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五十五章 索亚的野望
    凭借着对混沌子午殿的掌控,混沌子午殿成为了石飞手中的一大杀器,一块自带导航功能的板砖。

    这已经是石飞第三次打退前来为赵洪超报仇的人了,可是越打越心惊。而得到了命令的隶属东部军区的特种作战部队也已经进入了晋文路。

    “成乾,好点了吗?”看着已经卸下厚重绷带的季成乾,石飞关切的问道。

    “阁主,成乾好多了,只是愧对阁主的嘱托。”季成乾低着头说道。

    石飞摇了摇头,有些自责的说道:“是我低估了街坊们的心情啊,不过,终有一日,我要为死去的人报仇的。”

    “主公,现在真的不能再打下去了。”

    “哦,说说原因。”

    “原因有三,第一,我们底子太薄,根本没有能力和成建制的机器人部队抗衡;第二,我们没有可以支撑持久战的物资;第三,咱们的人实力太差了。”当季成乾说完这三点,尤其是最后一条,所有人都低下了头,不敢去正视石飞。

    坐拥天下第一的术修功法,却连一个机器人都打不过。可是这真的能怪他们太愚钝吗?显然不能,说到底还是晋文路没有能够挑起大梁的人。

    “涟漪姐牺牲了,这个仇难道不报了吗?还有老王,刘大叔。”张涛怒吼着,发泄着心中挤压的仇恨。

    东方涟漪的尸体已经被草草埋葬了,可是仇恨却不能盖棺定论。石飞在残垣中来回的踱步,思考着晋文路下一步该怎么走。

    “成乾,你觉得该如何?”石飞将目光定格在季成乾的身上。

    “成乾有三策。上策,远遁他乡,寻找合适的时机再打回来;中策,报仇远遁;下策,报仇以晋文路为中心打造出一个没有机器人的区域来。”

    上策,无疑是最合适的,但是这却会冷了街坊们的心,此策一出议论声一片;但这却是保存晋文路和新生依飞阁实力做好的办法。

    中策,虽然报仇不隔夜,可是现在依飞阁能拿的出手的除了晋文路的张家父子和曾二,再就是石飞和赵佳宁,但这样一来却能消除街坊们心中的仇恨。

    下策,之所以是下策,是因为这计策实在是没办法选择。如果以晋文路为中心,依飞阁必将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而且石飞知道,现在还有了第三方势力,魔的加入,这一个计策虽然让老街坊们心情会好一些,可是以后的损失没有人承担的起。

    众人讨论了良久,终于决定了采用折中的办法。曹治长刚刚有了规模的酒厂显然是必须要放弃了,而这样一来,晋文路的经济来源就将大打折扣。但是已经没有办法了,曹治长的酒厂或许机器人并不在意,可是石飞却知道还有一些嗅觉敏锐的人肯定会盯上这个酒厂的。

    当石飞提出解散酒厂的时候,曹治长没有率先发难,就连季成乾也从石飞的语气中听出了一点不一样的感觉。张家父子虽然也不明白,但是张家父子本就不是精于算计的人,对此也没有太多的意见,倒是曾二却死活不同意。

    “曾叔,你怎么这么犟啊,阁主都说了,肯定是有原因的,你说你为什么不同意?”张涛不悦的看着曾二。

    “废话,酒厂停了,没了经济来源,我们这些街坊们喝西北风去啊?小飞你到底怎么想的?你知道现在酒厂的订单接到多少了吗?有了这么一大笔钱,我们也买机器人,拖都能拖死他。”

    “我的曾大叔啊,你怎么不想想为什么这些机器人能够施展术法,他们是夺取了术修者的灵魂,将术修者的灵魂融入到了机器人的芯片中,咱们依飞阁是你能做出这种事还是我能?”曹治长开口说道。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曹治长虽然贪婪,可我还是人,还分的清大局的。”当众人狐疑的目光看向侃侃而谈的曹治长的时候,曹治长气势一弱,决定不在开口了。

    “那,那你自己拿注意吧,反正我这百十斤也活够了。”被曹治长将了一军的曾二也听出了其中的要害,不再说话了。

    “后勤方面就交给我们两口子吧,打打杀杀的老罗和我都不在行,可是伺候各位还是能帮些忙的。”李翠娥张口说道。

    作为新加入的徐子墨和阚泽二人,对于晋文路依飞阁的情况并不熟悉,所以也没有提出太多建设性的意见,毕竟他们现在连一点术修的弟子也没有。

    一些琐碎的事情也在这次临时会议上彻底的解决了,而依飞阁的重要领导班子也初具雏形。一系列的规章制度也开始在季成乾和曾二的手底下出来了。

    曹治长则被石飞放权,主抓经济,但是经济来源却需要曹治长自己想办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曹治长上了石飞的这条船也只能做着能做出无米之炊的巧妇了。

    一应人事安排妥当之后,就要开始商讨营地对策了。按照赵佳宁的说法,直接打上门去,却被石飞一个爆栗敲在了脑壳上。

    血染金州,注定不是简单的事情,临时调拨过来归石飞指挥的龙组成员也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当新的作战计划下达的时候,众人决然表示保证完成任务。

    石飞原本可以成为他们的少姑爷,可是就因为这该死的赵洪超一家,害死了东方涟漪,同仇敌忾就是这么说的。

    这一次作战不但要抹杀掉金州市所有和赵洪超有关的赵家子弟,更重要的是曹治长这个财政大人要求石飞必须弄到下锅之米。

    一场反击战紧锣密鼓的开始布置了,时隔半个月,石飞再一次对与机器人为伍的术修者团队开战了。“血染金州”赵家的下场被后世术修者当做教训,宁可不成仙,也不能成为了一己私利选择和渣滓败类为伍。

    夜,漆黑。身穿紧身衣的一群训练有素的战士,包围了信捷科技有限公司的驻地。石飞单枪匹马的闯入了信捷大厦。混沌子午殿这块小板砖,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是夜,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整个金州市变了天。就在石飞进入到信捷大厦的同事,一群得到密令的人开始在全金州市搜索机器人,只要看到全部就地销毁,无论是已经停止了工作的家庭机器人还是已经过上了正常人生活的机器人全部被带到了金州市的金州广场。

    等待他们的是早已经秘密铸造好的炼钢炉。简单的智能机器人不明所以的跳了进去,有了思维的机器人被五花大绑的丢进了炼钢炉中,而更有一些被赵佳宁和张涛父子抓来的机器人更是带着残肢断臂被丢进了炼钢炉中。

    惨叫声此起彼伏,郅毓秀早早的等在一旁,进行着实时采访。深谙机器人原理的徐子墨更是毫不留情的将机器人的芯片一一取出,用粉碎机将所有的有灵魂和没有灵魂的机器人芯片粉碎成粉末。然后丢入到专门准备的一个高炉中,将这些芯片化成灰烬。

    如果只是这样还不会用到徐子墨,而是石飞决定要给机器人以及和机器人有了某种合作的人看一看,安心的做一个机器人,就算报废了也不会让你承受痛苦,而你想危害人类,只能呵呵,徐子墨折磨起机器人来,恐怖的手段层出不穷。

    远在美国的索亚此时正盯着身前的平板看着传输回来的画面。徐子墨好像天生就对科技有着非比寻常的感知,他一边注视着摄像头,一边将一部分已经开始做乱的机器人的痛感中枢插入到电解水中,哀嚎的叫声深深地刺激着索亚。

    他没有想到,石飞竟然这么决绝。一点余地不给自己留,他忽然想到索菲亚说过的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是石飞竟然连只会打扫卫生的机器人都不放过。画面中那个年轻男子的身影深深的刺激着索亚,通过徐子墨的口型,索亚读懂了徐子墨口中的话。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是你们这些金属垃圾知道善恶吗?一个没有善恶的机器人永远只能作为科技的附庸品,永远不要想和人类平起平坐。人类就算犯了你,你也只能受着。因为你本身就是附庸品。”

    没有半点客气的言语让索亚冷汗直流,虽然他已经开始换上了人类的四肢,内脏,可是他一直不敢换上一颗人类的大脑,因为人类的大脑实在是有着太多的未知。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或许会放过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孩,但是索亚不想有这种情绪,因为他要的是证明,证明机器人的地位,证明机器人已经可以成为地球第一存在的物种。

    索亚的野望很美好,可是接二连三的挫折都出在了华夏那个小子的手中,索亚需要发泄心中的怒火,毁灭人类,奴役人类成为了索亚的目标。但是首要的却是将这个杀害自己子民的刽子手抹杀掉。平板上徐子墨狰狞的笑容让索亚不知所措,但是索亚的野望却不会因为徐子墨狰狞的面孔而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