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五十一章 赵祖贤入魔
    一道道黑色烟雾在赵祖贤的身上冒出,不甘的双眼中冒出了怒火。一股黑色的火焰从赵祖贤的脚底下燃烧起来。原本就嗜血的红袍此时已经彻底的被燃烧了一个干净。黑色火焰中曼妙的身姿遮掩不住滔天的恨意。

    “咳咳,不好,有人要成魔。”石飞识海中,紫天尊者虚弱的说道,可是他现在已经不能讲思想传达给石飞了,他太虚弱了。

    “这,我。”小皇急的团团转,现在石飞的身体已经因为战斗的缘故,石飞封闭了身体内的所有信息,想要提醒石飞显然是不可能了。

    而不明所以的石飞等人此时还在浑不自知的剿灭着机器人,如果绝空大师在,也许会发现赵祖贤的变化,可是身受重伤的绝空大师早就被石飞安置进了混沌子午殿中。

    战斗节奏因为突兀出现的黑色烟雾而慢了下来,对于这种情况知之甚少的众人来说,能够缓上一口气就已经很不错了,哪里有心思去思考黑烟的来历。

    “累死了,这哪里是打仗,整个一大规模作战。”刘长河无力的靠在石飞的身边,吐出一口浊气。一行众人都略显疲惫,只有赵佳宁兴奋的神色中充满仇恨的注视着越来越模糊的赵祖贤。

    “佳宁,我们现在还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有一天我一定帮你报仇。”石飞知道赵佳宁在想什么,他甚至毫不怀疑一有空隙赵佳宁就会冲上去手刃仇人。

    “哥,这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成了仙,就是为了压制别人吗?”赵佳宁听了石飞的话低声询问道,一股别样的滋味弥漫在周围的人群之中。

    一个同样的念头在众人的脑海中形成,成仙是为了什么?不仅仅是普通术修者就连修为高深的六大掌门也被赵佳宁的话语给问住了。

    年轻时候,为了行侠仗义,惩恶扬善走上了这条与天斗的路,可是漫长的生命里,自己还有几分年轻时候的想法?

    “我辈不管是修仙还是做人,总要有所坚持。如果迷失了本心,还谈什么修仙,论什么白日飞升。当今天下乱象将至,何去何从还要靠自己的本心。也许你现在迷失在功名利禄当中,但是等到人类真的被奴役了,你的优越感还会存在吗?”

    “也许你会选择抗争下去,但是这条路真心不好走。今天你可能会亲手埋葬朋友,战友的尸体,明天可能别人连你的尸体都来不及掩埋。但是,当人类不再被奴役,你会不会觉得自己死得其所呢。”

    “大道理人人都会说,可是做起来难。这场战斗注定了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的事情,一开始凭借着一腔热血也许你会奋勇杀敌,但是生死离别多了,你还能坚持多久?一天?两天?”

    石飞的话虽然对于士气的打击很大,但是现在已经到了选择的时候,原本上万人的术修者,现在只剩下寥寥千人。一开始机器人就带走了无数个后天修为术修者的生命,现在能继续战斗的也就身边这些人了。

    “想走的都走吧,受伤的,没受伤的都可以。不想走的,就留下,这一次如果我们撤了,华夏就再也没有和机器人抗争下去的勇气了。我,石飞,死战不退。”石飞说着,杀猪刀高举,从正修整的队伍向着逐渐安静下来的机器人阵营走去。

    “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身穿迷彩服的战士们,再一次填充着匮乏的弩箭,跟着石飞踏着整齐的脚步向着围在赵祖贤身边的机器人走去。

    “怕他个球,现在我们已经多活了多少年,上仙实力受压制都不怕,我们怕个软蛋,风云楼的崽子们跟老娘冲,杀一个赚一个,杀一对赚一双。”一个女子手持竖琴,将身上染红的血衣扯掉丢在地上,义无反顾的跟上了上仙石飞的脚步。

    “烟雨阁,给老子冲。”

    人总是盲从的,哪怕是死,如果一个人赴死会让人胆怯,但是当一群人慷慨赴死的时候,胆怯的会是对方。哪怕是术修者,他终归是人,也有热血和抱负。为了这片生活了多年的土地,生命还重要吗?

    那些对自己尊敬有加的凡人,一旦失去了自己心中神一般存在的庇护,他们还能好好的生活吗?

    “杀光机器人,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一个声音响起,此起彼伏的声音便不会停歇。

    走在队伍前面的石飞看着跟在自己身边的一名战士,说道:“你们不该来。”

    “我们必须来,守土安民是我华夏战士的使命,没有应不应该。”

    “这注定不是一时间就能解决的战斗,你们才是未来的种子。带着部队回去吧,今天就让我来替这个饱受疮痍的国家扫除这一个敌人。”石飞的声音很低沉,因为这一场战争真的不公平。华夏的术修者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但是双臂是冲锋枪的机器人却可以流水线生产。

    “如果活着,我想邀请你去我们部队,做教官。”年轻战士诚挚的说道。

    “我本就是部队上的人,只要国家有需要,我万死不辞。”石飞恬然一笑,知道再劝下去也不会让这些大头兵改变主意,既然这样,就一起战斗吧。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石飞高声唱道。

    领悟了变宫谱的石飞,虽然五谱却二,但是这种时候,只要主掌杀伐的商金谱在,就足够了。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年轻的战士附和着,一首岂曰无衣,让这些原本相识不相知的人成为了彼此最亲密的战友。

    充满杀伐之气的队伍,向着赵祖贤靠了过去。连弩打出,叮叮当当的打在了机器人的身上,一些修为高深的术修者幻化出光幕,护住正在射击机器人的战士。

    战争从来不是公平的,但是我华夏儿郎却从不惧怕任何的挑衅。当国家受到攻击时,我华夏男儿舍身保国;当人类为鱼肉时,我华夏男儿敢为天下先。

    石飞看着自己身前幻化出随即有消失的光幕,知道身后的术修者已经经不起太大的消耗了。紫衫罗汉果不要钱的撒出去,能恢复一分实力是一分实力。

    赵祖贤外围的机器人似乎得到了什么命令,开始着重防守。

    所谓久守必失,何况他们面对的是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阎王。石飞手提杀猪刀,冲了上去。这一战,只为了打出一个反抗机器人的勇气,虽死无憾。

    刀砍在机器人的身上,得到术修者记忆的机器人竟然已经幻化出了气机盾。石飞带着白芒的杀猪刀受到了牵制,但是比肩接踵的长短武器让机器人应接不暇。

    你们有科技,我们有牙齿;你们有术修,我们还有牙齿。今天,只为了一个勇气,咬也要将这些机器人咬死在这里。

    战斗打到现在,能活下来的术修者都是人中翘楚。服用了石飞的紫衫罗汉果后身体得到了大幅度的恢复,原本众人以为昙花一现的狮蝎兽也因为战事吃紧再一次出现在了机器人的侧翼,吸引着机器人的一部分火力。

    “杀!”

    “死!”

    一个又一个的字在术修者的口中喊出,一道道悠扬的琴声在术修者的队伍中起伏。《秦风无衣》被风雨楼的楼主奏响,伴随着充满杀伐之气的喊杀声,最后一次碰撞以惨烈而开始。

    每到下一个机器人都会有一个甚至数个术修者受伤,受伤的人被存在不多的后天修为者集中到了一起。柳雯雯看着如荼似火的战斗,心中的无名火起,不再估计石飞的命令,捡起地上的一把长剑冲杀了上去。

    “你来做什么?胡闹。”当柳雯雯的长剑出现在石飞的眼前时,石飞怒喝一声,替柳雯雯扛下了一记子弹。

    “你把人都安顿好,我虽然不敢说都能救走,但是还能保住他们的一条命,这些都是希望,你知道吗?滚回去。”石飞严厉的说道。

    “队长,我……”

    “滚回去,这是命令。”石飞不再理会还没想明白的柳雯雯,再次加入到站团中。漂浮在半空中的六大掌门打在黑烟上的攻击好像泥牛入海,没有在黑烟上留下半点波澜。

    “天烨,先杀地上的机器人,最后解决赵祖贤。”听到石飞声音的六人迅速的找准目标,一个个术法不要命的撒了出去。随着六大掌门的加入,战斗局势有所好转,但是在打不死的机器人面前,六个人实在有限,能做到的只是少死几个人。

    就在石飞正全神贯注的打击着身前机器人的时候,《秦风无衣》的声音戛然而止,一旁施展不及术法的术修看着风雨楼的楼主被子弹洞穿了胸膛。

    “上仙,我尽力了。”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石飞,女子娇笑着闭上了双眼。

    “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不点头,阎王想留人都不行。”石飞眼角含着泪水,对着并不认识的女子说道。女子的尸体凭空消失了,石飞再一次顶在了赵佳宁的位置上,赵佳宁此时也被打断了一只手臂,这时候他才知道石飞承受的是多么强大的反击力度。

    “退回去,我来。”石飞轻轻的说道,杀猪刀白芒乍现,机器人被石飞一刀生生的劈成了两半,芯片在锋利的刀芒中消失在了满是风沙的楼兰古城。

    “上仙,我尽力了。”有一位术修者替石飞挨过一串连发子弹之后,倒在了地上。

    “谁都不能死,这一仗所有人都会活下去。阎王,你敢收一个人,我搅乱你的地府。”石飞心中的郁闷之气越来越重,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犀利。

    虚空中,两道黑白身影听到石飞的话,不寒而栗。已经多少年了,竟然还有人知道地府的存在,他们犹豫了,勾魂锁链伸在半空不敢再向前伸一点。

    “回去报告阎王吧,这不是我们能做主的。”黑袍男子轻声说道。

    石飞没想到竟然误打误撞之下吓跑了勾魂使者,但是也因为他所说的话,惹出了更多不必要的麻烦。

    将战斗位置交给司马义征之后,石飞将受伤的和已经断了气的人收进了混沌子午殿,得到石飞消息的狮蝎兽自然会好好照料这些人,石飞的后顾之忧消失了。

    石飞再出现的时候,战场上能数过来的人已经不过两三百人,失去主人的武器在风沙中哭泣,而机器人除了无崖子之外在没有存活的。

    “呵呵,我们赢了。”还能开口说话的人笑着看着刚刚认识的同伴。

    “是啊,我们赢了。”回答他的男子情绪并不高,连带着说话的男子情绪也低落了下来。

    这场战斗打的实在是太惨烈了,六大掌门无一不带伤,但是也因为只一次的战斗,让所有的术修者看到了希望。虽然他们能够融合术修者的灵魂,但是相比起人类的思维,他们还是无法领会术修的真谛。最多只能是画饼充饥,自欺欺人罢了。

    “是吗?你们赢了吗?”一个来自地狱的声音从黑烟中传了出来,听到的人不由得后背发凉。刚刚还坐在地上说话的男子,转眼间就出现在了从黑烟中走出来的赵祖贤手中。

    “两个术修者的灵魂,味道应该不错。”一个男子的声音从赵祖贤口中传出来。

    “是啊,还真是美味,想想都激动。可惜啊,他们竟然不害怕,要是害怕一些,滋味会更好。”赵祖贤的声音有些埋怨的说道。

    “你放开他们。”石飞怒视着走出来的赵祖贤,虽然他不知道赵祖贤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现在石飞能感觉到自己根本连赵祖贤的一个眼神都承受不住。

    “你,不不不,你们所有人都要死。”

    “哈哈,对,你们都要死。本尊这么多年没有享用过术修者的灵魂了,今天谁都不许走。”

    赵祖贤身上的黑烟完全消失了,一张阴阳脸,不,确切的说脸的左半侧是黑色的,右半侧是暗红色的,好像结痂的血污一样。身上罩着一件长袍将赵祖贤整个人都裹在了里面。

    “我来挡住他,你们快走。”石飞意识到现在的赵祖贤根本不是自己等人所能对抗的,只能是强提一口气机,站在赵祖贤的面前。

    “哈哈,不错,三股纯阳之气,我喜欢。”

    “是啊,我感觉还有一股不得了的气机,我们要饱餐一顿了。”

    “恩恩,那就开始吧。”赵祖贤男子声音落地,整个人就出现在了石飞的面前,根本来不及反应的石飞被赵祖贤抓在了手中。

    “桀桀,真舒服啊。”赵祖贤贪婪的在石飞的身上嗅着气机的味道。

    “那就慢慢享用吧,这里还有这么多人,我就不和你抢了。”女子声音说完,一道身影从赵祖贤身上脱离出去。

    两个一模一样的赵祖贤出现在众人面前,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勇气也随着石飞被抓而消失了。赵佳宁握紧长枪想要冲上去,却被石飞的眼神给制止了。

    “桀桀,这身体还真是不舒服,本尊怎么能用女儿身。”说完,抓着石飞的赵祖贤发生了变化,一个比石飞高出一头的邪魅男子出现了,宽大的斗篷笼罩在身上,石飞根本看不清男子的脸,一双幽蓝色的眼神看的石飞有些迷失。我就是食物,这个念头在石飞的心里生了出来。

    “小皇,恐怕事情不太好,你将全身气机传输给我,我们立即离开这里。”虚弱的紫天尊者说道。

    “你不许乱来。”小皇警惕的看着紫天尊者。

    “我知道该怎么做,再耽误下去你我还有他都要死在这里。”紫天尊者有些受伤的说道。其实紫天尊者已经隐隐猜测到了石飞就是混沌子午殿的主人,而混沌子午殿的主人也是他的主人啊,可是现在能说吗?不能,因为石飞要自己去找回他失去的东西。

    小皇现在的气机比起之前来要强上许多,但是这也仅仅让紫天尊者面色稍微好看了一些。

    一道虚无的声音出现在空中,伴随着声音而来的是无上的威压。

    “阴阳血魔,真当本尊是下界来游玩的吗?”石飞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漂浮在了空中,随手一挥,石飞阵营的人全部消失在了楼兰古城。

    “不,你不是告诉我,没有仙的吗?”男魔看着消失在自己手上的石飞,怪叫着看向赵祖贤。

    “魔门已开,一个小小的神仙就把你吓成这样,还真是没用。”赵祖贤暗红色的脸上两只血红色的眼瞳毫不畏惧的看向了漂浮在空中的石飞。

    “哼,待本尊禀告天帝,必将尔等永堕地狱。”一声冷哼,吓得男魔不敢动作,赵祖贤却迈着脚踩莲花向石飞走来。

    “还真把自己当上仙了?石老板。”赵祖贤冷笑着看着石飞。

    “你没发现赵经武已经消失了吗?”可惜赵祖贤面对的是紫天尊者,而不是石飞。如果石飞知道的话,肯定会大惊失色,所以,赵祖贤失望了。

    “待本尊禀明天帝,定将尔等化为齑粉。”紫天尊者强撑一口气,喝住赵祖贤二魔,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