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五十四章 晋文路之变
    红叶酒吧,里面满是喧嚣。一个卡座中,一群身着妖艳的女子正恭维着一个腿上打着石膏的男子。男子正是刘长河的纨绔儿子,柳雯雯口中的宝贝刘天明。

    “明哥,再干一杯。”女子将两座山峰之中的一张钱往下塞了塞,端着一杯酒讨好的看着刘天明。

    “我想喝奶。”刘天明玩味的看着妖艳女子。

    “明哥,我这里有。”另一侧的女子拉扯下上衣,露出巍峨山峰将刘天明的头直接按在了双峰之间。

    就在刘天明贪婪的吸允这山峰之间的美妙气息的时候,一个声音将刘天明的动作打断了。

    “给我带走。”石飞看着此时的刘天明,面无表情的说道,赵佳宁直接一个健步,就将刘天明双臂扣住,准备带走。

    “找张哥,给我来一口,快去啊,你他妈的听不见我说的啊,快去啊。”已经迷失在了酒池肉林中的刘天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人给控制了起来。

    刘天明的身子开始不由自主的摇摆起来,眼角因为毒瘾的发作流出了泪水。

    “啪!”石飞怒急了,他没想到刘天明竟然会吸毒,这一巴掌格外的响亮,刘天明才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根本不是昔日的狐朋狗友,而是害的自己东躲西藏的仇人。

    “你,哥,亲哥,快,快给我来一口。”刘天明已经被毒瘾带来的混乱的思维完全搞得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你他妈的赶紧给我,老子有钱,有的是钱。”

    “哥,要不给他一口,万一出点意外,雯雯姐哪里怎么交代啊。”赵佳宁手上的力气松了一些,而失去了支撑的刘天明更是不堪的倒在地上成了一滩烂泥。

    “你闭嘴,柳雯雯和你很熟吗?你知道她身上有多少口子是毒贩子留下的?”石飞本不该发怒,可是一想起那些牺牲在毒贩子手底下的战友,石飞心中的怒火就忍不住的井喷出来。

    愤怒的石飞直接一拳砸在了刘天明的脸上,曾经为了禁毒枪林弹雨闯过来的特种兵的儿子竟然成了一个瘾君子,还真是天大的讽刺。

    “把他给我带走。”石飞面无表情的说道,暴起发难的石飞让徐子墨和阚泽不由得一阵后怕,挤开还在犹豫的赵佳宁,夹着他的两条胳膊就要离开。

    “来我的场子里带人,你也不打听打听,在即井市谁敢。”一个光头男子,拖着一把明晃晃的砍刀,从远处的一个卡座中站了起来,满身酒气的像石飞走来。

    “还愣着干什么?”石飞对于赵佳宁的表现很不满意,并不是石飞无情,而是瘾君子做不得。

    “哦哦……”被训斥了一顿的赵佳宁正没出发泄心中的怨气,见光头男子竟然敢来挑衅,顿时找到了宣泄的口子。拳拳到肉,脚脚入骨。

    “妈的,我打听你大爷。”赵佳宁没想到三拳两脚就将光头男子给打翻了,一口带着怨气的浓痰落在了光头男子的脸颊上。

    刘天明被带走了,即井市的强哥被人打得住院的消息不胫而走,而肇事者此时已经踏上了归乡的路。一份名单在徐鹏志的手中举起又放下,可是自己的儿子已经找人传来了,徐鹏志决定发泄一下自己被撸下来的怒火。

    一场前所未有的代号“阎王”的扫黄打非行动在即井市席卷而来。四肢被绑上石膏的强哥也被带走了,即井市好像一夜之间消停了。而躲藏在暗处的一个和柳雯雯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正恨恨的盯着平板上石飞带走刘天明的画面。

    没有人知道即井市发生了什么,但是石飞却知道,即井市恐怕要变天了。当初石飞之所以不提将徐鹏志一起带走,是因为徐鹏志能够挑起很多的事情。上面将徐鹏志撤职是为了更好的掩护徐鹏志。

    一个小所长掀翻了即井市的天,一时间即井市人性惶惶,唯恐自己被抓住什么把柄。

    “哥,啥时候到你家?”

    “知道错了吗?”石飞不答反问道。

    “知道了,因为这条路死的人太多了,别人成为瘾君子还可以原谅,但是他们不行。”赵佳宁看了一眼躺在车厢里的刘天明说道。

    “恩,你就是欠儿。”石飞笑着说道。

    近乡情怯,石飞竟然心中有些害怕起来。自己离开晋文路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季成乾将晋文路打理的怎么样。

    按照石飞指引的方向,徐子墨开着车来到了高楼林立中的一处低矮的建筑物旁。

    街道上狼藉遍地,石飞不由得一阵心惊,不等车子停稳,就直接从车子上跳了下去。

    顺着破败的晋文路向里走,越走越心惊。到处是残垣断壁,有的地方甚至还在冒着黑烟。

    “子墨,你先找地方把老阚一家和小风安顿下来,佳宁跟我走。”曾经驰骋沙场的杀猪刀再一次被石飞提在手中。

    喊杀声从晋文路的东头传来,石飞脚下的速度越来越快,将赵佳宁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飞哥,飞哥回来了。”一道声音传了出来,石飞怀疑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就在石飞迟疑的时候,石飞身边的一个残垣断壁中走出了瘦下来的张涛。

    “你,这是。”看着张涛一身还算干净的衣服,石飞越发的觉得事情不太对劲。

    “飞哥,吓到了吧。我跟你说,这可都是成乾哥的功劳。赵洪超那死孩子的姘头好几次想来打我们晋文路,成乾哥就布了这么一个疑阵,那娘们光找我们晋文路就找了足足两个月。”张涛一脸得瑟的说道。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们出事了呢。”

    “怎么了?真的出事了?”看到张涛忽然低下去的情绪,石飞刚放下来的心又一次悬了起来。

    “涟漪姐姐和好多街坊都被杀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告诉你们,不行就离开吗?”突如其来的噩耗让石飞陷入了愤怒,石飞抓着张涛的衣领大声询问着。张涛被石飞摇晃的有些窒息,脸色逐渐的苍白起来。

    “季成乾呢?我怎么交代他的?”

    不多时,残垣断壁中,一个被人搀扶着的男子走了出来,男子甩开搀扶着自己的两个年轻人,跌跌撞撞的向着石飞走来。

    “主公。”一声主公道尽了委屈和不甘。

    “成乾?你这是?”愤怒上头的石飞这才认真的看着这个缠满绷带只露出两只眼睛的人竟然是季成乾。

    “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飞你回来了,正好,赶紧跟我走,赵洪超那孙子又来了。”从破烂的门口走出来的是曾二,曾二两只已经掉了毛的毛笔杆握在手中。

    随着曾二和张涛钻入残垣断壁中,一条明亮的街道出现在了石飞的面前。只是街道的样子比起残垣断壁也好看不了多少。

    “呵呵,没想到你回来的这么快,赵祖贤这个白痴女人还想到我们赵家的家主,真是不自量力。”赵洪超发现石飞的时候,石飞已经满脸杀气的出现在了赵洪超的面前。

    “看来你是早就想灭了我们晋文路。”石飞咬牙切齿的说道,一双虎目恨不得将赵洪超生吞了。

    “没错,龙气东来,落到金州市晋文路,自古宝地人人可得,你没实力就乖乖的滚开。吓一吓那些迂腐的老头还行,想对着我摆你上仙的架子,你走错地方了。”

    赵洪超说着,一把青翠色的竹伞出现在了赵洪超的手中。雨伞撑开,伞面上竖起了骇人的倒刺。

    “我知道你近身很能打,但是我要告诉你,术修者从来不是拼身体的莽夫,今天就让你看一看术修者的威力。”

    说着,赵洪超手中的雨伞转动了起来,漫天的青翠色箭矢铺天盖地的倾覆过来。

    “哥,快躲起来,扛不住的。”张涛拉了石飞一把,将石飞拉倒一个矮墙的后面。青翠色的气机穿透矮墙,擦着石飞的鼻梁骨飞了出去。

    石飞没想到赵洪超竟然有如此的手段,但是经历了楼兰古城一战,石飞已经今非昔比。不等赵洪超再次发难,一个纵跃出现在了空地上。好几个来不及撤离的晋文路年轻人被青翠色的气机夺走了生命。

    “哈哈,跪下磕头,我可以饶你不死。”赵洪超大声叫嚣着。

    “哦,真的吗?我可是坏了你坑爹的生意,你会放过我?”石飞说着,缩小的和一块板砖大小的混沌子午殿被石飞抓在了手中。

    石飞站着,就那么站着,身体没有半分的移动,裹挟着青芒的混沌子午殿出现在了赵洪超的上方。混沌子午殿越来越大。

    赵洪超只感觉头上一黑,一个一米见方的东西救砸落在了头顶上。露在混沌子午殿外面的头,带着不甘与恐惧看着石飞。他没想到石飞竟然拥有了如此逆天的法器,可惜一切都晚了。已经成为了肉泥的赵洪超只能瞪着混元的眼球看着石飞。

    “还想夺走魂魄,给我收。”感觉到灵魂波动的石飞爆喝一声,手指微动,混沌子午殿的大门打开了,赵洪超的魂魄被石飞收进了混沌子午殿中。

    一个躲藏在远处的男子,一口鲜血喷在了身前的祭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