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重至尊天 > 第699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当祖正的身影消失之后,周围那个之前看守传送阵的人,才暮然惊醒,随后额头上流下了豆大的冷汗,脸色更是变得异常苍白。

    而周围的人更是议论纷纷,云宫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然使得童丘使用这种生死危机才会使用的空间传送阵。

    此时,消息如同引发了蝴蝶效应,迅速向着天云城和三座辅城传开,搞的每个人都人心惶惶。

    甚至许多商人,都来不及xiaoshou自己的货物,便焦急的离开。

    而当祖正通过空间传送阵,出现在云宫最隐秘的会议室时,却发现童丘跟五名自己从未见过的人,正在观看着面前的一副影像。

    影像之中,正是之前朱通魔化己身的样子。

    当看到朱通身上的伤势尽数恢复如初,而且连消失的双眼也再度长出的时候,祖正的心里不禁出现了一股寒意。

    然而,当他看到朱通被王强一刀劈为两半,却没有死亡,甚至还对一些人出手的时候,更是感觉到了惊天的荒谬!

    而至于最后那道身影出现的时候,影像石却没有任何的记载,因为天境强者的出现,自身所带的威压,使得那影像石是根本无法记录之后的情景。

    “众位太上长老,你们最少也隐居了一甲子的时间,而那个魔头,则是最近十年才出现的,现在,无论是云宫的长老还是执事,我都不敢相信。”

    当童丘说这句话的时候,气息变得有些粗重,而他更是扭过头,死死的盯着祖正。

    “至于祖正,修炼的乃是我云宫至刚至阳的赤日雷经,而那个魔头的力量却是死亡之力,两种力量相克,所以祖正也不可能被那魔头收买,现在……”

    就在童丘正在说话的时候,突然又接到了一道消息,而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

    “刚刚我得到一个消息,朱通被王强劈为两半,随后又被一位长老一掌打碎了一半身体,可是,他还是没有死。”

    童丘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闪动着莫名的精光,看样子就像一个择人而噬的凶兽!

    “嘶……怎么可能,都被人劈为两半了,怎么可能还没死亡,是不是他在骗你?”

    “不错!童丘,当初宫主传位于你,就是看出你不是那种莽撞之人,这则消息的真伪,还有待考证,不过那个魔头倒是挺厉害的,竟然将手伸到了我云宫之内。”

    “不错!既然连朱通都被对方收买,我想云宫之中还有许多人被他收买,不将这些人找出来,始终是我云宫的心腹大患。”

    几位太上长老在一旁议论纷纷,最终决定还是将其余余孽找出,洗涤云宫,可是他们并没有发现,童丘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阴沉的仿佛滴下水来。

    谁知道最后,连童丘的身体都不由得颤抖了起来,双眼之中,更是不断的闪动着神秘的光芒,仿佛接到了一个让他十分心惊的消息。

    “最新的消息,朱通的确被人劈碎而不死,因为在他幕后的那个黑手,也曾经被王强劈开过,但是却安然无恙的离开,甚至还抓走了魔宫的大药师。”

    当童丘说这句话的时候,急促的在众位长老面前走动,仿佛在消化着什么让他不安的消息,数次张嘴,却又欲言而止。

    “哎……罢了,实话告诉你们也无妨,现在那个魔头已经对魔宫展开了攻击,魔宫中,最少有十分之一的长老和执事反水,而且那些人,都是身受重伤而不死。”

    “至于元天,更是展露出了他那惊世骇俗的实力,没有想到,他竟然领悟了整整九十九条法则,就差最后一道,便可凝聚出道则之力,成为天境。”

    “轰……”

    当童丘把这则消息说出来的时候,一众太上长老,包括祖正,脑海中瞬间一片苍白。

    而童丘,更是愤怒的将面前的一张桌子拍成了齑粉。

    “那……最后的结果……”

    最终还是,祖正说出了心中的疑问,他想知道,凝聚了整整九十九条法则的元天尊者,到底是不是那个魔头的对手。

    如若不是的话,恐怕,大陆上再也没有人可以抵挡对方的脚步。

    “那个魔头虽然拥有的近乎不死的身体,可是元天那个老狐狸也不是易于之辈,将黑暗法则整整炼成九十九条的他,几乎也相当于拥有不死之身,只是现在还没有最新的消息传来,我也不知道结局如何。”

    “众位长老,元天那个老狐狸实力强横,你我早有所知,而他也是顾忌大陆上的平衡,所以才没将我云宫一举剿灭,可是,那个魔头明显没有这些顾忌,如果,进攻魔宫的力量,出现在我云宫之内,试问,有谁可以挡得住他们的脚步。”

    当童丘说出心中疑问的时候,整间密室,瞬间变的异常寂静。

    而此时,王强和元魔,却出现在了一座荒山之上。

    “前辈,落樱谷的传送阵不是被你毁了吗?为何还如此慌不择路,难不成,你还怕童丘的到来吗?”

    听到王强的话之后,元魔轻轻的扫了他一眼,待其眼中满是不屑之色。

    “童丘,就那个胆小鬼,就算我站在这里让他杀,他敢吗?之前在垄城他就怀疑过我的身份,但是却一直不敢动手,他自然有他的顾忌,小子,我担心的是你,你……”

    “嗡嗡嗡……”

    就在这时,王强和元魔身上,却同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震动,当震动一出现的时候,二人的脸色齐齐大变。

    因为那道震动不是来自别处,正是来自元天尊者的消息。

    而当二人同时掏出令牌,得知里面消息的时候,脸色更是瞬间大变!

    “刘岩已经出山了,而且,竟然和元天尊者大战了一场。”

    “这个叫刘岩的魔头也当真了得,出现仅仅十年左右的时间,竟然可以和我哥哥抗衡,虽然最后败退,但是,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我大哥问你,刘岩到底修炼的是什么功法,而且那个功法好像和你有渊源。”

    王强听到袁元魔的话后并未作出回应,反而盯着手中的那面令牌,陷入了沉思。

    “弑神诀,天级上品功法,在神组织中,也是难得一见的绝世功法,只是我感觉,刘岩已经练入歧途,应该有人能对付得了他。”

    王强沉默了片刻之后,还是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当他想到能够对付刘岩的人时,脑海中浮现了明镜的身影。

    “阿嚏……谁在想我?”

    而此时的明镜,正晃动着他那一颗光滑的脑袋,行走在大战之后的魔宫之内,触目所及,到处都是残桓断壁,哀鸿遍野。

    “修士之间争权夺势,妄图争夺一个大陆的控制权,可是最终受苦受难的,还是这些普通人啊。”

    当明镜说这番话的时候,脑门中间又出现了那个“卐”字,只是此时的“卐”字并不是散发着纯粹的金色,因为在金色之中,还有着一抹淡淡的玉光,不断闪动。

    “哎,这世上若是有一个地方,可以收留这些死去之人的魂魄该多好啊,也不至于让他们死后,便永远都成为了过去,哎……”

    明镜有些无奈,修士逆天而行,与上天争夺寿元,死后魂飞魄散也就算了,毕竟曾经绽放过属于自己的光芒。

    可是这些普通人,即便是身处地级大陆的普通人,充其量,寿命也仅有一百有余!

    若是他们死去之后,那可就真的成为了过去。

    “看来当初将你留在魔宫,还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今天要是没有你的话,恐怕没有人能够挡得住那个叫刘影的家伙。”

    就在明镜行走在魔宫的时候,元天尊者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了明镜的身旁,在其双眼中,还有着浓浓的心痛。

    “尊者客气了!尊者虽为魔宫之人,但却心怀苍生,反倒让晚辈钦佩不已,或许世间的正和邪,都是别人妄自给的定论。”

    此时的明镜,对元天尊者却显得十分的客气,甚至可以说十分的佩服,因为在之前,魔宫之中有许多长老和执事反水,但是那些人的家人和朋友,却毫不犹豫的对那些反水的人出手。

    没有一丝犹豫的出手,虽然那些人眼中都露出了十分心痛的感觉,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信念。

    “哈哈,你果然有慧根,不过你比较那个叫王强的小子,还是差上许多许多,刚刚我已经给他传讯,而且已经通知过童丘,云宫的人不会再去截杀他们,魔患未除,魔宫和云宫的恩怨,就先暂且搁下。”

    当元天尊者说这句话的时候,却露出了一种大无畏的自信,而此刻,明镜却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元天尊者,不知在想些什么!

    “童丘不会派人来,对吗?”

    当元天尊者沉默不语的时候,明镜却说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云宫之中也有许多人被对方给收买,现在,童丘要去将他们找出来,无暇顾及我们这边,所以……”

    元天尊者的话并未说完,但是明镜已然知道其中的结局,云宫之中,被对方收买的人始终在童丘的控制之内,实力也不会太强。

    而魔宫这边,却要对付大陆上古往今来最大的魔头,刘岩。

    所以,现在魔宫所处的危机,比起云宫来,要强上数倍。

    “可恶,童丘这个鼠目寸光的家伙,前辈,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我怕元天尊者,挡不住刘岩的下一波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