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四十四章 变宫谱云劫
    千年陈酿刺猬酒,石飞虽然不是能完全接受这酒的后劲,却也比起术修大家的表现要好很多。

    “哼,一个个想不劳而获,都给我去打击机器人吧。”石飞心里嘀咕着,开始认真的看起紫烟阁一楼大厅中长袖善舞的花满天。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这词本是苏轼思念弟弟苏辙的词,可是让花满天唱出来另一番味道。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当花满天抛开矜持,看向石飞的时候,双眼已迷离。

    高不可攀的自己,被石飞打了屁股,难道上仙对自己也有意思。花满天的小曲唱的越加的卖力气来,石飞赞叹了一声“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余音绕梁,三日不绝。音乐果然是沟通最好的方式,石飞轻轻的附和着,自己体内的气机也因为石飞忘我的投入而跟着活跃起来。

    “商金谱、角木谱、土宫谱。”石飞有了一丝明悟,音乐是世界的,那么音乐也可以是仙人的。而自己所修炼的不正是音乐中的五谱吗?只是现在石飞只简单的掌握了三谱,可以说现在的石飞就是五音不全。

    伴随着花满天柔情的明月几时有,石飞的声音如洪钟大吕。充满了杀伐,生机与醇厚。水的柔情,火的猛烈石飞还没有掌握,但是这已经足够了。石飞知道了自己未来的路,注定了要与音乐不分彼此,那何不趁此机会,请无名大师为自己打造一把萧作为兵器呢。

    石飞想着,可看到已经烂醉如泥的六位术修大家,看来只能等无名大师醒来才能实现了。

    “上仙,何不与小女子共舞一曲?”花满天曼妙的身姿迈着猫步,向石飞发着邀请。醉眼迷离的石飞有些迷失,就在石飞准备答应的时候,体内的戊己土气机变得狂躁起来。

    气血上涌的石飞连忙坐下,对着花满天摇了摇头,示意花满天不要管自己。可是这却让花满天有些为难起来,大厅中总共就这么几个人,就剩下石飞是清醒的,可是这家伙根本就是不解风情,难道成为仙人之后都会变得冷淡吗?花满天给自己找着理由继续着尴尬的表演。

    “到底怎么回事?你小子好好的闹什么?”石飞气机进入身体,只看到体内的戊己土好似着魔一般,在石飞的胃内上蹿下跳。

    “他可能要突破了,这是好事情啊。一旦小土突破之后,他就可以自己凝成肉身,而你体内的戊己土会完全的为你所用。”紫天尊者神色虚弱的说道。

    “会不会有危险?”

    “无妨,将小木在胃内的气机全部撤走,让小金进入胃内帮助小土,小金虽然不及丙丁火和巳午火的作用大,但是想要帮助小土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伴随着接触术修的时间越来越长,对于五行相生相克石飞自然是明白的,可是面对着强势的戊己土石飞打不定主意。有了紫天尊者的话,石飞自然不会再束手无策。

    甲乙木气机封锁住了通向胃部的所有道路,任由戊己土在其中随意折腾,庚辛金被石飞一点点的调入到胃内,安抚着情绪暴躁的戊己土。

    两个性格截然相反的气机突然出现在胃内,暴躁中的戊己土感受到了危机,渐渐的安静下来。原本面红耳赤的戊己土冷静下来,体内暴躁的气息被冷静下来的戊己土抽丝剥茧一般从体内抽出来,一道带着红的发黑的戊己土满满的成型了。

    看着渐渐成型的暗红色戊己土,石飞的气机伺机进入了胃内,帮助戊己土尽快的分离暗红色的戊己土。

    花满天的声音透过石飞的气机传入了石飞的胃内,暴躁的戊己土彻底的安静下来,在他的身边是一个完全没有意识的泥块,散发着暗红色的光芒。

    “好点了吗?”石飞关切的扶起瘫倒在地的戊己土。

    “好多了。”戊己土虚弱的回答着。

    “喝一口吧,恢复一下力气。”石飞拿出一枚紫衫罗汉果递给了石飞,而正在看着事态发展的紫天尊者和小皇不由得撇了撇嘴,也只有石飞这种又傻又无知的人才会用这种宝贝当做恢复体力的东西。

    “谢谢。”

    “不客气,我要炼化他,你有问题吗?”

    “没有,这家伙差点害我走火入魔,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戊己土无力的翻着白眼,他就知道石飞是那种给你给甜枣能要你一辆汽车的主,他这么好心的帮助自己,没目的可能吗?

    早已经虎视眈眈的气机随着石飞的调动迅速的包围了暗红色的戊己土。无色无形的气机融入到暗红色的戊己土中,好像泥牛入海,没有泛起半点波浪。

    石飞的气机就像是威力强大的稀释剂,源源不断的稀释着暗红色的戊己土。紫天尊者发现石飞的气机竟然有了颜色,就连小皇都察觉到了其中的变化,但是这肯定是好的。以前石飞的所有攻击手段都是借调庚辛金等气机施展出来的,而现在稀释了暗红色戊己土的石飞明显变得不一样了。

    “变宫谱,怎么可能。”紫天尊者惊讶的说道。

    “什么意思?”不明所以的小皇不耻下问道。

    “不可说,不可说。现在本尊接手石飞身体的指挥权,小皇,赶紧守好石飞的丹田,如果事不可为一定要打断石飞炼化戊己土。小木随时准备修补石飞受损的肉体,小金印堂关待命。戊己土,如果你还念石飞的一丁点好处就立即依附到石飞的肉体之上,快。”紫天尊者讳莫如深的摇了摇头带着满脸肃穆的神情离开了。

    看到紫天尊者从来没有过的严肃,小皇也知道现在不是询问的时候,作为一家之主,小皇知道现在唯一能依靠的就是紫天尊者的经验,随机扎入石飞的丹田的核心中,应对着即将到来的危机。

    “变宫谱吗?还真是有意思。”石飞呢喃了一句,接着加快了稀释暗红色戊己土的速度。

    而外界却已经翻了天了,楼兰古城上空暗云涌动,一道道暗红色云团满满的聚集到了楼兰古城,开始向着紫烟阁聚集过来。

    城内的人都迷茫的看着看不懂的天象,纷纷猜测着。有人说花满天要白日飞升了,有人说花满天殴打了上仙,天降惩罚。

    以讹传讹,渐渐地,紫烟阁附近的术修者因为畏惧天威远远的离开了紫烟阁,而一些胆小的更是悄悄的离开了楼兰古城。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仙人不仁,凡人为草芥,还是趁早离开的好。

    楼兰古城已经看不到一点天空的样子了,只有一朵朵暗红色的云彩越积越厚。庞大的威压让沉睡中的术修大家们从酣醉中醒了过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突破了?”天烨老人不明所以的看着唯一清醒的花满天问道。

    “怎么可能,是上仙,上仙。”花满天惊恐的说道。

    “这,这是云劫啊。我等速速离开,万一被波及到,轻则粉身碎骨,重则魂飞魄散。想来以上仙的威能肯定是应付自如。”老妪钱妙妙说道。

    “这,恐怕不妥吧。云劫可是比雷劫还要厉害三分,如果上仙有个好歹,天帝追究下来,我等就算白日飞升恐怕仙界也难有我等容身之地。不如在此静观其变,万一上仙能再进一步,我等吸收些云劫残余也可以更进一步,退一步讲,万一上仙受伤,我等出手相救,以后可就是有了靠山,就算再不济,上仙身死道消,以后再天帝面前也有话说。”无名大师有些犹豫的说道。

    “对,对。”司马义征和天行道人急忙附议道。

    “我无所谓,反正大和尚是佛门弟子,不过我佛慈悲,该出手时就出手。何况我等受了上仙恩惠,若就此离开,恐怕道心难安啊。”

    “好,北斗七星聚气阵,如果上仙一旦有危险,我等立即出手,看看这天威到底如何,哪怕身死也能落个阴神成圣。”天烨老人说道,抽出自己的七星宝剑,站在了石飞的右侧。

    天烨老人站定了北斗七星聚气阵的天权位,这是北斗七星阵的中枢;修为最弱的天行道人位于天玑位;七人中实力位列第二的花满天占据天璇位;实力相当的老妪钱妙妙和司马义征分别占据了天枢位和玉衡位;酒肉和尚绝空大师占据了开阳位;老成持重的无名大师占据了北斗七星聚气阵的阵眼位置摇光位。

    北斗七星聚气阵一成,楼兰古城上空的暗红色云层终于按耐不住嗜血的冲动,开始对着处在七星阵保护中的石飞发起了攻击。

    而对于外界一无所知的石飞,忽然感觉威压明显大了,心中暗骂:“这是不想老子好好活啊,不过我倒要看看你这变宫谱到底多大的威力。”石飞说着,全身气机开始调动起啦,似一只敏捷的猎豹,随时扑向前来送死的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