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678章 赵帅篇01楔子
    江城第一场雪映的整个夜都是皑皑一片。

    接近子夜了,而“人间天堂”依旧是妖夜的霓虹灯在闪烁,歌舞升平,似乎他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主场大厅内,震耳欲聋的音乐,尖叫声、口哨声,欢呼声都在主持人的报幕声中戛然而止。

    “人间天堂”的神秘台柱子夜玲珑即将出场,她可是一个月在人间天堂出场三次哦,机会太难得。

    随着场内灯光的变换,众人屏住呼吸翘首以待。

    后台,夜玲珑准备到位,正在深呼吸,调整表情,虽然戴着面具可她明白表情可以掌控情绪。

    忽而,一位侍者打扮的年轻男子端着盘子匆匆而来,走到夜玲珑跟前四处看了看,低声道,“玲珑姐有情况,赵明诚今晚在此。”

    夜玲珑一惊,心里骂了句脏话,今晚可没做好任何刺杀准备,这个好机会丢失了就再也寻不到刺杀机会了。

    服务生四周看了看,继续低声道,“我感觉今晚情况不太妙,不然您还是不要出场了。”

    “那怎么行?出场费都收了就这么走了,回头让宁姐如何跟大老板交代。”

    “玲珑,玲珑小姐了?哎呦祖宗,您怎么还在这里呆着?该出场了,咱们这戏做的差不多就行了,这过门曲子都第三趟了,赶紧吧祖宗!”经理等不到人跑到后台催人。

    夜玲珑点头,“马上就好。”语落,她通过面具看向经理,故意道,“今晚怎么听着于以往不同,好紧张哦!”

    经理慎怪道,“你这丫头就别说笑话了,你都紧张了,那咱们这‘人间天堂’不得关门了去,好了,赶紧出场吧!今晚可是有大人物捧场子的。”

    夜玲珑故意道,“什么大人物呀?有多大啊?说的我更加紧张了。”月姐低声在夜玲珑的耳边道,“赵总司令,那位可是从来不光顾我们这地方的,今晚也不知道是什么风把那么大人物给吹来了。”月姐语落间不忘看着夜玲珑笑的暧昧道,“或许人家是冲着你来的了,好好把

    握机会哦!”

    夜玲珑听得心底“咯噔”了好几下,可此刻再不出场外面都要乱套了。过门曲子再次响起,月姐用求救的目光看着夜玲珑,咬牙但还得求人的姿态道,“妹妹,就当姐姐求你了,难不成让宁姐来请您吗?这总司令的确够大牌可你也是咱们家的台柱子啊,要这么没出息么?快快

    快。”

    音乐和灯光转换的衔接间,便是措不及防的一道软糯之音响起“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斛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月姐和宁姐都被这丫头给吓得出了一头冷汗,这祖宗今晚醉了么?这唱的什么鬼?

    说好的今晚唱《野玫瑰》的啊!

    这怎么临时改换曲子了?

    好在,气氛不但没降低反而众人随着夜玲珑那抹忽明忽暗雾里看花的身影而变幻着表情,又被她突然变得软糯的声音勾的各个眼睛发着绿油油的狼光,恨不得揭掉她脸上的面具。

    一曲毕。

    夜玲珑弯腰谢幕后,软糯的声音响起,“感谢各位捧场,玲珑之所以临时换了曲子是因为今夜是个特别的夜晚!”语落,夜玲珑的目光扫视了一眼两层的观台,目光望向看不见的窗外,“今夜雪纷飞,难得我们江城有如此美妙的落雪之夜,难为各位冒雪前来捧场,人生难得是欢聚,甚是别离多。夜玲珑以这首曲子谢过

    各位!”

    半秒钟的雅雀后,便是一片沸腾的哗然。接着亦如往日,多少权贵举着酒杯想一睹美人的风采,可这机会实在是太难了,能见到夜玲珑真尊的都是提前在“人间天堂”的二当家宁姐那里打点好的,其他人只要在几米外和她遥遥举杯喝一杯都不错了

    。

    洋裙装扮的女子和西装打扮的保镖都以侍者的身份将夜玲珑护着朝那雅座而去,雅座是用水晶流苏装的屏风和大厅隔开的。

    雅座内,月姐和风韵犹存的旗装少妇宁姐正在跟等候夜玲珑的男子说着好话。

    男子西装革履听得蹙眉,他身边秘书模样的男子抚了抚眼睛,愠怒道,“谁这么大的排场敢跟七爷抢女人?让他滚。”

    宁姐激动的晃动着两只剔透的鸽血红耳坠子,压着声线道,“哎呦,我说梁大秘书,您小点声,这个人大到没有人管得了人家的那位,不然,我一个妇道人家怎么敢得罪七爷了是不?”

    这话说的已经够明白了吧!

    那位被称作七爷的西装男子听闻后看向宁姐,“当真是那位?”

    宁姐点头,“是的七爷,所以,您看……”

    男子只好点头,“那行,下次你可提前安排妥当了。”

    宁姐赶紧谢过七爷后安排月姐上最好的酒和茶点招呼七爷。

    夜玲珑被侍者装扮的人簇拥着进了那水晶流苏后面,顺着长廊一直往最后头走,越走安静,直到听不到前厅的靡靡之音,就连脚下的地毯都没有半点声音。

    一道门口站着几位笔挺的黑衣男子,虽然没穿军装,但是一看都不是普通的保镖。

    宁姐匆匆上前颔首,“几位爷,夜玲珑到了。”

    其中一男子点头敲了下门直接推门进去,很快出来,“夜玲珑小姐请进。”男子倒是恭敬的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其他人已经被挡在几米开外。

    随着一声重重的关门声,夜玲珑便看到面窗而立的男子缓缓转身,而她的心也跟着在跳,今晚眼皮子跳的厉害总觉得会发生意外。

    当赵明诚完全转身和夜玲珑面对面站着的时候,玲珑浑身的血液倒流似的狠狠晃了下身体,果然是他!

    “你就是夜玲珑?”赵明诚低沉如钟的声线熟悉的让玲珑窒息。

    慌乱了几秒钟后,玲珑便已经恢复了淡定,不过那隐藏在面具后的额头已经有了些许汗渍。

    “是,请问先生如何称呼?”玲珑依旧是那软糯的声音。

    赵明诚挑眉,“怎么?连你的恩客姓什名谁都不知道,还敢称为‘人间天堂’的台柱子?”

    玲珑颔首浅笑,软声细语道,“这位先生莫怪,玲珑本是有知晓的,可是,您并不是今晚预约的客人。”

    赵明诚微微掀了掀唇角,“是,临时兴起,在下想一睹姑娘风采。无须知晓名号,如姑娘唱词所说,人生难得是欢聚,甚是别离多,若有缘再见,在下会告诉姑娘。”

    夜玲珑“哦!”了声便道,“那,这位先生需要喝点什么?”她的目光盯着琳琅满目的酒柜。

    赵明诚却盯着玲珑的身子在看,“将你的面具拿下来。”男人的声线很轻很沉。

    玲珑侧脸看向逆光的男人,他依旧是俊朗如神,神工鬼斧精修的五官,在他的脸上看不出岁月的痕迹,但他的眼神里隐藏着无法看清的忧郁,使得男人的神态更加冷漠疏离。

    玲珑无声的呼了口气,“好啊!不过,先生或许听说过,夜玲珑的面具可是不会在这‘人间天堂’的地面上摘下的。”

    赵明诚挑眉,“那在下非要你现在摘下这面具呢?”

    玲珑咬了下唇,摇头,“您不会。”

    赵明诚走近玲珑,玲珑后退一步,扬起脸道,“行有行规,玲珑就是靠这吃饭的,所以,这里不行。”

    赵明诚蹙眉,“那么,哪里可以?”

    玲珑浅笑,“只要是出了这人间天堂的地面哪里都行。”

    “好。”

    赵明诚一个好字落下,“来人。”

    门被推开,赵明诚一个阻止对方讲话的手势,“备车。”

    “人间天堂”的后门外,三台汽车前后一字排着。

    玲珑被请上了中间的车子,赵明诚从另一侧上了车。

    车队依照赵明诚的吩咐开出半个时辰后,赵明诚看向身侧的女人,而玲珑却看着车外在盘算着事成后的逃跑路线,同时手一直抓着裘皮大衣的衣襟,给人的感觉就是楚楚可怜的模样儿。

    “好看么?”赵明诚的声线淡淡的似乎怕自己吓着身边这楚楚可怜的美人儿。

    玲珑侧过头看着赵明诚的眼眸,微微点头,“嗯!难得一见的雪景,要一起赏雪么?”

    赵明诚点头,“好。”

    前头的副官听了后转过头似乎要阻止赵明诚大夜晚和一个名伶赏雪,可赵明诚的眼神已经在告诉他闭嘴,副官只能让司机停车,然后下车替赵明诚和玲珑拉开车门。

    此时,地处于江城的海滨大道上,路边的一侧望去便是茫茫大海,另一边便是蜿蜒崎岖的居民深港。

    玲珑搓着手夸张的朝着海边跑,似乎像个欢呼雀跃的小姑娘,赵明诚唇角微微掀着一抹弧度大踏步跟着,身后不远不近的是几位便衣随从。

    月光伴着茫茫雪影,周遭寂静的只有簌簌的落雪声,如此朦胧的光线,如果玲珑的面具拿下,彼此一定看的清楚对方的面孔。

    玲珑一直顺着江边而走,她只是在寻找一个会在短时间内可以脱身且侥幸不死的机会。

    如此寒冬腊月跳海肯定会冻死,唯独顺着马路对面的深港逃跑,可是那么多随从,逃得掉么?

    可她再也等不到如此好的下手机会了。

    忽的,玲珑看向对面那家小吃店,那是一家馄饨铺子,她再熟悉不过的馄饨铺子,看向赵明诚,“你饿吗?我请你吃馄饨可好?”

    赵明诚看向那家馄饨铺子唇角掀了掀,颔首,“你确定这样去不会吓着馄饨铺子的老板?”

    “过去了自然是要摘下面具的啦!”玲珑软声细语的糯音道。

    赵明诚伸手,示意拉着她的手,玲珑故作矜持了下下,尔后还是将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手交到了男人的大手之中。

    馄饨铺子几米外,玲珑顿住脚步回头看向身后的几人,对赵明诚低声软语道,“先生的保镖可真是没眼色啦!”

    赵明诚破天荒的回头,“就在此处候着。”

    馄饨铺子门口,玲珑的手从赵明诚的手中抽出,缓缓抬起做了个拿下面具的手势,而赵明诚似乎很期待她的容颜露出的那个瞬间,盯着她的眼眸一动不动的盯着。

    下一瞬,一支长长的簪子“嗖”的抵到赵明诚的咽喉,可玲珑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本事,手腕被扼住的瞬间远处的几位随从一涌而上。

    玲珑一脚揣在赵明诚的裤裆,使得男人的手一松,玲珑抽身而逃,身后几把手枪对着她瞄准。“不要开枪……本帅要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