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49章 陆帅篇201辰帅夫人下了陆帅的枪
    黎明伟的手在空气里摆了摆,“行行行,您是总司令您说有就有,这,我回去就一起准备,有合适的人选再说,没有那也没办法不是。”

    看着黎明伟的车子离开,陆玉森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收起,“哼”冷哼一声,他倒是有个特别合适黎明伟的人选。

    这事儿,黎明伟离开后,陆玉森一个人坐在乌漆嘛黑的房间里一点一点顺着事情的所有头绪,其实自己已经激动的按捺不住想飞到法国去看看她们母女,看看他的小公主长的像不像他?

    想到孩子陆玉森的眉眼都是慈父般的笑容,可想到星语,男人的脸上瞬间染上了怒意,这次见了一定要好好收拾那小东西一通,让她如此害苦他。

    现在两鬓的头发都白了,非得星语给他变回来黑色不可!这事儿,暂时真还不能伸张,如今的蜀南乃至大半个华夏都有太多人恨不得弄死他陆玉森的,现在的官邸安排了一整个护卫团四十八小时看护着,虽然当时那份漫天飞的报纸给星语和他乃至整个陆家都带

    去了耻辱,可那件事他倒是让冯毅以始作俑者的口吻写了一封公开悔过书和致歉信,将此事说清楚了,也换了星语和陆家清白,可他就是担心她们的安危。

    眼下的处境和国内的大环境下,星语和囡囡在那边是最安全的。陆玉森是西南军总司令,那些查案、破案的事情当然是警察和检查官的事情,但是此次事情牵扯太大太广,军政府本是西南一把手,这事儿看似他不出面,可实际上每一个操纵此事的人都必须看陆玉森的

    脸色行事。

    所以,军政大会上陆总司令说了,此事性质恶劣到比任何一场明面上大规模的战争给百姓带去的疾苦还要恶劣,所以,必须严查,谁的面子都不买,谁要敢在此事处理过程中徇私舞弊,一律杀无赦。

    恐怕那些被称作百年、千年世家的大人物们已经想法子出逃了吧!

    正好陆正南一直在军政府的重犯监牢里头压着,此次,正好可以再次提审陆正南,并给他一次立功赎罪的机会。陆玉森六岁没了母亲,这辈子最恨的人是父亲和继母张静瑶,而最敬的人是老太太,最后竟然也让他给软禁了,可他这辈子就记住了父亲一句教诲,“陆家军将来无论在他们兄弟谁手里,都要给对方留一条

    生路,哪怕将对方流放一世永不回蜀南也不要杀了对方。”所以,陆玉森当年为了星语背叛了陆家军上了大关山落草为寇,陆正南算是放了他一条生路,此次,陆玉森夺回陆家军的掌舵权,统一了西南,他亲手讨伐并抄了好几位作恶者的高官之家,可他还是给陆

    正南留了条生路。

    此次,陆正南如果能提供那些错综复杂的昧着良心发国难财,逼迫老百姓的狗东西们的证据,那就彻底给他一个流放的借口。

    反正陆正南已经被挑了脚筋儿,这辈子活着也没什么作为了,如果他不配合调查那么就只能杀,以儆效尤。

    陆家这些年也是腐烂臭虫太多,此次大整顿,就陆家那些旁枝错节的猪朋狗友也会揪出来不少。

    这几天,忽然间发现陆总司令心情不是一般的好,可也没人敢问啊!

    总司令心情好,那大家都好过,至于为毛可不是别人管得了的事儿。

    那天陆玉森和黎明伟在星语墓地喝酒还打起来的事情,顾阿九跟冯毅和何鹏凯说了,可他们发现司令就是好在跟黎明伟打了架后心情好的。

    冯毅和顾阿九心里就有点发嘀咕了,可迟迟没见司令找他俩事儿,估计这事儿跟他俩也没关系吧!

    真是伴君如伴虎啊!操碎了心,大王心情不好每天都阴着脸大发雷霆,大家也担心,这大王心情好的随时都在笑,他们也担心,真是够心累的。

    这天忙完公务,陆玉森自从星语出事以后第一次主动提出要在官邸办一场家宴,总司令要求宴请的名单都拟好丢给了冯秘书。

    这不但让几位大将们目瞪口呆不知道如何是好,就连最近为娘家提心吊胆的总司令夫人孙文君都觉得奇怪!

    大过年的司令不然官邸举办宴会,元宵节还不让办,没法子几位大将军之类的只好代替军政府在他们各自的官邸举办宴会了,这什么大节日都过完了,司令忽然间要在官邸举办宴会,哪里出了毛病?陆玉森就知道自己这样做会引起一大堆的疑问来,所以某人来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这年也过完了、元宵节也过完了,马上要进入一场看不见硝烟和杀戮的战争中,所以,这宴请,算是对大家开始这场战

    事的鼓励,而对于某些人又是鸿门宴。

    总司令还说,还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接下来西南的军政两界肯定要踢掉很多人的乌纱帽,那么就给那些有能力胜任某些职位的候选人和家属一天提前庆功宴。

    最后,陆玉森对几位心腹叮咛道,“但是,面对参加此次晚宴的所有嘉宾,我们的由头必须说是,对于兰陵街一案进展的庆祝,其他的一律不提。可都记住了?”

    谁还能说个记不住么?

    所有人都散了后,办公室就剩下陆玉森和张子遥、李参谋、何鹏凯、冯毅几人时,张子遥看向陆玉森,“你到底是个啥情况?”

    陆玉森捞着头皮,良久才道,“给你们几个招呼一声,需要连夜启程去趟晋城,不要声张,我只带几个人就行。”

    所有人都不解,可陆玉森一个阻止的手势,“私事儿,你们几个就当我在办公室里。”

    张子遥和参谋长相互看了看彼此,参谋长道,“既然司令不说,大家就不必问了,肯定是和军务无关,不过,司令什么时候回来?”

    陆玉森敛了敛眉眼,“宴会前一定赶回来。”

    翌日晌午,陆玉森的车子抵达晋城,他直接去了东方斯辰的官邸。说真的,陆玉森突然来晋军总司令官邸做客还真吓着了穆一念,此时,东方斯辰在晋军政府办公大楼,所以接到门口打进来的电话,穆一念愣了好久,才道,“下了陆司令的枪,再让他进来。”