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五十二章 再临即井市
    西北难得一遇的雨水,接连不断的滴落在石飞的身上,石飞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陌生的环境,屋顶在滴着雨水,夜雨有些凉,石飞裹了裹身上已经满是血污的衣服,蜷缩着身子躺在地上,现在的石飞已经没有了一丁点的力气。

    “大哥哥,来喝口水。”一个四五岁大的男孩,瘦削的身子上穿着一件脏兮兮的衣服蹲在石飞的身边,他手中盛水的器皿是一只掉了一块的瓷碗。

    “谢谢。”身体有些发抖的石飞对着小男孩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没事的,你要不要吃点东西?爷爷今天打了一只野兔,烤的可香了,不过还要等一会儿,爷爷上山去采药了,让我看着火候。”小男孩欢快的说着,好像很久没说话的孩子一样,终于可以畅所欲言了。

    “小风,你又在乱说什么。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打扰客人休息吗?”一个满是关怀的声音从屋子外边传了出来,石飞艰难的抬起了头,看着打开房门的老人。

    老人驼背很厉害,以至于佝偻着身子,费力的将药筐从背上取下来。

    “小哥,稍等一会。你现在身子发热,老头子给你熬点药,休息一夜就好了。”老人说着,找出一个药钵,将翠绿的植被丢入到药钵中,用药杵捣碎。深绿的液体被老人倒入一个破瓷碗中。

    “让小哥见笑了,我们这儿实在是没什么好的器皿,还希望小哥不要嫌弃。”老人客气的说着,一边在屋内的火堆上添了一把柴。

    整个屋子都在下着小雨,干燥的木柴放入火堆中一会儿的功夫冒出了浓烟。

    “多谢老人家。”石飞小心翼翼的从老人颤巍巍的双手中接过了药汁。

    “好,好小伙子。”看到石飞一扬脖子就将药水全部喝下去,老人不由的叫起好来。

    “这么多年了,老头子隐居在这荒山野岭之中,每次遇到有迷路的游客都会好心的将他们带回来,可毫不犹豫喝下老头子这里药水的人一个都没有,单单是小哥这份胆识就足够老头子乐上一晚了,今天当浮一大白。”老人说着,结果石飞手中的瓷碗,乐呵呵的离开了。

    原本的烤野兔因为天气原因变成了熏野兔,三个人挤在一个没有被雨水打湿的地方,吃着香喷喷的熏兔子,喝着老人口中所说的大白。

    “小哥,少喝一些,身子要紧,把这里当自己家。”老人乐呵呵的说道,显然能接触到一个并不嫌弃自己的年轻人让老人家很是高兴。

    “好,都听大叔的。您别喊我小哥了,叫我小飞就行。”石飞说着放下了酒杯,吃起了带着烟熏味的熏野兔。

    “好啊,小飞,小风,有风才能飞。”小男孩乐得和吃了蜜糖一样,拍着巴掌说道。

    是夜,老人和小风挤在还滴着雨水的地方睡着了,石飞躺在干燥的床铺上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老人家死活不肯让石飞睡潮湿的地方,石飞只能答应下来。

    夜,很静,静的出奇。石飞因为紫天尊者强行控制了他的身体,到现在还感觉浑身没有力气。

    一丝气机进入了混沌子午殿中,子午殿里热闹非凡。劫后余生的术修者感慨着,彼此对饮,看到石飞出现一个个的走了过来,拉着石飞询问着这是什么地方。

    “大家先安静一下,大家就把这里当做是自己的家。还有所有的灵魂都不许需要躲藏,能进入这里的都是心有良知的术修者。而且狮蝎兽也会保护大家的安全。至于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还不方便告诉大家,但是等我到了即井市,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战死的术修者们,你们的灵魂在这里可以得到永生,我石飞在这里发誓,终有一天我会还给你们一具肉身。”石飞走到台阶上,看着台阶下有些惶恐的术修者说道。

    “上仙我们自然是信得过,可是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难道一直在这里躲藏着?”无名大师瓮声瓮气的说道。

    “不会的,大家难道没有感受到这里的时间流速吗?大家先安心待着,等到安全了我自然会让大家出去。”

    “如此就多谢上仙了,非是我等不愿待在此处,而是牵挂太多。”天烨老人抱拳行礼,身上的伤明显好了很多。

    随着石飞的吩咐,大批的术修功法被狮蝎兽搬了出来,供大家借鉴和学习。

    石飞收回气机,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入了石飞的耳中。

    “确定方位了吗?”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

    “无崖子说的还会有错?今晚上捉住这条大鱼,我们就等着领赏吧。”

    “那还等什么?冲进去一梭子全秃噜了了账。”低沉的声音再次说道。

    “不行,我不能让老人家受牵连。”石飞想着,目光看向了沉睡中的爷孙俩。

    “大恩不言谢,如果日后再见,我石飞必报大叔收留之恩。”原本想要将爷孙两个带入混沌子午殿的,可现在石飞没有丝毫的力气。体内的识海和丹田也因为紫天尊者最后的奋力一搏将所有的气机都抽走了,现在的石飞就是一个稍微壮实一点的普通人都可以打到他。

    “哗啦……”石飞下床不下心踢到了一个药筐,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将熟睡中的爷孙俩吵醒了。

    “小飞,你要上厕所吗?”老人睡眼惺忪的问道。

    等石飞想制止的时候,已经晚了。破旧不堪的房门被一个粗壮的汉子一脚踢开,两挺冲锋枪一阵乱射,子弹悉数打在了老人的身体上。

    被枪声吵醒的小风被老人死死的压在了身子底下,石飞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只能眼看着老人倒在血泊之中。

    “哼,还以为多大本事,也不过是个废物。”壮汉伸手将石飞抓住,一条绳索将石飞捆绑了起来。

    “带走。”

    “慌什么?这里还有熏野兔呢,老子可是打了半天都快饿死了。”

    “我们现在是机器人,饿死个屁。耽误了大事,你我吃罪不起。”另一个声音说道。

    “就他,还能跑?”粗壮汉子打定了注意要吃掉桌子上的半只野兔,就这老人剩下的半瓶白酒,“滋遛滋遛”的喝了起来。

    “嘘,别出声。”石飞缓慢的在地面上挪动着,等到用腿在黑夜中将老人的遗体挤开,只看到正满是泪水的小风看着自己,目光中充满了疑惑与恨意。

    “小风,听哥哥说,我一会儿带你逃出去,你不要出声。”屋顶还在滴答的水声掩盖了石飞的声音,石飞仔细的观察着两个机器人的位置。

    门口站着一个,石头搭建的餐桌边上一个。两个人目光有意无意的盯着石飞,而对于时机的捕捉已经成为了本能。就在门口机器人再次不耐烦的催促的时候,石飞一只脚用足了力气将顶梁柱踹倒。如果老人的房子再坚固一些,怕是石飞的这个办法也得不到实施,但是老人的房子实在是太过破旧了,被沙蚁几乎筑空了的顶梁柱随着石飞的一脚塌陷了。

    就在两个机器人忙着梳理身上杂物的时候,石飞已经解开了背负在身后的绳子。如果换一个聪明点的人来绝对不会用这么普通的绳子去捆绑一个被称为上仙的人。

    只能说天意如此,如果赵祖贤不低估石飞的实力,如果不赶上沙漠中下雨,一切的一切加在一起,拼凑出了一个机会。被赵祖贤随手杀掉的两个旅客弄出来的机器人根本不知道术修界的存在,又怎么会提防着石飞呢。

    房倒屋塌的一刹那,石飞抱紧小风,顺着房子后面的山坡滚落了下去。原本房子内就有未熄灭的篝火,现在大量潮湿的木材,稻草倾覆在上边,原本小屋的位置浓烟滚滚。

    “妈的,真是晦气。原本以为出来旅个游,妈的,变成了机器人不说,现在还来抓人,走吧。这么大的烟,早就熏死了。”粗壮汉子骂骂咧咧的说道。

    “这他妈什么世道,机器人都敢操控起咱们来了。”另一个声音说完,便跟着粗壮汉子离开了。

    两个机器人离开没多久,浑身被石头划出血痕的石飞从山坡下边爬了上来,小风也因为一连串的打击情绪显得石飞的低落。

    “爷爷,爷爷。”小风悲戚的哭喊声刺激着石飞,这一切都是石飞带来的,可是现在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就连魂魄都无法替老人保存起来,让老人在混沌子午殿以另外一种形式活下去。

    “对了。”石飞脑海中一亮,想起了自己在混沌子午殿藏书房中看到的一个古老秘法,是将人的灵魂寄托到一个物品上,或山石,或其他的东西。等日后如果想要复活这个人,只需要找到合适的肉体就可以。虽然后边的复活之法当时石飞认为是无稽之谈,可是前边的寄魂之法石飞却记住了。

    “小风,别哭。我会让你见到你爷爷的,我可是神仙哦。”石飞轻轻的拍打着几乎哭晕过去的小风,口中念念有词,现在石飞手中能寄托老人魂魄的只有三件东西,一把身边带着的杀猪刀,这个显然是不可能的;第二件就是混沌子午殿,按理说这是最好的选择,可是现在石飞和子午殿完全的断绝了联系,就算石飞想要将魂魄寄托到子午殿上也根本没有能力;而第三件就是一直被石飞当做是仓库和护甲的猬甲金梭,这也是石飞唯一的选择。

    月黑风高,正是勾魂夜。两位鬼差大人正将老人的魂魄拘禁起来,准备上路,可是一道晦涩难明的声音直击两位鬼差的神魂,被拘禁起来的老人剧烈的颤抖着。千年阴铁打造的聚魂链竟然被老人配合着晦涩难明的咒语给挣脱了出去。

    “会不会是上次两位使者遇见的那位上仙在作怪?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听阎王爷说以后见到他都绕着走。”瘦高个的鬼差有些恐惧的离开了。

    而进入到猬甲金梭之内的老人魂魄,看到满地的酒坛子,也顾不得发生了什么,拍开一个个酒封,畅饮起来,浑然没有为自己身死感到遗憾。只是眼神中有一丝丝的失落,嘴中呢喃着:“小风,爷爷走了,你以后要照顾好自己。如果小飞不死,你就跟着他吧,他心地善良,没有那么多的尔虞我诈,你跟着他我放心。”

    “飞哥哥,我,我听到爷爷说话了。”小风还是个孩子,本能的抓住石飞的衣角,虽然不害怕爷爷可是这种环境就连石飞都有些发憷。

    “爷爷都说了什么?”石飞对于鬼神乱力什么的早就已经习惯了,只是没想到刚刚成为孤魂野鬼的大叔竟然能给小风传递信息,这让石飞很是不解。直到后来,老人重新出现在石飞面前的时候,石飞才知道,这就是亲人和朋友间灵魂上的羁绊。就好像远方有亲人或朋友发生意外,人会不由自主的心悸或着流泪一样。

    “爷爷说你是个好人,让我跟着你。”小风说完,一阵阴风刮过,让石飞打了一个激灵,好像冥冥之中老人在看着自己。

    “此地不可久留,处理好老人的尸体之后必须离开。”石飞心里想着,一边从冒着烟的屋子里找到了老人的尸体。老人身上的血渍已经干涸了,石飞和小风用手在不远处的沙地上为老人找了一个风水宝地,就地安葬了老人。

    “走吧,我背着你。”看着满脸倦意的小风,石飞说道。

    就这样,身体虚弱的石飞一路磕磕绊绊的打听着附近的住户,向着即井市前进。

    一路上两人跟着商队走过,也坐过迁徙牧民的马车,三五日之后终于看到了即井市的轮廓。

    即井市第一人民医院,阚泽看着根本就不顾护士叫号就闯进来的男子,心中一阵无名火起,这年头那个不开眼的敢插队。

    就在阚泽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的时候,一个令他终生难忘的面孔出现了。

    “你,你又来做什么?”

    “在即井市没熟人,来你这儿休息休息。”石飞无力的回答道。

    “你,你这是怎么了?快把孩子放里边床上。”已经没有人样子的小风被阚泽半拖拽着拉上了病床,一阵简单的检查过后,哗哗啦啦一张药单写完了。

    “去药房取药,孩子先放我这儿。”阚泽将单子递给石飞,又仔细的检查起小风的身体。

    石飞和小风看着流水线般工作的阚泽,一直看到中午。

    “请我吃饭吧。”见阚泽收拾好桌案上的工具,一幅老熟人的语气说道。

    “呸,我请你吃饭,你怎么不去。”阚泽说着说着意识到了不太对劲,对面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人。

    “走吧。”依旧是破旧不堪的轿车,除了喇叭不响各处都响的车让石飞陷入了回忆。上次就是坐着这辆车,才有了这一个多月的事情。

    “老阚,问你点事情。”石飞在后排座上将脚搭在已经坏了的车门上。

    “你问就是了,我敢不回答吗?”阚泽心里想着,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上次的那个年轻人你能找到吗?”

    “可以,不过他们一家现在不是太好过。自从你走了之后,他爸就撤职了。”心中却在咒骂着石飞就是一个倒霉鬼,断了自己的财路不说,还害得现在即井市参与过器官贩卖的家伙们都投鼠忌器,纷纷自首。

    听了阚泽说了石飞走后即井市的变化,石飞疑惑的看着阚泽问道:“你没去自首?”

    “去了,上边说我提供了重要情报,而且不严重就没收留我,我说,你到底是哪路神仙,能不能放过我?我现在可是本本分分的做一名大夫,没有钱看病的我自己垫钱给他们拿药,您老人家放过我行不行。”阚泽带着哭腔,看着石飞。一想起家里现在过得烂日子,阚泽就一阵头大。

    “放心吧,我现在没精力去操心你们这些烂事。但是人在做天在看,你自己想想吧,到了地方你放我们俩下来就行,我绝不会再拖累你。”石飞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了一个累赘,可以想到现在自己的这个样子,还真是活脱脱一个大累赘。

    “真不用我请你吃饭?”阚泽不明白石飞怎么忽然转性了,带着疑虑问道。

    “不用,到了地方你就回去吧,要是有人问起我你就如实说。”临下车石飞嘱咐道。

    “还是算了吧,跟着你还算安全些,我自己肯定被人怎么弄死的都不知道。”阚泽略微一想,就直接跟着石飞走了下来。

    一路将石飞引到年轻人的家中,阚泽还不肯离开。

    “你还不走?跟着我可是会没命的?”石飞说道。

    “与其死在你手里,也不想死在机器人手里,毕竟咱们这么熟,下手的时候给我来个痛快。”阚泽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跟着石飞,最起码能让一个市的局长直接撸了的人物总比面对也许不远的战争要强。打定主意的阚泽对石飞的态度也有了些许的变化。

    阚泽的小心思石飞一眼就看穿了,但也不点破。谁不怕死,就连多次想死的石飞现在也害怕死掉,一旦站到一定的位置,死也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