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75章 陆帅篇227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
    陆玉森满脸黑线的阖了下眼,尔后特别生气的那种眼神盯着星语的眼睛,“好吧,都依你,但是等她过了三周年祭日后,我们必须补办个婚礼,到时候你要是再敢跟本帅推辞看我如何收拾你。”

    星语弯着唇角笑的眼睛都蒙上了一层氤氲,可就是咬着唇不笑出声,毕竟某人此刻一脸的黑线和黯然伤神的样子,看着就像个讨不到糖果的大孩子般让她觉着好笑的紧。

    星语好笑的踮起脚尖在陆玉森的下颌落个了吻,“遵命,王爷大人。”

    陆玉森被气的“嗤~”的笑了,可某人还是立刻收起那稀有的笑容在星语的脸上轻轻拍了拍,“妖精转世。”

    “咳咳~”已经在门口静候了一会儿的冯毅实在是憋不住了这才轻咳了两声。

    星语赶紧背过身,“我,我出去浇花了,你们聊。”

    冯毅看向陆玉森的时候抬手摸了下鼻尖,笑的直接抽了嘴角。

    陆玉森瞪了他一眼,“什么事儿跑这里来烦本帅?”

    冯毅还是轻咳了声,抬手指着自己的下颌,“司令,口红。”

    星语今天化了个淡妆,因为前几日陆涵烟去北平出差回来时给她带了一支最近比较流行的蜜丝佛陀的唇膏,所以星语今天就得瑟了下,全部恶作剧印在了陆玉森的下颌上。

    陆玉森抬手在自己下颌上抹了把,手指上果然有红色的口红印。

    某司令也是尴尬的轻咳了声,拿出白色的帕子擦了擦,分分钟恢复严肃状态,“说吧!什么事?”他好不容易躲在“满天星语”的书房办公都能被冯毅找到真是让某人不爽,他到底还有自己的时间没了。

    冯毅却支支吾吾说是私事儿,陆玉森挑眉,“和付苓的事儿?”

    冯毅觉得尴尬,但还是点头,尔后才抬眸看向陆玉森,“司令,这事儿本是要和您好好说道说道的可一直以来我们都没有闲暇时间,近日得知您在这边这才敢来叨扰。”

    陆玉森眉眼唇角都是暧昧的笑意,“想跟本帅解释你和付苓?”

    冯毅诧异了那么一下子还是笃定的点头,“是,属下觉得这事儿真的提上日程之时还是得跟您开诚布公谈一谈。”

    陆玉森坐直了身体,亲自给两人沏了茶,一杯递给冯毅,“既然是来谈私事的那么我倒是希望你不比太过官方的口气跟我说话。”

    冯毅颔首,“成,那咱就一朋友、兄弟的口气开诚布公的聊聊。”

    陆玉森也是颔首,“这个正合我意,那开瓶酒?”

    冯毅也是来了兴趣,今日他就是要将和付苓的事情跟陆玉森公开的谈谈,便道,“好。”

    他们从付苓谈到冯毅刚回国那会儿投奔陆玉森魔下,再到这些年的东奔西战,最终又回到让男人敏感又兴奋的女人话题上来。陆玉森听了冯毅的说辞,颔首,“你和付苓已经不是秘密,我当然没有任何意见,她如今学成归来那么也该修正成果,这当然是好事情,我没有任何成见,她当年也是她爹为了保住付家在渝北存活,你就当

    她在渝北的司令府当了几个月的差罢了,谁都没什么可尴尬的,她从来都不是我的什么女人,又何来的尴尬一说。”

    冯毅点头,“这个我自然清楚,但是就担心有些人唯恐天下不够乱,我一旦和付苓举行婚礼肯定有各种妖魔鬼怪出来作妖,矛头会戳到你。”

    陆玉森笑的不羁,“你跟着我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这别人要说啥,我们总不能去管吧!这不言论自由么,爱说啥说啥,我要是怕人说还能有今天?”

    陆玉森语落,横了眼冯毅,“发现你自从跟付苓恋爱后就智商直线下降,你我都是心系着天下和百姓的人,怎么会去计较别人的言辞和指点?愚蠢至极~”

    冯毅笑,“该罚,我自罚三杯。的确不该去估计那些个有的没的。”

    其实冯毅岂是来跟陆玉森说这些废话的了,只是来了却什么都张不开口了,这胡乱扯,便扯了一通没用的废话。

    看看这罚了一个三杯酒下肚后,陆玉森才恢复了平时工作中的严肃和清冷,看向冯毅剑眉微挑,“有什么话就直说,你今天恐怕不是来跟说这些的吧?你冯毅的智商不容易这么快被女人影响了。”

    冯毅敛了下眉眼,忽而抬眸和陆玉森对视上,“果然是什么都瞒不过您的火眼金睛,行,既然您都看出来了也省的我在纠结了。”

    冯毅给两人都倒上酒,两人的酒杯在空中碰了碰,冯毅先干为敬,“司令,我是来跟你辞呈的。”冯毅说想带着付苓离开西南军,去外面看看,这几年的西南也算是太平了那么一些,可这华夏还是不太平,大小战争从来没有停止过,依旧是匪寇横行、民不聊生,军阀割据的局面不解决根本无法达到真

    正的太平,而外寇虎视眈眈随时要对华夏开战,他想出去寻找一条真正可以救国救民的方法。

    陆玉森听了冯毅的说辞半点意外都没有,只是思虑了片刻后便点头了头,“行,那本帅准了,如果你找到更好的法子记得回来告诉我,我们该怎么做。”

    冯毅颔首,“我想会有那么一天的。”

    陆玉森举杯,“打算什么时候走,军中给你们做个欢送会?”

    冯毅摇头,“还是不要了,就跟咱们这些老人吃顿饭好了,完了我和付苓回趟渝北跟她父母辞行,再回趟我的老家,日后再做决定去向。”

    陆玉森沉默片刻,“如果我没猜错你们会去俄罗斯。”

    冯毅笑,“什么都瞒不过你,八九不离十吧!”

    冯毅在军中的工作交接了一个周才结束,这期间付苓替他跟几位老友的家眷走动告别。

    半个月后,冯毅带着付苓离开蜀南,没有任何送别仪式,只有陆玉森和星语、张子遥、何鹏凯几人及其家眷送他们上了专列前往渝北。

    随着一声火车启迪的长鸣声过后,绿皮的火车“哐哐~”的驶出车站,直到什么都看不见听不到后,星语看向略显落寞的陆玉森,“为什么不留住他们?毕竟是一双人才。”陆玉森蹙眉,“走吧!回家,冯毅投靠我的那一天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西南军不是他的天地,人各有志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更何况他一心想要救国救民,那就随他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