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65章 陆帅篇217囚禁
    孙文君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身后被顾阿九扶了下,“夫人,您没事吧?”

    孙文君闻声腾地转身看向顾阿九,“顾副官,赶紧联系司令,让他安排人找渝儿……”

    “不用了。”顾阿九这么几个字落下,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向顾阿九。

    下一瞬,顾阿九“啪啪”拍了两下手,不远处来了十几位军人模样的人,整齐一致的立正扣脚根,看向顾阿九,敬礼道,“顾副官好。”

    顾阿九看着那十几个精锐点头,“很好。现在都听清楚了,传总司令的口谕,从此刻起,这栋楼完全由你们十六人四十八小时看管,任何人不得进出,送日用品在大门口接手即可,都听明白了吗?”

    军人以执行命令为天职,异口同声,“是。”

    孙文君懵逼了许久才看向顾阿九,“你什么意思?你敢囚禁我?”

    顾阿九对着孙文君敬礼,依旧严肃道,“夫人,这是总司令的意思,您请。”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你让他来见我?我要我的渝儿,你们将他带去哪里了?”孙文君癫狂大叫,死活不肯进那栋楼,这意味着是一栋死囚之楼了吧!

    顾阿九一个手势,“来人,扶着夫人进屋。”“不……我要我的渝儿……”孙文君完全没了平时在士兵们面前的温婉端庄了,简直跟疯了似的大呼小叫挥舞着手朝着几个士兵的脸打了过去,可都是练家子怎么会真的被一个女人打到脸,更何况是一个被送

    进囚牢的女人,谁还会对她客气了。

    不远处的另一条小径上,汽车里男人吞云吐雾,身边的妖艳女人笑嘻嘻道,“怎么,司令心疼了?”

    陆玉森瞪了眼那女人,“离本帅远点。”

    “哎?陆玉森,你到底有没有良心了?人家千里迢迢冒着生死帮你,你竟然对我这样说话。”女人怒慎道。

    陆玉森吐着烟圈,“本帅从来就没让你白办过事儿,所以,别烦我。”

    女人不屑的翻了个白眼,继续伸手去摸陆玉森的脸,男人一把将那不安分的手拍到一边,狠狠道,“信不信本帅将你从车上扔下去?”

    那女人故意憋着嘴道,“你打我?好疼~”

    陆玉森扶额,“秋瓷小姐,你给本帅闭嘴。”

    陆玉森的语气很低但听着便是那种处于暴颓边缘的隐忍,被称作秋瓷的女子这才乖乖闭了嘴。

    直到司令官邸的主楼安静下来后,陆玉森这才捻灭了手指间的烟蒂,看都没看一眼身边的美人,“坐着别动。”

    陆玉森下车,军靴“哒哒~”的扣击着青石地面,走到主楼门口便有士兵敬礼,“司令。”

    陆玉森挥手,示意大门打开,顾阿九在主楼的门洞口站着,看见陆玉森进来这才立正敬礼,“司令,都安排好了。”语落,顾阿九贴近了陆玉森几分,“夫人情绪很激动,要不要给她请个大夫?”

    陆玉森始终不说话,紧紧抿着唇,摆手,示意他守在门口,走了几步有回头看向顾阿九,“夫人在几楼?”

    原本,按照陆玉森的意思,主楼所有人都是要关在主楼的一楼和地下室的,可孙文君非要在三楼的卧室,闹腾的不行被顾阿九关进了三楼主卧室,窗户都从外面给锁了起来。

    三楼,陆玉森刚到楼道就听到卧室里头打砸哀嚎声一片。

    陆玉森将门从外面打开,一个枕头便朝着他飞了过来,男人微微偏了下头,枕头便飞到了门外的楼道里。

    孙文君看到是陆玉森便“噗通”跪在地上,爬到陆玉森面前揪住男人的裤脚披头散发道,“司令,求你了把渝儿还给我……”

    陆玉森拧眉,“渝儿是你生的当然是你的儿子,何来的还给你一说。起来说话。”

    陆玉森的声音不高但是已经冷到了极点,这次比之前老太后将东方星语带走孙文君没有及时向陆玉森禀报那次还要让她毛骨悚然。

    陆玉森不看孙文君一眼,目光只是随意在房间扫了一眼,转身朝着渝儿的房间走,“想要渝儿就将自己收拾好过来见我,你自己看看你还有点西南总司令夫人的样子吗?”

    孙文君将自己收拾整齐后推开渝儿的房间,“司令,渝儿了?”

    陆玉森背对着门口,看着外面漆黑的一片天际,那个他目不转睛的地方正是陆妈带着渝儿离开的方向。

    陆玉森转身,睨了眼孙文君,坐在儿子的小床上,大长腿翘着,“我问你几个问题,放心,渝儿安全的很,我只是想让他有一个更好的成长环境,所以,让他暂时和你分开一段时间。”

    孙文君瞪大了眼睛,使劲摇头,“陆玉森,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连我唯一的儿子都不放过……”

    陆玉森蹙眉,“我先问你,你要不要好好和我说话?如果不能,那么不好意思,这次恐怕是我最后一次如此耐着性子跟你说话了,日后,你要在想见我,我可不见得有时间和耐心见你。”

    “你什么意思?”孙文君使劲摇头,一副完全无法相信和接受的痛苦表情。

    陆玉森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你给她发电报了?你是怎么知道关于她们母女的?”事到如此,直接说白了也敞亮。

    孙文君仰头大笑,笑完后便道,“看来果然是她,你就是为了她而这么对待我的?我孙文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就是因为我给她发了份电报吗?”

    “啪。”

    陆玉森抬手就给了扑上来撕扯他衣服的孙文君一个耳光。

    孙文君直接被打坐在了地上,眼前频频发黑,钻心的疼痛和蚀骨的心寒让她忘记了哭泣,只是掩面坐在地上傻傻的仰头看着暴怒的男人。

    陆玉森居高临下指着孙文君,“你敢说你只是给她发了电报吗?说,是谁将这个消息给到尤红玉和孙继尧,又是谁买通日本黑龙商社的特工去刺杀她们母女的?说啊……”

    良久,孙文君摇头,“不……不是我,我没有……”陆玉森绕过孙文君朝外面走去,背对着地上的女人道,“没有?很好,从现在起你就在这栋楼里好好呆着。来人,将这种楼的所有门窗都焊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