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三章 奴隶大赛
    怀揣着造反梦想的石飞开始在笼子中恢复着已经被海水腌制的可以直接烧烤的肉体,石飞庆幸碰到的不是食人族,否则这会儿石飞不知道已经化成了那坨屎。

    “兄弟,我可是听族长家的大儿子说摩罗大人要带着奴隶去参加奴隶比赛,要是谁献上一个奴隶,摩罗大人重重有赏啊。”笼子外紫皮怪人断断续续的话传到了石飞的耳朵里。

    “谁说不是呢,可,可咱们族长弄得这小怪物,你看看那瘦的跟木棍似的,连兔子尿都闻不出来的一个傻瓜。也就是应付差事,好事落不到咱们头上。”另一个紫皮怪人有些失落的说道,不过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大笑起来。

    “看来是准备把我献出去,先要点条件再说。”石飞心中打着如意算盘,一边琢磨着该如何从这两个紫皮怪人口中套取信息,他不相信所有的紫皮怪人都能读懂别人的思想。石飞想的不错,能读懂其他动物思维的紫皮怪人还真不多。

    “喂,紫皮,给老子说说,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石飞在笼子中坐直了身体,大声说道。

    猛然发出的声音将两个看守石飞的紫皮吓了一跳,心中想到,“这他妈奴隶这么嚣张,不行,要收拾他。”

    “哐哐哐……”铁棍敲打在笼子上,笼子里的石飞被震得差点魂飞魄散。

    “老子有好东西。”石飞的意识沉入到猬甲金梭中,这也是他带来的唯一的一件东西,就连戊己土,甲乙木,庚辛金都被石飞交给了季成乾。

    一支香烟在笼子中点燃,烟味没过多大功夫就灌满了密不透风的铁笼子,顺着笼子上的透气的小孔飘了出去。

    要说石飞这家伙也是特殊,一支烤烟型香烟被他一颗接一颗的点燃,飘出的烟味刺激着紫皮怪人的嗅觉。

    “这,挺香啊。”

    “小心,说不定这是什么妖法。”

    “怕啥,他都被困在笼子里了,还怕他跑了?”

    “也对,别说,这味还真不错。”两个紫皮一人一个小孔贪婪的吸允着笼子里冒出来的香烟味。

    “滋啦。”石飞看着被堵死的小孔,又点燃了一根香烟,两根燃烧着的香烟迅速的借着打火机微弱的光芒插在了小孔中,直接插在了紫皮的鼻孔里。

    “还真是妖法,烫死我了。”

    “谁说不是呢,这家伙,收拾他。”两个紫皮忍受着香烟的诱惑,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鼻子上黏住的香烟,也不敢乱动,铁棍又一次敲打在铁笼子上。

    “两个夯货,把烟放在嘴里,吸一口。”被震得鼓膜都要破了的石飞大声骂道。

    “哦,哦。”两个紫皮已经被香烟诱惑的几乎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哪里还有心思考虑石飞是不是用了什么妖术,当下取出对方鼻孔里的香烟,放在嘴上深深地吸了一口。

    “咳咳……真他妈舒服。”一个紫皮坐在地上不吝的赞美道。

    “是啊,小子,还有吗?再来点。”

    “有,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如果我满意,可以考虑送你们,要知道这可是连天上神仙都想要的东西。天上有一句话叫做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

    “这里是无冬大陆啊,你脑子傻了吧。”

    “废话,我知道这里是无冬大陆,给我介绍介绍这里的情况。”

    “哦,你早说啊。再拿一根这个烟来。”

    无冬大陆,因为只有三个季节,春,夏,秋三个季节,而没有冬季。原本叫朱雀秘境,后来人们叫着叫着就叫成了无冬大陆。

    无冬大陆有五个国家,分别是紫衣国,也就是紫皮所在的国家;因为紫衣国的地理位置处于无冬大陆的正中央,这是紫皮一直自诩自己种族是无冬大陆最聪慧的种族的一个原因。

    而无冬大陆的东面是一年四季如春的常春国,南面是常年盛夏的常夏国,西面是一年三季如秋的常秋国,而大陆的北面则是不毛之地,经年积雪,没有人存在的荒芜之地。在无冬大陆所有国家中只有紫衣国一年之中会有季节交替,所以才有了紫皮人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无冬大陆好武成风,每年都会发生战争,就算没有战争也是在前往战场的路上。紫衣国因为有了季节交替,粮食的种植就有了多样性,在这蛮荒之地,紫衣国无疑是最富庶的国家,而富庶的国家总会找来周边国家的嫉恨。

    每年三国与紫衣国交界处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战场上,可是紫衣国底子实在是太厚了,在紫皮嘴中石飞听到了一个信息,自大陆存在以来,战争就没有间断过,而且紫衣国没有丢失过一寸土地。这里的人类繁衍特别快,而且寿命出奇的长。几乎四五岁的紫皮人就已经当上了父亲,外边守着石飞的紫皮更是当上了太爷爷。

    得到了石飞的恩惠,两个紫皮的戒心也降了下来,就差没有把紫衣国的军机要事告诉石飞。石飞现在所处的位置是紫衣国靠近常秋国的一个名为嗜血的小镇子,镇子非常大,大到足以比肩华夏的首都。

    每三年,嗜血镇都会有贵族组织的一场奴隶大赛,活下来的奴隶会得到成为镇中贵族奴隶的机会,而献上奴隶的人更是会得到天大的好处,比如献上奴隶的人是一个普通村民,他会被任命为村长,并且会为这个村子带来三十年不参与战争的权利。

    眼看着比赛的时间就要到了,抓获石飞的伯衣族还没有找到奴隶,就在伯衣族准备从自己的族人中抽出一个男丁去充当奴隶的时候,石飞出现了。

    石飞的出现给伯衣族带来了曙光,就算石飞死在奴隶大赛中,最起码保住了伯衣族的一名勇士,而万一石飞能获得一点成绩,甚至成为镇中贵族的奴隶,那么伯衣族就会迎来三十年的和平。

    长年累月的战争,让繁育速度极快的紫衣国人们也消受不起,为了得到合适的奴隶,甚至有的人前往不毛之地寻找野生动物充数,而为了让族人活下去,各个小家族的族长们可以说是苦不堪言。奴隶大赛的时候,拿不出奴隶,整个宗族都要被送上战场。

    石飞的出现让伯衣族看到了希望,所以看管石飞的众人交给了两个有经验的退役老兵,可是在石飞的香烟攻势之下,两个退役老兵把所有的底子都交给了石飞。

    听了两个紫皮的话,石飞皱起了眉头。这奴隶大赛整个就一斗兽场,而且还生死不论。哪怕是弱肉强食的术修界,石飞也不曾看到如此荒诞的场景。奴隶,一个在人类文明中消失了几千年的词汇,竟又一次跳入了石飞的耳朵里。

    现在和普通人没区别的石飞知道想要逃跑是不太可能了,更想不到的是,这里的奴隶竟然是要竞争才能出现,而想要做一个奴隶,还需要在奴隶大赛中有好的表现,之后才能成为奴隶,严格意义上来说,现在的石飞是替补奴隶。

    而石飞唯一的机会就是在奴隶大赛中拔得头筹,以第一的头衔放弃成为奴隶的权利,获得自由身。

    打定了注意的石飞在不大的铁笼子里恢复着身体,而得到了石飞好处的两个老兵也不再故意刁难石飞。紫衣国的伙食确实不错,而且营养非常丰富。只是令石飞猜不透的是,紫衣国中除了紫皮人为什么都热衷于成为奴隶。

    虽然两个紫皮告诉了石飞成为贵族奴隶的诸多好处,可是石飞却不想成为贵族的奴隶,贵族的附庸。紫衣国之所以连年战斗就是因为每年都可以在战场上获得大量的战争奴隶,而这些战争奴隶对于成为紫衣国的奴隶根本就没有任何抵触,反而乐在其中。

    其他三个国家的战士,为了填饱肚子,他们甘愿成为紫衣国贵族的奴隶,而紫衣国衡量贵族的标准就是谁的奴隶多,谁就可以成为贵族。

    拥有一百个奴隶,可以获得一大块封地,获得男爵称号,五百奴隶可以获得一个镇子的封地,获得子爵称号,伯爵则需要三千个奴隶,获得一个小型城市;侯爵需要一万,获得一个中等城市的封地;而公爵则需要十万个奴隶,获得拥有一个大型城市的封地,而且封地中会有三到五个中型城市,小型城市若干,镇子不计其数。

    作为这些人的奴隶,首先是能填饱肚子,虽然吃的和贵族喂狗的东西差不多,但是却可以吃饱。再就是会因为主人的身份而地位有所提升,首先就是不会再被抓去送上战场,而且可以将家中老小接过来,一起沦为奴隶。

    而更让石飞猜不透的就是这些国家竟然允许沦为战争奴隶的士兵接走家人,到紫衣国成为别国的奴隶,石飞绞尽脑汁想了想,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与其自己照顾这个奴隶的一家老小,不如去敌国吃穷他们。石飞没想到自己的想法竟然和三个国家的统治者是一个意思。本来就粮食不多,想走就走吧,我不拦着。而且就算你回来,我都怀疑你的忠心,还不如走了清净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三国国势日渐衰弱,而得到大量人口的紫衣国却日益强大,无奈之下成了现在的三国合力抗衡紫衣国的战局。

    老兵说的很杂乱,石飞的思绪也跟着老兵的话跳过来跳过去,但是最后石飞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所有人都已经厌倦了战争,哪怕成为奴隶,也不想再上战场。这也解释了石飞心中的疑惑,可石飞来这里是历练的,不是来当奴隶的,所以石飞决定一定要在这一次的努力大赛中取得好成绩,获得自由身。百度一下“仙技变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