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56章 陆帅篇208码头吻别
    陆玉森知道星语不是跟他故意胡搅蛮缠,她根本就不是个胡搅蛮缠的人,所以,他什么都不说,只是紧紧抿着唇看着她在他怀里边哭边打他。

    直到星语打累了哭累了窝在陆玉森怀里沉沉睡了过去。

    翌日,星语醒来的时候第一反应就去摸身边人的脸,可手里抓了个空,猛地睁开眼睛,床上哪里还有那人的影子了。

    星语一把掀开被子跳下床赤脚拽了件大衣裹在身上,“来人。”

    管家太太就跟在门外面候着似的推门而入,“四小姐。”

    “他人了?”星语此时脸色煞白,眼底满是惊慌。

    管家太太赶紧答道,“先生在,在小姐房间了。”

    星语一把豁开管家太太便往出跑。

    “四小姐,您穿上鞋子地上凉,您这好歹也梳洗下……”管家太太的话被星语抛之脑后。

    儿童房内,乳娘在给囡囡收拾洗干净的衣服和尿片,陆玉森抱着囡囡在半敞开的露台上看着外面的小花园。

    看见星语赤着脚丫子,衣衫不整披头散发的跑了进来,这乳娘被她吓了一大跳,“四小姐?您怎么不穿鞋子了……”

    陆玉森闻声便猛地转过头来,便盯着星语白嫩的脚丫子蹙眉,“地上这么凉,你这像个坐月子的女人吗?”

    陆玉森说着将囡囡塞给乳娘,一把将星语抱起来往卧房走,大手在星语身上拍了一把,气鼓鼓道,“要是将身体被你给糟践怀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星语带着哭腔,“都怪你,一大早就不见人影子了,我以为你走了~”陆玉森无声低叹,将星语放在卧房的沙发上,单膝跪地给她将衣服穿好,袜子、鞋子一件一件穿好,这才起身坐在她身边,双手捧住她的脸,“本来打算是不等你醒来就离开,可你个小东西怎么就醒来了?

    ”

    “不~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好?呜~”星语的话刚落定就被陆玉森给狠狠的吻了下去。

    他又何尝不舍,可是根本就身不由己。

    他不停地吻着星语脸上的眼泪,“星星,你一定能够理解我的对不?”

    星语使劲点头,“家国天下,那么多人需要你,我知道你不是我一个人的……”

    相聚中短暂的,离别一分一秒向他们俩人靠近。

    很快,顾阿九上楼敲门,“司令,车子已经等很久了,不然会误了飞机的。”

    星语猛地抬头擦了擦眼泪,“我送你去机场。”

    陆玉森握住星语淡薄的肩膀,“不行,虽然这里是欧洲是波城,可只要跟我陆玉森沾上边的人,特别是你和囡囡,一旦被人盯上你让我如何安心的下。”

    星语狠狠抖了下睫毛,“那我送你到码头,我看着你上船,你放心,我会注意分寸不会出事的。”

    陆玉森低叹一声点头,“好吧!”星语打扮成波城女子的妆扮,黑色长裙黑色大衣,黑色大檐帽黑色流苏,墨镜,涂抹了大红的口红,几乎是认不出来她原来的模样,典型的波城上流名媛的打扮,下楼后惊得等在一楼的陆玉森和顾阿九,

    及其官邸的管家和保镖们都惊呆了。

    星语让乳娘将囡囡给陆玉森抱了抱,两人在多名保镖护送下上车从院子里头开车出了大门。

    星语在波城的所有安排和所有管家佣人保镖全都是东方斯辰安排的,陆玉森意思在安排一批人在外围,星语不让加派人手。车上,星语靠着陆玉森的肩膀,两人的手紧紧扣在一起,星语道,“不用担心,我自己有多大本事难道你不清楚么?虽然所有人都是大哥安排的,但是他们只听从我的吩咐,所以,你就不用有任何顾虑了。

    ”

    到了码头,顾阿九先下车去看他们的专用船是否靠岸,此次虽然三人非常谨慎,一路都是乔装、化妆过的,陆玉森还是担心自己的行程被人盯上,他的行踪一旦暴露那么星语和囡囡的居住点就暴露了。

    此次西南的马蜂窝捅的全华夏都有了他的敌人,那些正拿着国难财过着纸醉金迷生活的人恨不得扒了他陆玉森的人皮抽了他的筋。

    所有人下车,陆玉森握住星语的手,“你不用下车了,就在这里别过,要不了太久我会抽空过来多陪你和囡囡几天。”

    星语看他那么谨慎便更加担心,“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你已经身处于危险中了?”

    陆玉森捧住星语的脸,“别担心,既然连你大哥都不知道我过来,那就说明我此次出行是安全的,我只是担心你被人盯上,嗯?”

    星语只好点头,“好吧!我就不下去了,到了来个电报。”星语语落间狠狠吻住了陆玉森的唇。

    良久,其实也只是须臾,星语放开陆玉森,弯起唇角,“口红全给你涂嘴上了!”

    陆玉森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把假的络腮胡须戴上,看着星语挑眉,“好看吗?”

    星语痴痴的看着男人发呆,缓缓点头,“嗯,怎么捯饬都好看!”语落,她拧过脸看着另一侧,“走吧!路上注意安全。”

    这个男人无论身处多么危险恶劣的境地始终都是那么的不羁,始终都是唇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虐,眼底总是给人风流倜傥,处事不惊,她又怎能真的知道他所说的安全是真的安全了。

    陆玉森微微阖了阖眼,转身下车后直接将车门关上,被顾阿九和随从两侧护着向着码头走去。

    星语的车子外头全是便衣的保镖,保镖队长拉开车门对星语说道,“四小姐,我们现在就回去吧!”

    星语此时一直看着车窗外缓缓登上甲板的背影,“再等会儿。”

    保镖队长颔首将门关上给了其他几个人一个手势,示意他们提高警惕。

    之前星语可以忍住不去可以关注西南的动向,可如今哪里还有不去关注的,每天的报纸和国际广播都不漏的听,为了能够在此地应付更方面突发事情发生,星语让房东太太帮忙请了法语和英语老师。

    好在娘儿俩在波城真正给撑腰的人是东方斯辰认识的一位德国军火商,此地只是他们的一个中转站,所以星语母女倒是安全的很。陆玉森为了不让太多人感觉到什么,和星语的电报联系不是那么频繁,虽然那些个心腹都已经心知肚明了可毕竟没挑明说,谁也不敢在这风口浪尖上给总司令惹麻烦,所以大家都齐心一致表示什么都不知

    道。可这天星语看到的报纸和听到的广播里关于西南军的报道还是不容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