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57章 陆帅篇209孙文君的电报
    这边的管家和保镖队长都是大哥的人,虽然平时大小事宜都听星语差遣,可今天星语提出的可是大事情,这必须得向老大请示才行。

    西南军最近的洗牌并不是那么顺利,因为牵扯到了其他几个大军阀头目地盘的人物,所以查办起来困难很大。这几个人中除了东方斯辰看是非常配合陆帅的工作,其他赵明诚和岳峰也在面对媒体镜头时候说的义不容辞的查办那些个害群之马,毕竟此事牵扯出来的烟土商贩和拐卖妇女儿童案和之前那起跟岛国有关

    联的少女失踪案有关。

    可无论是他们几位大人物谁出面,都有难题,凡是烟土走私的势必和军火走私多少有牵连,试问他们那些个大人物,谁没跟军火走私商有往来,恐怕一个个都有。

    在西南的兰陵街报道出此案件后,其他几处的那些个听闻风声后基本能跑的都跑路了,哪里还有坐着等他们抓起来的,留下的都是棋子罢了。

    困难最大的是陆玉森,毕竟陆家的人被他抓了,而孙文君压力很大,一头是娘家的人,一头是陆玉森。孙家给她施加压力,孙家培养了她那么多年现在到了她为孙家出力的时候了,她却避而不见,而陆玉森那边,她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俩人的关系本就维持在一个孩子身上,现在要将她夹在中间如何是好

    ,孙文君左右为难。

    因为孙陆两家的人导致陆玉森这边几乎没有进展,现在各方报纸各说风云。有人说,陆玉森就是故意做样子给百姓看的,这不就整天拿着西南最大的两个家族做文章,不就是为了提高他陆玉森在百姓中的声望而已,如果真要替老百姓着想,为什么事情说了如此久,也没见惩办了

    谁,也没见替哪位真正受害者做什么补偿等等说法都有。

    所以,陆玉森的难处孙文君倒是能够理解,虽然那个呼风唤雨的男人对她没有感情,但是她懂得他的为人和那看似狠戾暴怒外表下的真性情,他也在考虑各方面的压力。

    或许陆玉森的考虑里也有因为她孙文君吧!其实想到这点的时候,孙文君真的觉得这一生得到的比失去的要多太多,可人生毕竟没有那么多完美,所以她也是认了自己当初的选择,陆玉森说的对,你完全有理由拒绝那门婚事,没有人逼她嫁给他,

    可是她自己义无反顾的嫁了。星语看完国内关于对西南及其他几个城池的报道后,忽然间想回国,他现在处于几面夹击甚至是腹背受敌的境况了,既然兰陵街那口子撕开了那就必须办,可他要是重心放在此案上,那么势必会有人趁机

    篡夺军权,毕竟,西南统一的过程中还是有那么多反抗的武将和文职,虽然看押在身体自由的各个地方监禁,但是那些人各个跟张乐天眼似的能耐,他们足不出户完全可以统领千人军队不成问题。

    包括陆家的老太后,看似被关押软禁,其实老太后能力有多少,陆玉森不比星语知道的清楚。

    星语忽然间提出要回国,将囡囡留在波城的想法吓了管家和保镖队长一大跳。

    星语和管家及其保镖队长在书房争执此事的时候,管家太太上楼敲门说有四小姐的一份电报。

    星语接过电报,因为地址是蜀南,第一个想到的人当然是他了,当然也只有他了。

    星语这才让管家和保镖队长先出去。

    可是让星语没想到的是,电报竟然是孙文君发来的,这让她的手都抖了起来,孙文君是怎么知道她和囡囡的?

    难道是陆玉森告诉她的?这似乎又不大可能,可这突然而至的电报让星语更加忐忑不安起来,既然孙文君都知道了,那么也就说明一点,她和囡囡的安全系数低了一点,无论如何,陆玉森应该不会主动向孙文君说她和囡囡的,但

    又觉得也须有可能说。

    星语急急看了孙文君的电报内容。

    不得不说,孙文君的文才绝对不是她东方星语能够企及的,之前和她短暂的相处也没怎么多交流过,可通过这样一份电文,让星语不得不感叹孙文君也算得上这浮华乱世的传奇女子了。孙文君的开头非常诚恳,她直接了当的说,星语不用担心我是如何知晓你和囡囡的,是他告诉我的,虽然,我和司令的感情没法于你比拟,可我们毕竟是夫妻,他太多的场面需要我出面,除了得不到他的

    爱情,该我的他都没少给过我,包括你出事被他关进地牢,我也依旧是他陆玉森夫人的待遇在蹲大牢,如今说这些,都不是为了向你证明什么,只是,想说的是,我有求于你。孙文君说,母亲在孙家起初是没有任何地位的,因为她是个女子,父亲的姨娘又多,各个都是人精,恨不得削尖了脑袋去讨好父亲,而母亲性子本就懦弱哪里会去讨好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因为母亲失宠

    于父亲,她们母女住在孙家的后院长达十多年。后来,因为她的努力,学业上胜筹于其他几位孙家的大小姐,人虽然算不上倾国倾城但也拿得出手,为了母亲,她学会了察言观色,学会琢磨父亲和几位大哥的心思,终究被父亲带着出去上了洋学堂见了

    外面的世面,母亲也因此而在孙家有了些许地位。直到她嫁给陆玉森,孙家对母亲更加好,对她的态度完全成了孙家正室大小姐的态度,那个时候的陆玉森正在从匪寇洗白的转折时期,她一度想不明白,明明陆玉森只是个落魄的少帅而已,没有军权,甚

    至连个像样的官邸都没有,可是父亲和大夫人及其几个大哥为什么那么开心,觉得她孙文君似乎嫁了蜀南最有权势的男人似的高兴。孙文君笔锋一转,“星语,后来我终于明白了,在我陪着他一夜兵变,从蜀南逃到渝北的路上我想明白了在父亲和大哥的心目中西南迟早是陆玉森的,而陆正南等人都只是给陆玉森做陪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