔让石飞发出歇斯底里的长啸。

    “一声长啸风云变,一过三灾便化龙。”

    天际之上乌云密布,天雷滚滚。玄天梭的自主护住功能激活,石飞身上的妖甲从石飞的身上消失了。石飞身体上的衣服全部燃烧了起来,整个人被从涌泉穴涌出的火焰包裹着。火焰的外围大风起,风沙扬。

    火借风势,风助火威;雷借火势,火助雷威;风借雷势,雷助风威。三灾相辅相成,石飞身体内的魔纹引导着三灾,将石飞包裹起来。

    水桶粗的天雷劈在石飞的身体上,风火相济。风啸声撕扯着石飞的身体,烈火焚烧着石飞的身体,天雷淬炼着石飞的身体。在别人看来,这夺人害命的三灾,成了石飞的助力。

    石飞控制着身体里的五行气机和混沌之气,屡次挑衅着脉络上的魔纹。暗红色的魔纹被石飞的气机牵引着,不能全心全意的控制三灾。

    心魔本就是无上天魔,为了锤炼修道之人的心而生的。此时的心魔却好像结婚不久的小伙子,三灾是小媳妇,石飞是老娘,心魔整个一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

    石飞的气机实在是太过强大,如果只是致阳的五行气机还好说,可是这莫名其妙的混沌之气根本压制不住。而外面雷劫和体内的风火二灾一起出现的情景也是前所未见的,心魔强行命令一个是易如反掌,控制两个也可以勉强做到,但是三个灾劫一起出现就完全的是手忙脚乱了。

    心魔怎么憋屈石飞不知道,但是石飞却爽翻了天。虽然痛苦,可是一想到痛苦之后的丰收,石飞就喜不自禁。

    “爽……”石飞嘶吼一声,身体里的心魔却越发的胆怯了。尤其是石飞体内的气机魔纹已经压制不住了,而体外的灾劫也根本不听指挥。一开始凭借着心魔的无上天魔地位这三灾劫还算听话,可现在这三灾整个就不听指挥。

    天穹之上的怒雷,看热闹似得在天上看着。原本三劫中,天雷劫就是地位最低的,现在有风火劫出手,他就算出手这功劳也分不到多少,而风火两劫在失去了心魔的指挥之后为了独吞摧毁石飞的功劳,不等消灭了石飞的修行之路,竟先自己火拼了起来。

    原本相辅相成,走遍天下无敌手的两个家伙竟然率先斗了起来,这便宜自然是石飞沾了。灾劫本就是对术修之人身体,神识,元神,识神的淬炼。

    石飞不但对于战局把握到位,对于这种钻空子的机会把握的更是炉火纯青。你们斗你们的,我淬炼我的。火从涌泉穴向上烧,风从天灵盖往下吹。两者在石飞的腰际都成一团。红色的火苗中,石飞的腰身上一圈红白之气。

    石飞控制着突破了魔纹的气机,绝地反击将魔纹吸收为己用。心魔在泪奔,风火二灾劫在自相残杀,雷劫在天际看着热闹。

    “你们能不能好好的听回话?”心魔低声呢喃着,却只能干看着石飞一点点的吞噬掉自己散发出来的魔纹。如果心魔不是为了秀操作,而是上来就摧枯拉朽的直接指挥着三灾也许此时石飞已经身死道消了。

    可是心魔却自作聪明,打算一点点吞噬掉石飞的意志,独占这功劳,却不想石飞一步步的诱骗自己。石飞以身犯险,竟然让心魔无暇他顾,只能是仔细有小心的控制着覆盖在身体上的魔纹。

    这就像一个将军,手下三个实力强悍的副将,可是这将军非要独占功劳,而三个副将也各有各自的小算盘。

    将帅不和却成全了石飞,石飞控制着五行气机淬炼着上半身,控制着混沌二气和变宫,变徵淬炼着下半身。至于看戏的天雷,石飞更是不放在心上。别人渡劫不死也要脱层皮,石飞倒好,整个一将心魔和三灾劫当成了修炼的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