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高俅不踢球 > 第一章 足球惹的祸
    世界杯再次开赛,却是跟中国队没有任何的关系,相比于上一次的精彩表现,这一次却是恢复了‘本色’,没能冲出亚洲。

    手中拎着半瓶白酒,高球走在了民心河的堤岸之上,微风吹来,已经出了一身热汗的高球立刻就清醒了过来。

    高球名为‘高球’,但对于足球却是实实在在的一窍不通,取这个名字,也不过是因为当年自己的老爹迷恋排球罢了。没错!就是排球!那个年代,中国排球夺冠之后,很是让国人振奋了一阵,而高球他爹在那个年代也是个热血小青年,因此在时隔十年之后,力排众议,在高球他奶奶的连声指责之下给自己的儿子取了‘高球’这个名字。

    此后十年,高球的奶奶再也没有让自己的儿子进过一次家门,逢年过节的,高球能进奶奶的家门,但是他爹确实只能在院子外面磕头。没办法,碰上谁给自己的孙子取个跟奸臣相似的名字,谁都会生气的。‘高球’和‘高俅’,这两个名字实在是太像了。

    小的时候高球也埋怨自己的老爸,但是随着读的书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多,却也不再往心里去了。历史上的高俅,本来也算不上什么奸臣,抛开了《水浒传》之后,高俅最多也就是办事不力,说是个庸碌无为的‘庸官’也就是了,奸臣什么的实在是算不上。

    今夜高球漫步在河堤上,手中还拎着半瓶白酒,倒是跟世界杯没有一点的关系,靠着写作混点稿费的他时常要找状态,而民心河离着又比较近,因此夜半无人之时便是高球最好的闲暇时光了。

    往日里高球沿着这河岸一走,必定能找到写作的状态,可是今天因为这世界杯的事情而闹得有些心神不宁了。当然,不是高球开始喜欢足球了,实在是那帮子球迷太过闹腾。在得知了中国在这次世界杯依旧没能冲出亚洲之后,这帮子球迷天天地凑在一起喝酒,喝醉了便要到这民心河畔上溜达上一圈。

    往日里高球也是要躲着这帮子醉鬼的,可是今天高球也是喝了不少的就,却是忘了这么一回事。如今小风一吹,清醒过来之后,看着身边不远处那几个满嘴胡话的酒鬼,悄然低下了头,准备顺着河堤的边走过去。

    只是世事往往不随人愿,高球不愿意惹是生非,那几个醉汉却是来了兴致,当先一个看见了蔫头耷脑的高球,立刻就来了兴致,紧走两步,也不顾差点摔倒,毅然决然地挡在了高球的面前。

    “我说你干什么!让开!”

    已经好几天没有写作思路的高球,此时心情自然是不好,但是醉鬼拦路也不好多争辩,步子侧移就想让过这个醉汉。

    只是天不遂人愿,高球不想惹事,但是那醉鬼却是不依不饶。挡路的只是一个酒鬼,但是他却是一帮子人一起出来的,此时看见有事上门,自然一个个都迎了上去,将高球给围在了中间。

    “你们想干什么!”

    都说‘酒壮怂人胆’,即使已经清醒了,但是高球依旧没能摆脱酒精的影响,手中的酒瓶每攥紧一分,这胆子就越大一分,到最后看着面前的几个人,竟然当先开口叫起板来。

    “干……干什么?你……你……你……你知不知道,国足又败了……”

    为首的这个醉汉努力想要说明白,但是喝的酒实在是太多,说话终究是没有那么利索了。

    “败了就败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被几个人围着,高球有些心烦,语气也就不那么客气了,“再说了,我都不看球,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想耍酒疯去河里去耍去!不想挨揍的都给我让开!”

    “呦呵?还……还有人敢跟兄……兄弟几个叫板?去……去河里耍去?我看你先去河里吧!”

    站在河堤外侧的一个人明显醉得没那么厉害,但是此时那是满脸的蛮横,伸手就要去推高球。

    虽然说高球不喜欢足球,也没有正经踢过,但是高球是从小学武术的,中学的时候又是经常和别人打架,因此到了现在没有什么锻炼,这身手也不是一个醉汉能比拟的。对方一伸手,高球立刻就向前面闪了过去,随后一把抓去推自己那人的手,狠狠一拽,将其掼到了地方。

    “哎呦?!还敢跟爷们动……动……动手?!哥几个,办……办……办他!”

    紧靠着那个出手的人,一见朋友吃了亏,立刻就不乐意了,提起手中的酒瓶子就要砸高球。

    高球想躲,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胸前竟然已经多了两只紧紧攥在一起的手!高球被拦路的那个人给抱住了!

    眼看着对方的酒瓶子就要落到自己的脑袋上,高球是真的急了,抬腿蹬在了对方的小腹上,想要将对方踹出去。只是没想到,这喝了酒的人身子就没有了协调性,高球这福至心灵的一脚丝毫没有奏效,挨踢的这个人吃痛弯下了腰去,但是那酒瓶子正好就落在了高球的脑袋上。

    ‘砰’的一声闷响,酒瓶子毫发无损,但是高球的脑门却是让人家给砸了个七荤八素,眼前随之就冒了金星了。

    高球站立不住,他身后那喝了酒的人自然比他还不如。不仅如此,因为高球踹出去了一脚,这一脚的力道反震过来,让高球和抱着他的那个人一齐向后倒了下去。抱着他的那个人是真喝高了,这一倒下来手就松开了。

    而高球也是让人家砸晕了,往后倒下去之后,因为有身后这个人垫了一下,竟然还往后翻了一下,随后顺着河堤的斜坡就滚了下去。一阵翻滚过后,只听见‘噗通’的入水声传来,河堤上的几个醉汉全都清醒了过来。

    “哎!我说哥几个,咱们刚才……刚才是不是把那个小子推下河了?”

    当先动手的那人,因为这一番打斗,再加上高球掉下河堤这么以刺激,说话竟然利索了。

    “是……是吧?不是,这跟我可没关系啊!我刚才就是站在着了,一个指头都没动他的,这事和我没关系!我走了!”

    一个胆子稍微小一些的人此时酒已经完全醒了,不等朋友们回话,已经转过身去,一溜小跑走人了。

    “这跟我也没什么关系,打他的不是我,抱他的也不是我,你们看着办吧!”

    最先出手的这人看见有人已经溜了,也是不敢多待,放下一句话之后,也紧跟着最先走的那人离去了。

    剩下砸高球酒瓶子的这人一看就剩下自己和抱人的那个了,嘴中念叨,“反正最后碰着那小子也不是我,跟我也没多大关系,我也走!”

    说着话,河堤之上就剩下一个倒地不起的酒鬼了,口中还一直念叨着‘国足第一’之类疯疯癫癫的话语。

    再说落了水的高球,这可是真的难受,喝的酒不少,但是吹了一阵风,现在又入了水,自然是完全的醒过来了。只是这醒过来却也是没有太大的用处的,谁让他高球只是岸上的猛虎,到了水中却变成了旱鸭子了呢?

    手舞足蹈的,高球直感觉自己的手脚越来越没有力气,很快就扑腾不动了。不仅如此,在攥拳的时候,高球竟然也觉得自己的手掌好像是变小了。看来这喝酒和足球一样,都是挺害人的啊!

    呛了几口水,渐渐的高球就失去了意识,隐约之中只听见一个孩童的呼喊声‘哎呀!有人落水了!’,随后又是几声‘扑通扑通的声音’,高球就觉得一双有力的臂膀将自己托了起来。

    睁眼看了下四周,竟然满是红灯绿树,煞是惹人眼热,只是已经疲劳无力的高球,完全顾不上去欣赏了。

    “我……我这是在哪啊?”

    一阵稚嫩的声音从高球的口中传出,让高球很是感慨,这呛水之后连嗓子都变了声了,多亏自己不是靠嗓子吃饭的啊!

    “在哪?你在汴梁啊!这孩子是怎么了,怎么说起胡话来了呢?”

    一个满面惆帐中年人托着高球的后脑,很是担忧地感慨起来。

    “爹爹,估计是他还没有清醒过来,等他缓一下可能就好了!”

    先前那个孩童的声音再次传来,却是一个童子来到了中年人的身边,很是好奇地打量起高球了。

    只有高球,依旧是满脑子的浆糊,低声念叨着,“汴梁?汴梁是哪啊?莫不是开封吗?我掉下了民心河之后到底漂了多久啊?”

    “唉!看来这孩子是有些神志不清了,也罢!先带回家再说吧!”

    听着高球念叨着自己完全听不清的话,中年人也是无奈了,叹了口气,抱起了高球。

    高球只觉得天旋地转,很快就晕了过去。至于说中年人还有童子那明显异于常人的古装服侍,却是完全没有被他察觉了。

    但是高球不知道的是,中年人正暗自苦恼苦恼,‘乌台诗案’之后,自己好不容易能够得返汴梁,遇到这赏灯之时自己却不能尽兴,实在是令人唏嘘。只是现在怀抱着高球,却不能多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