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宠妻超给力 > 第564章 我是你的丈夫!
    徐磊的耳根子就更红了,他本来就是一个脸皮很薄的男人,长相就偏年轻,这会儿看起来就像个初出茅庐的破小子。

    他的喉结滚动了几下,眉头微微蹙起,把南小楠的手臂从自己脖颈出绕下来,换了姿势,换成了他搂着她。

    “这是我女朋友南小楠。”他红着链家淡定的说。

    周围又是一阵唏嘘,紧接着就是祝福调侃的声音。

    徐磊是霍世庭的助理兼兄弟,虽然没名没分的,可是他背后有整个霍家,没人敢看不起他。

    “不好意思,她喝多了,我先扶她去客房休息,大家继续。”徐磊说着看了一眼霍世庭。

    霍世庭点点头。

    徐磊搀扶着南小楠走了出去,南岩本来是要跟过去的,可是想了几秒钟他又停下了脚步。

    “你以后可要好好对我,不能再说退婚的事儿了!我那么喜欢你,从小都喜欢!”南小楠小声嘟囔。

    徐磊的眉头微微蹙起,脱离大家的视线他才问道:“知道我是谁吗?”

    南小楠傻乎乎的笑了两声,“我男朋友,未婚夫……洛清!”

    徐磊的心脏咯噔跳了一下,眉头也随即蹙了起来。

    其实刚才南小楠醉醺醺的说自己是她男朋友的时候他就知道她认错人了,可是现在听南小楠亲口说,心脏还是疼的厉害……

    下午五点多钟,宴会结束。

    刘祥他们几个本来还要去龙湖湾闹腾,却被霍世庭毫不客气的直接拒绝了。

    “春宵一刻值千金,霍爷要洞房花烛,你们跟过去干什么?”安江这个理科男被刘祥跟王旭他们几个灌得大醉,说起话来就更加直接了。

    苏合就在一旁站着,闻言小脸顿时红成了苹果。

    “我……我先去看看小楠。”苏合说着就要闪人,却被霍世庭拉住了手腕,“不用过去了,我刚打过电话,她喝了醒酒汤,这会儿还在睡着,徐磊在一边儿售守着呢,没事儿。”

    苏合看着霍世庭眨巴了几下眼睛,“奥!”

    众人嘻嘻哈哈的闹腾着道了别。

    因为两人都喝了酒,徐磊又留在满江楼照顾南小楠了,所以是龙湖湾的司机开着车过来接的苏合跟霍世庭,而且还很识趣儿的升起了中间的挡板。

    一坐上车苏合就忍不住伸了个懒腰,实话实说,结婚是一件很折磨人的事情。

    “累了?”霍世庭问。

    苏合扭了扭腰身,晃了晃脑袋,点点头,挺直了脊背开始锤自己的腰部。

    霍世庭看着她傲人的身姿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温柔的说道:“转过身去,我给你捶捶。”

    “不……不用了,谢谢。”苏合觉得还是不要这样子的好,挺尴尬的。

    “霍太太!”霍世庭喊了一声。

    一直过了好几秒种苏合才扭头看向霍世庭,“叫我呢?”

    霍世庭蹙眉,看样子不太高兴,“我能有几个太太?”

    “……”苏合被噎到。

    主要是她现在还不能适应这个称呼,毕竟是刚结婚,自己的身份还拗不过来。

    “叫我干什么?”她木讷的问。

    “我们现在是合法夫妻,我是你的丈夫!”

    “我知道!我知道!”苏合连连点头。

    “所以再亲密的动作都可以光明正大!”

    苏合眨巴了几下眼睛,“我……”

    “你要是腰疼了我可以帮你捏捏,你要是胸疼了我也可以帮你揉揉。”

    苏合闻言眸子瞬间放大了好几分,主要是霍世庭这最后一句话。

    这这这……这算是赤裸裸的耍流氓吧?

    偏偏人家说完还跟个没事儿人似的,一脸的严肃认真。

    “转过去,快点儿!”霍世庭命令道。

    苏合又眨巴了几下眼睛,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低着脑袋瓜子转过身。

    倒不是她矫情,其实她跟霍世庭也发生过关系了,可还是觉得难为情。

    夏季衣服单薄,霍世庭的大掌在她后背处磨砂,一会儿帮她捏捏肩膀,一会儿帮他捶捶后背,一会儿帮他揉揉腰身。

    虽然全程苏合都红着脸颊,不过她还是在心里给霍世庭点了千万亿个赞,这手法绝对专业!

    满江楼距离龙湖湾半个小时的路程,霍世庭就给苏合揉揉捏捏了半个小时。

    苏合有点儿过意不去,快到家的时候她问霍世庭,“要不要我帮你也捏捏。”

    霍世庭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

    苏合扭头看着他。

    “等到家了我脱了衣服你在捏吧。”

    苏合闻言又眨巴了几下眼睛,稍微脑补了一下画面,赶紧看向窗外,耳根子火辣辣的烫。

    霍世庭看着她的侧颜,唇角勾起一抹笑,如沐春风。

    车子很快在龙湖湾的主楼前停了下来,苏合跟霍世庭一起下了车,门前齐刷刷的站着一排佣人。

    看见二人下车都赶紧鞠躬喊道:“少爷少奶奶好!”

    苏合脸上的红润还没有完全下去,她笑着给大家回了礼。

    管家往前走了一步礼貌的说道:“少爷,田局长在客房内等着。”

    霍世庭点点头,“让他来主楼大厅吧。”

    他说完拉着苏合的小手进了屋。

    苏合心想,霍世庭也是不容易,是结婚能每个假期呢,他倒是好,新婚夜还要工作。

    苏合想着就母爱焕发,心疼起霍世庭来了。

    她看霍世庭换了鞋子,弯腰主动把霍世庭的鞋子放到了鞋架上,跟自己的一起摆放整齐

    这些活儿以前都是霍世庭坐的,突然有了这待遇,霍世庭不自觉地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小女人。

    难道说女人结婚了真是十八变?

    “你工作累,以后家里的家务我多做些。”苏合说道。

    霍世庭又狠狠感动了一把。

    两人一起进了屋,小黑黑跟小白白听见动静早就开始扒门了。

    因为今天屋子里有装扮,管家怕两个小家伙搞破坏,就把他们关了起来。

    “这两个小家伙在哪儿屋内?”苏合扭头问道。

    看霍世庭没脱外套,她就又问,“进屋了怎么不把外套脱了?”

    以往霍世庭一进家,第一件事儿就是先把外套脱了的。

    “等会儿吧,一会儿还要照相。”苏合闻言眨巴了几下眼睛,虽然不知道霍世庭照相干什么,但是她也没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