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四章 秒杀红皮
    半个月的时间里,石飞被海水泡的发白的身体,恢复了正常,而嗜血镇的奴隶大赛也终于定出了好日子。

    石飞本就是伯衣族送给镇中贵族魔罗家族的奴隶,这一日石飞所在的笼子被装上了一辆车,石飞不知道拉车的是什么动物,但是石飞却感觉到了那动物飞快的速度和跳跃式前进的步伐。

    魔罗家族是嗜血镇的中等家族,也是嗜血镇诸多男爵中的一位,这一次魔罗家族的族长魔罗从封地中的各个村落里搜集了大量的奴隶,伯衣族是最后一个送来的。

    魔罗的脸上有些得意,这一次只要奴隶大赛中活下来三分之一的奴隶,魔罗家族就可以晋升为子爵,成为嗜血镇的下一任镇长,而这个日子已经不远了。按照规矩,奴隶大赛结束第三天,如果有新晋子爵出现,那么原来的镇长就会改变封地,而魔罗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坐在镇长的位子上了。

    “男爵,哦,不,魔罗子爵,以后伯衣族就要靠您的照顾了。”伯衣族的族长面色有些难堪,毕竟魔罗封地中就他们伯衣族送来了一个奴隶。

    “好说好说,只要你送来的奴隶不死,我就保你们伯衣族不上战场。”魔罗皮笑肉不笑饶有兴致的看着车上的铁笼子说道。

    “打开吧,让我看看你带来了什么好货色。”魔罗没有说后半句话,但是伯衣族的族长也知道一旦这个奴隶死了,伯衣族也就不存在了。

    带着沮丧,伯衣族族长打开了铁笼子,黑头发,黄皮肤的石飞被刺眼的阳光照射的睁不开眼,适应了半天才看到自己身前出现过的伯衣族张和一个陌生的男子。

    “就这货色?你糊弄我呢?”当石飞睁开眼的瞬间,魔罗已经发作了。

    “摩罗大人,这个奴隶你别看长得怪异,可是我一枪都没有将他刺死,而且这么多天他一直在笼子里根本没有救治,你看看他现在哪里还有受伤的样子。”伯衣族长好像推销商品一样,我的货不好看但是好用啊。

    “哦,这么说来,还是个好东西。他嘴里叼的什么?还能吐烟,是不是妖怪?你想害死我不成?”魔罗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不知道害怕的石飞反而有些不自在起来。

    “回摩罗大人,此物为香烟,抽一口赛神仙。”看守石飞的老兵慌忙说道。

    “还有这好东西,一个奴隶凭什么抽这种东西?给我抢过来。”魔罗颐指气使的说道,丝毫没在意石飞看他的眼色。

    给这么个垃圾当奴隶,石飞也是醉了。

    “等等,我现在只是候补奴隶,而且只要我夺得第一名可就是自由身了,你凭什么抢我的东西。”石飞就是别人敬他什么都好说,可是你这要打要杀,可就是作死了。骨子里的高傲不允许石飞低头,哪怕有可能沦为魔罗的奴隶。

    “哼,好大的口气,你最好不要成为我的奴隶,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魔罗没想到一个候补奴隶竟然敢这么大言不惭的顶撞自己,反而被石飞的一脸严肃给逗笑了。

    一个从没见过的怪异人竟然还想着通过奴隶大赛获得自由身,就这小身板,魔罗不敢想下去,反正奴隶这么多,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死在斗兽场上更好。

    魔罗一心想要置石飞于死地,当即令人将石飞关押了起来,吃喝全断。却不知石飞有自己的后勤仓库,吃的东西很多,淡水在这些日子里也换了不少,足够支撑到奴隶大赛了。

    看着坐上车,恭恭敬敬辞别魔罗的伯衣族人,石飞此发现拉车的竟然是一只巨大的兔子,这兔子比石飞见过的最大的马还要壮实很多,比狮蝎兽还要大一圈。

    “真他妈是一个神奇的世界。”石飞嘀咕着,任由身后的守卫将自己关押进了漆黑的笼子中。

    “嗨,伙计,新来的。”视线忽然变暗,石飞的身后一个声音响起。

    “啊,怎么了?”

    “有吃的吗?这家主人实在是太可恶了。”昏暗的视线里,一个饿得已经没什么力气的紫皮人说道。

    “你个紫衣国的人还当奴隶?”石飞不解的问道。

    “我,我被抓了逃兵,有吃的吗?”

    一包干脆面让紫皮吃的泪流满面,毕恭毕敬的站在石飞的下首,回答着石飞提出的各种常识问题。

    紫皮的回答让石飞彻底的认清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上普通的居民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要么你就上战场,要么拿出奴隶来。可获得奴隶的途径只能是在战场上得到,伯衣族得到石飞这个奴隶完全是运气。

    在统治者如此高压的统治下,石飞面前的紫皮做了逃兵,倒是让石飞察觉到了一丝趣味。来之前按照两个看守自己的紫皮的说法,这逃兵最可耻。可面前的紫皮竟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说说,为啥当逃兵。”石飞饶有兴致的看着紫皮。

    “这仗打来打去的什么意思?家里那么多老婆孩子等着养,鬼才愿意当兵上战场。”

    “你多少老婆,孩子?”

    “十八个老婆,孩子大概有一百多吧,谁知道啊。”逃兵紫皮一脸的自豪。

    “在我们族里我可是最勇敢的勇士,还不是得罪了小人被抓了当兵,等我拿了第一,获得了自由身,回去我非弄死他不可。”逃兵紫皮咬牙切齿的说道,就在石飞想与他一起伤感的时候,逃兵紫皮又说道:“我要收了他所有的老婆,让他的子孙给我当奴隶,我就能成为男爵了,当兵,去他妈的吧。”

    逃兵的话让石飞意识到这个世界比术修界还要残酷,除了每天都在发生的战争还有这自己子民每天的不停相互坑,这整个一个大坑。可现在跳进来了,只能是找到回去的办法,离开这个没有丝毫道德观念的大陆。

    “如果曾二在就好了,教化这些紫皮肯定功德无量。”石飞会心一笑,不在说话。

    三天,没有人给石飞所在的笼子里送来一点饭食,紫皮逃兵在石飞的施舍之下每天吃的嘴里流油,大哥大哥的叫着。

    这一日,石飞和紫皮逃兵被带了出去,被紫皮人用鞭子抽打着汇入到一个队伍中。队伍里有人有兽。黄的耀眼的人,黑的鲜艳的,红的扎眼的;两条腿的狮子,八条腿的狗,三米高的羊。

    “兄弟,贵姓。”一只八条腿的狗对着身边的石飞说道。

    “免贵姓曾名二。”

    “曾兄,在下苟不吝。”狗头贴着石飞的脸,一只爪子搭在石飞的肩上。

    “别他妈废话,说你呢。”一个紫皮用鞭子抽打着搭在石飞肩上的爪子。

    “奶奶的,我是苟不吝,再抽老子咬死你。”苟不吝狗头转动,一双狗眼恶狠狠的看着紫皮。

    “兄弟,别太把紫衣国的牲口当回事,咱们做奴隶是为了吃饱肚子,可不是来挨打的。”一只爪子继续拍打着石飞,好似在安慰石飞。

    石飞从震惊中醒转过来,发现自己竟然和一只八条腿的狗勾肩搭背。

    “都他妈给老子听好了,再敢和这只狗一样呱噪,这就是下场。”队伍正前方,一个抱着巨大手弩的紫皮人眼睛都不眨的抬手就是一弩,苟不吝嗷嗷的惨叫着死在了石飞的身边。紫皮顺带威慑的看了石飞一眼,收回手弩。

    队伍安静了下来,被几个紫皮人押着往镇子中的斗兽场走去。

    这一次来参加比赛的有十几个规模不一的家族,魔罗家族的奴隶最多,而魔罗正趾高气昂的站在观测台上看着自己的奴隶,虽然连北方的动物都有,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只要是成了镇长,魔罗家族就是这嗜血镇的霸主了。

    斗兽场中不下百个擂台,分配了编号的后备奴隶们来到了各自的擂台边。魔罗家族的后备奴隶统一在胳膊上或者爪子上或者翅膀上系着一个黑色带子,用来区别身份。

    石飞拿着八号号码牌来到了八号擂台,率先走进了擂台。

    迎面走上来的是一个和石飞个头差不多的红皮人,四只耳朵,两只手。红皮人走到擂台边的武器架上取出一把流星锤,轻蔑的看了石飞一眼,将流星锤踩在脚下。

    “比赛规则,连胜三场者,晋级。”这就意味着比赛一开始是车轮战,而面对数万的奴隶,这无疑是挑选精壮奴隶的最好手段。

    “小子,认输你还能活命,不认输只能死。”红皮不屑的说着,将手中的流星锤一遍又一遍的落在地上,传来咚咚的响声。

    石飞也不答话,依旧傲然而立。现在彼此都不了解,谁先动谁先死。石飞更是以静制动,仔细的观察者红皮的一举一动。红皮的呼吸有些变得急促,明显为了恐吓对手,红皮选择了一个并不合手的兵器。沉重的流星锤一下下的砸在擂台上,除了与擂台发生的碰撞声就剩下红皮急促的呼吸声。

    石飞瞅准红皮调整呼吸的瞬间,人如闪电一般窜了出来,双手抱住了红皮的腰际。

    “你,妈的,给我松开。”红皮没想到石飞竟然这么快的速度,双手松开已是累赘的流星锤,掐住石飞的手腕想要搬开卡在自己腰际的双手。

    “起……”石飞爆喝一声,一记四两拨千斤,将男子的双手拨开,轻轻一个后跃,不等身形立稳,一记寸拳打在了红皮的腰上。

    “咔咔……”骨头断裂的声音伴随着红皮的惨叫声响彻全场。

    “这么狠。”魔罗听到惨叫声循声望去,看着已经趴在地上起不来的红皮,目光有些打怵的看向了石飞,尤其是想到石飞面对自己都不曾打怵的眼神,魔罗一阵后怕。红皮是常夏国的人,这个国家在武力上比紫衣国要强,可是现在却被石飞给废了。

    魔罗想的什么,石飞不知道,而是回到擂台的一角静静的等待着下一个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