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一章 阴谋破败
    血似残阳,将罗映山染红,也染红了整个海角市。伴随着冉冉升起的太阳,海角市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难之中。

    已经明显感觉到了周边变化的石飞,此时呆若木鸡的立在原地。天际老者的声音如雷贯耳,可是石飞却被这一句话给折磨的整个人都没了生机。

    “魂定识海,魄入丹田。”

    “我的识海呢?丹田呢?”石飞内视自己的身体,却发现自己的识海和丹田已经不见了。

    “上仙,快醒过来,我要撑不住了。”钱妙妙接二连三的被机器人横扫过来的子弹打中,饶是修为高深,但流血实在是太多了。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修为再深,也怕机枪。

    “别吵,我的识海呢?我的丹田呢?”石飞声嘶力竭的咆哮着,声音中带着迷茫,带着失落。仿佛高高在上的仙人一朝跌下云端成为了一个普通人。

    云端之上,老者已经注意到了石飞的变化,他没想到自己的话竟然让一个修圣之人出现了迷茫,出现了失落。可是这路不同,老者便不敢再多说什么,只能安排和自己一起来的三个人进入战圈,尽可能的为石飞争取时间。

    壮实男子在云端直接一跃而下,携雷霆万钧之势将钱妙妙周身的两个机器人打爆。一只手提着一个机器人,像旋风一般在战圈刮了起来。

    “多谢道友。”钱妙妙抹去了嘴角的血渍,再次加入战斗,清缴着石飞周身光晕外围的机器人。

    “照顾好队长。”壮实男子大声说道,整个人似绞肉机一般,所过之处刮起一阵阵血雨腥风,壮实男子的行进方向是罗映山山顶,哪里有他熟悉的朋友。

    另两个从云端跳下的人分别加入了另外两个控制时间流速设备的周围,修长的手术刀寒芒乍现,精准无比的落在机器人的天灵盖上,轻轻一挑,掀开了机器人结实的天灵盖,另一只手携着庞大气机砸在裸露出来的芯片之上。红白之物喷了一脸也浑不在意。

    女子身边更是险象环生,一把杀猪刀舞的虎虎生风,右手刀,左手拳。蜻蜓点水一般,所过之处留下满地的血污。

    一把略大几号的杀猪刀眼看就落在了女子的头上,女子杀猪刀轻轻一架,纤纤玉手拍在了挥舞着杀猪刀赶来的男子身上。

    “臭小子,连亲妈都要砍啊。”女子的话刚落下,大几号的杀猪刀无力的垂了下去。刀的主人正是张涛,张涛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前的老妈有些不敢相信,稍一迟疑,一梭子弹便对着张涛打了过来。

    战圈中和泥鳅一般的小风眼瞅张涛陷入危机,稚嫩的右脚挑起一架已经报废的机器人踢到了张涛的身后。

    “风小子,谢了。”回过神的张涛冷汗直流,要不是小风踢过来的机器人挡住了子弹,自己身上少说也要开几个洞。

    “臭小子,别愣着了。小飞现在有危险,速战速决。”

    刘芸菲话音刚落,两个听到了石飞有危险的狮蝎兽发出一阵狮子搏兔般的吼声,直接幻化出原形。虽然石飞一再要求他们不许显出真身,可现在石飞的生命受到了威胁,别说显出真身,就是献出生命他们都不会犹豫。

    两只狮蝎兽像两辆战地坦克一般,挥舞着巨大的蝎鳌将拦在身前的机器人截成两段,不要命的冲入到比肩接踵的机器人阵营,直往石飞所在的海角市南面而去,听到了他们嘶吼的声音,正打的不可开交的东面,两支狮蝎兽对视一眼,齐齐显出真身,加快了推进速度。

    “飞哥有危险,小远,你去通知子墨,无论如何不能让飞哥受到一点伤害。”赵佳宁枪花舞动挑开对着阚将远打过来的几发子弹,气喘吁吁的说道。

    赵佳宁刚刚说完,一阵地震山摇般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子墨道友让我前来接二位,南门集合。”显出巨人真身的夸父族人声如奔雷,一脚下去,几个机器人就被踩成了铁板。不等赵佳宁二人回话,夸父族人已经用偌大的手掌托起了赵佳宁和阚将远。

    “快走。”此时的赵佳宁已经有了先祖白马赵子龙的风范,智商上线了的赵佳宁绝对是可以独当一方的帅才。

    三五分钟之后,巨人已经赶上了早已经杀出来的狮蝎兽,夸父族人一只手托着赵佳宁二人,两个肩头分别蹲着两只显出真身的狮蝎兽,在林立的高楼间奔跑着。

    “快,再快。”

    赵佳宁不停的催促着,在催促声中巨人已经来到了海角市的南面。此时三个巨人已经清理出了一块空地,几个陌生的身影在清扫者残存的机器人。

    “王大叔。”三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中,赵佳宁不敢置信的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巨人的手掌中飘身而下。

    “小子,还能继续打吗?”

    “没问题,你们怎么来了?”

    手术刀落下一直机器人慷慨赴死。

    “小子,赶紧杀,以后有的是时间叙旧。”

    机器人阵营现在比术修者还要不堪,除了面对术修者的攻击,还要提防着自己人的攻击。子弹无差别的形成了一道道弹幕,炮击一阵阵响起。

    “小远,你先下去休息,看着阵势,山上的机器人已经开始往这里聚集了。”赵佳宁看着满脸疲色的阚将远说道。

    “是。”

    依飞阁一直奉行的是令行禁止,现在已经掌控了局势,所以阚将远也没了继续战斗下去的必要了,当下拖着疲惫的身躯向后方转移过去。

    当看到一个个浑身带伤的战友时,阚将远欣然一笑,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钱妙妙低声呢喃着,在场的所有人只有她知道没有什么比自己人活着更重要。这注定是一场持续很久的战斗,只要老兵不死,灵魂就不会熄灭。

    王文远三人和赵佳宁刚刚清理完一批从山上蜂拥而来的机器人的时候,罗映山上传来了古怪的响声。声音就好像有人在敲打牛皮大鼓一般。

    “嘿嘿,你们这些渣渣。继续打啊,怎么不打了。”一个孩童般稚嫩的声音在鼓声停止后响彻海角市。

    “巳午阴火,本尊念你灵识已开,若束手就擒,本尊可饶你性命,如若不然,教你魂飞魄散。”云端传来虚无缥缈的声音。

    “嘿嘿,老杂毛,有本事别站在云端,下来和小爷打一架,在天上算什么本事?小爷不烧的你魂飞魄散,小爷对不起死的这些无辜之人。哈哈哈……”狂妄的笑声中丝毫没有无辜之人无辜的感觉,声音落在众人的耳朵里,巳午阴火眼中的无辜之人不过是他的玩物。

    “无知小儿,你以为自己灵识初成就敢肆无忌惮的残害苍生吗?真是放肆。”一道白衣白袍,白发白须,手持白色玉如意的老者从云端跳下,身影漂浮在海角市的上空。

    “嘿嘿,老杂毛,咱们就玩玩儿。”稚嫩的声音刚刚落下,东南角的一处高楼上已经燃起了湛蓝色的火焰。

    “你……”老者须发倒竖,怒不可遏的看着四周。

    “吹破牛皮的老杂毛,看我再烧。”

    “再烧。”

    巳午阴火好似幽灵一般,每发出一次声音,都有一处大火烧起。

    “佳宁,去拦住消防战士,这火救不了。”不知何时醒转过来的石飞低声说道。

    “那,那些百姓怎么办?”

    “我们,无能为力了。”石飞声音很低落,但是他也知道这时候冲进高楼,只能是送死。巳午阴火,无物不烧。而他的本源就是来自于人类的灵魂,死亡的人越多,巳午阴火的实力越强。

    “子墨,拿着这块令牌,找到海角市的负责人,让他下命令,所有人都不许靠近起火点。”

    “哥,这,这可是几十万的生命啊。”

    “我知道,这么多生命,我不知道嘛?可是消防战士去了能做什么?这不是阳间之火,这是灵魂之火,只要有人死在火中,这火就会越烧越旺,你难道要让更多的人去当柴火吗?”石飞怒声说道,眼看着几十万生灵死在自己的面前,任谁都不会无动于衷。

    这一刻,石飞明白了,从丙丁阳火出世的消息开始就是一场阴谋,巳午阴火设下的阴谋。目的就是为了得到更过的灵魂。

    “巳午阴火,还不住手吗?”石飞勉强提起一口气,漂浮起来。

    “多谢你的萧声,要不然我还得不到这么多玩具。”

    “狂妄之辈,你害死了这么多的生灵,竟还不肯罢手,真当我们人类是好欺负的。”当声音传入众人耳朵里的时候,石飞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百米开外,一个浑身冒着蓝光的小男孩被石飞紧紧地抱在了怀中。

    “你,你放开我。”男孩恐惧的看着忽然抱住自己的石飞,惊恐的说道。

    “把火灭了,在和我谈条件。”石飞身上土黄色气机乍现,一点点的将巳午阴火包裹起来。

    “戊己阳土,怎么可能,你放开我,不然我烧死你。”小男孩凶相毕露。

    “那咱们就同归于尽。”不等巳午阴火爆发,石飞身上的土黄色气机汹涌而出,一点点肉眼可见的吞噬着,包裹住小男孩身上的湛蓝色火焰。

    “上仙,可否将他转赠与我。”就在土黄色气机蔓延至小男孩腰身的时候,老者面色有些难堪的看着石飞,毕竟被一个后生比下去老者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

    “无妨,道友但有所需尽管自取,只是这小子的命却留不得。必须要给这几万苍生一个交代。”

    “你,你不能全怪我。要不是你的萧声勾起了他们的杀戮之心,我就算想控制他们也不可能。”男孩看着已经蔓延到了自己胸口的土黄色气机,惊恐的说着。

    “我固然有错,我会废了这一身修为谢罪。不过,这都是在你死了之后。”如果在世俗界杀掉一个这样的小孩或许会让很多人觉得过于残忍,可是术修界中这种孩童大多是修为几千甚至上万年的有了灵识的精怪之物。

    而且在场的都亲身经历了惨绝人寰的杀戮,对于这个有了灵识的巳午阴火在没有一点善意的目光。本就元气大损的术修界被巳午阴火一场阴谋弄得更是一阕不振,三五年之内想要恢复过来是很难了。

    石飞注视着巳午阴火的眼睛,湛蓝色的眼睛里生机越来越弱。土黄色的气机一点一点的吞噬着巳午阴火的身体。两只湛蓝色的双眼渐渐地闭上了。

    术修界本就是弱肉强食,比世俗界还要残酷的存在。良知在这里就是弱点,石飞不想再因为自己的良知而放过这种心肠歹毒的精怪存在。

    曾经戊己土就差点让石飞失去所有,要不是当初石飞恩威并施起了作用,戊己土早就侵占了石飞的身体。而现在巳午阴火明显要比以前刚有灵识的戊己土难对付,而且还心肠歹毒,所以石飞决定彻底的消灭他。

    土黄色气机完全的包裹了巳午阴火,一场弥天骗局以巳午阴火的死画上了句号。而成建制的机器人部队和魔化人部队被还可以战斗的术修者彻底的抹杀了。

    无论生前你的灵魂是善还是恶,这一场几万人的死难者总需要有人付出代价。石飞宣泄着心中的怒火,玉萧声起,一个个魔化人发出了死前的死后,忏悔,已经拯救不了什么了,因为这注定要有人为这场战斗背上责任。

    “道友,多谢刚刚施以援手。”看着已经在没有生机的魔化人和机器人石飞收手回到了打扫干净的场地。海角市中的大火也因为巳午阴火的死亡,彻底的熄灭了。而灵魂受损的人们,却在没有办法复原。看着凄惨的都市,石飞有些感激的看着老者。

    “道友,我是好心办了坏事啊。”老者面色微红有些愧疚的看着石飞。

    “道友如何这般说?”老者的话让石飞糊涂了,虽然关键时刻自己醒转了过来,但是却是因为老者的一席话。

    “道友,这边请,贫道为道友一一解释。”老者说完,大手一挥,已将石飞托起,直入云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