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高俅不踢球 > 第十一章 飞舞的糖塠儿
    与花想容手拉着手跑到了人群之外,高球看着稀疏站立着的达人们,伸出了小手拍打了一下身前这个大人的大腿,开口喊道:“喂喂喂!给我们让一条路啊!”

    “啊?哦哦哦!”

    被高球叫到了男子愣了一下,回头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有连个小孩站在了自己的身后,赶紧让出了道路。

    “谢谢!”

    随口道了一声谢,高球拉着花想容往人群之内走去。

    人群之内,摆放着一口烧开了水的大锅,一个中年小贩站在旁边,正不停地吆喝着。

    高球看得清楚,中年人的身边就是一口缸,缸中放着面糊一样的东西。小贩手中拿着一个漏勺,不停地搅拌着。大概搅拌了几十遍之后,小贩舀了一漏勺的面粉,在开水的上方轻轻晃动起来。面糊顺着窟窿眼漏到了水锅之中,沉底之后立刻上浮,在开水之中滚动了一番之后,面糊就算是熟了。

    小贩放下了手中的漏勺,拿起了旁边放着的笊篱,捞出面糊之后在一边的凉水之中过了一遍,控干净水之后放到了碗里,旁边的青菜放上了一些,紧跟着又撒上了卤汁。

    看着小贩将这一碗不知名的吃食递到了一个小孩子的手中,高球突发奇想,跟身边的花想容逗趣道:“他们这是在吃元宵吗?”

    “噗!哈哈哈哈!”

    本来吃的正开心的几个小孩子,听见高球的话之后立刻就笑了出来,甚至有几个都笑喷了,一堆白中带绿的东西被他们吐了出来。大人们站在外圈,没有听见高球的话,因此也就没有任何的反应。

    “笑笑笑!再笑今天晚上你们的门牙就要被人偷走了!”

    面对着一帮六七八岁的小孩子,讲道理是没用的,威胁也行不通,高球索性就吓唬起他们来。

    而高球的这一番话一出口,立刻就有几个小孩捂住了嘴巴。毕竟在这个年龄段的,差不多都开始换牙了,就算还没开始换牙,但是看见身边的同伴有少了牙齿的,自然就会有那么一些担心害怕。

    “那不是元宵,那是蝌蚪粉!一般来说只有江南一带才会吃元宵的,咱们这边卖元宵的没有多少家的。”

    花想容年龄还小,但是跟着苏夫人的那段时间里,好吃好玩的都有,谁让人家不差钱呢!

    听完了花想容的解释,高球这才认真观察起这个蝌蚪粉来。

    由于漏勺的窟窿眼儿是圆形的,所有从这些窟窿眼儿里面漏下来的面糊也是圆的,再加上面糊有些年凑,所以难免在面糊的后面会有拉丝,每团面糊后面也就难免有个小尾巴了。粗看起来,倒是和蝌蚪真的很是相似,只不过两者的颜色不一样罢了。

    “那个……你要不要吃?我这里有点钱……”

    不同于一般人家的小孩,花想容的身上时候真的有钱的,虽然说只有十几文,但是也可以在同辈之中傲视群雄了。

    还没来得及为花想容的行为感动,高球已经抬起了手来捂住了嘴巴。如果不是周围人实在是太多的话,高球简直想要吐了!

    也不知道在哪篇文章里面,高球曾经学过有那么一个近现代的文豪写过吃蝌蚪的事情。当时学到那篇文章的时候他就觉得很是反胃,后来长大了,上了大学,再一次出去旅游的时候真的就看见有人生吃蝌蚪,自那之后高球一见到蝌蚪就浑身不舒服。如今吃这种蝌蚪模样的东西,高球实在是没办法接受。

    “你……你怎么了?”

    察觉到高球的脸色不对,花想容立刻就紧张起来,生怕自己惹高球不高兴了。

    “没……没事……”

    高球一手捂着嘴,一手拉着花想容,从小孩中间挤出了一条道路,冲出了人群。

    来到人群外面,高球觉得舒服了不少,至少喘气能够喘匀了。只是高球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是他的错觉罢了,刚才觉得胸口憋闷,实在是因为那水锅比较热,升腾起来的蒸汽极大地影响了高球的精神。

    耳边依旧是形形色色的叫卖声,高球松了一口气,抓起身边花想容的小手,“走!我听见那边有卖糖堆儿的,我们去买糖堆吃!”

    “嗯!好!”

    花想容的小脸越发红润,也不知道小脑袋瓜儿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自然,高球不是在转移话题,而是真的听见了有人在叫卖糖塠儿。怀着对糖堆儿的怀念,高球拉着花想容沿着声音的来源而去。

    糖堆儿其实是方言,说的是用糖堆起来,其实说的就是冰糖葫芦。糖葫芦在八九十年代甚至在二十一世纪初的时候都是比较普遍的,不管是春夏秋冬的哪个季节,总是会有不少的小贩骑着一个自行车走街串巷地叫卖,自行车的后面,就是插满了糖葫芦的桩子。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高球却是不怎么能见到卖冰糖葫芦的小贩了,反倒是在各大商场里面卖烤肠的摊位旁边多了一个卖冰糖葫芦的摊位。只是这个冰糖葫芦,和高球记忆之中的冰糖葫芦比起来总是差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因此高球也就没有再买过。

    今天听见有卖糖堆儿的,自然是要好好品尝一下。

    当高球拉着花想容再次出现在一个被小孩子围起来的摊位前面,又一次的愣住了。出现在高球面前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糖葫芦,而是一口油锅炸出来的面食,虽然说外形跟曾经吃过的糖葫芦很像,但是高球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里面根本就没有山里红的影子!

    不用说,这一次是高球想当然了。人家卖的确实是糖塠儿,只不过这个糖塠儿又叫做焦塠儿、油塠儿,是一种在南北朝时期就流行起来的一种甜食小点心,也是这个时代北方人过元宵节时的主食。

    “那个……我们要吃吗?”

    花想容也是小孩子,看见吃的当然也会想吃,刚才蝌蚪粉的时候就咽下了口水,此时自然是有些按捺不住了。

    “当然要吃!”为了男人的面子,高球自然不会拒绝花想容的要求,当然糖塠儿的形象能被高球接受,则是一个最大的前提。整理了一下衣衫,实际上高球是将手缩回了自己的衣袖之中,攥住了那枚苏过犹豫半天才给了自己的铜钱,抬起头来,看向了小贩,“你好,这个多少钱?”

    “呦!这是哪家的小公子啊?您要吃糖塠儿?好说,一文钱一串!”

    小贩没有看见高球的家大人,但是这却并不妨碍他跟高球献殷勤,毕竟光顾他摊位的多事小孩子,他也没必要跟钱过不去。

    “一文钱一串?这个……那个……来一串吧!”

    手中的铜板快要让高球攥出水来,但是再怎么攥,也只够买一串的,而这一串糖塠儿,自然是要给花想容吃,高球在这一刻,头一次生出了认命的想法。

    “我这有……”

    花想容自然能知道高球没多少钱,毕竟像她这样的小孩子是很少见的,因此就想替高球出钱。

    可是高球身为男人的自尊不能接受花想容的好意,一拉她的小手,将其拽到了身后,紧跟着递出了自己左手之中的那一文钱,“给!给我一串!”

    “哎!好!小公子,这是您要的一串!”小贩殷勤地找了一串大的递给了高球,随后不等高球说话,再次递出了一串小的,“小公子,这还有一串,是我额外赠送的,您拿着!”

    “啊?!谢谢!”

    将糖塠儿递给花想容的高球没想到还有意外惊喜,愣了一下之后,赶忙开口道谢。

    “哎!您这一声谢谢就值这一串糖塠了!您拿好啊!”

    小贩笑着,招呼起其他的客人来。

    高球带着花想容转身离去,却是没有发现在身边有两双眼睛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了。如果高球注意到了,那他就会发现,其实在自己身边的这几个小孩子,都是刚才在高台之下看过他表演的。

    带着花想容开开心心地往回走,高球实在是没有想到此糖塠儿味道竟然不输彼糖堆儿,而且由于是面食,反倒是没有山里红的酸,从里到外都是只有甜味。

    本该一路开心地走回到苏过的身边,但是在快回到高台那边的时候,却是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声声惊呼,细细听去,竟然还有要犯、闪开之类的话语。

    回头看去,一个骑着马的年轻人正横冲直撞,直往自己这边而来,他的身后,还跟着十几个明显衙役打扮的人,显然是官府在捉拿人贩。

    高球连忙带着花想容往一边闪去,不然被撞了可没地方说理去。等高球带着花想容退到了安全地带,却发现竟然有一个小女孩正拿着糖塠儿愣在了路中央。

    高球的脑子一热,松开了抓着花想容的手,直接跑了出去。一个飞扑,小女孩被推到了一边,而高球却被直冲而来的骏马一蹄子给踢在了肚子上,踢飞了出去。

    奔驰的骏马力道可是不小,高球人还在空中的时候就已经晕了过去,在晕过去之前,高球只看见两串糖塠儿飞舞在空中,直冲着那青年的面门扎去。百度一下“高俅不踢球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