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66章 陆帅篇218跳楼
    这一夜,任凭孙文君在主楼如何竭嘶底里的尖叫,陆玉森再也没有回头去看那栋楼房一眼。

    车上,已经睡着的秋瓷被陆玉森上车后一脚给踹醒来,“醒来,有任务。”

    女人龇牙咧嘴醒来,正打算给陆玉森怒吼时才发现男人简直跟一头雄狮似的暴怒,吓得美女缩回了脑袋,颔首道,“秋瓷静听总司令的命令。”

    陆玉森点了支烟,“你想法子将孙家的三个儿子引到不同的夜总会,或者那种上不了台面的烟花柳巷给做了,至于手段你自己因人而定便是。”

    女子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看着陆玉森,一个俏皮的微笑,“总司令果真是要大开杀戒呀!”

    陆玉森拧眉,“是让你想法子杀,不是我。”

    秋瓷撇嘴,“没您的命令谁敢动孙家的人呐,不过,这次做了后我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奖赏啊?”

    陆玉森嗤笑,“你想要什么?一个女孩子该有的你都有了,非要本帅奖赏你,那我倒是觉得你这次暗杀结束后干脆归隐凡间嫁人生子好了。”

    秋瓷双手撑着下巴,忽闪长长的睫毛,“嫁给你吗?”

    陆玉森蹙眉道,“又胡闹。除了本帅外,我的西南军单身优秀的汉子任由你挑选。”

    秋瓷仰头哀叹,“一群凡夫俗子哪里配得上本小姐,除了司令您谁都配不上本小姐好么?要不,还是嫁给你吧?做个姨太太,哦不,做个保镖、秘书,就是只供给您暖床的那种?”

    “嗤~”

    陆玉森低声嗤笑道,“你说你一个姑娘家怎么就不矜持点了?”

    秋瓷噘嘴,“干嘛要矜持啊!对你矜持不行,太热情也不行,那就只能厚脸皮死缠来打喽!”

    陆玉森扶额,“秋瓷?”

    陆玉森一声低沉的认真,秋瓷就吓得乖得不行,猛地坐得端正道,“司令,您说。”

    陆玉森叮咛道,“接下来我的每一句话都是重点,你脑子清空了给我听着。”

    秋瓷举手敬礼,“是。”此次,孙家是真的让陆玉森忍到极限了,原本就打算按照大家一致的建议,加上星语旁敲侧击的提醒,不能将西南军和他们自己的后路堵死了,可这次孙文君的举动彻底让陆玉森将那点夫妻情分撕下来了

    。

    那既然不能堵死了西南军的后路,那么就彻底将孙家的路给断了。

    古人说的好么,斩草必除根否则后患无穷,那就彻底将孙家斩草除根,陆玉森明白,这一场看似没有硝烟的战争将势必给后人留下各种无法预说的传言,但也没有时间想那么多了。

    孙家现在已经四分五裂的各自奔走逃命了,想彻底将枯枝杂叶收拾完估计不大现实,那最起码要让他们在几十年内没有能力出来祸害人间还打着一个世家的名号欺骗大众。陆玉森要求有几点,首先得保证秋瓷自己安全,其次便是要让孙家几个重点人物都死于不同的花柳之地,最后,此次暗杀结束后,必须退出杀手的舞台,回到正面战场工作,结婚生子是其中一项硬性任务

    。

    秋瓷邹眉嘀咕道,“还没改掉你那霸道的毛病,这结婚生子怎么说结就结,生就生了。”

    秋瓷语落,看着陆玉森笑的不怀好意道,“要不是这,等我此次任务完成后,就去追随你的四小姐,给他当保镖吧?顺便保护您的宝贝千金如何啊?”这秋瓷就是江湖、军界传言陆玉森早在很久之前就秘密培养的一支暗杀团队,全都是姿色上层的角色美女,各个伸手不凡,武功高强,来去神秘,训练了三年后都被秘密安插在几大城市的夜总会、书寓等

    地方,轻易陆玉森是不动用她们的,担心曝光了她们的身份。

    这才是陆帅和他人不同的谍报兼暗杀组织。

    秋瓷便是这个组织的头儿,平时她和其他队员的联络也没有,只有任务来了才单线联络,也都是通过暗号,他们从不见面。

    陆玉森瞪了眼秋瓷,“你还是饶了我可好?”

    秋瓷笑的得瑟,“我就知道司令担心我伤着你的宝贝星星了,咯咯~”

    陆玉森看了眼秋瓷,“你不会伤害她也伤不到她,我是担心你将她给带成个小疯子,日后本帅降不住她。”

    秋瓷不屑道,“司令说的您好像现在能降得住星星小姐似的。”

    陆玉森恢复了严肃,“事情都给你叮咛完了,其他的你自己记在脑袋里头就行,现在不是听你贫嘴的时候,我送你到大门外。”

    陆玉森亲自开车将秋瓷送到了司令官邸外百米开外的马路上,“就这里下车吧!”陆玉森道。

    秋瓷侧脸在陆玉森的脸颊上落个了吻,“保重。”

    陆玉森看着外面的夜路,周遭静的让人觉得头发丝都能够竖起来的渗人,“保重。”

    与此同时,张子遥和聂语嫣假扮夫妻带人护送刘妈和渝儿离开蜀南,前往波城跟星语和囡囡在一起。

    西南军自从陆玉森将孙家交接给秋瓷那边后,军队恢复了正常训练和正常的演习,其他地方执法部门该做什么继续做什么,该抓的抓,该修建的修建,互不耽误。

    此次,陆家唯一让陆玉森看中的一个有出息的大小姐陆涵烟毕业后回到了蜀南,帮助大哥工作。蜀南的坊间开始流传,总司令将夫人囚禁,将她的娘家抄了家,孙家彻底完蛋了;还有种说法是,孙家的男子各个都仗着有钱有势吃喝嫖赌样样沾边,几位大少爷都死于烟花柳巷之地,估计是得了脏病而

    死;还有人诅咒说是估计是黑心钱赚多了,烧大烟给烧死了等等。

    和孙文君一起被囚禁在主楼的下人们按照认罪态度先后释放,始终效忠于孙文君的赵妈关到病死在地下室。

    而孙文君得知娘家几位长兄死于烟花柳巷和烟馆后卧床不起,父亲带着几个姨太太和侄女、侄子早都逃走,而母亲几次来司令府见不到女儿而自杀。

    那夜,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孙文君上了主楼的楼顶天坛,对着陆玉森的办公室喊道,“陆玉森,我的儿子一定不会放过你和那个贱人,我在九泉之下也不会放过你们,我要让你后半辈子活在悔恨里。”女人纵身跳下了天坛,鲜血溅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