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76章 陆帅篇228这女人简直就是个戏精
    西南军高层会议室内,顾阿九对几位领导汇报道,“总司令、副司令,参谋长,查出来了,此人叫夏东山,八年前参军,当时加入的是张启山的部队,和梁雪萍是娃娃亲,夏东山参加了陆家军后梁雪萍来蜀

    南读书,夏东山是个可塑性人才在张启山手下提拔的特别快,也颇受张启山青睐,张启山的每次活动包括和那些权贵的饭局都会有夏东山随从前后,此人从张启山的随从兵晋升为副官。”

    在张启山和孙老爷子的一次秘密饭局中,夏东山那次是以陪同的身份陪着张启山和孙老的,所以,夏东山带了正在读书的梁雪萍,就在那一次,孙老爷子看上了梁雪萍……

    顾阿九摆出所有案宗,“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用多说了这些案卷宗都记录的非常清楚,可都基本上颠倒了黑白,此次还多亏了四小姐,这个梁雪萍才说了实话,正好和这几个我走访秘密调查的人口供一直。”几人看了卷宗后神情都特别的沉重,这些年来先不说其他地方就说他们西南吧,这种强迫良家女子做小妾、外室甚至逼良为娼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可像孙家,像孙老这样德高望重多少年的人怎么也会做出

    如此龌龊的事情来,真的是让人心寒的很。当时张启山在军中刚刚晋升为军长,人的野心是无法满足的,他要想避过老督军凭自己发展壮大张家军实力就必须和那些权贵、商贾搞好关系得到他们的支持才行,而孙家这些年在西南是所有大小军阀势

    力都想争取的对象。

    所以,为了讨好孙老,张启山便对夏东山进行各种威逼利诱,迫使他放弃梁雪萍,可那夏东山死活不干,这事儿就横亘在几方之间整整一年,而夏东山被一下子降职去马厩喂马。

    夏东山后来听到梁雪萍经常被人骚扰,学校要开除他,可梁雪萍哭着说要读完书,可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夏东山当然知道原因了,他最后被逼的唯一出路就是逃出马厩带着梁雪萍逃跑。

    正好被设计埋伏好的张启山手下抓获,给夏东山扣了个逃兵的罪名,斩立决。

    梁雪萍在蜀南一个人都不认得,求人无门,却被张启山的属下故意旁敲侧击引导她去求张启山。

    张启山见到梁雪萍后听了她的请求后提出一个不杀夏东山的条件,便是她给孙老爷子做六姨太。

    张启山只给梁雪萍半天时间的考虑,她走投无路便答应给孙老爷子作妾,等她真的嫁进孙家后,张启山并没真的放过夏东山而是将他关押在了蜀南重刑犯监狱。

    陆玉森点了支烟,“此人现在在何处?”

    顾阿九,“还在西山的三号监狱里头关着。”那里头关押的都是死刑犯,或许也有部分是冤枉的,可谁也没去真的重申过那些人,毕竟那里头关押的基本都是和西南军政府作对的人。

    陆玉森命张子遥亲自重新受理并提升夏东山的案子,命人严加保护梁雪萍和孙继。

    夏东山案是蜀南乃至全国又掀起了一场波澜,三个月后案子了解,夏东山无罪释放。星语受梁雪萍和夏东山邀请,她邀请了陆玉森和张子遥,王海明等人,梁雪萍听了很高兴,见了星语后给了她一个拥抱,良久才忍住眼泪道,“四小姐,我想和东山给您和司令做牛做马,还望你们能够成全

    。”

    星语扶着即将给她下跪的梁雪萍,“做牛做马就不用了,如果你俩真想报道我和司令,倒是真有这么个差事。”

    所有人看向星语,包括陆玉森也不解的看向她,不知道这个小妖精又在玩什么游戏规则。不过陆玉森不得不承认他的女人确实是个戏精加人精,任何一件事情或者任何一个人,只要被那戏精看出来那么一丁点的猫腻儿,她绝对会想尽办法往下挖,直到那猫腻被挖的浮出水面,而她自己却能够

    将事情算计的滴水不漏的让牵扯进去的所有人全身而退,这真让陆玉森省去了太多的心。这后宅在星语的打理下,那些下人们简直不要太守规矩了,只是她将每个人都能够放到他们适合且满意的位置上,而且自从星语接管了这后宅后,用冷宫里老太后的那些老人的话来说,便是如今这司令府

    里头花草树木,石头瓦片都会说话,谁还敢在四小姐的眼皮子底下作妖了。

    星语看向夏东山,“不知道夏先生听说过兔儿岭吗?”

    所有人皆是一愣,夏东山颔首,“这个自然听说过。”星语也是严肃,颔首道,“很好,那就给你一个月时间修整自己的同时到军中训练,一个月后带一个连的兵,上兔儿岭剿匪,如若成功,你便在西南军任职,至于职位嘛~到时候几位长官一定会谨慎考虑的

    ,你看呢?当然,你也可以拒绝。”

    梁雪萍一听脸都绿了,拽了拽夏东山的衣袖,而夏东山没看她却看着东方星语,笃定道,“没问题,不用一个月后,半个月足够。”

    “你疯了……”梁雪萍扯住夏东山眼圈红道。夏东山看向梁雪萍,眼底的情绪复杂但不失心疼和宠溺,“放心,不会有事,总司令和夫人义薄云天,这份情不是报答他们而是替一方百姓除害,如果我真挂了,你也是西南军的遗孀,总司令和夫人会好好

    照顾你和禹儿的。”

    夏东山语落,看向陆玉森和星语,“总司令和夫人意下如何?”本身这事儿是星语的出的主意,陆玉森当然还没想好对策,这不还没来得及回话给这夏东山时,星语却抢先一步道,“可以,这事儿我替司令和几位大将军应下来了,毕竟这事儿是我提起的,他们当然还没

    考虑周全,不过我可要声明一点。”星语看向梁雪萍,“雪萍,我这不是故意刁难和为难,这是给他一个机会,即使他不去,此次剿匪还是有人要去的,我只是给他一个立功的机会,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随意赏赐你什么的,毕竟夏先生曾经是张氏部队的人,也的确有‘逃跑’前科,所以,我只能如此下策来考验他了,毕竟你们俩人是我前后奔走保释出来的人,希望你俩能够明白,大是大非面前不得马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