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53章 陆帅篇205给她一个惊喜
    陆玉森瞪了眼那几个闲事儿不够多不够大的八卦嘴脸的家伙,吩咐侍从,“让聂小姐进来。”

    聂语嫣确实是长了一张一笑倾城的脸,可她却没有那份能够倾倒那些个大人物的野心和能耐,她也恨死自己那张脸了,竟然走在大街上都能够被赵明诚给盯上也是醉了。本就是乱世浮尘,生活在平民窟的孤女更加日子不好过,一张漂亮的脸蛋吓得小丫头不敢出门,生怕被那些个歹人或者地皮流氓给盯上,每次出门都要将自己打扮成灰头土脸的模样出门,可那次没灰头土

    脸去找个工作就被赵明诚,他们的赵帅给盯上了,果真,起初吓坏了小姑娘。好在,赵明诚倒也算是个正人君子,倒是让属下客气邀请了几次小丫头,小丫头吓得不敢去见赵帅,赵明诚的耐心也是不够好,直接给了属下命令不管他用什么手段把人请到他面前来就行,如此,赵明诚

    的副官连吓唬带威胁,终究让聂语嫣和赵明诚吃了第一顿饭,好在赵帅无聊的和他默默吃了饭后让人送了回去。

    赵明诚也不知道抽哪门风了,本打算把这丫头弄进自己官邸做个丫头或者小妾来着,没过几日就转身送给你陆玉森。还好心打包直接送到了陆玉森回蜀南的专列上,这份礼物实在是太让陆玉森措手不及也太过烫手,那些权贵们之间为了各自的前程和权利地盘,相互送美人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可是赵明诚送美人于陆玉

    森,陆玉森可要谨慎在谨慎的。

    陆玉森也是贼精贼精的,总不能让赵明诚看了他笑话吧!所以,偶尔跟聂语嫣吃个饭啥的,还给小丫头按排了住处和工作。

    虽然,世道不太平可这毕竟是陆总司令安排下来的人,谁敢不好好待这位小丫头。

    聂语嫣被陆玉森给安排去了《西南日报》从一个小助理做起。没想到这丫头在报社做的挺不错,经过考察和调查,这女孩子是真正的没背景,被赵明诚当时盯上也听说是那蛇精病当天喝了酒从车窗看出去,看花了眼睛,把人家姑娘看成了一个故人,就让属下去将人

    给找回来。可这赵大少帅酒醒后发现这丫头哪里是他要找的那个人了,但也觉得这丫头确实好看又乖巧,调查无爹无娘的一个孤女,这便动了恻隐之心,没想到陆玉森来了,赵明诚又觉得这丫头笑起来跟四小姐几分

    相似,这不顺手人情转身献给了陆玉森。

    聂语嫣进门看到么多穿着军装的大老爷们还是怯场的不行,望向陆玉森,“陆司令,您找我?”

    陆玉森微微缩了下瞳孔,看向张子遥,“张副司令,正好大家都在,我宣布一件事情。”

    陆玉森对着怯怯的聂语嫣招手,“小聂过来。”

    大家不明白他们司令要搞什么?

    陆玉森严肃道,“我打算将聂语嫣从报社调到咱们军部来做秘书,就……”他的目光故意扫了眼几人,最后目光盯在了张子遥身上,“那就给张副司令做秘书吧!”

    “不公平,总司令太偏心了,我还以为给我的。”何鹏凯是他们当中最敢讲笑话的人。

    其他人都跟着哈哈大笑,这聂语嫣脸红的耳朵都红了,尔后才揶揄道,“司令,我,我挺喜欢报社工作的。”

    陆玉森不悦道,“这张副司令正好缺个秘书,你现在的报社工作实习结束了,主编说你各方面能力和悟性都不错,就调回做张副司令的秘书。”这小丫头哪里敢顶嘴了本就在人家地盘上讨生存,更何况赵明诚那王八蛋将她打包送到蜀南,好在人家陆总司令没看上她也没拆礼物,否则她还能站在这里,这陆帅要真像外界说那般不堪,她估摸着都被

    糟践没人样儿了吧!

    这民间的传言是真的不能相信不能听。

    这其他人一看总司令来真的了也都闭了嘴,唯独张子遥眯了下眼眸看向聂语嫣,却对陆玉森道,“她能做个啥秘书了,真是胡闹也不看看形式。”

    陆玉森挑了下剑眉,看向其他几人,“投票表决,同意聂语嫣做张子遥秘书的举手。”陆玉森语落自己先举了手,其他几个也跟着举手,当然是参谋长第一个举的手,毕竟年纪和影响力都在西南军和民众心中放着的,当然看得出陆玉森的用意,可这丫头从他第一次见影响都不坏,经过调查

    后和他想的八九不离十,就是本本分分百姓家的孩子。父母也是前几年逃避战争带着聂语嫣从海城逃到了江城,这逃来逃去的也都是在他们赵家军的地盘上,后来,安顿下后父母在江城开了个小馄饨铺子,可去年冬天父母都相继去世了就剩下这丫头一个人了

    。

    除了张子遥其他几人都同意了,何鹏凯那家伙竟然举了双手同意,气的张子遥夺门而去。

    陆玉森看向李参谋长,“李参谋一会儿吩咐人带聂秘书办手续,直接安排在张副司令的秘书办便是。”

    然而,第二天,这聂语嫣就被张子遥安排去了新兵连训练,可怜的娃儿能否活着回来继续做秘书完全看她的造化了。

    同时,陆玉森带了顾阿九和另一个副官乔装成商人的模样前往法国。

    他们三人坐船转战飞机前后七天后才递到波城。虽然,陆玉森没给星语打过电话,可她已经得知陆玉森知道了她和囡囡的存在,星语是既盼着见到他又怕见到他,可那混蛋竟然没给她和女儿打过一个电话,连封信也没有,星语更加确定这辈子不要再见

    他了。

    他们一心三人抵达星语所居住的那条街道时已是当地时间的残阳落日时分,放眼望去弯弯窄窄的小街道两侧都是欧式小洋楼,在残阳下静默惬意又显得淡漠清冷,可明明是川流不息啊!

    越接近星语的地址,顾阿九越担心,某人额头手心都是汗,也不知道四小姐会不会告诉司令他那次在江城跟踪她的事情,还有那山药粉的事儿,他真心怕怕的。

    “司令,要不先给四小姐打个电话?”顾阿九提醒他家司令道。陆玉森拧眉,“不用,本帅要给她个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