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二十五章 心魔渐生
    翌日,常春国的攻势并没有如期而至。石飞的到来让旷日持久打了足有半个多月的攻城战事态暂缓了下来。

    喋血城城主府内气氛有些压抑。喋血城原本的紫皮贵族们没有想到罗修一改往日的唯唯诺诺,在争夺参赛名额上态度出奇的强硬。如果罗修一直这么强硬也就算了,可是这一夜之间态度变得如此厉害,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尤其是当他们看到罗修身后似笑非笑的石飞的时候,心中的戾气更是羞愤难平。摩罗和一万多精炼士卒当时就是因为护送他而死于极北之地。

    七彩斑斓鹿到底是真的存在还是传说他们自己也说不清,但是有人却已经有些坐不住了。或许别人不知道摩罗为什么会死,但是有一个人却知道,而且就连他自己都觊觎石飞的那种宝物。

    按照贵族的尿性,石飞没完成任务,是应该直接杀掉的,可看了看石飞身前一脸怒气的罗修,终究是没有太过逼迫。

    “罗城主,这大将军的位子可不太安稳,为了您身体着想,我看这名额还是让给我吧。”一个紫皮带着商量的口吻说道,但是语气里却充满了对罗修的不屑。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本城主今儿也把话撩这儿,这喋血城的名额本城主还就要定了,谁要是有意见,不妨放出招子,是明刀明枪,还是暗箭伤人尽管来就是了,另外提醒诸位一句,我可不会再忍气吞声了。”罗修一拍桌子,丢下一群掉了白眼珠的贵族坐在府堂中。

    石飞缓缓的跟着罗修走了出去,不过目光却看向了给摩罗提供大量帮助的贵族。一抹杀机从眼中迸发,原本准备撺掇众人联合起来对抗罗修的黑衣贵族被石飞这一眼看出了一身冷汗。

    黑衣贵族悄悄的往下看了看,心里一阵宽慰。“还好没吓尿,要不然这次就丢人丢大了。”心里想着,手却捂着肚子找了一个理由借机离开了。

    “怎么,想走啊?”黑衣贵族刚抬脚离开城主府,一直等在附近的石飞就显身了。

    “摩罗的事情与我无关,你,你别过来。”黑衣贵族现在根本不敢正视石飞满含杀机的眼睛。

    “我也不想的,可是这名额就一个。总要杀鸡儆猴吧,要不然你们还不知道城主府到底是什么。这么多人,就你和我最熟,所以只能找你借样东西。”石飞戏谑的看着黑衣贵族,言语中充满了鄙夷。

    在石飞的眼中,这些紫皮贵族们脑壳简直坏掉了,新来了城主不想着发法儿的讨好,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对甚至以主欺客。如果是在人间界,下放或者平调一个大官,别说唱反调,恨不得把这新来的官当祖宗供起来。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黑衣贵族恐惧的看着石飞,紫色的皮肤上沁出了汗水。

    “借你点东西。”

    “借,借……”不等黑衣贵族说完,石飞手掌翻动,一把杀猪刀出现在了手中,落入手中的那一刻,黑衣贵族的紫头已经飞了出去。飞出去的头颅上,一双眼睛睁的溜圆,失去了头颅的身体带着不甘,愤怒,轻蔑,鄙夷向后倒去。

    “感谢我没有让你受罪吧。”石飞轻轻的将紫皮头颅的眼睛合上,毕竟这东西看着也挺瘆人的。

    提着黑衣紫皮的脑袋,石飞奕奕然的像着城主府走去。神色中颇有些自得。却不知道自己的心魔已经在他对回到人间界充满希望的那一刻产生了。

    术修之途有三劫,第一是来自外力的雷劫,主要是考验术修者的身体素质,羸弱不堪者自然不能通过雷劫,便会身死道消。但根据石飞的观察,这人间界能够吸引来雷劫的人少之又少,就连风光一时的七大掌门都不曾招来雷劫。

    而一旦渡过了雷劫,便是一个新的天地,寿命不敢说与天地同寿,但熬过一只万年的王八是再简单轻松不过了,前提是这只乌龟没有化形。

    第二道劫难便是心魔引发的火灾,此火无色无形,大多是业力造成的。为善者渡此劫难易如反掌;而为恶者渡此劫难,难如登天。要想不身死道消除非是成为一个魔,一个真正的魔。

    第三道劫难最为厉害,也是术修者最厉害的一种灾劫。这劫难便是风劫。此风不是东南西北之风,更不是电扇空调吹出来的人造风,而是一个术修者道心中的杂质与纯洁部位产生的孽风。是对术修者最后的考验,考验过了便是仙人,从此登堂入室,位列仙尊。而劫难一旦过不去,便会魂飞魄散。即使不会魂飞魄散,魂魄跑了出来,失去了肉身也只能是堕入饿鬼道,做一个鬼修。

    这只是术修者的灾劫,修神者,诚如王文远的师父就曾经告诉石飞,他的劫难与术修者完全不同,而他对于石飞这种圣修者更是没有提出半点建设性的意见。

    石飞自己并不知道,因为执念已经生出了心魔。如果仔细看身体里的变化,他会发现现在他的经脉中运行的气机上已经有了暗红色的魔纹。

    此时的石飞正在众目睽睽之下提着黑衣紫皮的脑袋,旁若无人的丢在地上。

    “你,你这是……”不等石飞说话,还未离开城主府的紫皮贵族们吃惊的看着石飞,一个奴隶竟然不知道因为赐给他自由身份而感恩,反而杀害了一位子爵大人,这让他们感到吃惊,更多的是愤怒。

    “有什么火气尽管撒出来吧,憋坏了身体可不好。”石飞笑着,就好像当初战场上面对着敌军的包围开怀大笑一样。

    “你这奴隶,好大的胆子。”内室中看到这一幕的罗修走了出来,气氛的指着石飞说道。

    “大人,放眼紫衣国,能配得上大将军职位的只有您,可总是有些垃圾不识好歹,想要挑衅您,我看不下去,只好出手了。”石飞不卑不亢的说道。

    “罗修城主,您看看,这样的奴隶您留不得啊。”

    “对啊,今日他敢杀贵族,明日就敢犯上作乱,留不得啊。”

    “杀了他,为黑纱大人报仇。”

    没有离开城主府的紫皮贵族们一个个义愤填膺的指责着石飞。

    “你们现在知道罗修大人是城主了?当初罗修大人初来乍到的时候你们做了什么?难道就不觉得羞愧吗?自始至终你们都不曾把罗修大人当做城主,今日却一个个的要罗修大人为你们主持公道,真是天大的笑话。”

    “还有,这大将军的名额,我们罗修大人要定了,谁敢在啰嗦一句,小心我手中的刀不认识你们身上的这身紫皮。”石飞说完,杀猪刀“嗖”的一声,插在了叫嚣的最厉害的一个紫皮贵族身后的柱子上,刀鞘颤动,堂厅内静的只剩下刀鞘抖动发出的嗡嗡声。

    “城主大人,你……”一个身材魁梧的紫皮看向了罗修,可看到罗修事不关己的表情,当下爆喝一声,从腰间取出一把三尺长,两指宽的软剑。

    “诸位兄弟们,大家都是土生土长的喋血城贵族,今个跟老夫并肩上,宰了这个奴隶,点了他的天灯。”魁梧男子说完,欺身而上。

    剑,乃兵中君子。这魁梧贵族的配件剑柄修饰的极其华丽,甚至石飞想起了一个故事。一个为了追求奢华,将弓上雕满镂空花纹的人。这男子和雕弓人是何其的相似。君子,有君子之风。虽然不能说朴素,但也不至于奢华到剑柄上镶满钻石。

    所以在石飞的眼中,这剑没有丝毫的杀伤力。

    气机涌动,一把湛蓝色的长剑出现在石飞的手中,剑长三尺二,剑宽三指三。

    “今天我就教教你怎么用剑。”石飞说着,手中挽了一个剑花,从紫皮的空挡处一记直刺。石飞选择的本就是杀伐之气的金气机,白色剑芒闪过,剑尖已经顶在了紫皮的喉咙上。

    石飞趁着紫皮愣神的功夫,一把夺过紫皮的软剑,嗖的一声,丢了出去。软剑好像被精钢重新铸造过一样,不带丝毫感情的从一颗石柱上穿了过去。

    “剑,你还不会玩。”石飞轻蔑的说道。

    “老夫,老夫今日没带趁手的兵器,要不然你早就是老夫的锤下亡魂了。”紫皮怒不可遏的说道,对于石飞更是充满了愤怒,可现在剑就在喉咙底下,即使在硬气的人也知道这时候应该用什么样的语气说话。

    “那就让城主大人派人取来你的兵器,如果你们联手剩了我,我自裁谢罪。至于尸体你们想鞭尸就鞭尸,想点天灯就点天灯,一切随你们。”

    石飞话声一转,语气冰冷的说道:“但是我若赢了,你们全部自己主动成为罗修大人的奴隶。否则你们说的什么沙土大人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

    石飞手中长剑回转到体内,冷冰冰的看了看在场的紫皮贵族,打心眼里生出了鄙夷。一群人竟然只有这么一个家伙敢动手,这些贵族还真是养尊处优惯了,在这满是战争的世界中都能堕落到手无缚鸡之力。

    “妖族,你们,到底什么关系?”石飞猜测着,目送着已经吓破了胆子的贵族们。百度一下“仙技变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