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高俅不踢球 > 第十三章 书童生涯的开始
    “呼!这次的事情,真是辛苦你了。”

    拿到了钱乙写的药方,苏轼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再次跟钱乙道谢。

    “哎!你这话说地可就没有意思了,我都说过了是看在文老大人的面子上才过来的,跟你可是一点的关系都没有。”

    面对着几次三番找自己麻烦的苏轼,钱乙自然是不会轻易给他好脸色。

    “多说无益,这幅字请仲阳兄收下!”

    没有计较钱乙的态度,苏轼转身从夫人的手中接过了一幅卷轴,然后递到了钱乙的面前。

    “哦?是谁的字啊?”

    钱乙也不是个喜欢计较的人,此时苏轼明显放低了姿态,他也就没有咄咄逼人的意思了。

    从苏轼的手中接过了这幅字画,钱乙在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苏轼真的是拿了一幅前人名家的字画送给自己,那么这幅画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收下的。

    真要说起来,苏轼与钱乙之间没有任何的恩怨,所有的事情不过是苏轼的一时意气罢了。作为一个博古通今的学士,门生可谓遍布天下,这样的人不管是学什么都自有一股傲气,因此对于钱乙多有不服气也是很正常的。

    虽然说钱乙嘴上没说治疗高球有多么困难,但是就诊治的过程来看,苏轼也能明白自己跟人家的差距也不是几本医术能够比拟的,所谓术业有专攻,便是如此。这样一来,苏轼自然也就没有跟人家斗气的必要了,名满天下的学士只是傲气了一些,却不是个只会做意气之争的莽夫。

    卷轴徐徐展开,一幅行书跃然纸上,赫然是妙手仁心四个大字。

    钱乙虽然对书法没有过多的研究,但是仅凭着这扑面而来的浩然之气,不用继续看落款,钱乙就能断定这是苏轼亲笔手书。当然,落于纸上的墨迹未干,这是钱乙能够下结论的重要原因。

    将这幅字缓缓卷起,钱乙的脸上显得凝重了很多,“子瞻,你这幅字……”

    “是送给仲阳兄的!”苏轼情真意切,丝毫没有作为的意思,“我素知仲阳兄乃是高古之士,平常的财货定然是不会被仲阳兄放在心上的,而且我家中的情况也实在是有些……一卷轴,四个字,以表苏轼感激之情,还望仲阳兄不要推辞!”

    “好说!好说!”

    钱乙也知道苏轼的性子,更何况这是一幅情真意切的书法,拒绝的话,实在是没有任何的道理。

    “仲阳兄,请!”

    闲话已经说完,苏轼自然要开始送客,不是苏轼不知道待客之道,实在是他还要出门抓药,让钱乙带路的话可以省上不好的力气。

    “好说!好说!”满脸笑容的钱乙卷好了这幅字,然后一边往外走一边闲聊着,“那个孩子不愧是子瞻你的血脉,仗义行侠,确实很不错。眉眼之间,却是能看出子瞻你的一些风采啊!”

    钱乙不知道内情,苏轼也不好在这时候跟他解释,两个人就这样胡乱地对话,然后往门外走去。只留下了苏轼的两位夫人,王润之、王朝云。

    目送着自家的官人离开,王润之的目光转移到了自己的好姐妹王朝云的身上,“我说妹妹,你看官人他也真是的,最近有什么事情都不跟我们明说了,你看这两个孩子……”

    “姐姐拿主意便好,不用问我。”

    王朝云一脸的冷漠,手中的佛珠转动,丝毫没有多说一个字的意思。

    “可是这个家里……”

    对于王朝云的冷漠,若是一般人的话可能立刻就翻脸了,可是王润之依旧是满脸的微笑。

    “唉!”

    不等王润之说完,王朝云已经长叹一声,摇着头转身离去了。

    对王朝云的这一番举动,王润之却是一点的办法都没有。

    整整五年了,自从王朝云所生的孩子夭折之后,王朝云的脸上就再也没有了笑容,几次看破红尘,若不是王润之竭力阻止,恐怕对王朝云日渐生厌的苏轼早就遂了王朝云的愿望了。可是这种事情,又哪里能说的明白?

    王润之同为人母,自然能够理解王朝云心中的感受,可是自己的儿子一个游学在外,一个年纪不小了,就算是想要让他们来缓解王朝云心中的愁苦也是做不到的。虽然说自己堂姐所生的长子也已经有了孩子,靠着小孙子也可以缓解王朝云的忧愁,可是自从前几年在徐州相处过一段时间之后,苏迈就被调来调去,与家中的联系也就不那么频繁了。

    很多时候,家中的事情都是王润之一手操办的,可是事情一旦涉及到了王润之,她却是没有任何的办法了。不管怎么说,两人都是情同姐妹,真要是说些狠话刺激王朝云,别说管不管用的,王润之做都做不到。

    吩咐了下人各自去忙事情,王润之也回房看书去了。

    等到苏轼回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倒不是苏轼在外面偷懒,实在是钱乙住的地方离着苏时候的家不算太近,送钱乙回去顺带抓药费了一些时间,而且回来的路上又碰上了刚刚从皇宫之中讲经回来,又聊了一会,因此时间上就耽误了不少。

    熬药的事情自然不可能要苏轼亲力亲为,毕竟家中还是有仆人的,主人家把事情都干了,那还要仆人有什么用?

    得到苏轼回来的消息,王润之早早地就放下了书册,来到了客厅之内等候。顺带着,连王朝云也给叫了过来。

    坐在主位之上的苏轼热茶还没喝上一口,却是看见了满脸冷漠的王朝云,立刻就将茶杯扔在了桌子上。

    看得出来苏轼似乎是有些生气了,王润之连忙开口转移话题,“官人,那个孩子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是偶然捡回来的吗?为什么钱太医会说跟你长得像呢?”

    “嗨!仲阳兄也就是随口说说,哪里有什么像不像的!”

    有一段时间没照镜子,苏轼也不敢确认钱乙是不是在开玩笑,可是这种事情对于男人来讲,轻易是不能承认的。

    “呵!随口说说也好,像不像也罢。官人,这两个孩子你打算怎么办?一直留在府上吗?”

    纯粹是没话找话,两个孩子也消耗不了多少口粮,王润之想的,还是缓和王润之和苏轼之间的关系。

    “这个……”

    对于这个问题苏轼不是没想过,但是一个高球好留,再加一个花想容算什么,童养媳?

    好巧不巧的,高球这个时候正好在花想容的搀扶之下,慢慢地从门口路过。这一露面,立刻就吸引了客厅之中三人的目光。

    苏轼自然是不必说,王润之也是多少有些好奇,可是王朝云看到高球的时候,却是突然间激动了起来。

    “他……他……他是……”

    王朝云拿着佛珠的右手不停地颤抖,指着高球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官人,这就是你收留的那两个孩子吧?”

    察言观色,王润之当然能看出来王朝云是受到了一些刺激,因此开口替王朝云询问起来。

    “是!”苏轼点了点头,然后朝着客厅外喊道:“高俅!你进来!”

    “啊?”

    正辛苦走路的高球听到这句话,小脸立刻就苦了。

    其实以高球的伤势,这个时候最好还是躺在床上休息,可问题是人有三急,想上厕所了就不是那么容易能解决的事情了。偏偏苏过有事情离开,剩下一个花想容照顾高球,这让高球怎么好意思当着人家的面用夜壶解决生理问题?因此,出来找厕所,也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在花想容的搀扶之下,高球面对着有半截小腿高的门槛,差点就被绊倒在地上,好在有花想容的帮助,高球快速平衡了身子,慢慢往客厅内走着。

    就在高球被绊的那一刻,苏轼、王润之俱是面露担忧,但是王朝云却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等看到高球没事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慢慢地坐回到了椅子上。

    “高俅,你不好好在房间里休息,出来干什么?”

    对于高球的行为,苏轼更多的是恼火,自己跑了那么远去给他抓药,这孩子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

    “我……我想上茅厕……”

    高球撅着一张小嘴,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你……额……”苏轼正想发火,却看见了一遍怯生生的花想容,火气转瞬就消失了,“这样啊!过儿!”

    “哎!来了!”客厅外传来的一声答应,紧跟着苏过走进了客厅,“爹爹,您找我有事?”

    “去!带高俅去茅厕!”

    看得出来高球忍得比较辛苦,因此苏轼也就没有废话。

    “是!爹爹!”

    苏过答应一声,带着高球和花想容离开了。

    将苏轼和王朝云的反应收归眼底,王润之心中一动,开口说道:“我看这孩子也是不错,不如我们留下他,让他帮着官人研研墨什么的,妹妹你看可好?”

    “好!”

    五年来头一次,王朝云的脸上有了不一样的色彩。

    “那……我们再给他起个小名怎么样?就叫……干儿吧?”

    试探性的,王润之再次开口了。

    一如刚才那般模样,王朝云开口说道:“好!”

    没有插上话的苏轼丝毫没有因为两位夫人无视自己而有丝毫的不满,相反,对于王润之的反应,苏轼也是十分的感慨。至于说花想容的事情,夫妻三人很是默契地没有再提。百度一下“高俅不踢球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