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702章 赵帅篇25对弈
    尚明珠得到消息后立即回了海城。

    尚将军府,赵明诚一直和尚虎下棋到深夜,老狐狸于年轻虎狼之辈下棋,简直是没有任何火药味的较量。

    尚子豪一进门便看到了父亲和赵明诚在下棋,眉心蹙了下,“少帅今天好雅兴啊!我都要忙的分身乏术了,真羡慕少帅这清闲日子。”赵明诚没有抬头继续盯着棋盘,他故意给尚虎输了两盘,第三盘的时候,尚虎才似乎感觉到是赵明诚给他故意输的,心里头不乐意了可还是绷着脸接着陪他下到现在,真正拉开棋局,谁也不想输给对手,

    知道棋盘上亦如战场和朝堂上,胜负总是在一刹那间。

    赵明诚盯着棋盘淡淡道,“能者多劳嘛!子豪兄辛苦了。”赵明诚这上位者的口气,尚家父子干瞪眼也没法子,谁让人家是大帅的儿子是赵明诚了,虽说,以如今他们尚家军的实力,他们父子完全可以不用臣服于赵家军魔下,即使此刻立即将赵明诚给扣押了逼迫

    赵家军驻防在海城城外的陆军和空军将领交出兵权,依次,他们尚家军不就可以号令海城的大小军阀去讨伐赵大帅了么!

    可是这个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万一失败了,那么他们父子不是被赵家军给从城外包抄。

    如今,尚明珠还在江城,万一被大帅给扣押了怎么办?尚家父子想结交号令长江以南的所有军阀讨伐赵大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可这始终笼络不了那些中小型军阀的人心和私家军队的人心,久而久之让赵家军一鼓作气抢占了先机,到现在,他们父子都不服

    ,一直想着找机会统一南方。

    尚将军府的棋局正处于胜负一举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汽车声,管家进来报,说是大小姐回来了。

    尚虎顿觉不妙,拧眉,“让大小姐回去休息,这里没她什么事儿。”

    “爹、大哥,我已经进来了。少帅?”尚明珠看到赵明诚的时候一惊道。

    赵明诚执起一枚棋子“啪”的一声落下,尚虎的将被四面包围,棋局结束,尚将军输。

    尚明珠荣辱不惊并没因为他们父子俩人输给了他一个人而傲娇,只是抬眸看向错愕的尚明珠,剑眉微微动了动,“尚大小姐改行了?”

    “哪里有了,不知道少帅这话什么意思?”尚明珠还嘴硬的死撑着。

    赵明诚颔首,笑容不达眼底,“是吗?既然尚大小姐不懂,那么就趁着尚老将军和子豪兄都在,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咱们就打开窗户说亮话。”

    赵明诚扫了眼尚家父子三人,“我母亲向来是不参与军中之事的,我父帅都不舍她为此劳神操心,你尚明珠好大的胆子,竟然去找她。”

    尚子豪听得一脸黑线,拧着眉心道,“少帅,是不是哪里误会了?”

    “让她自己说。”赵明诚看着尚明珠怒呵道。

    尚明珠眼圈一红,“赵明诚,你不要太过分,我是去找你母亲了,可我也是为了你为了这江南。”

    “是吗?你这调虎离山之计谋用的倒是分毫不差。”赵明诚冷厉道。尚明珠觉得在自己家里根本不用害怕赵明诚,再说了,她一直都在他面前伏低做小的不敢跋扈,可今天她不想委了,他这分明就是来兴师问罪的,不就是为了那么一个穷酸女娃么,她才不要怕了,他赵明

    诚有本事当着她父亲和长兄的面将事情说破了。“少帅,你这话可就让我们尚家寒心了,我为了你才去找上夫人,可你竟然说我是在离间计,那么请问少帅,我这样做对谁最有利?云曦,小小年纪不好好读书,竟然与社会闲散不法分子勾结,还试图接近

    少帅你,你觉得这是小事情吗?”尚明珠质问赵明诚道。赵明诚的眸子冷的让尚明珠打了个寒颤,他看着尚明珠再看看尚虎和尚子豪,“好,既然是大小姐说开了,那么我们就说说这个案子。此事发生在三号码头,正好我们的陆军在海上演戏出事的地方也在三号

    码头,正好你们在这个调查期间抓了人,我举得应该在三军法庭上审判,而不是被你们的特工组织秘密关押,滥用私刑殴打嫌疑人,他们现在顶多就是嫌犯而并非你们口中的罪犯。”尚子豪眯了下眼眸道,“少帅,眼下海城的海军权在我手上,而此人出没的地方正是我的地盘,为了对我海军将士安全负责,此人也该抓,至于那个同犯嫌疑人云曦小姐,我定当会给出一个交代的,毕竟她

    不合时宜的出现在了现场,不抓了她难以平民愤啊!”

    尚子豪观察着赵明诚的眼神和表情,继续道,“至于少帅说的他们滥用私刑,这还真没有,云曦小姐在警备厅抓捕过程中是受了点小伤,可我已经安排大夫给她处理过了。还望少帅放心便是。”

    “呵~”

    赵明诚一声冷,看向尚子豪的眼神冷的让尚家三人都不由的哆嗦了下。“好一个难以平民愤,很好。”赵明诚说着大手在尚子豪的肩上拍了拍,“子豪兄,于我于尚伯父还是于我父帅,都是为了这江南百姓,所以,绝不放过一个恶人,宁可错杀一百绝不放过一个,所以,本帅提醒你两点,人是你们安排计划抓的,那么,本帅希望公开审理,至少要在赵军和尚军的长官在场的情况下审讯,而且在关押期间最好不要出现意外,否则,子豪兄和伯父会落个什么口舌,想必你们自己也

    知道,毕竟赵军的陆军出事也是在三号码头。”

    尚虎已经憋不住了,“少帅,这话里有话啊!”

    赵明诚颔首,“尚老将军严重了,本帅也就是给你们提个醒而已,毕竟赵军陆军在海上出事,你们只杀了几个无名小兵。”

    说到此,赵明诚的脸色已经彻底阴沉了下去,“赵军要是如此好糊弄的话,你们觉得这长江以南还有人统一得了吗?”赵明诚拂袖而去时在尚子豪的耳边道,“本帅怀疑赵越和赵军的军舰出事有不可抹杀的关联,所以,人可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