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706章 赵帅篇29救救我儿子
    云曦知道在赵明诚面前抵赖不过去,不像在尚家军那边,只要赵越没有出卖她,那么她可以否口不承认,就如赵越喊得那样她只是个路人。云曦垂眸阖了下眼,深吸了口气,“给赵越送药,他已经烧得不省人事了。”语落,云曦虽然明白此刻赵明诚早已经知道赵越就是乔志宇,当然也明白了她骗了他,可她还是补充了一句,“他就是当年的乔志

    宇。”

    赵明诚的额头更加多了几条黑线,隐忍着怒意,“头抬起来说话。”

    云曦咬了下唇,这个时候了她只能听天由命了,大不了掉了脑袋而已反正她一个人活在这世上也是战战兢兢的苟且偷生,死了不足惜。

    女孩缓缓抬眸,和赵明诚那双冷厉的寒潭对视上,她的眼底没有半点惊慌和害怕,似乎她身处的不是监牢而是平常随便出入的场所般镇定,“少帅打算何时处置我?”她问的是如何处置她而不是他们。

    赵明诚眯了眯眼眸,将面前的三本文件夹打开,目光落在其中一份文件上,声线低冷的如冰窟,“九年前,你们所在的孤儿院拆迁后你去了哪里?乔志宇去了哪里?一一说来。”

    赵明诚语毕,抬眸盯着云曦的眼睛,“你若在我这里说了实话,我才好向警备厅于尚家有个交代。”

    云曦弯起了唇角,“是么?你不是都调查清楚了么?”

    赵明诚拧了下眉心,绕过办公桌走到云曦面前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仰着脸,可无论如何她的眼底半分惧怕都没有,她越是这样赵明诚越是抓狂。

    这军队的监牢她又不是没进去过,尚家军的监狱里,只是被推推搡搡没动刑她就已经遍体鳞伤了,这进了赵家军的监狱,她反而这幅态度。

    她这是在赌他赵明诚不会把她怎么样?还是她早已做好了破罐子破摔的准备了。

    还是说她曾经说过她有男朋友了,而那个男朋友就是乔志宇,那个赵越?

    想到此,赵明诚的眼眸更加阴狠,薄唇抿的更加紧了几分,似形成了一条紧绷的直线。

    根据尚家军对云曦和赵越调查的资料,和肖志明调查的资料,还有赵明诚的情报组织调查到的,三方一起合计比对再次由赵明诚的情报部门调查到的资料来看,这俩人落在任何人一方都是个大麻烦。

    一旦落在尚家军手里,云曦死无葬身之地无疑,而赵越会是尚家一把最好的双刃剑,落在赵大帅手里,赵明诚敢保证他父帅绝对剥了这俩人的皮,抽了他们的筋。

    云曦似笑非笑的看着赵明诚不开口,而赵明诚还真拿她没办法,对她动刑,他认输了,对这个女孩子他下不了手。

    可是怎么样才能够让她不要如此戒备他,跟他开诚布公的说实话?

    那些查到的东西里,赵明诚相信云曦什么坏事都没做,而她只是还没被“栽培”成功,七叔就全军覆没了,可她就是不说实话,这让赵明诚恨不得将她的嘴巴狠狠撬开,而且是那种特殊的方法给撬开。

    赵明诚指尖夹着一支燃着火星的烟,绕着云曦走了一圈,狠狠吸了口烟,身高的悬殊男人微微弯腰对着云曦缓缓吐了口烟圈,呛得云曦一阵猛咳,直到咳得她眼睛都红了这才停了下来。

    “少帅竟然用如此变态方法审犯人?”云曦怒瞪着赵明诚愤愤道。

    赵明诚这才将手里的眼底摁灭在烟灰缸里,脸冷的跟冰凌似的,淡漠的看了眼云曦,“不说?”很好,他有的是办法让她一个小丫头妥协。

    不是云曦不说,关键是她不知道乔志宇那边的情况,如果说的和赵越所说的对不上怎么办?其实,云曦真的没做什么对赵明诚对赵家军有害的事情,可是她是所有事情的知情人,而乔志宇直接是参与者,这一句话说错,乔志宇就面领着被砍头的境地,云曦一个人死而无憾,可乔志宇不同,他还

    盼着风头过了回家和他唯一的亲人,他的母亲团聚了。

    肖志明敲门进来,在赵明诚的耳边嘀咕了句什么。

    赵明诚点点头,“让人将她带下去,提赵越过来审。”

    果然,云曦大大的眼睛瞪得老大,赵明诚终于从她的眼底看到了惊慌和害怕。

    果然是,果然那个乔志宇是她的男人,赵明诚的表情彻底狰狞了起来,只是他薄唇紧抿着,眼眸垂敛才使得云曦没看到他此刻那阎王般的眼神。

    肖志明简直是赵明诚肚子里的蛔虫,故意道,“少帅,那小子嘴巴太硬,死活不招,已经被打的不行了,现在提审恐怕……”他停下来故意瞥了眼云曦。

    云曦眼前开始发黑,怎么会这样?赵明诚怎么比尚子豪还坏,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

    忽而,云曦无奈笑了,这是什么时代,人吃人不吐骨头的时代,哪里来的好人?有的只是权利和地盘。

    “少帅,你到底想知道什么?”云曦看向赵明诚愤愤道。

    赵明诚抬眸盯着云曦看了许久,才缓缓而道,“在这里只有本帅问话的份儿,而你只有回答的份儿。”赵明诚是打定了注意要好好折磨一番云曦,说完这么一句后腾地起身,厌弃的瞥了眼云曦,吩咐肖志明道,“让人压下去丢进牢房里,现在就去审问赵越,就不信他嘴硬,本帅倒要看看他的骨头能硬过本帅

    的十八项酷刑。”

    十八项酷刑?

    云曦的脸色发白额头汗滴都开始往下滴了起来。

    于此同时,江城一间从门口看上去及其普通的茶馆后院。

    有人候在后院的拱门出,看见来人后颔首,“督军来了,郭夫人在屋里等您了。”

    赵大帅颔首,“你去忙吧!”

    赵大帅掀开帘子进去后,一位看似穿着普通但气质还算得上端庄的妇人颔首,“郭氏见过大帅。”

    赵大帅看着风韵犹存的妇人无声低叹,“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了?坐着说,别站着。”郭淑琴“噗通”给赵大帅跪下,双手扶地,“求大帅放过我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