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十一章 变化
    “飞哥,还有七八千人,我们真的要动手吗?”阿三有些不确定的看向了石飞。

    石飞凝重的看着已经毫无斗志的紫皮精练士卒和已经垂头丧气的魔罗,心里也开始犯起了嘀咕。按理说,如果紫皮对石飞近乎无赖的打法束手无策还说得过去,但是这撤退的,队形很完好,可石飞没有发现一个伏兵,这酒有些说不过去了。

    “不管了,君子不抱隔夜之仇。”说着,石飞已经从树林中跳了出去,朝阳将石飞的身影拉长,一直蔓延到紫皮溃兵的队伍中。

    “不好,那个异人又杀来了。”忽觉头顶天色一暗,回过头发现石飞正兴冲冲的手提着长刀的石飞,而他的身后一个称谓溃兵梦魇的黄皮阿三正手握着匕首亦步亦趋的跟着石飞杀了过来。

    “你跟来做什么?”石飞察觉到溃兵们的目光,眉头一皱厉声说道。

    “我还等着做飞哥的开国大将军呢,怎么好让飞哥独自冒险。这救驾之功我就先拿了。”阿三开着玩笑,一脸决然的冲进了溃兵中,匕首翻飞,没有一刻不再收割着毫无斗志溃兵的生命。

    “杀!”石飞爆喝一声,长刀如臂使指,所过之处血光四溅。

    溃兵本就毫无斗志,当石飞冲杀到没落面前的时候,魔罗还处在当机中。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异种人这么强大,可是一切都晚了。

    溃兵的弩矢对着石飞射了过来,六识敏锐的石飞立即感觉到了。可石飞更知道如果想不受伤,就必须放掉魔罗;可是这一次放掉魔罗,后果不堪设想。电光火石之间,石飞的长刀在魔罗的脖子上划出了一个深深的口子,魔罗惊恐的捂住鲜血四溅的脖子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噗通”一声,一个落物的声音在石飞的背后响起,石飞回头看时,阿三已经被一支弩矢洞穿了心脏。

    “阿三,你……”石飞没想到黄皮阿三会为自己挡住这一记不死也要重伤的弩矢。

    阿三眼神涣散的看着石飞,嘴角呢喃着。

    “不想死的滚……”石飞怒喝一声,抱起倒在地上的阿三,迅速的消失在了战场之上。

    荒废的营地中,一个还算完整的行军营帐中,帐篷中有一个还算完整的小行军床躺着身受重伤的阿三,地上丢着一堆沾满了血液的纱布。

    石飞的额头上渗出了汗珠,石飞抬起正拿着手术刀的胳膊,用衣袖擦拭着额头的汗水。明晃晃的皮肤之下,一个鲜红的心脏在跳动着。心脏的边缘一支弩矢擦着心脏的边缘透体而出。

    “忍着点。”石飞带着笑容看向了痛苦的阿三,尝试着分散阿三的注意力。

    “主人,我都要死了,你还要吃了我吗?”阿三忍受着身体上传来的剧痛,有些迷茫的说道。

    “有我在,你死不了。”石飞鉴定的看了一眼阿三,心头有些发酸。

    “死不了就好,我还没见过我家的二小子呢。”阿三说着,头一歪,昏了过去。

    就在石飞想要试探一下阿三的生命体征的时候,轻微的齁声将石飞逗乐了。

    “啊……”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响彻无冬大陆,刚刚入睡的阿三刚回到了自己的家就被人一把拉了出来。

    “死不了了。”趁着阿三正在痛的劲头上,石飞的双手飞快的缝合着切开的伤口。

    阿三泛着白光的嘴唇充满感激的看着石飞,从来没有人在乎过奴隶的生死,更何况石飞一直在对他说他们是兄弟。

    “谢,谢谢。”

    “好好养着,我去给你捉两只山鸡炖汤喝。”

    “不,不行。”阿三急忙说道。

    “为啥?”

    “山鸡太凶猛了,比雪兔还要大上许多。”阿三无力的解释着。

    “真是个诡世界,兔子比马大,山鸡比大马还大。”石飞嘀咕了一声,只好从猬甲金梭中取出一袋压缩饼干,烧了一锅热水,凑合着为阿三补充营养。

    这个世界,人的身体素质出奇的好,仅仅三天,阿三的伤口就已经完全愈合了。恢复了血色的嘴唇还是明晃晃的,石飞看着却顺眼多了。

    “试试能不能动。”

    “我还想听故事。”

    “听你个鬼啊,这里天寒地冻的,再不出去找吃的我们就都要饿死在这里了。”三天,两人聊了很多,而石飞也知道了面前的这个俘虏将军也不过才十二岁,在华夏这个年纪的好孩子都还在学校里读书呢,而这个世界上的人却已经成为了父亲,爷爷,甚至死在了战场上。

    阿三也知道再呆下去只有等死,于是从床上跳了起来,虽然伤口还是有些疼痛,却已经没有大碍了。从废弃的营帐中两人利用小半天的时间,重新制作了两顶厚实的帐篷和两件厚衣服以作御寒之用。

    带着对异世界的向往,背着沉重的行囊阿三亦步亦趋的跟在石飞的身后向着极北之地出发。石飞之所以还前往极北之地就是为了寻找缥缈的七彩斑斓鹿,如果找不到恐怕罗修会被喋血城的贵族将军们排挤死。作为无冬大陆唯一的老乡,石飞不能不管。

    一路上石飞给阿三灌输着新的思想,一边交给阿三很多实用的技巧,大到行军打仗,安营扎寨的方法,小到缝缝补补,生火做饭。

    进入极北之地第三十五天,一座巍峨的山峰拦住了二人的去路。

    “山上那是什么东西?”远远眺望过去,一个黑影立在山顶,好像一个人站在山巅之上。

    “不知道,好像是个人。”阿三不确定的说道。

    “什么人这么大?上去看看。”好在二人都身手敏捷,不至于从陡峭的神坡山摔下来。几乎陡直的山坡,看似不远的山顶,二人足足攀爬了整整一天一夜。

    不登山不知山之高,站在崖顶,而人才发现在山下看到的人影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八角塔,塔高不可测,视线内能看到的只有寥寥十几层。

    玄天塔,一个很术修的名字。石飞放满了脚步,绕着塔走了一圈,竟足足走了一个时辰才再次见到等在原地的阿三,阿三已经将帐篷搭好,在生火做饭。

    “这是什么地方?”问出口之后,石飞就发现有些多余。无冬大陆的极北之地,人迹罕至。要不是为了抓住这里的飞禽走兽,鲜有人踏足极北之地。

    阿三一脸迷茫的看着石飞,显然并没有关于极北之地的任何记载。

    “罢了,罢了。进去看看就知道了。”如果是极北之地有人居住石飞也不会如此,但是极北之地根本无人居住,这塔也就成了无主之塔。

    与其在外面忍受着寒风,不如进塔避上一避。如是想到的石飞当即和阿三一起向着厚实的塔门走去。

    天色渐暗,石飞和阿三废了很大的力气才推开玄天塔的塔门。寒风乍入,扑面而来的是一阵呛人的尘土味。塔内一层的装修很是别致,满地的尘土增添了些许历史的色调。

    空间很大,大到石飞以为来到了荒野之中。目光所及之处,一片尘埃。足足有几十万平方的空间竟然全是厚约十公分的尘土。每走一步都会带起一片尘土。

    左右两侧各一个非木非石非金的楼梯。楼梯扶手上的雕花堪比大师级,除了古香古色的窗枢,一楼再无一物。但就这古老的纹饰和前面上刻画的栩栩如生的壁画就已经令石飞大吃一惊了。这需要多大的手笔才能做出这般巧夺天工的玄天塔。

    踩着厚实的尘土二人,二人轻轻的向着二层走去。二楼和一楼几乎没什么区别,只是空地上多了一张古老的案几,案几后的一个大约蒲团样子的东西已经化作了灰尘,与周边的尘土格格不入。

    “真大啊,要是玄天塔每一层都这么大,都能将无冬大陆所有的人都装下了。”阿三小心翼翼的跟在石飞身后,轻声说道。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二人蹑手蹑脚的在塔中行走,走了十分钟终于来到了案几的旁边。案几一人多高,上面有一片玉符,散发着微弱的青色光芒,忽明忽暗。

    “这是?”察觉到玉符绝不是普通物件的石飞伸手摸了过去。

    “小心点。”阿三略有担心的提醒道。

    “啊……”石飞故意的大声叫了起来。

    石飞的惊呼声让阿三脸色一变,阿三急忙探出身子查看,才发现石飞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越来越有人样子了。”石飞欣慰的说道,阿三却在仔细的查看着石飞伸出的手,检查了半天才放下心来。

    “我来吧。”阿三眼中闪过一丝犹豫的神色,双手盖在了青色玉符之上。青色玉符上面的青光好像找到了好玩的地方,疯狂的像阿三的身上涌动过去,如苍莽一般。

    玉符上的青色越来越暗淡,阿三身上的青色却越来越扎眼,石飞只看到青色的一团烟雾笼罩着阿三,却不知道阿三此时正在忍受着怎么样的痛苦。

    面色狰狞的阿三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回想着这些日子和石飞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疼痛感好像轻了许多。身上明晃晃的颜色与青色交相呼应,想一个变幻色彩的灯泡立在大殿中。

    昏暗的大殿借着交响呼应的光亮,竟浮现出一丝生机。尘土被交相呼应的光芒照亮,好像被打败的军队,匆匆的逃也似的向着一楼涌去。

    “这都能有奇遇?”

    石飞打好了帐篷,坐在帐篷中无所事事的尝试着调动自己身体里的气机。罗修可以施展术法,他自然也可以,可是自废修为之后的石飞根本没有调集到一丁点气机。

    “哎,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罗修可以,我就不行?”不信邪的石飞再次将神识沉入到身体中,还是一无所获。身体里找不到一点可以调动的气机,就连识海中的紫色气机也如死水一般寂静。

    百无聊赖的石飞在帐篷中抽出一支让魔罗送了性命的香烟,点燃。默默的回想着。往事如过往云烟一般,一丝担忧也随之爬上了心头。

    石飞吐了一口烟圈,默默说道:“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就在此时,案几旁正和青光斗的难解难分的阿三忽然惨叫了一声,接着阿三明晃晃的皮肤好像被人从里边撕裂了一般,一点点的从身体上掉了下来。

    “我怎么帮助你。”石飞关切的问道。

    “主,主人,我想,我要成为和你一样的人类了。主人只需看着就是了。”说完,身形越来越明显的阿三闭上了双眼,但是从阿三的表情上,石飞感受到了阿三所承受的痛苦。

    “对了,清心咒。”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万变犹定,神怡气静。尘垢不沾,俗相不染。虚空甯宓,混然无物。无有相生,难易相成。份与物忘,同乎浑涅。天地无涯,万物齐一。飞花落叶,虚怀若谷。千般烦忧,才下心头。即展眉头,灵台清悠。心无罣碍,意无所执。解心释神,莫然无魂。水流心不惊,云在意俱迟。一心不赘物,古今自逍遥。”

    “清心如水,清水即心。微风无起,波澜不惊。幽篁独坐,长啸鸣琴。禅寂入定,毒龙遁形。我心无窍,天道酬勤。我义凛然,鬼魅皆惊。我情豪溢,天地归心。我志扬迈,水起风生!天高地阔,流水行云。清新治本,直道谋身。至性至善,大道天成!”

    “冰寒千古,万物尤静。心宜气静,望我独神。心神合一,气宜相随。相间若余,万变不惊。无痴无嗔,无欲无求。无舍无弃,无为无我。”

    石飞闭上双眼,一遍一遍的念诵着在海角市云端之上老者赠与自己的道家《清心咒》。法诀有三部分,第一卷是《冰心诀》;第二卷是《清心诀》;第三卷是《静心诀》。

    据老者所言,三卷合一,是为清心。

    声音很低,却直入灵魂。困苦不堪,满脸狰狞的阿三在听到石飞的《清心咒》之后,面色变得和缓起来,甚至能渐渐的跟上了石飞的节奏,一起吟诵着《清心咒》。

    而二人不知道的是,极北之地此时已经全乱了,巨大的雪兔伴随着清新咒语变得越来越小,石飞曾经想品尝一番的山鸡身形也慢慢的变小了,变得只比家鸡大一点,却越发显得精神了。

    巍峨高山上的皑皑白雪渐渐融化了,汇成水流沿着几条通往各国的河流而去,而干涸的河床在得到水流的滋润之后,竟然变得丰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