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97章 赵帅篇20上梁不正下梁歪
    苏沫儿抬眸看了眼尚明珠,那眼底的意味深长且带着警告,大帅夫人的那抹警告。尚明珠心底清楚的很,生在尚家长在尚家,她是看着父亲和长兄跟多方人士一路斗智斗勇过来的,母亲和几个姨娘没有一天不玩宫心计的,所以她懂得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所以云曦的事情她没有十足把

    握是不敢来江城“献礼”于大帅和夫人的。

    尚明珠明白这一步棋一旦错了,那毁掉的可不是她和赵明诚的婚姻,还有整个尚家军和尚家的家族,所以,尚明珠才按兵不动了这么久。尚明珠拿出一张年轻男子的照片推到苏沫儿面前,“夫人,就是这个男子,原名叫乔志宇,就是九年前那场空前规模最大的军阀混战后,大帅和二少从人口贩子窝点同云曦一起解救出来的一个男孩子,当年

    他和云曦一起被二少送进了政府的一个孤儿院。”

    苏沫儿点头,“记得,后来我受明诚所托去那孤儿院探望过几次,也看到过这个孩子。”

    苏沫儿再次抬眸看向尚明珠,眼神告诉她继续说下去。

    尚明珠说,这个乔志宇看着年纪不大功夫了得,如今改名叫赵越,在海城的码头做搬运工,如今小有点威望,明面上他的人都不叫他赵越而是叫他越哥,此人行事谨慎。

    苏沫儿狐疑,“那他为什么要改名换姓?”

    尚明珠咬了下唇,看着苏沫儿,良久才道,“据我调查,这个人跟两年前刺杀二少的那伙人有关。”

    这次,苏沫儿再也维持不住那副雍容的尊贵了,一脸的不可思议,眼神在尚明珠和桌上的照片之间来回转换,良久,苏沫儿才恢复了理智看向尚明珠,“那,你的意思云曦跟刺杀明诚的那帮人有关系?”

    苏沫儿脸色都白了些许,这实在太可怕了。尚明珠眨了下眼睛,“夫人,这个我也不敢肯定,毕竟要查出云曦是否和那些人有没有关系就要从云曦身上下手,您也知道二少的脾气,他偏偏又那么在乎那丫头,我听人说,二少都将云曦带回官邸过夜了

    ,所以,我没敢调查云曦就赶紧过来跟您和大帅将这情况说说,我父帅和长兄那里我都没告诉他们,毕竟这是大事儿,不敢开半点玩笑的。”

    “哎~”苏沫儿长叹一声,拍了拍尚明珠的手背,“你做的对,难为你了,倒是明诚那混账东西也不知道被那女人给下了什么盅,竟然还把人带去官邸过夜,荒唐至极,那些个嬷嬷都是死人么,竟然没有人跟我说这

    事儿。”尚明珠也是偷看了眼苏沫儿,敛下眉眼道,“夫人您也莫生气,小心气坏了身子,这少帅带云曦在官邸过夜,我也是听说,这都不要紧,可怕的是云曦的身份。所以,我们眼下必须得拿出一个有效的方法来

    阻止恶果发生,您说呢?”

    他们赵家如今就赵明诚一个儿子了,如果赵明诚再出事,估计大帅和夫人的气场和赵家军的气数也就到头了。

    他们绝不会允许云曦存活于世的。

    苏沫儿比尚明珠更加着急,便说回去和大帅商议,让尚明珠静候她的消息即可。

    大帅听了夫人的话,看了那叫乔志宇又改名叫赵越的男子后,眼眸一直凝视着照片中的年轻男子。

    虽然,男子衣裳褴褛可半点都不减他眉宇间的刚毅和一脸的正气,关键是男子怎么看都觉得怎么眼熟,和当年苏沫儿在孤儿院看到那个叫乔志宇的男孩子第一眼的感觉是一样的。大帅思虑着在房间来回渡着步子,“如今,明诚那边和尚家父子还在因为军中的一些事情僵持着,虽然眼下,尚家妥协的可能性很大,可这万一走错了,明诚会被尚家父女父子给捆绑住手脚,继而导致那混

    蛋日后会怨恨我们俩啊!”

    苏沫儿也是愁的脑仁疼,捏着眉心道,“你是说,尚家会在这件事情上给明诚压力,迫使他娶了明珠那丫头?”

    赵大帅点头,“正是。可我就是不想干涉这混小子的婚姻太多,免得他日后的后院乌烟瘴气,怎么说,他的身边也得有个他自己中意的女人才行。”

    说到此,苏沫儿就来气,瞪了眼丈夫,半责怪半娇慎道,“哼。有个他中意的女人在身边又如何?男人不还都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你儿子都随了你,一个个上梁不正下梁歪。”

    这大帅愣了下,随即也是瞪着眼睛道,“你这个女人这是怎么了?说你儿子了怎么就扯起我了?我怎么就上梁不正了?”

    苏沫儿不依不饶道,“你自己心里清楚的很,抬回来那么多姨太太,还有,那年那月那日逛过哪家书寓,和哪个名媛私会过,别以为我不知情。”

    “你,你,你简直无理取闹,那都是八百年前的老黄历了你扯那些作甚?”大帅被夫人气的口吃都不伶俐了。苏沫儿气结,“那你看看也得有黄历给人扯得。”语落,苏沫儿压低了声音上前,戳着大帅的心口,“我可告诉你,赵崇天大帅,你还别跟我横,你过去那些破事儿就算我不提,那么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啊

    ?”说着,她瞥了眼那张纸年轻男子的照片,继续道,“别哪天突然冒出几个儿子、闺女来,看你这老脸往哪儿搁?哼。”这赵家过去算不上皇亲国戚可也是南方的诸侯豪门,赵大帅之前没有遇到苏沫儿的时候,可是抬进了好几方姨太太的,这还不算那什么通房丫头,当然外头的女人那就更加不能说了,说起来绝对是一大堆

    算不完的风流债。

    这苏沫儿不提也罢,一提起大帅的老黄历她就有种气绝身亡的冲动,无法控制的想发脾气。这大帅瞪着妻子发完脾气后上前将人给强行拉进怀里圈住,“好了,这脾气发完了就行了,依我看,赶紧让明诚回来一趟,和他得私下通个气,不能让尚家占了先机,那样的话,我们的儿子可真的就被动了

    。”苏沫儿转过身子,仰着脸还是气鼓鼓的瞪着大帅,“不是说那边最近僵持着么,这个时候让明诚回来怕是不妥吧!不如给老二写封信以电报的形式发给他,我的儿子不是那么糊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