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六章 害人与害人
    擂台外围很多的连胜三场的奴隶讨好般的像各自未来的主人汇报着各自的收获,只有石飞孤独的依在墙角里小憩。

    吃罢了主办方镇长子爵置办的午饭之后,石飞昂首向擂台走去。他不知道一场针对性的比赛开始了。

    上午的比试刷掉了将近一半的人,擂台也分成了两种,一种是原来大小的擂台,一种是之前两倍大的擂台。

    为了节约时间,没有参加完连胜三场的奴隶继续在小擂台上比试,而取得了连胜的奴隶则被带到了大擂台上,开始了新的比赛。

    “不是一直都是三连胜吗?”裁判刚刚说完,就有几个奴隶不满的吵了起来。

    “嗖,嗖……”一连数声弩矢擦着石飞的鼻梁飞了过去,将有不同意见的人直接射杀在地上。

    “有意见可以说,我们欢迎提出意见的奴隶。”宣布比赛规则的紫皮人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静下来的奴隶,嗜血的光芒一闪而过。

    “五连胜,谁还有意见?”紫皮人有些期待的看着奴隶们,可是现在已经没有了意见。

    “比赛开始吧,时间三分钟,消极比赛者杀。”紫皮人满怀深意的看了石飞一眼,可是迎接他的却是古井不波的眼神。

    重新分组之后,石飞上了第一个擂台。有了时间限制,石飞也就失去了深入了解对手的机会。

    一个八只脚的大狗,耷拉着舌头走上了擂台。贪婪的看着石飞。

    “你害死了我兄弟?”八脚狗的话让石飞摸不着头脑,可是石飞是什么人,短暂的失神之后,回过了头,仔细的看着对面的八脚狗。

    这支八脚狗和苟不吝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要不是声音更显粗野,石飞甚至怀疑苟不吝根本没有死。

    “没错,就是我。”看出了事情关键的石飞打定主意不再留手。这些人虽然力量或者速度都很出众,可是平均素质却比石飞差远了,尤其是石飞对于战机的把握,擂台中的每一个动作都是下意识的完成的,长期的战场经验培养出了肌肉的记忆。

    而这些即将沦为奴隶的人,虽然久经战场却是只知道凭借着自己的优势碾压,一旦优势不在了,死期也就到了。

    “咬我吧。”石飞挑衅着八脚狗,一边从武器架上取出一根木棍。

    “我的家乡有一种神奇的棍法,因为总是有一些狗不识好歹祸害家里蓄养的家禽,于是就有人创造出了这一套棍法,棍法的名字叫做打狗棍。”石飞说着,将木棍横握在手中,戏虐的看着八脚狗。

    “哼,只知道逞口舌之利的人类,看狗爷不要死你。”八脚狗八只脚飞快的奔跑起来,速度比起黄皮还要胜一筹。

    “好快的速度。”闭上双眼感受着空气的波动,八脚狗的速度带动的风声很轻,这只能说明两个问题,要么速度快的风声没有响起来八脚狗已经过去了,要么就是八脚狗的速度极慢,慢到根本带动不了气流的碰撞。

    而眼前的八脚狗明显不是后者,而是速度快的连空气都不惊扰就已经换了地方,这种方法就像石飞之前抓住巳午阴火的手段,石飞自然不会轻视八脚狗,而现在则更加的重视起了八脚狗。

    声音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微不可闻的声音让石飞疲于招架。石飞的肩头已经被八脚狗咬下了一块肉,血淋淋的肩膀上鲜血四溅。

    杀招,死口。这就是石飞的感觉。而八脚狗狗腿上系着的明显是灰色的识别带,一想到上午灰亚和魔罗有说有笑的样子,石飞便明白过来。

    这比赛看似公平,终归是这些贵族说了算,如果是紫色识别带石飞或许不会想这么多,可眼前的灰色识别带由不得石飞不多想。

    “魔罗,去死吧。”石飞大声嘶喊着,一棍抽出,棍子正抽中飞扑过来的八脚狗狗肚子上。石飞手中的木棍再一次提起,一次一次的落下。他喊得虽然被铺天盖地的声音掩盖了,可是他的眼神却让魔罗不寒而栗。

    “你死定了。”读懂了石飞眼神的魔罗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后背上冷汗直流。如果不是顾忌自己的贵族形象,他早就驱使着自己的奴隶上台将石飞杀掉了。

    石飞将已经血肉模糊的八脚狗狗嘴掰开,拿出自己肩头上被咬下了的肉,冷冷的看着魔罗,大口的咀嚼着。血液在石飞的嘴角流出,说不出的狰狞。

    “再来啊。”吃完自己掉下来的肉,石飞面无表情的看着擂台下站着的诸多系着灰色识别带的奴隶,冷冷的说道。

    “系着这个袋子的杂碎,来啊。”

    “妈的,你们这群孬种,活该你们是奴隶。”

    石飞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渍,原本就狰狞的面孔直接变成了来自地狱的修罗。一双嗜血的眼睛注视着每一个系着灰色识别带的奴隶。

    “嗖……”一只弩矢擦着鼻梁飞了过去,却被石飞的右手抓在了手中。

    “你他妈的再放一次冷箭试试。”怒不可遏的石飞甩手将弩箭丢了出去,直接落在了守卫的脚边。如此凶狠的奴隶将守卫吓了一跳。

    “你,你他妈找死啊。”守卫装着胆子说道。

    “我找死,怎么着,你和我来打啊。”

    “你这下贱的奴隶,不要影响比赛。”守卫不知道脑子里想的什么,目光有些躲闪。现在再说这场比赛没有猫腻就说不过去了。

    单打独斗,这些人或许不是石飞的对手。但是一窝蜂的一拥而上石飞只能是身死道消。所以石飞决定忍着,忍着。曾经在皑皑白雪中潜伏了七天七夜的特种兵石飞回来了,现在这点怒火根本算不得什么。

    见石飞情绪冷静下来,一号擂台的比赛继续开始了。这一次走上来的是石飞之前看到的三米高的山羊。

    这山羊名叫烈火羊,来自常夏国的极热沙漠之中。耐力极强,而且能从角中喷吐出风沙与火毒。是目前石飞遇到的最棘手的对手,也是最贴近术修者的对手。

    “火土双修烈火羊羊本,请赐教。”烈火羊人立而起,两只前脚搭在一起对石飞行了一礼。

    “石飞,请赐教。”难得遇到一个不会上来就喊打喊杀的奴隶,石飞也乐得和羊本闲聊一番。在锣声没想起之前或者双方没动手之前,比赛不算开始。

    “你也是奴隶?”石飞有些疑惑的说道,因为就目前看来,石飞还没有在斗兽场中发现有这种级别的存在,如果都是这种级别的存在,石飞也就不用打了。

    “啊,奴隶?不是啊,是有人告诉我这里可以打架我才来的啊。”烈火羊显然被石飞的话给吓到了,奴隶这个词虽然意味着衣食无忧,可是谁愿意做奴隶啊,何况凭借烈火羊的手段,再不济也是打手一级的存在。

    “哎,道友,你被坑了,你现在参加的是奴隶的比赛。”石飞表情有些凝重,好像很替烈火羊惋惜。

    烈火羊显然被石飞的真诚给欺骗了,头也不回的大步流星想观测台走去,而目标正是和魔罗相言甚欢的灰亚。

    石飞静静地看着走出去的烈火羊,心情一瞬间竟然好了起来。虽然烈火羊会死,但是这个世界上,只要自己不死,有什么不能放弃的呢。而令石飞没想到的是,烈火羊之死竟成为了石飞的心魔,在后来的修行中几乎断送了石飞的性命。

    烈火羊大步流星的冲上了观测台,两只山羊角中一只喷着熊熊烈火,一只喷吐着呼啸的狂风。火借风势,风助火威。这史上最强的一对搭档联起手来冲上了观测台。

    “你骗我,你骗我……”

    烈火点燃了观测台上的易燃物,风沙骤起,火毒肆虐。

    “救火,救火。比赛中止。”工作人员看到突发情况当即决定终止比赛,将所有的奴隶派上去救火。

    “你,等着。”石飞擂台边上的守卫急匆匆的走过石飞的身边,怒气冲冲的说道,显然石飞这个奴隶唆使烈火羊攻击贵族的对话被他听到了。

    “哼……”石飞急走两步一不做二不休,一只手扣住紫皮的肩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捅进了紫皮守卫的腰间。

    看不清颜色的血液从腰间流出来,石飞假意关切的询问着,搀扶着守卫的尸体走进了起火点,参与救火。火势很大,已经有人死在了火海之中。魔罗与灰亚正被暴怒的烈火羊疯狂的追逐着,所过之处烈火焚天。

    而石飞趁人不注意一把将紫皮守卫推进了火海,待火势蔓延了紫皮的身体,石飞才一幅沮丧的将守卫拖了出来,大声的哀嚎着。

    而此时的烈火羊已经被诸多赶来的守卫给围困在了原地,弩矢形成箭雨,覆盖了烈火羊周围五米的所有范围。

    强大的烈火羊,努力的调动全身的火气机焚烧着铺天盖地的弩矢,可惜弩矢实在是太多了,当第一只弩矢射中烈火羊的时候,烈火羊还勉强可以继续战斗,但是当第二支,第三支,第无数支弩矢射中烈火羊的时候,烈火羊悲鸣着,带着不甘,倒在了弩矢之中。而在倒地之前,欣慰的看向石飞的眼神,成为了石飞修行路上的梦魇。

    心惊胆战的灰亚和魔罗并不知道这只是石飞报复的开始,而惊魂未定的二人看着已经乱做一团的斗兽场,悻悻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