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三章 出师未捷
    顺着衣袖所指的方向,只看到一面墙壁出现在眼前。地面上有着些许难以辨别的痕迹,石飞不敢确定到底是什么。但是就在石飞迟疑的时候,阚将远走了过来,看着地面上的斑斑点点,一口咬定这就是人的血迹。

    虽然时间久了,但是阚将远说了一大通的医学根据,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活了百年的老妖怪石飞和闲的没事饱览群书的季成乾听出了一二,其他人只知道地上的斑点就是血迹。而血迹消失的地方就是石飞面前的墙壁。

    “难道有密道?”张涛憨头憨脑的说道,一边准备前往附近的烛台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机关。

    “你小说看多了吧。”徐子墨撇撇嘴说道,但是打脸的事情总是在不经意之间出现,就在张涛转动烛台的时候,石飞面前的墙壁发出了咔咔隆隆的声音。

    声音很难听,但是声音过后,展现在众人面前的却是一个不一样的风景。墙壁那头,风景秀丽,甚至可以看到小动物在草地上互相追逐。

    “福星,我错了。”徐子墨脸红了,不带这么糟践人的,这刚说出去你就打脸,这让我这官二代如何在一群平头百姓中混啊。

    “行了,别耍宝了,赶紧走吧。”石飞说着,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已经抢先一步踏进了秘境中。

    就在众人全部踏入秘境的时候,四个护卫先后不受控制的显出了原形。

    “人主,这里不是人间的地方。”为首的一只狮蝎兽狮子头面色凝重的说道。

    “我想我们应该快回去。”为首的狮蝎兽感觉到来自灵魂深处的悸动,开口劝道。

    石飞并不是一个顽固的人,对于狮蝎兽的提议更加不会去猜疑狮蝎兽别有用心。虽然没有探索到钱妙妙的下落多少有些遗憾,但是石飞还是决定先行离开。

    “阁主,回不去了。”就在石飞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赵佳宁走过来说道。

    石飞回首的瞬间,心中同样满是惊骇。进来的地方消失不见了,众人仿佛置身于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中。

    “这里是哪里?”不要说是刚进入术修界几年的人了,就是狮蝎兽这种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妖怪都不能回答,何况现在的狮蝎兽们已经彻底的与世隔绝了。

    作为领导核心,石飞、季成乾和曾二三人迅速的凑到了一块,对于他们来说这里完全是未知的地方。而想要在陌生的环境中生存就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据点。在场所有人中也只有石飞战斗经验丰富。很快,一行人迅速的占领了一个高地,高地上有一处山洞,狮蝎兽确认没有什么异样气息之后,这个山洞就成了石飞一行的临时据点。

    现在寻找钱妙妙的线索因为被困在不知道名字的诡异地方完全中断了,索然吃饭喝水对于现在的众人来说可有可无,但众人还是架起了烧烤架,取出各自行囊中的食物,准备着丰盛的午餐。奔波了一夜,多少有些疲惫,曾二更是不堪的在烧烤进行时就睡着了。

    午餐过后,众人分成三个小队分别,石飞带着两个狮蝎兽和小风,季成乾带着赵佳宁和阚将远以及一名狮蝎兽,曾二带着徐子墨和张涛以及另外一只狮蝎兽,按照各自既定的方向向外侦查。

    日落时分,曾二和徐子墨满身伤痕的出现在了据点,看着受伤严重的曾二,石飞在徐子墨的引领下带着季成乾和赵佳宁立刻赶往事发地点。

    夜色安静祥和,不时的传来蛐蛐的叫声,但是此时四人哪里还有心思理睬这些东西。蜿蜒的山路在众人脚下如履平地。

    “就在前面,我们正准备进入那个山洞的时候,就听见一声咆哮,要不是狮蝎和张涛拖着,我和二叔怕是也要折在这里了。”徐子墨有些惭愧的说道。

    随着徐子墨的指引,地面上出现了打斗的痕迹,龟裂的土地上杂草翻飞,石飞敏锐的捕捉着空气中残留的气息,循着气息的方向向深处摸去。

    树影婆娑,风吹过之后,沙沙作响,平添了一份恐怖的气息。

    大约走了三里多路,众人眼前出现了一点火光,随着石飞等人的靠近,火光越来越亮。一大堆篝火,引燃篝火的竟然是整颗的十米左右的参天巨树。

    狮蝎兽被一群穿着怪异的人用绳索捆绑着,张涛也趴在不远处的地面上不知死活。

    “吉时已到,杀妖孽!”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从一间低矮的茅草屋中走出来,来人的身材很高大,足足三米的个头,身材有些佝偻,但是倒拖着一颗十米长,碗口粗的树干竟不费吹灰之力。

    “住手!”就在老人准备将手中的树干落在只能维持原形的狮蝎兽的身上的时候,石飞从草丛中一跃而出,大声喝道。

    “何人胆敢扰我族大祭?”老者循声望去,四个穿着怪异的男子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且早前与自己族人缠斗逃跑了的男子竟然又回来了。

    “将他们抓起来。”老者面带怒容,语气冰冷的说道,显然对于石飞搅扰了自己宗族的祭祀很是不满。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石飞摊开手,做出毫无敌意的样子,向老者走去。

    老人显然被石飞的举动弄懵了,这是什么套路。老者彻底的当机了。

    “你不要过来,你们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们,我们已经不再理会世俗中的事情了,可是你们还是不依不挠的找到我们。”老者看着走过来的石飞,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这一吼倒是让石飞给懵了。

    套路见套路,一个不按套路出牌,一个根本不懂套路的人撞在了一起,到底谁先掉进坑中呢?

    石飞郁闷了,但也从老者的话中听出了弦外之音。或许,一个大胆的猜测在石飞的脑海中出现了。

    “你先停下,我来问,你来答。”石飞看着明显已经触于爆发关头的老者,尽量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充满诱惑力。可是这样的话怎么听都不会让人舒服。

    然而意外的是老者竟然制止了同族的动作,目光呆滞的看着石飞。

    “你们是什么人?”

    “巨人。”

    “三米的巨人?”

    “我是我们族最矮的。”老者说着,一挥手,远处的人群开始躁动,一群三米左右的人后面传来一阵阵响动。

    几十个身高五六米的巨人从地面上站了起来,火光照射下洒下一大片的阴影。

    “我是人类。”

    “我知道。”

    “我没有恶意。”

    “我不知道。”

    “我真的没有恶意,我是来解救我的同伴的。”

    “那谁知道啊。”老者目光不再呆滞,而是警惕的看着石飞。

    石飞终于发现了与这老人沟通实在是太困难了,老人根本就是一个榆木脑袋,无论说什么,他都不会试着相信石飞。

    “你们是妖族?”

    “不,不是。”老者警惕的目光有了一丝闪烁,被石飞捕捉到了。

    “他也是。”石飞伸手指了指被供奉在祭坛上的狮蝎兽。

    “他也是我的同伴。”石飞又说道。

    “和我没有关系,他是我族的祭品,我们就是拼尽全力也不会屈服与你们的。”老者又激动了,因为他理解错了石飞的意思。

    “成乾,你来。”石飞感觉实和这老者说话实在不舒服,对身边的季成乾说道。

    “我来。”曾二跃跃欲试,尤其是曾二觉得自己扛起天大的责任的时候,曾二不放过任何一个和他接触的人,石飞现在已经懒得搭理这个想教化众生想疯了的儒家后人。

    “你怎么来了?不好好养伤?”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曾二,石飞皱着眉头说道。

    “老哥哥,我们坐下谈谈如何?”曾二更是奇葩也不理会石飞的问话,直接从石飞的身后挤了出去,席地而坐。往日里曾二可是出了名的洁癖狂,可现在浑然没有在意地上的青草会将衣服染绿。

    “恩,你比那小子顺眼多了。”老者学着曾二的样子,盘腿坐在了地上,但是老者的骨骼就像煮熟的面条一般柔软,根本没费力就盘膝坐了下去。

    “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谁成想曾二整个就一大神,坐下之后,说的第一句话就让石飞和季成乾、徐子墨三人一阵汗颜。

    “悦乎,悦乎。”而巨人老者的回答更是将石飞三人雷的里焦外嫩。

    两个老头屋里哇啦的讲了许多子曰,之乎者也。足足一个小时,曾二才得意的看了石飞一眼。而老者的举动更是让石飞匪夷所思。

    四个身高一般的巨人抬着一顶简易的轿子,走了过来。老者更是亲自搀扶着曾二坐上了轿子。谈的什么,石飞不清楚,只听到了其中无数的子曰。

    被摆放在祭坛上的狮蝎兽也被放了出来,接到曾二眼色的石飞一行,也不再停留,带着伤势惨重的张涛直接跨坐在狮蝎兽上离开了。

    钱妙妙没找到,张涛又受了重伤,曾二更是被神秘的族群奉如神祗。

    “妈的,出师未捷啊。”躺在帐篷中的石飞,低声咒骂了一句,再也抵挡不住席卷而来的困意,闭上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