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四十一章 紫烟阁风波
    石飞想弄清赵洪超的真实面目,而赵洪超却对屡次三番坏了自己好事的石飞是深恶痛绝,两个心怀鬼胎的家伙勾肩搭背的走在一起,却让人说不出的和谐。尤其是赵洪超手底下的几个人更是呆若木鸡的看着赵洪超,在他们的印象中,赵洪超应该是最反感有人这么和他亲密的。

    可是一想到接下来的行程,谁还有心思去想这些东西,一个个的和打了鸡血似得,恨不得立刻就出现在紫烟阁中。

    紫烟阁,位于楼兰古城的东北方向,在紫烟阁的隔壁就是楼兰古城的城主府,也就是日常处理楼兰古城事物的地方。石飞虽然已经了解了楼兰古城的势力,可是当紫烟阁出现在眼前的时候,石飞还是被震惊到了,先不说其装潢之奢华,就是紫烟阁所处的地理位置,石飞都是想都不敢想的。

    “走吧,石兄。”赵洪超满面笑容的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石飞自从看到施斌的时候就一直在防备着赵洪超,现在赵洪超如此的客气,到让石飞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摆明了就是一个坑,虽然不至于要了自己的命,可这坑自己还是要跳的。

    “姑娘,芒砀山赵家赵洪超公子带人来了,麻烦姑娘帮忙安排一下。”石飞自然不会遂了赵洪超的心愿,当下就扯起虎皮做大旗,打着赵洪超公子的旗号向一位负责接待的女术修说道。

    石飞有心算无心,可是这位女术修一大晚上碰到的全是耀武扬威的主,看到石飞如此的礼貌不由得多看了不远处的赵洪超两眼。没想到来紫烟阁听曲的还有这么文雅的人,当即女术修带着石飞走入了紫烟阁。

    当石飞很轻松的进入紫烟阁之后,赵洪超的笑脸上堆满了冰霜。负责接待的女术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以为自己哪里做错了呢,刚刚对赵洪超提起的好感一下子全然没有了。

    “这是菜单,自己点。”作为紫烟阁负责接待的女术修可不用看别人的脸色,当即面色大变,菜谱往桌子上一丢,转身就离开了。而作为这群人名义上的主事者赵洪超也仅仅是将女术修记在了心中,并不敢当场发作。

    “忍一时风平浪静,赵大少爷何必呢。”石飞看到赵洪超变脸速度如此之快,揶揄道。

    “哼,算你有点小聪明,不过就算你进了紫烟阁,恐怕这里的消费也不是我那个寒酸姑姑拿的出来的吧,而且据说在紫烟阁最低消费都达不到的可是很容易就被人当成是吃霸王餐的。”赵洪超说着就带着自己的人走向了略微靠里的桌子上。

    “呵呵呵……”石飞对着赵洪超呵呵的冷笑了三声,径自坐在了长凳上,开始浏览起菜谱来。

    “恩,这个不错,就它了,还有这个,这个,都一块端上来吧。”赵佳宁煞有其事的招呼过来一个跑堂的后天术修者,在菜谱上专门挑选一些价格比较昂贵的菜品。

    对于来这里的大多数人来说,饭菜只是无聊时候的消遣,而赵佳宁却一直在饿着肚子,先吃饱了再说。不等石飞说话,赵佳宁已经连珠炮似得挑选了十几道价格昂贵的菜品,顺便点了一壶小酒。

    “幸亏哥早有准备。”石飞就知道赵佳宁这个吃货到哪里都忘不了胡吃海喝一顿,提前做了一些准备。

    紫烟阁作为一个集娱乐,餐饮于一身的地方,菜品的味道和样子都是楼兰古城的翘楚,伴随着仙音渺渺,一曲《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更是让石飞四人大快朵颐起来。

    不远处的桌子上,赵洪超冷笑着。只是简单的要了两盘花生米和两坛陈酿。在他的心中早就已经将石飞判了死刑,用句凡人的话说就是:“别看你现在蹦的欢,小心一会拉青丹。”

    “公子,您这桌一共消费上品气机石十五枚。”跑堂的男术修走过来说道。

    “现在就收费吗?”石飞疑惑的问道。

    “公子,您可能是第一次来这里,我们这里在正式节目开始之前都要清算桌子上的菜品钱。之后如果公子还有其他需求我们会再次结算的。”男术修很客气的为石飞解释着。

    “是不是等节目开始之后所有的菜品酒水价格都要翻倍?”

    “是的,当然如果公子不需要,我们也会有免费的酒水相赠。”男术修没有任何隐瞒的说道。

    石飞知道,来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为了后边的节目而来,自然不会在前面过度的消费。像石飞这一桌一上来就胡吃海喝的不能说没有,但也是凤毛麟角。

    “我刚来,对于这种气机石的品级不是很清楚,麻烦小哥自己拿吧。”石飞说着,将一个巴掌大的袋子放在了男术修的手中。

    “你,他妈的什么时候把我的钱袋子拿走了?”隔壁桌上的赵洪超看着石飞放入男术修手中的钱袋子分外眼熟,在身上一摸,没想到钱袋子竟然落入了石飞的手中。

    “这位公子,您说钱袋子是您的?可是在紫烟阁丢的?”男术修转身看着大声嚷嚷着的赵洪超问道。

    “不是,可那就是我的钱袋子。”赵洪超不依不饶的说道。

    “哟,我当是谁这么无赖呢?原来是赵家公子啊,听说您最近在凡人界骗吃骗喝混的挺好啊,只是您今个来咱们紫烟阁弄这么一出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啊。”二楼包间中走出来一位衣着华丽的男子,颇有些不屑的看着赵洪超。

    “你,袁秉飞,你不要太过分,我赵洪超行得正坐得端,你不信可以亲自问他。”赵洪超明显和楼上出来的这位不太对付,可是也不敢过多得罪。

    “这位小哥,你的钱袋子是他的?”

    “是。”

    “你,哼……”男子被石飞不按套路出牌的节奏彻底的打乱了思绪,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赵洪超挑衅的目光。

    “多谢公子好意,我等本就是和赵家公子一起来的。赵公子将钱袋子交与在下就是想着让在下付钱的,可能是我等点的菜品酒水太多了,故而赵公子生气,实在是我等不该,让诸位对赵公子产生了误会。”石飞一脸惭愧的表情。

    “呃,这样啊,倒是我多事了。不过赵公子自家兄弟们喝点小酒吃点菜您看您弄得,哎。你这吸引王小姐的手段也太下作了点吧,真是耻与你为伍。”楼上这位爷也是为奇葩,石飞都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台阶也算给了,可这位爷就是揪着不放,石飞也乐得看赵洪超吃瘪。

    “既然是误会,两位就请坐下吧。王小姐马上就要出场了。”男术修从钱袋子里挑出十五枚上品气机石,原本饱满的荷包如今只剩下三分之一的分量了。接过男术修递过来的钱袋子,赵洪超瞪了石飞一眼,就坐了下去。

    本以为这风波已经结束了,哪知道楼上这位公子似乎对于打击赵洪超情有独钟,当下盛情款款的说道:“这位小哥,不妨来我这里喝两杯。”语气中明显是看不起赵洪超。

    “姓袁的,我赵洪超自己带来的人,酒钱还是出得起的,你别太过分。”

    “上酒,上好酒。”为了显示自己的阔气,赵洪超咬牙切齿的说道。

    有人点东西,男术修自然乐意跑跑腿,不一会的功夫,四坛陈酿端到了石飞的桌上,赵佳宁抱起酒坛子来,拍开酒封,一阵香气扑鼻而入,就连石飞都不由得点头。

    “噗,什么酒这么难喝?楼上这位公子您给评个理,这赵公子请我哥喝酒就这么糊弄吗?”

    赵佳宁一开口,石飞就知道要坏事。这小子喝刺猬酒喝的嘴刁了,和这种酒很可能是不习惯。可是这愣小子也不分场合就为了给自己出口气说起了大话。

    就连一边的男术修都有些忍不住想要问一问赵佳宁,“我的酒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可不等男术修开口,赵洪超先讥笑起来。“乡巴佬,知道你面前的是什么酒吗?真是没见识,我说,小二哥,这人都这么说了还不赶他出去?省的一会儿坏了王姑娘的雅兴。”

    “哼,你是不是和小二哥串通好了拿这酒糊弄我哥,我可告诉你,我哥随身带的酒都比你这酒好喝。”赵佳宁越说越来劲,对于石飞轻轻的咳嗽声充耳不闻。

    “那让你哥拿出来啊,拿得出来算你能耐,拿不出来你要向王小姐磕头道歉。”赵洪超不认为凡人界的酒水能比得上紫烟阁的百年陈酿,施斌紧张的站在一边拉着赵洪超,却被气头上的赵洪超直接无视掉了。

    “哥,拿出来吧,让这个土鳖看看谁是乡巴佬。”赵佳宁一脸的色的看着赵洪超说道。

    “哥,拿出来啊。”

    “哈哈,我看你是说大话吧,既然没有那就给王小姐磕头赔罪吧。”赵洪超此时是扬眉吐气,大有将石飞从云端直接踹入十八层地狱的痛快感。

    就在这时,楼上传来一阵香风,一个头戴面纱的女子款款从包间中走了出来。站在二楼的楼梯边,淡淡的看了一眼正狂笑不止的赵洪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