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十八章 上古妖族冢
    玄天塔遗址深不见底,暗红色的泥土之上覆盖着皑皑白雪。一道道血红色的沟壑展示着玄天塔被带走留下的伤痕。

    极北之地气候已经变暖,而这里却一反常态。石飞沉思者,向下跳跃着。半个小时之后,沟壑之中的颜色变得更深了,好像结了痂的血块。石飞伸手摸了摸沟壑中积攒的液体,手指好像被硫酸给腐蚀了一样,冒起一阵烟雾。

    现在石飞的身体,比之没来无冬大陆之前还要厉害,现在就算是硫酸也伤害不到石飞,可是沟壑中的积液却将石飞的手腐蚀了。

    石飞蹲下身子时,衣角不小心沾染了积液,就连衣服都生发出了一层新的黑边。崭新的衣服被烧去了衣角,有些难堪。

    “怎么会这样?”石飞嘀咕了一声,脚步越来越轻,甚至只是在下落的途中借助岩壁的力量换一下方向。

    渐渐地,底下传来了亮光,晃得石飞睁不开眼。

    石飞按照记忆中的落点跳了下去。

    “噗通……”石飞跌入了水中,冰冷的水差点将石飞冻僵,适应了很长时间石飞才缓过劲来,在冷水中,石飞不敢停留,现在光虽然没有在上面那么强烈了,可石飞目力所及之处依然没有落脚点。

    “阿嚏……”石飞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了。炼化了七彩莲花的石飞此时将身体里所有的火气机全部调动起来,抵御着彻骨的寒冷。

    一望无际,石飞就像大海中的孤舟,放眼四望根本看不到海岸线。石飞甚至不敢给自己留一丁点喘息的时间,只能在刺骨的水中拼命地向前游着,向着光的发源地游去。

    不知道在冰冷的海水中前进了多久,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刺骨的冰冷早已将石飞冻得麻木不堪。两条胳膊重复着划水的动作,两条腿机械的在水中摆动。

    冻僵了的手臂触碰到了一块冰冷的岩石,岩石是淡蓝色的。石飞艰难的攀登上了这块岩石,竟用了整整半个小时的时间。

    石飞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上的火气机被石飞调动着,驱赶着身上的寒冷。身体渐渐的好转起来,身边冰冷的岩石竟然有了融化的迹象。

    大约一个小时,岩石上的冰蓝色融化殆尽,露出了土褐色的一块岩石。

    “哎,终于碰到正常的东西了。”石飞感慨着,从玄天梭中取出一个皮质的垫子,躺在岩石的边缘准备休息片刻。

    “烫,烫,烫死老子了。”水的尽头传来阵阵咆哮,伴随着回音,饶是石飞胆大却也有些毛骨悚然。

    “还不从老子的身上滚下去。”声音有些晦涩,石飞意识到自己此时正站在一个活物的身体之上。

    “别动不动就释放火气机,玩火尿炕不知道啊?”

    “你怎么进来的?”

    “你来做什么?”

    “是不是那五个妖怪要你杀了我?我这么多年可是一直在睡觉什么事都没做啊。”

    这声音絮絮叨叨的说个没完,连珠炮似的轰的石飞毫无还手之力。

    石飞捂着双耳,飘在水中,身上的火气机缓慢的释放着,向着远处离去。现在石飞不敢有任何多余的动嘴,看样子现在这家伙和五大守护者是有仇隙的,而且看样子它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就是被五大守护者封印于此的。

    《妖族秘典》中记载着一段话“玄天塔下,冰水岩魔,封三万年。”

    对于这段话石飞当时以为是封印了三千年,可现在看来这冰水岩魔兽并不知道麒麟已经消失在了无冬大陆,那意思就是这只冰水岩魔已经被封印了三万年,而这段话修改的时间才不过一百多年。

    虽然石飞并不知道是何人为妖族著书立传,但是这《妖族秘典》却记录着极北之地的所有信息,而关于其他四个国家的信息则是一点都没有。书中甚至记载着极北之地为何变得如此冰冷,因为在上边一句话之下竟然还有一句话“麒麟入外域,封印之力减弱,冰水岩魔复苏。唯去掉玄天塔,方可破。”

    这话石飞倒是理解,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没有一个妖兽想着恢复原来的气候,石飞原本以为是四大守护者不知道,可当石飞问起的时候,四大守护者总是吱吱呜呜的,不肯回答,问急了直接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石飞面前。

    诡异,处处透着诡异。四大守护者对自己的态度,石飞能感觉到其中的真诚,可一提到这件事,就好像触碰了什么忌讳一样,讳莫如深。

    甚至,石飞怀疑这无冬大陆所谓的封神之战并不是姜子牙公在商周交替之际,圣人为妖族开辟的空间。

    石飞一边思索着,一边继续在冰冷的水中前行,声音隔一会儿响一声,大概后来冰水岩魔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便不在说话了。

    石飞继续前行着,一块湛蓝的石碑在石飞的面前出现,石碑足足有五十米高,五米宽,上边的碑文石飞依稀记得在关于《混沌造化诀》解说的玉简中读到过,碑文石飞勉强认识一些,虽然晦涩难懂,却并不妨碍石飞解读。

    上古妖族冢,上面记载着上古妖族的传说。也就是说这里是上古妖族的坟墓。

    石碑的后面是一幅图,年代久远却清晰可辨。十个圆日被一个手持长弓的男子给一一射了下来。

    “啊,头好痛。”看到最后一幅的时候,石飞抱着头颅蹲在了地上,脑海中一个声音不断的响起。

    声音好像来自九幽之地,“救我,救我。”

    “是,是你,你再哪里?我该怎么救你?”石飞忍者头痛说道。

    “打碎碑文,打碎碑文。”

    石飞好像不受控制了一般,玄天梭紧紧的握在手中,完全是用蛮力敲打着石碑。湛蓝色的石块被石飞敲打下来,落在水中,冒出一阵白烟,融化了。

    “我怎么了?我到底怎么了?”石飞看着已经血肉模糊的双手,可是总有一股力量催促着他将石碑打碎。而石飞想阻拦,甚至停下自己的动作都有些来不及了。

    高大的石碑被敲下了一块棱角,石飞的血液却早已将湛蓝色的石碑染成了冰红色。百度一下“仙技变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