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重至尊天 > 第724章 为尔守护十年
    当王强伸手轻轻抚向面前黑暗的时候,原本剧烈波动的黑暗,瞬间变得平静下来,王强的手抚摸在上面,就像是在抚摸蓉蓉的发丝。

    但是任凭他如何呼唤,黑暗中却依旧没有传来蓉蓉的声音。

    此时王强的眼中有怜爱,有痛苦,有迷茫,诸多复杂的情绪,在王强脸上交织,但是,黑暗中却始终没有传来蓉蓉的任何回应。

    而王强怀中,那属于蓉蓉的力量,此时更是变得如同烧红的铁块一样,不断的刺激着王强的心。

    “你可真调皮呢!”

    感受到这一点的时候,王强终于确定,现在蓉蓉还活着,或许是蓉蓉的意识陷入了沉睡,始终没有给王强回应,但是那种感觉却让王强深信不疑。

    “既然你还没有醒,那么就继续睡吧,若是有一天你永远也醒不过来,我就将这片古庙毁掉。蓉蓉,你一定要坚持住,记住,我在等你。”

    王强的话很轻,但是他的话里的意思却又很重,就在后面的元天尊者等人听到的时候,竟然感受到了一股发自内心的寒意涌出。

    而就在他们盯着王强的时候,王强却逐渐从那片黑暗边缘退了回来,当退到之前明镜所处的位置时,便站在那里静静的不动。

    因为在这里,他怀中的躁动的力量,逐渐变得平复下来,虽然还不时的有股温热感传出,但是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激烈。

    “小兄弟……”

    元魔走上来,看着面前的王强,眼中露出了一番复杂的情绪,而此时王强却连头也未回。

    因为他还能感受到,黑暗中那双眼睛对自己的凝视。

    他舍不得让着这种感觉消失。

    “我感觉蓉蓉可能没死,里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最起码,蓉蓉还没有陷入危险之中,我会在这里守着,一直等到蓉蓉的出现,你们先回去吧。”

    王强说完,竟然盘坐在那里,直视着面前的那片黑暗,在他身旁,龙吟戟依旧静静的矗立着,仿佛那屹立在巅峰的孤傲王者。

    一人一戟,露出了一道荒凉的背影,映着天边的余辉,显得是那么的凄然。

    而明镜几人,相互看了一眼,发现此时的王强,竟然在这片刻沉入到了修炼之中!

    虽然还能感受到王强意识的存在,但是,这么快便沉浸修炼之中,还是让他们感觉到了一丝的惊讶。

    最终,还是明镜留下来陪王强,而元魔和童丘,则回去处理大战之后的事宜。

    一个月后,元天尊者来了一趟,可是王强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这是简单的和明镜聊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这里,返回到了魔宫之中。

    半年之后,王强身上的气息几乎微不可察,整个人好像在无声无息中坐化了一样,就连那满头散发着光芒的长发,也变得有些干枯。

    一年之后,王强身上的气息彻底消失不见,而且整个人也消瘦到了极致,远远看去,就像一具干尸一样。

    而龙吟戟身上,更是布满了灰尘,这对于一把传承于上个时代的兵器来说,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只是变成干尸模样的王强,此时依旧睁着双眼,看着前面的黑暗,只不过他的双眼中,没有了丝毫的神采。

    一年的时间,就这样悠然而过,当元天等人再度前来的时候,看到王强现在的模样,心中更是掀起滔天巨浪。

    因为对于一个地境来说,闭关个十年八载是很正常的事情,根本不可能会出现肉身失去生机的事情。

    “恐怕这一次,小兄弟又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醒来,不过话说回来,小兄弟每次都能给人惊喜,我想这次肯定也不例外。”

    元天看着王强,他始终觉得,现在的王强类似于虫类化茧,若是能够破茧而出,肯定会出现一个新生的王强。

    “不错,我在他的体内也感受到了强烈的生机,现在的他虽然看似死亡,实际上已经进入“涅”的境界。”

    就在这时,明镜却没头没脑的说出了这样一番话,在听到他的话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明镜的身上。

    “涅?”

    就连元天尊者等人,都不知道明镜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不错,涅,就跟尊者所说的虫类化茧一样,是一种至高的境界,进入那种境界之后,无我无他,若是修炼起来,那是事半功倍。”

    明镜说着,看向王强的眼中多了一丝羡慕,只是在那抹羡慕之中,还有着一抹深深的沉痛,只是谁也不明白,连他自己也不明白。

    “小兄弟进入这种境界,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苏醒,不如我们在这里看着他,万一再出现什么……”

    元天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旁的童丘愤怒的打住了,此时的童丘,脸上带着怒意,一脸不善的看着元天尊者。

    “元天,你是什么意思,在这里,是我云宫的地盘,而且这一年多的时间,我云宫元气恢复的已经差不多了,谁敢对小兄弟出手。”

    “我童丘在这里拿我的人头保证,若是小兄弟少了一根头发,就算你们来要了我童丘的脑袋,我也不会有丝毫的反抗。”

    听到童丘的话后,元天等人纷纷相视了一眼,谁都没有想到,现在的童丘竟然如此维护王强,元魔之所以来这垄城常住,就是为了警告童丘,千万不能去打王强的主意。

    “哈哈……老家伙,我想多年前我珍藏的那坛酒,是该出土了。”

    “也好,你我兄弟二人见面之后,就一直没有功夫闲聊,跟我回家吧。”

    “好,回家。”

    元天和元魔二人相视大笑之后,竟然就此离去,而童丘看着元天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他感觉快走了,元天尊者也是一个枭雄,原本想在地极大陆突破到天境,只是,地境和天境之间的天埑,就连天极大陆上的大部分人,究其一生,都无法迈过。”

    “童丘前辈,反正我也没地方去,不如就在这陪着王兄,可能用不了几年,我也会离开地极大陆,希望到时候能和他道个别。”

    明镜的话,并没有引起童丘反感,必定明镜背后没有什么势力,而且他和王强也算得上私交甚厚,而听到明镜的话后,童丘只是点了点头。

    就这样,王强和明镜,又在那死亡古庙之中静静的盘坐,两道身影,如同亘古不散的磐石,只是在王强的胸口,那道属于蓉蓉的力量,依旧在不断散发着温热。

    三年后,明镜清醒过来,此时在明镜眉心处的那个卐字印记,已经变成了晶莹如玉般的光芒。

    在这三年中,魔宫的势力不断壮大,但是却并为和云宫发生战斗,而云宫也一直在休养生息,一股新生的力量,逐渐取代之前的老一辈力量。

    而元天尊者,也同样三年未曾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这三年,一直是天仇主持魔宫的大小事宜,元魔则在一旁协助。

    而三年来,大陆上的普通人,也逐渐将王强忘却,可是王强的名字,却一直在高层之中流传。

    这是所有人都知道,之前让人恐惧无比的鬼庙外面,有着一尊形如枯槁的“尸体”。

    而且那具“尸体”,被云宫的人紧紧的保护起来。

    那种保护,可当真是里三层外三层,平常人就算想接近都十分的困难,而且为了答谢王强拯救云宫的大恩,童秋竟然在这鬼庙周边设置了一个禁空大阵!

    虽然不知道王强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苏醒,但是这个阵法,在三年前就已经开始运转。

    必定刘岩虽然已经伏诛,但是这大陆上到底还有没有他的人,谁也不知道。

    而在灾后重建这几年,两大势力也在不断寻找着修炼刘岩魔宫的人。

    但是那些人,就好像随着刘岩的死亡而蒸发,至于其他事,倒是没有什么可以引起大陆上人们的注意。

    而王强,依旧在死亡古庙外面守候。

    只是第五年的时候,远处出现了一个仅仅有着玄境巅峰的人,仔细看去,那道身影正是身处玄极大陆的司徒老妖王!

    “蓉蓉,我的女儿……”

    司徒老妖王的声音,显得十分的沉重沙哑,看着面前的黑暗,他的眼中不禁流出了黯然的泪水。

    司徒老妖王来到地极大陆上,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就在司徒老妖王静静的看着那片黑暗过了半日的时间,这才黯然离去。

    可是他没有看到,就在他离去之后,那片黑暗再度传出了一阵剧烈的波动。

    波动出现的刹那,王强那双浑浊的双眼中出现了一抹神采,但是紧接着,那抹神采又消失无踪,因为面前的黑暗,也恢复了平静。

    半月之后,司徒老妖王带着沉重的心情,来到了大衍皇主的墓前。

    “没想到,你我玄极大陆一别,竟成永别,原本,与你之资,在这大陆上要站住脚,那是很容易的,老夫本想和你把酒言欢,但是现在……”

    司徒老妖王说着,手中出现了一壶酒,那是他在玄极大陆上面带来的土特产,一人一墓,在夕阳的余晖下,显露出一种萧瑟无比的气息。

    “嘶吼……”

    就在王强守候在死亡谷庙外面的第九年,也就是蓉蓉消失的第十年,原本被黑暗笼罩的死亡古庙中,突然传出了一阵惊天嘶吼。

    而随着那道嘶吼的出现,王强浑浊的双眼深处,也同样爆发出一道璀璨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