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五十三章 离别
    即井市警察局局长家中的会客室里,气氛有些尴尬。小风胆怯的看着几个沉默不语而又闷头抽烟的人。石飞看到小风皱眉的样子,将烟掐灭。

    “既然如此,我就告辞了。”石飞有些失望的看了看还在闷着头吸烟的徐鹏志,年轻的徐子墨有些期许的看着石飞,却不敢有丝毫动作。

    “走吧,都走吧,活着回来。”徐鹏志抽完手中的烟,说道。垂垂老矣的气息蔓延在四十多岁的警察局长身上。

    “徐局长深明大义四,晚辈就此谢过了。”石飞啪的一声,一个标准的敬礼。敬的不是徐鹏志的警衔,而是徐鹏志作为一个父亲的深明大义。

    “此去金州多凶险,徐家父子美名扬。”很多年以后,徐鹏志的高风亮节,深明大义被载入了教科书,成为了后世人们崇拜的对象。

    通过徐鹏志的关系,即井市西北地区的一大片山区被戒严了。没有人知道这片山区中发生了什么,但是戒严之后,山区里陆续走出来很多奇装异服的人。徐鹏志严令,此次执行任务,所有人不得询问,不得外漏。直到很多年之后,当走出来的人照片出现在各大报刊上的时候,他们才知道原来走出来的都是非人类的存在。

    “石队长,我等就告辞了。只是没想到这一次伤亡这么惨重。”身穿迷彩服的男子走到石飞的面前,有些伤感的说道。

    “牺牲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了斗志。我们牺牲了很多战士,甚至还有很多术修界的前辈,但是我们华夏却敲响了警钟,未来的世界,将以我们华夏为首。”石飞满脸悲戚却又有些为战死的队友而感到骄傲。一群为了华夏未来而战的战士,即使他们牺牲了,也是值得尊重的。何况他们的灵魂还在混沌子午殿中以另外的一种形式存在着。

    “是,他们,不,我们,要为了华夏而奋斗。”迷彩装的战士对着石飞敬礼,带着只有三四十人规模的队伍消失在了山梁之上。

    “上仙,我等该何去何从?”楼兰古城显然回不去了,但是总要有个落脚之地。

    “就不要再提什么上仙不上仙了,被一群机器人和两个魔头打成这样,我愧对上仙的称谓。不知天烨老人打算去哪里?”

    “我打算回山门,重整队伍,我也该为这片土地尽一点心意了。”天烨老人被石飞的所作所为打动了,因为包括他在内的七大掌门都清楚,三十年前众人对赵祖贤的围剿已经让赵祖贤惦记上了,可惜当时没有杀死赵祖贤,即使几天前赵祖贤没有杀上门,或许几年之后也会找上门来。但是石飞却还是拼着全身修为尽失将众人救了出来,这份恩情和大义,让众人动容。

    “回山门吗?也好,不过现在山门恐怕也不安全啊。”石飞担忧的说道。

    “不管安全与否,山门上总还有一些弟子,如果我等不回去,山门恐怕将成为人间炼狱。我等回去之后就会转移地方,积蓄实力。这个仇不报,妄为我等修行多年。”大和尚绝空怒冲冲的说道,显然这一场战斗带来的伤亡已经让满口“阿弥陀佛,罪过罪过”的绝空大师变成了怒目金刚。

    “如此就告辞了,但是石飞有一句话要告诉诸位,我等此战,不可以一地得失论成败。这注定是一场消耗战,现在机器人正想着法子的敛财,我们的优势就在于有人手优势。大家也感觉到了没有术修者灵魂的机器人和拥有了术修者灵魂的机器人战斗力是完全不同的,所以还希望诸位能够抱成团。”石飞的话很深沉,但却直接切中了要害。

    机器人每损失一架就要花费大量的材料重新铸造,而术修者却可以通过时间来提升自己的修为,在未来的战斗中占据主导。

    辞别了回归山门的大大小小掌门之后,子午殿中还有一些灵魂和无家可归的术修者。

    “你们打算怎么办?”

    “我想留在这里。”一个大男孩模样的术修者有些紧张的看着石飞,失去了掌门和师兄弟的他此时已经孑然一身,离开只能是死亡,还不如在混沌子午殿中修炼,争取早日能够进入先天境界,为死去的掌门和师兄弟报仇。

    “你叫什么名字?”

    “风雨楼记名弟子吴文轩,我要留在这里修炼为掌门和师兄弟们报仇。”大男孩目光肯定的看着石飞。

    不远处的几个灵魂在听了大男孩的话之后暗自垂泪。往日里不被看好的一个记名弟子却有如此的心性,让他们即使成为了灵魂体也感到了惭愧。

    “你们为何哭泣?”石飞听到哭声看向了哭泣中的灵魂,灵魂的领头人物正是当日楼兰古城大战的抚琴女子,一曲《秦风无衣》,一句与子同袍。让石飞等人斗志昂扬,但是却也成为了机器人攻击的重点。

    “上仙,我等是风雨楼之人,我是风雨楼楼主雨自怜还请上仙垂怜,让我们和文轩见一见。”

    “是本尊疏忽了。”石飞只要能进入子午殿,他就是这里的神,为了保护狮蝎兽的灵魂体,他屏蔽了所有人对灵魂体的感知,但是彼此却可以听到对方的谈话。

    挥手间,无论是人还是灵魂都感觉眼前一亮,一个个透明的灵魂正围绕着自己的亲人和朋友。

    “对了,还有大叔呢。”石飞想起了因为自己而被害死的大叔,挥手间猬甲金梭中的老人感到一阵气机牵引,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了混沌子午殿。

    小风呆呆的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老人,想要抱住他告诉他自己想爷爷了,可是走过去竟从老人的身体上穿了过去。

    “小哥,你的酒不错,老头子喝了这么多年的酒,都不曾遇到如此美酒,给老头子换了地方,不会不给老头子酒喝了吧。”大叔怜惜的摩挲着小风的头,一边打趣着说道。

    “不会的,老人家为我而死,我石飞所有,大叔尽可予取予求。”

    “哎,你这说的什么话。生死本是天命,你让我看到了我孙子,这就足够了。小风是个可怜的孩子,你好好待他。老头子喝的有点多了,就先找个地方去睡一觉了。”大叔并不知道自己并不是因为喝多了而有了困意,而是因为刺猬酒对灵魂的净化,让老人明显变成了一个会术法的灵魂,也就是人们俗称的鬼。

    大叔在小风依依不舍的目光下离开了,小风也高兴了起来。爷爷还活着,这就够了。

    “怪不得灵魂净化这么快。”石飞看了一眼猬甲金梭中所剩无几的刺猬酒,心中却乐开了花。刺猬酒还有很多,而能够让灵魂体更进一步,这一大发现,才是石飞高兴的原因。

    “以后,混沌子午殿中的一切就拜托雨楼主了,这酒可以提升灵魂的纯度,大家可以自行取用,我也会弄来更多的。藏书阁中应该有鬼修之法,如果有想鬼修的可以前去修炼,至于不想鬼修的,我也会想办法帮大家找到合适的肉身的。”

    辞别了众灵魂,石飞来到了唯一还没有告别的赵幼晴身前。

    “怎么哭了?”石飞不明所以的看着赵幼晴,俏脸上挂着两行玉珠。

    “没什么,就是要离开了,有些不舍。我也要回芒砀山去将母亲安葬了,就不打搅你了。”赵幼晴说着,不等石飞再继续说下去,转身离开了,只有两行清泪,证明着赵幼晴曾经哭泣过。

    “队长,赵大小姐对我们两口子不错,我们就先离队了。”刘长河打了一个敬礼说道。

    “恩,好好活着。”

    “那可说不好,队长不敢进充实自身的实力,我们可就没靠山了。对了,我的宝贝可就教给你了,如果再见,我的宝贝还是那副德行,我可不干。”柳雯雯说完,跟着刘长河离开了。

    “他宝贝就是他儿子,不用谢我。还想和你比划比划呢,你竟然是上仙,走了。用时间来芒砀山请你喝酒。”施战一抱拳不再停留跟上了众人的脚步。

    “哥,我们去哪儿?”

    “回金州。对了,你有没有看到赵洪超那群人?”石飞看着已经明显接触了术修的赵佳宁问道。

    “没,好像开始打没多久,他们就离开了。”

    “算了,先去找那个纨绔子弟,我们抓紧时间回家。”石飞说完,气机撤出,与赵佳宁出现在了混沌子午殿之外。

    即井市,徐子墨不耐烦的看着阚泽大包小包的往车上装行李。

    “我说,老阚。飞哥不是说了吗?到金州什么都有,你说你。”

    “小兄弟,破家值万贯。我们这些可都是老阚一手赚来的,丢了多可惜?”一个身材有些垮掉的中年妇女正吃力的往卡车上放一个沙发,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正拖着一个滑板车向徐子墨走来。“给我装上,飞叔叔可是说了,让我们赶紧收拾,他回来就出发。”

    “得,早知道是出来干搬家的活,我还不如继续生活在我爹的淫威之下呢。”徐子墨有些无语的看着阚泽的儿子阚将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