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九章 七彩斑斓鹿
    喋血城,城如其名。是紫衣国最靠近常春国的一个小型城池。每年死在喋血城的人数以百万计,今天落在紫衣国的手中,明天就有可能落在常春国的手中。五颜六色的血迹经久不衰的浸泡着城池,就连护城河中的河水都是血色。

    连年征战,这里的普通百姓早已没了踪迹,而升任到这里的城主,要么迅速的积攒奴隶,成为侯爵远离战场;要么死在常春国的战刀之下,成为城下亡魂。这里每年都会出现很多的侯爵,但是也会有更多的伯爵命丧喋血城。

    罗修带着自己的奴隶,和石飞主仆二人前来辅仁,正好赶山连绵阴雨,战事稍有停歇。雨水洗刷着地上的血迹,却洗不去喋血城的杀气与怨气。

    “绝空大师在就好了,超度亡魂的功德非他莫属。”石飞满是怀念的说道。

    “慎言,慎言。”罗修打了一个手势,示意着石飞。

    “见过喋血城战死的英灵。”罗修煞有其事的躬身对着喋血城已经伤痕累累的城池说道。

    “来者何人?”城墙上全副武装的紫皮守卫目光不善的大声问道。

    “新任城主罗修,前来赴任。”罗修掏出自己的城主印和伯爵印放在了守军落下的小筐子中。

    “开城门!”

    “开城门!”

    繁琐的比对之后,罗修一行被带进了喋血城。城内一片狼藉,包裹着纱布的紫皮在不能遮风挡雨的破屋子里挤着。罗修一行被带到了城内唯一一套完好无损的院子,城主府。装饰的奢华无比的城主府内灯火辉煌,空空如也。

    “让受伤的战士都进来休息吧。”罗修脸上有些愤怒,但是他知道,这个世界就是这个样子。贵族就是贵族,战士就是战士。不允许有一丁点的僭越。

    “我等见过伯爵大人。”安置妥当的众人刚一进城主府大厅,十几个衣着华丽的人从摆满佳肴的小桌后面站了起来。

    “诸位同为紫衣国授爵之人,不必多礼。”罗修一一回礼,坐在了城主的位子上。

    “本城主初来乍到,对于城中诸多事务知之不详,还请诸位大人有时间多来城主府坐坐,和我谈一谈,来,来,来,近日连绵阴雨,常春国断然不敢来犯,我等不醉不归。”罗修举起酒杯,一边说着场面上的客套话。

    “城主大人,小人有一事,不值当讲不当讲。”坐在左边下首的一个黑袍紫皮站起来说道。

    “但说无妨。”罗修摆了摆手,示意紫皮坐下说。

    “我紫衣国国王再有三个月就要过寿了,今日听闻极北之地出现了七彩斑斓鹿,我等以为此乃瑞兽,如若城主大人能派人捉住献与国王,我喋血城必可得到援兵。”

    罗修也就是周正明本就以占卜之术闻名,对于黑衣紫皮的言语和隐藏极深的眼神一眼就看穿了。这摆明了就是不想让罗修安稳的做这个城主。怪不得关于紫衣国的野史中记载,边关城池失守,大部分都是因为城主镇不住领军将领。

    领军将领虽然掌握军权却受城主节制,如此一来,将领与城主不和哪里还有不丢城池的道理。怪不得连年战事,就是这各怀鬼胎的小心思,没灭族亡种就不错了。不过在这无冬大陆,大哥不笑二哥,各个国家都是这种情况。今天你们不和我打过去了,明天我们不和你又打过来了。

    就这样,连年的征战在繁育如此之快的无冬大陆都有些出生的赶不上死亡的了。这几年各个国家都在尽量控制战事,要不然各国的士兵都捉襟见肘了,还谈什么开疆拓土。

    罗修在华夏做的可是两头截胡的生意,既然有人提出来了,那么照做就是了。当下对着西方遥遥一拜,脸色一变说道:“不知将军以为,派何人去为好啊?”

    “我听闻城主身后这个异族人能征惯战,在嗜血镇连杀三百飞禽奴隶,想必可以担此重任。”黑袍紫皮略一思索说道。

    没等罗修表态,黑袍紫皮有开口说道:“如此人前去,我愿给与一千精练士卒。”

    “我等皆愿献上精练士卒。”黑袍紫皮说完,底下坐着的紫皮纷纷开口说道。

    这一刻什么需要援兵都成了借口,目的只有一个削弱罗修这个城主。大家伙在战场上厮杀,你拿奴隶,哪有这么好的事。识相的赶紧去寻找传闻中的七彩斑斓鹿,不识相就一点点分化你的人马,让你死在战场上。

    “哦,诸位不是说缺兵吗?为何还能弄出这数万精练士卒?当我罗修是那些纨绔贵族吗?我可是从战场上厮杀出来的爵位。”罗修面色一变,腰中配件“锵”的一声拔了出来,三只眼睛怒视着在场的贵族将军。

    “唉,城主大人,既然是国王陛下寿诞,我等自然要献上礼物。”石飞满怀深意的看向了罗修,一只手将罗修的配件不着痕迹的送入剑鞘。

    罗修读懂了石飞的眼神,石飞想要他在这里立足,早日结束这该死的战乱。蒙蔽的天机,罗修看向石飞只得到这么五个字。

    “既然诸位将军抬爱,那我就领下这份功劳了。”石飞双手抱拳,说道。

    “哼,不知死活。”原本以为阴谋失败的紫皮贵族心里刚有些失望,可是石飞的话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虽然心里骂着石飞不知死活,嘴里却恭维着石飞。眼中闪烁的眼神被石飞一一记在了心里。这样的种族,留着到底是好是坏,石飞不知道,但是他却知道无辜的普通人死的实在是太多了。

    “我这里有极北之地的地图赠与这位英雄。”

    “我这里有极北之地御寒之物赠与英雄。”

    如果是不明真相的人,会生出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慨,可是当事人石飞看到的却全是虚情假意。如果有朝一日能够回到华夏,石飞一定会让曾二来教化这一群愚昧,贪婪,无知又自私的异族人。

    酒宴不欢而散,周正明不知道石飞为什么去极北之地,但是两人交情不深,也不好过多的劝说什么,但是石飞却一再叮嘱周正明,莫要忘了本心。连日的杀戮,石飞每每想起都感觉自己被不知名的戾气给控制着,要不是心智够坚定,恐怕那些死掉的飞禽都变成了肉泥。

    石飞不止一次的生出一种错觉,杀戮时候的感觉就像被巳午阴火控制的时候一样,嗜血,好杀。

    喋血城外,数以万计的精练紫皮士兵顶着阴绵的细雨,或手持长戟,或手持短刀巨盾,或腰悬连弩簇拥着一辆豪华四只雪白兔子拉着的豪华车辆。

    “一路保重,事不可为就立刻回来,这里我守得住。”罗修对石飞说着只有两人才能明白的话,目送着石飞和他唯一的奴隶北上。

    在紫衣国的地界还算太平,但也是战火四起,狼烟遍地,残肢断臂胡乱的丢在地上。所过之处凄惨景象触目惊心。

    “你看了什么感觉?”石飞对着被自己硬拉上车子的黄皮问道。

    “回主人,我,我习惯了。”黄皮不知道石飞为什么会这么问,但是被打上了奴隶印记的他还是老实的回答着。

    “如果是我死掉呢?”石飞看着老实的黄皮,忽然来了兴致。

    “换一个主人,继续做奴隶。”黄皮噤若寒蝉的说道,目光有些躲闪不敢直视石飞。

    “你忘了我们再擂台上说的话了吗?”石飞并没有责备黄皮,反而和声细语的说道。

    黄皮似乎陷入了沉思,呢喃着:“我没忘,可是,主人,您真的出现了意外,我,我一个奴隶拿什么去抗争。”

    石飞看着黄皮迷茫的神色,缓缓说道:“在我们的世界,很早以前也有一个奴隶。我们那个世界的奴隶主比你们这些奴隶主还要贪婪,奴隶们吃不饱饭,穿不暖衣,而且还经常被鞭打,甚至一个不慎都要掉了脑袋,我说的这个奴隶就在一个这样的奴隶主手底下做奴隶,你猜他最后怎么样了?”

    石飞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合适的讲故事的人,但是为了改变黄皮灵魂深处的奴性,石飞尝试着讲着斯巴达克的故事。石飞讲的晦涩,而且很多的缺陷,但黄皮却听得津津有味。

    当石飞说道斯巴达克举起兵器反抗的时候,黄皮的眼中满是向往,当石飞讲到斯巴达克受伤的时候,黄皮默默的跪坐在车厢的角落里流泪。

    任何的说教都不是一蹴而就的,石飞需要的是潜移默化,而黄皮的种种表现证明无冬大陆的人也希望和平,更渴望自由。而不是整天伺候贵族的衣食起居。

    石飞的故事讲完了,而黄皮已经呆住了。这是多么伟大的事迹,一个奴隶,为了自由,而不是为了填饱肚子,混吃等死的活着。黄皮甚至对着石飞说道:“就算斯巴达克失败了,他也是奴隶的灵魂,今天倒下了一个斯巴达克,明天就会有更多的斯巴达克站起来。”

    望着黄皮的变化,石飞的嘴角挂起了笑容。

    意识到石飞表情的微妙变化,黄皮有些不知所措的摸了摸后脑勺,有些胆怯的看着石飞。

    石飞并没有责怪黄皮,而是又为黄皮讲了华夏的开国历史。面对着诸多的列强,华夏儿女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让黄皮哭的一塌糊涂。而石飞和黄皮都没有发现的是黄皮身上的颜色变淡了,灵魂深处的奴隶印记也在慢慢的一点点的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