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三十八章 皇后发难
    这时候你会发现石飞找的这些人很有代表性,就好像黄皮一样,整个小圈子里就这么一位,而其他的无论是俘虏还是从极北之地找到的俘虏都是一个种族一个。

    “都想好了?”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石飞问道。

    “想好了,大不了死了,也比做奴隶强。虽然吃得饱,穿得暖,但是没尊严啊。想要得道,也就做梦吧。”一个壮实的红皮人说道。

    “老红说的没错,我们现在是下贱的奴隶,最惨的结局不是死,而是没有尊严的活着。石老大的话大家也听到了,那样的世界我们难道就不渴望吗?”黄皮一脸为了天下苍生的样子。

    “就是,干了!”

    “好,既然你们都应了下来,你们现在去各自联络各自种族的奴隶,告诉他们如果想自由的话就听令行事。”石飞满意的笑了。

    事实却是如此,奴隶制社会,之所以奴隶造反的很少,不仅仅是缺少武器,缺少勇气,而是那个年代到处都是部落,部落和部落之间又不互相挨着,所以根本没有奴隶大规模暴动的条件。而无冬大陆却恰恰具备这个条件。

    有人会问了,那你这举办奴隶主大赛,你会没戒备?那好,我要说了,你如果吃得饱,穿得暖,你会冒着掉脑袋的危险去造反吗?而现在石飞给这群人灌注了自由的思想,除了吃饱穿暖他们有了别的想法?这时候你觉得你要是扛起大旗,会没人跟随吗?

    就好像陈胜起义一样,正因为劳工们看到了造反之后的希望,所以才会有了大泽乡起义;也正因为这些野望,这些希望才有了现在的社会。这时候,无冬大陆的奴隶们缺的就是这么一点火苗。我不但可以让你吃饱,穿暖,还可以让你有尊严,有自由的活着。

    石飞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疑虑自然也考虑到了。所以,要想达到目的还需要用一点手段。不过为了以防万一,石飞还是派了数十个噬魂鼠跟着这些奴隶,一旦他们想泄露,立马吞噬掉他的灵魂。石飞刚来无冬大陆的时候,那个能识破自己思想的紫皮,石飞可是记忆犹新,所以他不敢大意。

    而说到识破别人的思想,噬魂鼠称第二,石飞敢说无冬大陆在没有第一了。包括五大守护者都知道,在识破人思想这一方面他们比噬魂鼠差多了。就连坐着都想轻一些噬魂鼠来现实社会开一个心理治疗所了。

    所以,现在在皇城的地下,已经布满了噬魂鼠。目的有两个,一个是探听消息,在一个就是随时袭击那些识破这次起义的人,无论是什么都要一击必杀。

    为了做到万无一失,石飞甚至从玄天梭中偷偷地放出了闪猴一族,这个种族虽然名字中带一个猴子,可是完全和猴子不是一个概念,而是和类人猿差不多,而且速度极快,唯一的遗憾就是到现在这群闪猴一族都没有领悟化形的技巧,这也让石飞非常失望。不过闪猴一族竟然可以修炼人类的功法,这一点让石飞有很欣慰。

    欣慰的是只要回到人间界,这里就可以成为石飞的后勤和兵源基地,而且不但是闪猴族,其他的很多的种族都是天生的战士,整日的在这里争斗就显得有些大材小用了。

    之所以派出闪猴一族,这只是一个目的,另外一个就是闪猴一族非常的聪慧,他们的聪慧单就石飞看来可以说在无冬大陆是独一无二的。另一个目的就是要闪猴一族散播大将军内定的消息。

    石飞之所以走这一步,是因为按照惯例,在奴隶主竞选大将军之前,各位候选人会送上自己的贡品,而国王一旦高兴了就会将这个奴隶主直接定为种子选手,种子选手是直接参与四强的。这时候别的选手都已经打得奴隶死的死,伤的伤了,所以这种子选手也算是内定的大将军了。

    周正明就曾经想过这个主意,而石飞却不同意。去巴结一个紫皮人,石飞还做不到。而且就算是成了种子选手,石飞到时候万一再舍不得动手杀了这个国王,所有的新秩序也就成了笑话。而术修最忌讳的就是佛家所说的因果。石飞在无冬大陆就已经被烈火羊的怨念差点玩死。

    所以石飞不会给国王这个机会,而且石飞甚至不会等到努力比赛开始,不过借着这个进贡的机会可以让石飞发出一种信号,甚至可以完成某种目的,所以石飞的动手时间选择的是进贡当天,而贡品就是玄天梭。

    一切安排就绪,剩下的只等时间了。石飞的安排可以说是滴水不漏,可惜石飞露却了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种族。

    就在进贡的当天早上,也就是奴隶主竞选大将军的前一天,国王忽然改变了计划,甚至是开始有意识的往皇城调集部队。这在以往的奴隶主竞选中是从来不曾出现过的。

    当石飞跟着罗修走进奢华大气的皇城的时候,皇城的城墙上已经密密麻麻的站满了士兵,一个个精神抖擞,厉兵秣马,一看就是饱经战事的百战士卒。

    一路上巡逻的队伍也多了许多,从原来的五人一队变成了现在的十人一队,密度也是以前的数倍。一个个刀枪在手,一双虎目注视着所有的奴隶主,一旦有那个奴隶主有半点不怀好意的想法,立马就会遭到最少十个十人队伍的坑杀。

    石飞显然已经看到了皇城的变化,可是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石飞暗示着罗修不要慌张,继续前行,一双眼睛却开始密切的注视着巡逻的卫队。从卫队的目光中,石飞看出了一些问题。这些卫队士兵看别的奴隶主不会满是杀气的样子,可是一到石飞二人这里目光中就充满了杀气。

    “不应该啊。”石飞低声呢喃着。

    “什么不应该?”罗修不明所以的问道。

    “应该没有暴露才对,怎么这些卫兵看我们的眼神总是充满了杀意呢?”石飞将自己想不明白的地方告诉了罗修。

    “是不是有人泄露了秘密?”罗修不确定的说道,表面上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镇定的带着石飞向皇城的皇宫走去。

    “坏了,我忘掉还有隐灵族。”石飞暗呼一声,低声在罗修的身边说道。

    “这么多噬魂鼠他们还敢出现?”隐灵族的事情,石飞已经告诉了罗修,可是他没想到隐灵族竟然敢冒这么大的风险,甚至不顾死活的前来捣乱。

    “开河在极北之地也不是什么秘密,会不会您想多了?”罗修宽慰着石飞,也在宽慰着自己。

    “也许吧,到时候看我眼色行事。”石飞说完便不在说话,而是默默的开始思考着对策,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泄露消息的和这次的隐灵族毫无关系,而是一只因为灭族之仇而惦记上石飞的风金狐奴隶。而这个奴隶的身份恰恰好似商朝末年的妲己。

    只不过早在三年前,已经被一个亲王贵族献给了国王,而这些年这个风金狐的余孽也是丝毫的不比妲己祸害商王朝逊色,酒池肉林那都是小事,直接动不动的就要国王为她修个摘星楼,给她的亲族谋个福利。

    总之这几千年的战火不是一天造成的,上层贵族的昏聩,无能;下边则为了扩充自己的实力只想着搂奴隶。总之就是一团乱麻。

    临近皇宫,戒备也越来越严格了。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那都是小事。搜身,解除全部武器这都是小事,就连奴隶和卫兵都不许带进去,而皇宫的面积可是足足有上万公顷,单单是外边的戒备就这么严格,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了。

    石飞被留在了外面,不过石飞却趁着守卫松动的档口,找了一个和自己长相几乎一样的人站在了原地,自己则钻进了玄天梭。

    “分开消灭吗?”石飞思索着,但片刻之后就放弃了这种想法。

    石飞终究只是一个圣人,远没有到掐指一算就算出哪里有什么事,哪里有什么人的地步。不过就在石飞准备放弃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噬魂鼠传来了一个信息。

    这次的事情完全是因紫衣国的皇后引起的,而死掉很久的魔罗则是这个皇后在还是奴隶的时候魔罗的姘头。在风金狐狐族有一个禁忌般的传说,她们一族的初次交给谁,他的性命就等于握在了这个人的手中。而魔罗恰恰是他的第一个男人。

    如果不能跟随这个人,就必须给这个人富贵,无论是男女,风金狐一族都被这样的梦魇所缠绕着。而魔罗的死,留给这个皇后的时间只有十年,如果十年之内不能为魔罗报仇,他就会永堕十八层地狱。而现在罗修和石飞就是他的敌人。

    魔罗的死算到了罗修的头上,而风金狐的仇则落在了正主身上。

    当初风金狐就是为了改变这该死的命运才决定跟着石飞,只可惜他太高看自己了。如果当时他们姿态放低一下,或许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而风金狐的皇后则会因为顾全大局而放弃这次计划。

    事情越来越多变,石飞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立马将消息反馈给了罗修,握着玄天梭的罗修面色也变得难看起来。百度一下“仙技变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