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四十六章 功法云劫
    “没想到妖女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诸位,小心守护心神,我要启动紫烟阁的终极大阵了。”花满天惊骇之余迅速的冷静下来。

    “静怡,开太极,夺三阳,遮天蔽日现二郎。”这本是紫烟阁绝密的暗语,可现在已经不容在等下去了,守护大阵原名五行护阁大阵,五行相生相克,变化万千。可是因为女子的一句神说,守护大阵就彻底的败了下去,再开启其他的阵法也只能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师傅,开启了这个阵法,咱们紫烟阁可就要毁了。”王静怡没想到自己从来都看作是天下第一的五行护阁大阵竟然这么轻松的就被人打破了,心中焦急的说道。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紫烟阁?今日我等不死,当位列仙班。”花满天没有丝毫不舍的说道,虽然心痛,可在取舍之间已经做出了判断。

    “弟子王静怡乞求真君显灵,助我紫烟阁逃过此劫。”之后只听到王静怡口中念念有词的说着一些晦涩难懂的话语。

    “难道,真君抛弃了我们?”久久没有得到回应的王静怡情绪失落的说道。知道后来,王静怡才知道因为石飞的缘故,真君根本不敢靠近紫烟阁。

    “呵呵,你这节目不错,不过可惜了。受死吧!”女子暴起发难,只瞬间便已经出现在了王静怡的面前。

    “放开她。”一个虚弱的声音在女子的身后传来。

    “哟,小哥,你忘记我了吗?”无崖子阴测测的在赵佳宁身后说道。

    “不自量力。”女子闷哼一声,肩膀抖动,赵佳宁再一次横飞出去,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了。仇人就在眼前,可是自己竟然无力对抗,还接二连三的被女子打的倒飞出去。

    “真是让人羡慕啊,竟然有人为你挺身而出,好感动啊。不过,你还有他,你们都要死,都要死。”女子似乎被触动了什么神经,疯狂的发泄着。

    “你还不肯住手吗?”远处传来一道有些缥缈的声音,让女子掐着王静怡脖子的手为之一顿。

    “哈哈,哈哈哈,你来了,真是没想到啊。”女子丢垃圾似得将王静怡摔在地上,低声狂笑着,继而声音越来越大,维持着北斗七星聚气阵的七人心神明显被什么触动了,恐惧,多少年没有在他们心中出现了。

    可现在深深的恐惧让他们发自灵魂的颤抖起来,北斗七星聚气阵出现了裂隙。本就不以修为见长的无名大师嘴角溢出了鲜血,身子晃动了一下,但本性使然的无名大师还是咬紧牙关勉强的站住了。

    可处在暗红色云劫内的几个人明显已经受不了了,钱妙妙一口热血喷出,整个人好像被一个无上的压力击倒,浑身无力的趴在了地上。

    “稳住心神。”远方缥缈的声音好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送到了七人的手心中。

    “云劫之下不死者,留不得,无崖子动手。”女子开口道,人却已经飘出了紫烟阁,顺着虚无缥缈的声音追了出去。

    无崖子现在很得意,石飞就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失去肉身,成了现在这不人不鬼的样子全是拜石飞所赐。别说你是上仙,就算你是天帝,老子也要你魂飞魄散。

    “受死吧,小贼。”冲锋枪子弹带着黄色气机透过云劫,扑向了石飞。

    “呵呵,还真是有情有义,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无崖子看到扑在石飞身上的赵佳宁不由冷笑道。

    “竖子敢尔。”一声咆哮,让无崖子为之一顿。

    “何人装神弄鬼,还不滚出来,受爷爷一枪。”

    “呵呵,区区云劫,本尊若被你等小人趁机了了账,本尊还如何自称上仙。”石飞紧闭的双眼缓缓的睁开了,一道摄人心神的紫色眼球看着无崖子。

    “不,你不是仙人,绝对不是。”无崖子的计算系统彻底的凌乱了,这种不属于威压而且庞大计算能力的芯片中对于这种目光也根本没有记载,只能说明石飞根本就不是凡间界的术修者。

    “难道,真的是仙人。”失去了计算能力的芯片反馈的信息是迅速撤离,而已经渐渐被计算机控制的无崖子根本来不及多做停留,转身就要离开。

    石飞识海中,紫天尊者气势虚弱的看着被自己临时抽调过来防守的小皇,露出了疲惫的笑容。双眼紧闭着,再也没有睁开的迹象。

    紫天尊者太累了,甚至来不及告诉小皇接下来该怎么办,就带着倦意睡了过去。

    “接下来看我的吧。”小皇咬紧牙关,看着已经被侵蚀了一小部分的识海,脆声说道。脖颈后面出现了一支金刺,小皇念念有词将金刺握在手中,一招拨云见日将正准备大肆侵蚀石飞识海的云劫拦截住了。感受到识海危机的石飞在胃内根本无暇自顾,只能拼命的加快炼化云劫的速度,他知道这样做会带来很可怕的后遗症,但紫天尊者突然控制自己的身体,并且回来之后虚弱的样子让石飞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并不怎么安全。

    他甚至怀疑七大术修大家有意要弄死自己,可是当他醒来之后,才知道自己是有点小人之心了。

    石飞拼命的炼化,力气耗尽就吃上一颗紫衫罗汉果。等到力气再次耗尽,再次吃上一颗紫衫罗汉果,一直到现在石飞还只是将紫衫罗汉果当做是补充体力的果子。对此,小皇更是懒得和石飞计较,石飞的紫衫罗汉果多的可以堆满十个紫烟阁,别说吃一个了,就是吃一个丢一个也足够石飞挥霍好久的。

    楼兰古城上空的云层越来越淡,但是人们已经对弥漫在古城上空半个多月的暗红色阴云习惯了。可这时候,却有人开始不淡定起来。

    “我说姑姑,咱们家族的比试可是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赵洪超一脸腻歪的看着赵幼晴。

    “我不是都说了吗?后天才到时间,你这么着急到底是什么意思?”赵幼晴被自己侄子逼得万般无奈之下,也渐渐的没有了耐心。

    “石飞肯定活不了了,咱们早比晚比有区别吗?”

    “你这是什么话?没到时间就是不能开始,再说了我们队长是什么人,想死阎王爷都不敢留,你再出言不逊我就赶你出去。”刘长河怒目圆睁的瞪着赵洪超。

    “我好害怕啊,上仙啊,就是不知道我们赵家的家主继承人规矩是不是也要改一改?”

    “这是什么话?别说石飞根本不是仙人,就算是我也不能做出改变祖训的事情。如果他真的是仙人,我也不会请他出手相助的。”赵幼晴被赵洪超逼的已经到了爆发的关头,随口说道。

    “那就好,小侄先告辞了。”阴谋得逞的赵洪超带着愉悦的心情离开了,在他看来接下来的比赛根本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了,虽然施战的本是要强过自己的几个手下,可是施战也不可能一个人打四个人,何况自己的老父亲还是压阵的,自己的少主之位可不是只是嘴上喊喊就完事的了。

    “小妹,你糊涂啊。”赵洪超的离开,柳雯雯的话让正在气头上的赵幼晴冷静了下来。自己到底都说了什么,本来就作为压轴的石飞竟然被自己随意一句话给抛弃了。

    “姐,我,现在怎么办啊?我们可是只有四个人啊。”赵幼晴知道一旦得不到家主之位,赵家将走入万劫不复的地步,可话都说出去了,还能怎么办。

    “只希望队长能平安无事。他在这里肯定会有办法的。”刘长河闷声说道。

    “是啊,这小子鬼精着呢。可是这云什么时候散去啊。”施战附和着,可对于天威也是无可奈何。

    就在他们焦急的时候,石飞的云劫也到了关键时刻。原本厚厚的云层因为北斗七星聚气阵的原因,一点点的接触到石飞,所以无论石飞怎么加快速度炼化都是无济于事。而被控制了侵蚀速度的云劫更是满腹的牢骚。

    现在的石飞只求尽快度过云劫,可是云劫能接触到石飞的地方因为一个北斗七星聚气阵而只能一点点的输送着。就好像两军对垒,明明可以一举歼灭的,可愣是在前方出现了一个峡谷,一次还仅能过去一点兵马。

    弱势的一方采取完全的守势,而攻击的一方想大规模作战却碍于地形的限制,但是又不得不派兵前去攻打。久而久之强势的一方被守势一方满满的蚕食掉了。

    云劫憋屈的都想要离开这该死的楼兰古城了,可是他本就是天地之间的一个产物,做什么干什么都是定数,由不得他们。

    渐渐地,进入到北斗七星聚气阵中的云劫越来越少,多日不见太阳的楼兰古城重见天日。而石飞却也到了收尾的地步。至此,困扰了楼兰古城半月余的功法劫散去了。

    又是一夜,石飞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看向正盘膝坐在地上的七位大家,一阵感动。而赵佳宁则赤裸着上身坐在了石飞原来的位子上。

    经此一劫,石飞彻底的领悟到了变宫谱的奥妙,自此之后,石飞有了属于自己的气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