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70章 陆帅篇222试探
    星语的电话打给张子遥的时候便将她和梁雪萍的见面内容统统汇报了一遍,张子遥慢悠悠道,“这你的意思是,那个孙老的六姨太是完全可以找到那个尤红玉,并且,她或许已经知道尤红玉的下落,就是给

    我们递一个信息,尤红玉对于我们西南军或者总司令和你都非常不利,是这个意思么?”

    星语“嗯”了声道,“是,二哥,我就是想听听你的意见,接下来怎么办?”

    张子遥,“为什么不问总司令?”星语揉着眉心道,“二哥,你这不是为难我么,你是知道的夫人刚刚去世没多久,我总是跟他联系多不好,再说了,他现在脾气那么火爆这要是听到孙老爷子都那样了还捉摸着如何算计他和他的儿子,你想

    想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张子遥无声叹气,“星语,可是这是个非常大的的问题,存在着非常大的隐患,我得和总司令商量商量才行,你换个思路去想想这个问题。其实让一个尤红玉消失非常之简单,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将那个梁

    雪萍和尤红玉对换个角度去想一想了?我们何以相信她这么几句话?”星语听到这里浑身打了个冷颤,这个她还真没想到,对于梁雪萍她倒是也一直处于怀疑状态,可是她并没将她想的太坏,面由心生虽然不全对,但是星语觉得梁雪萍这个女人一定是个有故事的女人是个有

    韧劲和懂得时局的女人。

    星语说她知道怎么办了,让张子遥随时给她电话。

    张子遥说是和陆玉森商议商议,立马让人去调查尤红玉和梁雪萍,至于孙家老头子估计活不了多久了。

    最后临挂电话时,星语问张子遥道,“哎,二哥,到底啥时候才能够喝到你的喜酒吗?喝你的喜酒咋就那么难了?”

    张子遥嫌弃道,“我说你们俩不愧是两口子啊,这怎么都这么关心我的那口喜酒了,真是的。”

    星语可一本正经了,“这说明我们大家都爱你才这样替你操碎了心啊,不然我们咋不去大街上随便关心人去了。”

    张子遥低叹一声后也恢复了一本正经道,“那二哥就先提前谢谢你们了,应该快了吧!”

    星语蹙眉,“你这是敷衍人,什么叫做应该快了?你就直接说,啥时候迎娶人家聂语嫣姑娘吧?”

    张子遥挠头,“是谁告诉你我要娶聂语嫣了?”

    星语噘嘴,“怎么?难道不是她吗?”

    上次他俩一起假扮夫妻送渝儿过来,明明看得出来人家语嫣姑娘对张子遥有意思的,可这家伙怎么会这样了。

    张子遥扶额,唇角难得掀了抹笑意,“不是她,我倒是真看上了个女人,不过还不知道能成不。”

    这张子遥第一次这么说,还有点惊着了星语,良久星语才道,“那,我认识吗?”

    张子遥摇头,“你应该不认识也可能认识,我不记得了。”

    星语听的迷糊,“这听着怎么这么绕了,你就说是谁,叫啥?哪里人?什么叫我应该不认识,你不记得了,听得迷糊的很。”

    张子遥笑说道,“你还记得原来我们在晋城见过的一个记者,顾晓吗?”

    星语的眼睛瞪了好大,“顾晓?我怎么会不记得她?当时和我大哥还传了好多版本绯闻来着,怎么,你什么时候和顾晓有私情的?”

    “你这丫头怎么说话的?什么叫我和她有私情了。”张子遥暴怒的节奏。

    “哈哈~二哥不要恼羞成怒吗?我口误口误哈!那您倒是说说,你们俩怎么就会擦出火花的?这个说法可以有吧?”星语在张子遥的眼底始终都是个可爱又萌萌的孩子。

    张子遥低叹,“这个说来话长了,不过也不见得真的就能成,看缘分吧!”

    星语鼓励了张子遥几句后两边这才都挂了电话。

    这些日子,梁雪萍倒是没有离开波城,不过她倒也不常出门走动也不约见星语,但是星语知道她一直没离开波城,她便静观其变,看看这个梁雪萍到底是有何目的。

    这天接到蜀南的电报,是陆玉森发来的。陆玉森那边让人查了尤红玉,她跟孙继尧倒是有个女孩子,孙家出事后她将女儿一直寄养在一户普通人家,自己又重回了风月场活动,眼下没查出她的身后有什么大人物,或许是生了孩子年纪大了的原因

    ,在风月场上并不是很顺利。

    陆玉森叮咛星语,眼下这个梁雪萍可以相信但不要全相信在观察一阵子再看她的情况而定。

    关键是他们调查梁雪萍的过程中发现了很多蹊跷,但是总是找不出问题所在,大概意思就是梁雪萍的儿子应该不是孙家老爷子的小儿子。

    这个信息让星语彻底惊呆了,也让她再次确定她第一次和梁雪萍见面听她说了那么多话后的猜测了。

    这些日子,星语主动联系了几次梁雪萍,她明显感觉到,梁雪萍在试探她的态度。

    而星语也试图在接近梁雪萍的一个秘密,她并不关心别人的八卦而是陆玉森的一句提醒,“他觉得这个梁雪萍跟西南军中的人有关系,不过需要继续调查。”

    这天,梁雪萍主动月星语一起带孩子吃西点,星语便毫不犹豫应下了。

    一家当地非常正宗的西点屋,星语带着渝儿和囡囡,身边跟着乳娘、刘妈和以程铮为首的几个便衣保镖。

    而梁雪萍自己和一个保镖带着她的儿子孙继禹。

    星语自然提醒道,“你出门也太不注意了,怎么身边才带着一个人,不管怎么说你儿子可是孙家的独苗了,你可不敢这么大意”

    梁雪萍敛下了眉眼道,“没法子,嬷嬷病了,那个保镖陪嬷嬷去瞧病了,我只好让他一个人跟着来了,不过,没事,我倒是希望我儿子只是个普通的孩子。”

    下一瞬,梁雪萍的话题一转道,“哦对了四小姐,我听说司令在蜀南办了所学校专门收的是那些西南军的遗孤?”星语点头,“没想到梁女士对西南军还挺关心,孙家的人给我的感觉都是只对名誉和金钱感兴趣的,而你却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