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高俅不踢球 > 第十五章 拜见二夫人
    纸笔什么的书房之内虽然不说是要多少有多少,但是苏轼身为大文豪,几支笔还是能够拿出来的,纸张也是各种都有。不过,这书房之内的所有东西高球都不能够乱动,毕竟高球只是一个小小的书童,毛笔是苏轼用断了的一根毛笔,长短倒是正好适合高球的小手,动用的纸张也不过是苏轼写废了的纸张而已,至于说墨碇,则是苏过给了半块。

    剩下的还有砚台,却是高球自己赢得的那一块歙砚,虽然说被那个老板给摔成了两半,但是被苏过拿回来之后找人给补好了,因为修补的痕迹太过明显,所以苏轼最后没有收下高球的这一份礼物,这块歙砚最后还是回到了高球的手中。

    今天要带着三个小孩练字,高球自然是不能拿着苏轼的东西出来大方,可是他又拿不出笔墨纸砚爱,一时间不免有些为难。

    看着高球皱起了眉头,那个小男孩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说什么大话,还教我写字,你一个小小的书童能会几个字?真是……”

    “哥哥!”

    小女孩显然是见不得自己的哥哥这样刁难高球,撅着小嘴叫了一声,手下却是暗地里掐住了小男孩腰间的软肉。

    ‘哎呦’的一声轻喊,随机小男孩又闭上了嘴,看的出来,小女孩今天做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然也不会这样熟练。至于说小男孩,虽然经历的多了,可是显然还不是很适应这种疼痛,因此才没有忍住,叫喊了出来。

    不过就在小男孩喊出来的这一刻,高球已然想出了办法,右手攥拳击打在了自己的左掌之中,“有了!”

    “哎?什么?”

    小男孩还在因为**的疼痛分神,没有听清楚高球的声音,下意识地问了出来。

    “没什么,我就是想起了一些事情,你们不是要我教你们写字嘛!先去后花园之中池塘边,我去找些‘笔墨纸砚’来,你们先过去等我!”

    话说出来是给所有人听得,其实高球嘱咐的也就是花想容而,毕竟苏府之中的情况还是花想容清楚一些。

    将自己写的几张字叠好,然后又将砚台之中剩下的一点墨清理干净,将毛笔清理好并那半块墨碇用纸张包好放进了王朝云送给自己的招文袋之中。将那几张字放进了一边的纸篓之中,高球也不理会花想容等人的招呼,径直跑出了书房。

    花想容歉意地冲着小男孩和小女孩笑了一下,然后当先带着两个小孩往苏府的后花园之中走去。小女孩想都没想就跟在了花想容的身后,而小男孩在临出书房之前却多看了苏轼的书架一眼,眼中满是好奇的神色。

    不说花想容带着两个小孩在后花园之中的凉亭之中等待,高球却是遇上了难题。

    高球本来想到的主意,便是在他上辈子那个年代公园、广场之中常见的情况,那便是然拿着一杆‘大笔’蘸着清水写字。那杆笔的笔头用一些碎布片之类的便可以代替,而清水,则是高球让花想容等人去后院池塘的原因了,临着水池,清水自然是好找。写完字之后晾一下,更是一点的痕迹都不会留下,实在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办法。

    苏府之中要说谁哪里碎布头最多,那必然就是二夫人王朝云那里了,就高球看见的,这位二夫人每天都会拿着一件衣服坐在那里缝缝补补的,几块碎布头可是很容易找出来。可是,要说这偌大的苏府之中高球最不想见到的人,也是这位二夫人,因为每日见到王朝云的时候,这位二夫人都用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目光看着高球。

    那么剩下的唯一选择,便是苏轼来到汴梁之后招的一个老妈子了,要知道苏府虽然比较清贫,但是苏轼好歹也是朝廷命官,府邸是朝廷出的,可是这么一个府邸之中这么多的人,缝缝补补的事情怎么也不能让一个夫人来做,哪怕这位夫人近几年好像不是很受苏轼的待见。

    “吴妈!吴妈!你在吗?”

    高球一路小跑着来到了吴妈住的屋子外面,腰间的袖珍招文袋摇摇摆摆,完全没有影响到他的步伐。

    “哎哎哎!我在!我在!我说小祖宗哎,你可慢着点啊!要是磕着碰着了,吴妈这心里可是要疼死喽!”

    已经年过四十,正是当了奶奶的年纪,吴妈对高球这样惹人喜爱的小男孩自然是疼爱的不得了。

    再者说了,苏轼还有府上的二位夫人连带着小公子苏过对高球是个什么态度,整个苏府上上下下的没有一个不清楚的。前些日子高球因为贸然下床上厕所而导致脏腑伤势加重,苏轼、两位夫人和苏过那着急的模样,所有的人都看在了眼里。所以说,如今高球虽然名义上是苏轼身边一个小小的小书童,但是在苏府的其他下人看起来,却已经是苏家的第四位公子了。

    “那个,吴妈,你这里有碎布头吗?我想要一些。”

    高球不是来串门的,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直接开口询问起来。

    “碎布头?你要这个做什么?”

    闹不明白高球要干什么,吴妈楞了一下,下意识问了一句。

    “哦,没什么,就是之前来府上玩的那两个小孩子又来了,我来这里那些碎布头给他们玩。怎么了?是没有嘛?”

    高球没有进屋子,就开在门口的位置往吴妈的身后瞧,在屋内的桌子上,正摆着几块布。

    “哎呦,这可真是要了我的短了。之前给他们那些干活的缝补衣服把碎布头都用光了,这样吧,我给你剪几块,你等一下。”

    吴妈是个实干派,话刚说完,这就转身要进屋去剪碎布头。

    “哎哎哎!吴妈,没有就算了!我再去别的地方找找!我先走了啊!”

    对于苏府的清贫高球可是知道,没有必要就浪费布匹可不应当,因此连忙摆了摆手,转身离去了。

    刚走回屋内的吴妈,听见高球的话之后,转身一看,高球已经不见了,“哎呦!这孩子,怎么这么风风火火的,也不怕摔着?下次见到了他一定要说说他!”

    不知道身后的吴妈在说着什么,高球现在只知道现在还有是那个人在等着自己,那一对兄妹高球可以不在意,可是高球却不想让花想容久等。也不是说让花想容等待不行,可是那一对兄妹明显是有来头的,等的时间长了,有气很可能就撒在花想容的身上,这可不是高球希望见到的。

    整个苏府之中,除了苏妈那里,也就只有二夫人王朝云可能有一些碎布片了。因此不管高球如何的不愿意,最后也只能是往王朝云的房间走去。好在高球年纪还小,又有苏轼和王润之同时发过话,不然王朝云这里,高球还真是不好来。

    来到王朝云的门外,高球想要推门进去,却又担心王朝云会再次‘慈祥’地看着他,一时间犹豫不决。

    “呦!干儿哥,怎么来这里了?有什么事情吗?”

    一个侍女路过王朝云的屋子旁边,正好看见高球,开口就招呼起来。

    生平第一次的,高球开始为自己的好人缘而无奈起来,如果不是平时人缘太好,怎么会在这时候有人和自己打招呼?这样一来,高球是不进也不行了。

    就在高球还在感慨的时候,房门却是突然间开了,满脸冷漠的王朝云走出门来,低头看见是高球,脸色立刻就缓和了,“是干儿啊!来了怎么也不进来?来,到娘这里来。”

    最后一句王朝云的声音比较轻,高球还在愣神的时候,自然就更加听不明白。可是那个侍女却是听了个大概,不过身为下人也不敢多说什么,再者往日里听见的那些小道消息也够她联想的了,因此也就没再出生。

    不等高球拒绝,王朝云已经抓住了高球的小手,将其拉进了屋子,动作匆忙,连房门都忘了关。

    “那个……那个……二夫人,我来……我来是想找些东西的。”

    哪怕高球的身体还小,可是灵魂却不是个小孩子的,这么‘亲近’的接触,实在是让高球面红耳赤。

    “嗯?来找东西?你要找什么?跟我说,只要我这里有,都可以给你。”

    王朝云坐在床边上,身边就放着一个小笸箩,里面放着针头线脑的,还有一件还么缝好的衣服。

    “那个,我想找一些碎布头……”

    被王朝云拉着手,高球实在是觉得别扭,再加上王朝云那慈母一般的目光,真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住的。

    “哦,是想要一些碎布头啊!我这里正好有一些,你拿去吧!”

    听见高球是想要碎布头,王朝云也不问高球是想做什么,直接在身边拿起了几块布片,塞到了高球的怀里。

    这几块布片在王朝云的嘴里是‘碎布头’,可若是让吴妈看见却是另外一种说法了,只不过高球对这些也不是很懂,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他实在是一刻都不想多待了,“那个,二夫人,我先走了。”

    “嗯!去吧!慢着点!”

    目送高球离去,王朝云又拿起了身边的笸箩,接着缝制起来。

    在王朝云的手中,缝制的赫然是一件小孩子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