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十章 魔罗出现
    “为何停止不前。”石飞掀起车上的窗帘,对着外面的卫兵说道。

    “大人,我们有的士兵已经冻伤了,这里实在是太冷了。”

    北上极北之地第二十天,石飞第一次走下车子。巨大的雪兔瑟瑟发抖的挤在一起,精练士卒们更是就地升起了篝火取暖。

    “飞,飞哥,喝口水。”黄皮始终有些不适应石飞强行让自己叫的这个称呼。一个奴隶和主人称兄道弟,这如何使得。

    “没事,你去烤烤火吧,我自己转转。”石飞说着,裹了裹身上的单衣想外走去。

    石飞没想到寒冷仅仅是进入极北之地的第一个考验,第二个考验在这一天的夜晚降临了。

    紫皮人结成的营寨非常好看,一排排军帐横平竖直。石飞虽然不屑,但是却也没多说什么,而且就算说了,这些人也不会听自己的。

    “阿三,记住,以后你如果再当将领,一定不要这个样子扎营,敌人冲进来劫营,纪律再严明的部队都会扎营的。”石飞的嘴就好像开过光一样。

    刚被阿三伺候着睡下的石飞就听到了乱糟糟的声音。

    “飞,飞哥,有人闯营,直接杀到营前了,你快走。”阿三接着外面燃起的火光伺候着阿三穿上衣服。

    “慌什么,去拿起武器,和我去看看是什么人。”石飞打断了阿三的动作,自己迅速的穿上了衣服,从旁边的武器架上取出一把长刀,腰间挂上了两把装满弩矢的连弩。

    “跟着我,忘了我告诉你的故事了吗?”石飞看着瑟瑟发抖的黄皮阿三,有些不悦的说道。

    “是,是,主人。”从一个将领到沦为奴隶,阿三的心态转变的很快,但是当石飞尝试着让这个奴隶再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非常的困难。

    “走!”石飞掀开营帐门帘,劈砍掉射向自己的弩矢。

    “跑什么,发生了什么事。”石飞顺手拉住一个才穿衣服穿了一半的士兵说道。

    “有异兽打过来了。”士兵的话让石飞想到了白日里仔细观察过的地形,这个地方一马平川,别说藏异兽了,就是千米之外一颗树倒在地上都能看清楚。

    “魔罗,你要是藏起来,我或许会有所顾忌,既然你想死,那就别怪我了。”石飞低声说道,面色一变,一刀将自己面前的紫皮砍下了脑袋,将紫皮的脑袋提在手中。

    “再敢乱我阵营者,便如此人。”炸了的军营哪有这般好控制,石飞努力的整顿着乱作一团的士兵,一边让阿三将不听话的士兵斩杀在了原地。

    鬼魅般的身影,往往紫皮士兵还想着继续跑,却已经倒在了明晃晃的匕首之下。石飞骨子里的嗜血再一次被莫名的情绪牵引,只要喊出话不听的就地斩首,慌乱中石飞已经记不清杀了多少紫皮,而敌人的影子却没有见到一点。

    “有古怪。”就在石飞刚刚说完,整好队形的精练士卒齐齐将兵器对准了石飞。

    “你们想干什么?杀掉一个自由身份的人什么代价你们不知道吗?”石飞厉声喝道,身体却像着一座保存还算完好的营帐靠了过去。

    “和他啰嗦什么,杀!”队伍中一个紫皮高声叫道。

    “魔罗,果然是你。你要是藏着不出来我或许还会忌惮你三分,既然你不知死活就别怪我了。”石飞说这话,手中长刀挑在了完好营帐的帐篷上,手中用力,巨大的帐篷被石飞从地上挑了起来,砸在了紫皮士兵的头顶上。

    石飞将长刀丢在地上,连弩已经泼洒着弩矢飞了出去。

    “阿三,点火。”

    得到主人命令的阿三,从地上捡起一根正在燃烧着的木梁,丢在了帐篷上。战争还可以这么打,一切的一切都让阿三感觉很新奇。

    阿三虽然怀疑,但是自己面前的一个百人队就这么报销了,阿三的嘴角裂开了,也许那一天真的会实现。

    “不要恋战,走。”石飞高声说道,用脚挑起地上的长刀,再次抓在手中,消失在夜幕中。

    “人呢?给我找到他一定将他碎尸万段。”被烧得脸上变了形的魔罗从火中爬了出来,歇斯底里的嘶喊着。而此时,石飞和黄皮就趴在刚刚被掀起的营帐中,静静的观察着。

    冲天的火光照亮了夜空,黑暗的背影下两个藏起来的人谁也没有发现。

    “这就叫灯下黑。我告诉你,当初我当兵的时候,在敌人的老窝里藏了一个星期都没人发现。”石飞有些兴奋的小声对阿三说道。

    阿三看向石飞的眼神愈发的崇拜了,自己二人就在紫皮人的眼下,可是竟然没人发现自己。主人实在是太厉害了。

    “我给你说的每一句话,你看到的每一个场景都要记住。做奴隶活着,还是为自由而战你自己选择。”石飞嘱咐着阿三。

    话音刚落,石飞一个纵跃,身子出现在了篝火旁边,长刀插入到篝火底部,将燃烧着的篝火一下子挑灭了大半。

    “人呢?谁把火灭了。”

    “往东面跑了。”石飞怪叫一声,拉着已经被烟灰摸得看不清黄色的阿三,作势往东追去。

    “追,谁杀了他,我赏赐一百个奴隶。”黑暗中魔罗高声喊道。

    “准备好了吗?”石飞看了阿三一眼。

    “放!”两人半跪在地上,连弩从紫皮士兵的背后飞了出去,落点在紫皮的背上。每只弩匣可以装填三十支弩矢,石飞的三十支弩矢全部命中,而阿三的就要逊色一些,只射中了十三四支。

    “跑!”石飞大喝一声,身形骤起。再次躲藏到一个正燃烧着的营帐中。阿三后发先至,和石飞几乎同时跳到了营帐里,气喘吁吁的对着石飞伸出了大拇指。

    “精彩的还在后面呢。”石飞也不解释,找了一根身子拴在了营帐的柱子上。从地上站了起来,说道:“阿三,快走。”

    营帐内两个人的身影一晃而过。

    “在营帐里,杀啊。”在魔罗的利益刺激之下,紫皮不管不顾的冲进了正燃烧着火焰的帐篷。爬出营帐的石飞拉动了绳子,阿三虽然不明白,但是也伸手帮着石飞拉起了身子。

    “哄……”的一声,帐篷失去了顶梁柱的支撑,倒了下去。

    “可以啊。”石飞赞许的说道,再次拉着阿三消失在了夜色与火光中。

    无所不用的战术,彻底的让阿三颠覆了对战争的理解。两个人好像夜枭一样,忽东忽西。将万人的士卒悄无声息的打散,消灭。

    每一次火焰升起,都会带走大片的士兵性命。若是石飞狠下心来将营帐全部引燃,这些士兵将一个不剩。可石飞仅存的一丝理智将石飞嗜血的杀气泯灭。

    饶是如此,半夜下来,活下来的紫皮士兵已经十去其七。魔罗满身是血的看着已经彻底成为历史的营地,留下了懊恼的泪水。

    “走。”带着一丝不甘,魔罗将残存的士卒收编。

    士气尽丧的紫皮精锐,垂头丧气的向着南方走去,而在他们身后不远,两双眼睛已经盯上了魔罗的队伍。百度一下“仙技变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