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重至尊天 > 第689章 落难落樱谷
    “呵呵,堂堂大陆第一灵毒师,第一阵法师的你,谁能把你给害死,你现在的实力,跟我相比也差不了多少,不过言归正传,那个小子你真的不帮他吗?”

    元天尊者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但是听到他的话之后,魔云叟脸上的不耐烦变得更甚。

    “老不死的,这么多年还是没改了你的臭脾气,老是放马后炮,就凭他们两个人的实力,还想救人,那简直是自寻死路!你知道带队的人是谁,那可是祖正的叔叔,那只笨猪。”

    当魔云叟说完这句话之后,轻轻的伸了一下自己的懒腰,而在这时,角落中却传来了元天尊者气急败坏的声音。

    “你要是再敢把你的脚往前伸的话,你信不信我把它给剁下来。”

    听到元天尊者的话后,魔云叟的脸上更是露出了一抹奸笑,随后直接将脚往前一伸,元天尊者愤怒的咆哮再度传来!

    “嘿嘿,老家伙,想让我出手,那代价可不是一般人能付得起的,这么多年了,你还是第一次来求我,不好好羞辱你一番,又怎么对得起我自己。”

    魔云叟的声音中夹杂着淡淡的怨气,仿佛对于元天尊者十分的不满。

    “臭小子,当初这条路是你选的,再说我是你哥哥,你这么对我,一点儿长幼尊卑都没有。”

    听到云天尊者的话后,摩云叟的身体一僵,随后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的复杂,而他脚上的动作,却变得更快,不断的在那里晃动,仿佛就在元天尊者的脸前一样。

    “哥哥,你还知道你是我哥哥,这么多年也不来找我,连个消息都没有,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你这个老不死的,你知道这么多年维持这副形象,让我有多难受,你知不知道。你又知不知道,我是多么的想你,可是你连个消息都没有,我还一直以为你死了。”

    魔云叟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是吼出来的,而且他的喘息声变得十分的粗重,足以说明此刻他内心的不平静。

    此时的魔云叟根本无法压制自己内心的怒火,甚至连魔云叟那双极不协调的双眼,都变得通红,眼中有着泪珠在滚动。

    而魔云叟说完这句话之后,空气中变得十分的寂静,时间缓缓的流逝,云天尊者一直都没有说话。

    “弟弟,我也很想你,当初你将魔宫宫主之位让给我,只身前往云宫,你知道我是多么的担心,三百年了,整整三百年了,你我兄弟二人三百年未见了。”

    “啪嗒啪嗒……”

    滴滴泪珠滚落在地,强悍如魔云叟,竟然发出了轻微的抽噎声,而他也悄然将自己的脚收回,陷入了回忆之中。

    “这件事了,你就回来吧,经过这件事,童丘肯定会怀疑你的身份,当初你我兄弟二人分别的时候,埋的那坛酒,我想也该出土了。”

    “老不死的你还不滚蛋,难道真的想让那个老不死发现你的存在不成,还有,那坛酒是我埋的,不是我们埋的,若是我回不去,别忘了给我留一半。”

    魔云叟的声音渐行渐远!空旷的酒楼之内,元天尊者的声音也已消失不见!

    “弟弟,你若安好便是晴天,若你有任何差池,我定突然推翻云宫,为你报仇。”

    魔宫之中,元天尊者的脸颊上流露出两行清泪,而此刻,他回到了另一间自己闭关的密室之内,在他面前,有一幅画,画上的人,一袭白衫,面如潘安,简直可以用丰神如玉来形容。

    “大哥,落樱谷是在什么地方?”

    离开酒楼之后,王强便焦急的问着雪清川,此时的雪清川模样虽然并未大变,但是身上的气息俨然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就算是之前埋伏二人的三人,站在他们面前都不会认出雪清川和王强。

    “落樱谷,距离垄城有着五千多里,每日去那里的人数不胜数,我也不知道祖傲他们在搞什么鬼,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封住落樱谷。”

    此时的雪清川也有些焦急,万一祖傲等人将传送阵的出口封住的话,恐怕,短时间内他们根本就不可能赶到。

    可是当王强和雪清川看到通往落樱谷的传送阵外面,还有不少人排队的时候,不由得将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在这垄城之中使用传送阵,根本不用登记,这也间接说明了云宫的魄力。

    根本就不怕有人心存不轨。

    虽然有着五千里的距离,但是这传送费可不是一般的贵,一个人竟然要二十颗灵石!

    但是急于救人的王强,却根本没有计较这点小钱。

    落樱谷。

    也是云宫最大的景点之一,虽为谷,实际上分为东南西北四个景点,此处终年开满樱花,而且每日都会有无数的樱花坠落,形成一道奇特的景象。

    就连云宫都无法解释,落樱谷为何会出现这番异象!

    只能说,天地太过于奇妙,终年落满樱花的落樱谷,也从未被樱花填满,地面上始终只有一层樱花存在。

    当王强和雪清川来到这里的时候,不禁被落樱谷的风景所震慑,但是二人心中有事,根本无暇观赏这里的美景。

    “落樱谷南山禁止进入,朱通长老正在带人追剿叛逆,若是贸然进入南山被误杀的话,可不要怪我云宫不讲道理。”

    刚刚离开传送阵,王强耳边便传来了一阵不耐烦的声音,扭头看去,发现只有一个玄境的人,在那里不断对着众人吼道。

    毕竟每天对着不同的人说出同样的话,任谁都会疯狂,开始他还洋洋得意,可以对这一些地境前辈怒吼,可是在受了几次威胁之后,他却变的小心翼翼。

    而现在对方正在考虑,要不要换个人来顶他的班,根本没有注意到人群中,有着几名地境之人。

    而当他发现几名地境之后,脸色更是变得有些不自然,生怕再受到指责。

    “臭小子,有话就好好说话,若是换个地方,我一巴掌拍死你。”

    而此刻,雪清川却展现出了他的老谋深算,根本不在乎对方云宫的身份,威胁的话语一出,对方果然老实了许多。

    “各位前辈,晚辈也只是奉命在此传达,还望前辈海涵。”

    对方的脸上瞬间露了一抹恭敬之色,虽然有云宫为其撑腰,对方并不敢拿自己怎么样,但是大惩小戒的话,云宫也不会拿对方怎么样。

    “你们追杀叛徒,却搞得我们心情不好,不过我懒得跟你计较,记住,再有下次,无论什么情况,我定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兄弟,走。”

    雪清川说完,对王强使了一个眼色,随后二人带着不善的表情,离开了传送阵。

    而当王强二人走后,对方果然变得老实了许多。

    “南山,在那个方向。”

    而离开众人的视线之后,王强和雪清川轻轻的交谈,二人的眼神不由得瞟向南山,救人一事,还需要从长计议。

    而且刚刚听闻带队的是朱通长老,朱通是谁王强不知道,可是雪清川却知道。

    “朱通是祖正的叔叔,也算是一个老牌的地境,而且据闻已经领悟了十几条法则,实力在云宫长老中不能算是拔尖,但也是大陆上难得一见的高手。我们要想在他手中把人救下,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听到雪清川的话后,王强的心瞬间一沉,若照雪清川所说,这个朱通,应该早就将大衍皇主捉住才对。

    而就在雪清川的话说完之后不久,二人的眼神不禁相遇。

    “圈套。”

    “看样子,这个朱通一直在等着我,这次他们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公孙前辈,而是我。”

    想到这种可能,王强紧绷的心弦不禁一松,这么说来,在自己现身之前,大衍皇主的安全是不会有丝毫威胁的。

    “大哥,南山之中有什么地方跟别的地方不一样吗?”

    王强想尽早的知道地形,以便有利于自己救人,可是听到他的话后,雪清川却陷入了沉思。

    “南山之中并没有什么不同,除了稀稀落落的几株樱树外,几乎从山脚便可以看到山顶,也是落樱谷最不受人欢迎的地方,而且那里根本就没有藏人的地方,你要救的人,为何会选择南山,而不选择北山呢。”

    当听到雪清川的话后,王强心里瞬间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遭了,公孙前辈根本就不是躲进南山,而是被人抓进了南山。”

    就在王强说出这番话之后,瞬间向着南山的方向冲去,而雪清川更是紧随在王强身后,心中出现了一抹焦急。

    随着二人的深入,身边已经再无其他人,必定这片区域,一般人也不愿意轻易涉足!

    万一引起云宫的误会,那就不值得了。

    而王强和雪清川在到达南山附近的时候,更是小心翼翼的隐匿起了自己的行踪,然而就在二人悄悄的接近南山的时候,却发现在南山一面崖壁上,绑着一个满身鲜血的人。

    披头散露的长发,依旧难掩对方那种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只是此刻的下场,却不禁让人有些唏嘘。

    “公孙前辈……”

    当看到那个人的时候,王强便知道,对方就是大衍皇主,而且他也能够感受的出来,此时的大衍皇主几乎已经毗邻死亡的边缘。

    身上的伤口,都可以清晰的看到他体内的骨骼,最惨的地方,无异于对方的胸口。

    在那里,胸口的整片血肉几乎已经被人给生生撕了下来,隐隐间,都可以看到大衍皇主的心脏在跳动。

    求票票……求打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