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七章 麻痹魔化人
    带着重伤的钱妙妙,石飞一行又多了四个人,夸齐的意思就是派来给石飞抬轿子的。

    巫族秘境关闭了,可巫族之内沸反盈天。很多人对于夸步做出这种安排觉得很是不妥,就连夸齐也颇有微词。在众人疑虑的目光中,夸步带着族人来到了夸父族的圣地,夸父山。

    繁琐的祭拜仪式之后,夸步恭敬地三步一叩首,五步一磕头的向着夸父山上的祭坛走去。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虑,族人们看看我们的祭坛底座。就在昨天,已经发生了变化。这里你们每年都回来,什么时候见过这画卷?这是天意,而且,你们看不懂吗?这就是我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第一卷不正是我们夸父族化形的那一刻吗?”

    第一幅画卷中描绘的正是服用了紫衫罗汉果,夸父族血脉觉醒,灵智大开的画面。

    “这,这……”当夸步看向第二幅画卷的时候,整个人都迟疑了,随着脸上露出了不知是悲时喜的表情。

    “祭祀,你这是?”

    “我清楚的记得,第二幅画卷,我已经死了,可现在我还活着,这,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曾经夸父族的智者好像深陷梦魇一样,结结巴巴的说着令人不明白的话语。

    “这不是好事情吗?而且你真的如你所说,我夸父族才真是巨大的损失。”

    “就是,您老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咱们夸父族还怎么在秘境中生存。”

    “别说了,夸父族遗训,觉醒我夸父族血脉者,当为皇。不管我活着时好时坏,我夸父一族都要将石飞视为我夸父族的皇,而我们夸父一族今生永世皆为石飞之臣。自今日起,夸齐将为王,不得有异议。”带着对未知的迷茫和忐忑,夸步拉着夸齐进入了祭坛之后的密室,因为密室中有着一块夸父族一直流传的宝镜,名曰三生镜。

    “这,真是不可思议。我们竟然沉睡了十一个纪元。看来,还是天意啊。不过,夸齐,你要督促族人们好生修炼,这逆天改命之举,怕是要付出很多牺牲了。”当三生镜将祭坛所表现的与现实不同的时候,夸步与夸齐恍然大悟。

    这一切都是天意,只不过这个纪元如果夸父族再醒不过来,这世上就在没有夸父一族了。而且,就连夸父族曾经安生立明的地球都会消失。

    密室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谁都不知道,但是夸父一族开始了没日没夜的训练,上至老者,下至孩童。鼓励生育也被提上了日程,不得不说,觉醒了灵智的夸步,确实是一位好的当家人,而夸齐也因为石飞的缘故,加入了修炼和生育的大军中。

    就在夸父族揭开谜团的同时,石飞等人却又一次遇到了麻烦。

    刚刚走出华仓洞的石飞一行,被一群头蒙黑面巾的人给团团围住了。

    “双魔殿阳魔麾下大将在此,石飞还不束手就擒。”为首一个两米半左右的黑脸壮汉,手提一把三米有余的开山斧,一脸肃穆的看着石飞等人。

    “是,是阳魔,快快结阵突围。”早已经制定好对魔族分化方针的石飞众人,满脸惊恐的乱了阵脚。虽然没想到会这么快就遇到魔化人,可众人还是认真的贯彻着军师的作战方针,遇到魔化人一定要佯装败退。

    “都别乱,乱什么?”石飞声嘶力竭的嘶喊着,与魔化人碰撞到了一起。

    而现场的画面完好无损的传输回了楼兰古城,双魔殿中,男魔心情大好,就连赵祖贤都被石飞等人的演技给蒙蔽了过去。石飞等人手段尽施,可是却还是被魔化人打的节节败退。

    石飞的长发早已凌乱,他呼喊着稳住阵型的声音被兵刃碰撞的声音所掩盖。石飞一行险象环生,最终石飞一行全部带伤逃也似的离开了魔化人的包围圈。

    “哈哈,我就说我的魔化人要比你的机器人强,你看看,怎么样?”男魔志得意满的说道,浑然没有看到赵祖贤疑虑的表情。

    而石飞等人在离开华仓洞向南一百里的距离之后停了下来。

    “怎么样?”石飞对着身边被夸父族人秘密带出来的钱妙妙关切的问道。

    “上仙,老身无碍,只是上仙和这位道友的这一招瞒天过海还真是厉害,就连我在外面看了道友布下的迷幻阵都以为是真的,要不是老身提前知道,恐怕早就冲进去了。”钱妙妙有些不舍的吞下石飞递过来的紫衫罗汉果,气色好了许多,对于上仙和季成乾满是钦佩。

    “大娘,我在阵中什么模样?”徐子墨骚包的梳理了一下脑后的发髻,看着钱妙妙说道。

    “公子,哎,说出来你都不相信,要不是老身亲眼所见,我都以为公子被魔族给害了。”钱妙妙唏嘘的说着。

    “这位道友,我看你是阵修之人,老身借花献佛,将我典行堡这几年收集到的几面旗子赠与道友,还望道友收下。”钱妙妙说着,从衣袖中取出几面颜色各异,巴掌大的小三角旗。

    “这是,恩,后天五方旗。成乾收着吧。”石飞看着钱妙妙拿出来的旗子,稍一错愕就反应了过来,的确是后天五方旗,因为先天五方旗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人间界,不过先天五方旗和后天五方旗功用基本相同,只是威力大小不一样。

    “成乾谢过钱道友。”季成乾穿着不染半点灰尘的白衣对着钱妙妙深施一礼。

    “使不得,使不得,要不是上仙带人来,老身恐怕早已被他们抓去了。”钱妙妙露出一脸的疲惫,任谁逃了一年多,修为再高怕是也顶不住了。

    “好了,你先休息吧。我们今晚就在这里安营扎寨。”石飞说道,挥手间清理出一块平地。夸父族的四个人稍微变幻了一下身形,几棵大树已经被拔地而起,简单的房屋支架已经草草的立了起来。有过混沌子午殿建造房屋经验的众人自然不会手生,狮蝎兽蝎鳌好似割草机,疯狂的收割着地面上的杂草。

    不大的功夫,三两间茅草屋就搭建完成了。一个女性狮蝎和夸父族巨人被安排照料钱妙妙,而钱妙妙对于石飞的手段更是被震惊到了。

    “嘿嘿,抓了只野猪,晚上有肉吃了。”张涛背着一只足有三四百斤的野山猪走了过来。季成乾作为石飞的军师和策划制定者和钱妙妙聊了很多,也从中知道了华仓洞暴露的原因。一个游客上山游玩,将典行堡的弟子当成了世外桃源中人,拍照并且刊登在了一家杂志之上,就这样被嗅觉敏锐的赵祖贤发现了。

    至于和巫族秘境的联系,就是作为华仓洞的洞主,钱妙妙本人都解释不清楚,只知道那里是以前先人们躲避战乱的地方,对于巫族众人更是一无所知。

    “来,来吃肉。”张涛抱着一个猪蹄子啃得正香,递给石飞几人一人一大块猪肉,自从有了赵佳宁这个吃货,石飞最近食欲也是大开。

    虽然作为术修之人,尤其是到了一定境界并不会感到饥饿,但是有了赵佳宁这个吃货,众人才发现这吃饭有这么多花样。大山里走出来的赵佳宁对于烧烤野猪更是大有心得,就连受伤的钱妙妙都吃了足足两三斤。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吃过饭,石飞看着面色有些好转的钱妙妙问道。

    “我,我要报仇。”钱妙妙好像又想起了一年多前华仓洞发生的惨案,要不是她的弟子将她推入洞中,有心灵急智的摆出了一件衣衫,恐怕钱妙妙死在机器人手中是迟早的事,可惜她的弟子死了,灵魂都被奴役了。

    “子墨,有没有办法将被芯片融合的灵魂分离出来?”石飞看着老妪的眼神,忽然想起了什么。

    “现在还差一点,军师要是能摆出聚魂阵的话,问题不大。”

    “成乾,你那里有什么问题?”

    “阁主,我,我卡在了瓶颈。”季成乾低着头,好像做错了事情一样。

    “成乾,术修一途本就是逆天改命,卡在瓶颈再正常不过,不用自责。况且现在我们也没有可以抽离灵魂的芯片。”石飞知道季成乾实在是太在意自己的态度了,就像《三国演义》中,刘备与诸葛亮,只是自己这个刘备太过强势了。

    “是,阁主。”感受到石飞信任的眼神,季成乾越发的决定要尽快突破现在的修为,进入造生境。可是这瓶颈那里是那么好破的。

    “钱道友,一旦我们碰到您的门下弟子一定会让他们自行选择,是灵修还是进入轮回全凭他们自己了。”石飞说着,拍了拍钱妙妙的肩膀,止住了哭泣的钱妙妙。

    “上仙,我想跟着你。”

    “我,唉,我是个假神仙。”石飞从钱妙妙的眼神中看到了执着,无奈之下只能说出自己的身份。

    “在我眼中,您就是上仙。阁主在上,请受钱妙妙一拜。”钱妙妙知道,自己的典行堡已经名存实亡,而且靠自己的力量想要复仇真的很难,而且石飞又以铲除机器人为己任,哪怕他不是上仙又有什么关系呢。

    两权相害取其轻,两权相利取其重。无疑,加入依飞阁跟着石飞就是目前钱妙妙最好的出路。而这番谈话,石飞的目的也达到了,因为依飞阁实在是没有一个有经验的术修者,虽然各怀目的,但是却都是一个目的,这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