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二章 无冬大陆
    云端之上,石飞除却做飞机的时候,还是第一次出现在这种高度,而且是没有依托外物。

    “嚯,好高啊。”石飞惊呼一声,之后才发现老者正面不改色的看着自己,眼神中带着一丝认可。

    “道友,我们虽然不曾相见,但是我早已知道你的存在。这一次我对你说的所有话和你看到的所有东西,还请都务必记在心中。”

    “石飞洗耳恭听。”在这个佝偻老人身前,石飞总有一种如岳临渊一般的感觉。即使老者没有任何动作,石飞都感觉到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压抑感。

    “自古华夏便有术修一途,其中有佛修,道修,妖修,灵修和灭绝的巫修,只是没想到巫修一族竟然又出现了,巫妖二族,都出现那就是乱世将至啊。”老者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地面上已经化成人形的夸父族人和狮蝎兽。

    “而在这几个术修路途之外,还有更高深的神修和只有传说中存在的圣修。我就是神修者,而你的修为恐怕是圣修。神修难度是道修也就是仙修难度的百倍,而圣修则是万倍,是神修的万倍,而且所担负的责任更是修仙之人的百倍,万倍。”

    “你不错。不过你现在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道路。我这里有一个有助于你修行的地方,不知道你是否有兴趣。”老者说着,从袍袖中拿出一份羊皮卷轴递给了石飞。

    古老的卷轴,文字是晦涩难懂的甲骨文。石飞勉强可以看懂一些内容。这不仅仅是一份地图,更是一个记载着术修界辛密的卷轴。

    老者和石飞谈了很多,很多,也谈了很长时间,日落月升,月落日升。

    遭遇了浩劫的海角市市民在清理着城市里的垃圾,而石飞等人则在海角市的南端,靠海的位置驻足。

    “以后就拜托您了。”石飞有些不舍的说道,这一番教诲让石飞明白了很多的道理,包括如何去锻造自己的身体,但是也只能是触类旁通,真正的领悟还要石飞自己去才能体会到。

    自废修为的石飞,直接从海角市南端的仗剑崖跳了下去,冰冷的海水打在石飞的脸上,讲他的泪水带走。前来为石飞送行的众人一直守候在海角市的仗剑崖,但凡有靠近者,无论善恶全部杀掉。

    石飞走了,带着诸多的未了之事。依飞阁的重担落在了季成乾和钱妙妙的头上,而化解刘天明心中的仇恨被石飞反复叮嘱。

    海岸线逐渐消失在了石飞的背后,石飞的身影也消失在了仗剑崖的众人目光中。众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收拾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几乎化为人间炼狱的海角市。

    茫茫大海,石飞如撼树蚍蜉,沧海一粟。除了路过的海鸥鸣叫,剩下的只有水声和风声。

    正如来着所说,石飞的路注定不平凡,而毁去一身修为的石飞大有大破大立的趋势。随着离开陆地越来越远,石飞游泳的速度却越来越快。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偶尔浮出水面的石飞忍不住在辽阔的海洋中大声喊叫着,任由海水倒灌进自己的嘴中。

    海角市是华夏最南端的陆地,而之后就是无尽的海岛,珊瑚岛。石飞这次前去的地方是地图上不曾出现的一个海岛,这个海岛有一个奇怪的规律,只有每天太阳靠近海平线的瞬间才会出现,而每一次出现都只会有一刻钟的时间。

    望远镜的镜片被海水打湿了,这已经是石飞第一千多次举起望远镜观察了。石飞入海三十天,老者口中的修炼之地还是没有出现。

    石飞从海中抓起一条手指大小海鱼,直接放进了嘴里。这已经是石飞记不清多少次的动作了;白天石飞拼命的在海中往南游,晚上石飞就找一个小岛活着直接在水中泡上一夜。

    长时间的待在水中,石飞已经全身浮肿了。可是石飞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咬牙坚持着。冰冷的海水拍打在石飞的身上,冰冷刺骨,可石飞已经麻木了,浑然觉不出一丝的疼痛。

    一只海鸥飞过,排泄物精准无比的落在了石飞的嘴里。

    “呸,连你都欺负我。”石飞有气无力的说着,身上的淡水越来越少,眼看着就要没有水源了,石飞只能漫无目的继续游着。

    “该死的,到底什么时候出现。”就在石飞眼神迷离之际,一个虚幻的小岛出现在了石飞的眼前。

    “半个时辰,这么远,再是海市蜃楼我可就要死在了这里。”石飞说着,加快了速度。

    小岛越来越近,在石飞的心算之下,离着一刻钟仅仅还有三秒的时间,石飞爬上了小岛。可就在石飞爬上小岛的瞬间,一阵眩晕出现了,如今只是一个普通人的石飞根本无力抵抗,只能牢牢地抓着地上的几根青草,不让自己被这眩晕感甩走。

    “看,这人好奇怪啊。”

    “是啊,是啊。”

    “兴许是外来生物吧,快去叫族长。”

    迷迷糊糊的石飞听到一阵嘈杂的吵闹之声,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刺眼的阳光让石飞很久才适应。石飞想活动一下僵硬的肢体却发现全身已经被捆绑在了一个木桩上。

    “啊,妖怪啊。”原本围着石飞的众人看到石飞睁开了眼睛,失声尖叫道。

    “你们才是妖怪。”石飞看了看周围一群紫色皮肤,长着四条胳膊,三只眼睛的怪人,在心里嘀咕着。

    “你,你才是妖怪。”众人猛然回头,不满的看向石飞。

    有些诧异的石飞看着紫皮怪物说道“你,你们能够看到我的心中想法?”

    “废话,我们可是无冬大陆最具有智慧的种族,你这妖怪想要做什么?”一个紫皮怪物不屑的看了看石飞。

    “无冬大陆?”石飞没想到老者口中的圣地竟然是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大陆。

    “怎么?怕了吧。我可告诉你,等我们族长来了,就有你受的了。”男子看着眼前的妖怪竟然说着和他们一样的话语,颇有些兴致的和石飞交谈着。

    “族长来了,族长来了。”拥挤的紫皮怪物自动的分开了一条道路,一个三条腿,六只胳膊四只眼的巨大怪物出现在了石飞的眼前。

    “族长,就是这个怪物,这怪物还会说我们的话。”刚刚和石飞相谈甚欢的怪物此时一脸谄媚的走到了族长的身前。

    “恩,身子骨不错,魔罗大人不是说要奴隶吗?正好将他送给魔罗大人,相信魔罗大人一定会很高兴的。”族长拿着一根木棍在石飞的身上按了按,感觉到传回来的力度有些欣喜的说道。

    “带下去严加看管。”紫皮男子屁颠颠的跟着三条腿的族长离开了,留下了一脸懵逼的石飞。魔罗是什么人物石飞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他被打上了奴隶的标签。

    “这他妈什么世道,老子来是来修行的,不是来当奴隶的。”石飞忍不住低声骂道,可想起老者在云端深夜的交谈,石飞便静下了心来,任由事态发展。

    石飞被几个紫皮怪物抬着来到了一个铁笼子中,铁笼子很密实,除了出气的两个小孔之外,就只有一把铁将军把守着。

    铁将军被打开,石飞被丢垃圾一般丢进了铁笼子中。

    “喂,给点水喝。”口渴难耐的石飞忍不住说道。

    “你指使谁呢?你个奴隶。不要以为你给摩罗大人做奴隶就了不起。”守在铁笼子外面的两个紫皮怪物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可告诉你们,我要是渴死了,你们以为魔罗大人会放过你们?你们见过我这样的东西吗?”昏暗中石飞脸色发红的说道。

    指着自己的鼻子说自己是个东西,石飞想想也是没谁了。

    “妈的,事真多,等着。”一个紫皮怪物不情愿的骂着,离开了。

    “给,你要的水。”铁门打开一条缝隙,直接被丢进了铁笼子中,可铁笼子里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石飞只能在地上摸索着。

    “呸,你这不是坑人吗?”喝下一口水的石飞当即大声骂道,这他妈的一股尿骚味,要是淡水就怪了。

    “嘿,你这小子,别他妈不识好歹,今个看你稀罕给你弄了点好水,惹急了爷们给你撒泡尿,你信不信。”说着,铁笼子外面就穿来了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

    “这他妈什么鬼地方,水比尿骚味还大。”石飞捏着鼻子将水袋中的水倒进了嘴巴里,长时间的饥渴让石飞发出咕咚咕咚的吞咽声。

    “兔子尿的味道不错吧,想喝水,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铁笼子外面传来了肆无忌惮的笑声,石飞想要发作,才记起自己已经废掉了一身修为。

    “你们给老子等着,等老子以后不将你们灭了,算老子白来这里。”石飞大声叫骂着,可惹来的是更加肆无忌惮的笑声。

    笑声经久不息,石飞也懒得自讨没趣。既来之则安之,先保住性命再说,奴隶,也是会造反的。石飞越想越觉得必须先稳定下来,保住命才能活下去,而且刚才那个三条腿的族长只是轻轻的捅了自己一下,自己的身上就被捅出了一个血洞,看来这里果然如老者所说危机无不处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